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46章 吃软法的新姿势

时间:2018-10-23作者:我吃元宝

    “孙媳若是接下差事,陛下可有奖励?”

    顾玖弱弱地问道。

    天子呵呵一笑,反问她:“你想要什么奖励?”

    顾玖摇头,“孙媳想要金山银山,陛下肯定是给不了的。不如陛下做主。”

    天子朗声说道:“朕做主,恩萌你的长子奉国将军。”

    顾玖小声嘀咕,“孙媳还没有儿子。”

    天子哼了一声,“你迟早会有儿子。等你生下儿子后,他就是奉国将军。所以,你最好早点生下儿子。”

    替天子捞钱,为将来的儿子换来一个爵位,顾玖勉强答应。

    “不过孙媳还有个请求。”

    “说!”

    顾玖斟酌了一下,说道:“孙媳会想办法筹措银钱,只是必要的开销,又该谁承担?总不能全让孙媳承担开销。”

    天子笑了起来。

    一文钱还没到手,顾玖就先开始要钱。

    果然是顾玖的风格。

    天子脸色一冷,问道:“你想要多少钱?”

    顾玖小声说道:“也不多。募集资金的一成。”

    “不行,一成太多。最多只能给你半成。”

    天子也不确定一成银子到底多不多,他只是下意识地否定顾玖的提议,干脆和她讨价还价。因为顾玖在银钱上面太过精明,堂堂天子,也得防着她。

    “才半成啊!”顾玖一脸嫌弃的模样,又勉为其难地说道:“罢了,罢了,半成就半成吧。”

    天子笑了,“半成嫌少?不如一文钱不给。”

    “那可不行。要叫马儿跑,却不肯给马儿吃草,天下可没有这样的道理。”

    顾玖理直气壮地吐槽天子的吝啬。

    天子指着顾玖,“朕就给你半成。不过一百七十万两的亏空,一文钱都不能少。少一文钱,朕问你要一文钱;少一百两,朕问你要一百两;少一万两,朕问你要一万两。你从雨花巷挣了钱,肯定不差这点钱。”

    顾玖委屈道:“要是孙媳差二十万两,五十万两,总不能将王府给卖了吧。”

    天子冷哼一声,朝刘诏看去,“你要是差几十万两,就把刘诏卖给朝廷,叫他还债。”

    刘诏:卖他之前,能不能问问他的意见?

    他招谁惹谁呢?

    堂堂皇孙,卖身抵债,还是替老婆抵债,他还是喊冤还是喊冤?

    顾玖低头一笑,刘诏肯定是亲生的,也只有亲生的才有这个待遇。

    她对天子说道:“孙媳还有个请求。”

    天子很干脆,“说!”

    顾玖朗声说道:“请陛下赐字。”

    ……

    顾玖拿着“皇家专供”四个大字,心满意足地离开兴庆宫。

    这四个字就是她的发财秘宝。

    她小心翼翼地将宣纸折叠,放在怀里。

    天子已经承诺,给她便宜行事之权。具体的措施,找少府商量。

    湖阳还擦着眼泪,“大侄子媳妇,是本宫连累了你。”

    说完,又呜呜咽咽地哭了出来。

    从臭不要脸到多愁善感,湖阳的转变之大,一时间让人难以接受。

    顾玖还要回过头来安慰她:“姑母别哭了。是祸躲不过,这一趟迟早是要走的,这份罪也是迟早都要受的,同姑母无关。”

    湖阳说道:“你本可以悠闲度日,却因我被牵连进来。总之,是我连累了你。改明儿我摆一桌酒席,请你喝酒。”

    顾玖笑道:“好啊!”

    宁王同刘诏站在远处,不插手两个女人的谈话。

    宁王对他说道:“顾玖巾帼不让须眉,狠狠压你一头,可有压力?”

    刘诏难得笑了起来,“我选的女人,自然是非同凡响。不管她爬得多高,走得多快,她始终是我的妻。我与有荣焉。”

    宁王痛心疾首地说道:“丢人啊!要靠媳妇给你争脸面,还要靠媳妇给你儿子挣爵位,你不觉着羞愧吗?”

    “夫妻一体,为何要羞愧?”

    刘诏理直气壮,他就吃软饭,怎么着。

    儿子的爵位是靠媳妇挣来的,钱也是媳妇挣来的,他骄傲!他还可以少奋斗几年!

    而且证明了他眼光好,于茫茫人海中,一眼就相中了顾玖。

    当初所有反对这门婚事的人,统统被啪啪啪打脸。

    宁王看着刘诏脸厚心烟的样子,连连点头,“终于有点本王的风格,没那么端着。”

    刘诏眉眼抽搐,他什么时候端着?父王分明眼瘸。

    远远看着湖阳激动垂泪,宁王啧啧称叹。

    “如今也只有你媳妇能治住湖阳。”

    刘诏突然问道:“小高僧还要杀吗?”

    宁王摇头,“不杀,留给湖阳。那小和尚皮相上佳,佛法精深,湖阳要睡他,就让她睡吧。本王就这么一个亲妹妹,又死了男人,总不能让她一直守寡。”

    刘诏无语。

    湖阳有守过寡吗?

    刘诏吐槽:“湖阳姑母之所以变成这个模样,和父王你的纵容脱不了关系。”

    宁王哼了一声,“有你媳妇在,你瞎操什么心。”

    刘诏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怕累着小玖。”

    宁王郑重其事地对刘诏说道:“你是不能累着你媳妇,你以后还得指望她。”

    刘诏沉默以对。

    湖阳终于同顾玖说完了话。

    四人一起前往长春宫面见萧淑妃。

    见到萧淑妃,湖阳直接扑进了她的怀里,“母妃,女儿差点就见不到您。”

    萧淑妃先是心疼,后怕,紧接着又大骂道:“你看看你干的好事,牵连差点连累到你王兄。你以后给本宫收敛点,那个小和尚赶紧处理掉。”

    湖阳频频摇头,“父皇都没说要杀小高僧,母妃好狠的心。再说了,女儿同小高僧真的没什么。”

    萧淑妃:呵呵!

    “这话和你父皇说去,你以为本宫会相信你的胡说八道。”

    知女莫若母,萧淑妃太清楚湖阳的脾性。

    那个小高僧,说白了,湖阳就是想睡对方。

    否则湖阳哪有耐心三天两头往人家身边凑,还美其名曰聆听佛法。不亵渎佛祖就是好的。

    湖阳哼了一声,扭头转身,很不高兴。连父皇那关她都闯过来了,就不信搞不定母妃。

    萧淑妃暂时不想搭理湖阳,她问宁王,“事情都解决了吗?”

    宁王点头,指着顾玖,“老大媳妇接下修缮三大殿的任务,老头子这才肯放过我等。”

    萧淑妃呼吸一窒,不敢置信。

    “陛下果真让你修缮三大殿?”

    萧淑妃盯着顾玖问。

    天子得多荒唐,才会做出这个决定。

    顾玖说道:“孙媳只负责筹措资金。修缮三大殿的重任,自有工部同少府负责。”

    萧淑妃一听,更加紧张。

    她忙问道:“一百多万两,你怎么筹措?那个雨花巷赚了点钱,可也不够啊。”

    顾玖闻言,笑了起来,“娘娘误会了,孙媳不可能拿自己的私房钱贴补宫里的用度,也没那个资格,而且陛下也不会同意。孙媳另有办法筹措资金。”

    “什么办法?”萧淑妃追问。

    顾玖说道:“孙媳先卖个关子,请娘娘见谅。”

    萧淑妃有些不喜。

    宁王插嘴,说道:“母妃,你就让老大媳妇自己折腾去。这些事情她比我们都懂,我们就别瞎操心,影响她的计划。”

    “本宫只是关心关心,莫非关心也不成。”

    萧淑妃板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

    顾玖很识趣,忙说道:“多谢娘娘关心。等孙媳准备好一切,会如实禀报娘娘。”

    萧淑妃的脸色总算和缓了一些。

    她叮嘱顾玖,“陛下吩咐的差事最最要紧,你要抓紧时间,赶紧想办法筹措银钱。等忙完这件事情,本宫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否则这个年大家都休想过好。

    还有,你和刘诏,你们小两口今日正好都在,本宫要说说你们,成亲两年肚子还没动静,像话吗?

    刘诏,你也老大不小了。你们几兄弟,成亲你最晚,要孩子也是你最晚,成何体统?你身为嫡长子,传宗接代,延续宁王一脉的血脉,这是你的责任。你莫非不懂?”

    顾玖偷偷看着刘诏,还偷偷做了个鬼脸吗,分明是幸灾乐祸。

    刘诏小心眼,记下来,回去后慢慢算账。

    他语气清冷地说道:“启禀祖母,孙儿同小玖,迟早都会有孩子,不急于一时。如同祖母之前所说,现在最要紧的是完成皇祖父交代的差事。

    差事完成后,孙儿同小玖才能安心生个孩子。总不能叫小玖挺着大肚子去外面忙活。孙儿虽然是男人,却也知道女人怀孕辛苦,需要体贴。”

    “你是指责本宫不会体贴人吗?”萧淑妃厉声怒问。

    刘诏没表情地说道:“祖母误会了,孙儿并无这个意思。”

    萧淑妃冷哼一声,并没有消气。

    顾玖赶紧出面,替‘笨嘴拙舌’的刘诏圆场,“娘娘息怒。娘娘提醒我们早点要孩子,其实是在关心我们,这个孙媳同公子都知道。我们都很感激娘娘的关心。公子他就是个粗人,嘴比较笨,不太会说话,请娘娘不要同他一般见识。”

    萧淑妃脸色缓和了一点,顾玖说的才是人话。

    刘诏张嘴,就能将人气死。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的本事。

    萧淑妃说道:“知道本宫是在关心你们,算是没枉费本宫的一番心意。你们小两口,有病治病,没病就好好调养身体,别瞎折腾。早点生下嫡长子才是要紧的。否则,本宫少不得要亲自插手你们小两口的事情。”

    顾玖应了一声,“娘娘放心,这回公子不出门,孙媳同公子早晚会有好消息。”

    “希望有这么一天。”

    ……

    出宫,坐马车回王府。

    顾玖靠在马车上,累死她了。

    刘诏不骑马,厚脸皮钻到马车里面,还将青梅她们赶出马车。

    顾玖嫌弃她,“今日是我替你在娘娘跟前圆场,娘娘才没冲你发作。你怎么谢我?”

    刘诏一本正经地说道:“本公子被娘娘责骂,你似乎挺高兴的。”

    顾玖哈哈一笑,“好让你也尝尝我曾受过的苦。三天两头被人催生,你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我们本就该早点生个孩子,难道你不乐意?儿子的爵位都有了,却没儿子,你认为像话吗?”

    刘诏目光似狼,死死地盯着顾玖。

    顾玖挑眉一笑,“好啊!就生个小孩来玩玩。”

    这是第一次,顾玖肯定地回答愿意生个孩子。虽然像是在开玩笑,但是刘诏知道,她是认真的。

    他心头狂喜,面上不动声色,追问:“果真?”

    顾玖点头,“正如娘娘所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要个孩子。”

    刘诏心塞,小心眼又记上一笔,“敢情我们一直没有孩子,责任在我。都怪我太年轻,是吗?”

    顾玖十分肯定地说道:“责任当然在你。你看看你自己,你挣的那点俸禄,还有你的爵禄,是够养你自己,还是够养个孩子啊?这次你立功,好歹给你自己挣下一个爵位,每年多了点收入。”

    “我的爵禄全用来养孩子。”刘诏很干脆。

    顾玖笑着问道:“那你吃什么?”

    “吃你!”刘诏掷地有声,将吃软饭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也是少见。

    顾玖直接白了他一眼,嫌弃道:“养你很费钱的。”

    刘诏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本公子的确比较费钱。不过本公子一路替夫人保驾护航,没功劳也有苦劳,再说,夫人生财有道,本公子再贵,也吃不穷你。”

    顾玖瀑布汗。

    她盯着他,对他进行灵魂上的拷问,“能要点脸吗?”

    刘诏疑惑,“夫人难道不知道吗,刘家人向来不要脸。”

    顾玖嘴角抽抽,果然是一脉相承。

    天子不要脸,宁王不要脸,如今刘诏也学坏了,也学着不要脸。

    特么的,堂堂皇孙,吃老婆的软饭,吃得毫无心理障碍,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啊!脸皮得有多厚啊!

    顾玖挥起拳头,捶在他身上。

    不爽!

    很不爽!

    刘诏连脸面都不要了,她以后还怎么治他?

    她过去能欺负刘诏,不就是因为刘诏要脸。

    啊啊啊!

    顾玖抓狂。

    又朝刘诏的胳膊上咬一口。

    刘诏默默记住,这已经是今日的第三笔。等晚上关起门来细细算账。

    顾玖咬过之后,牙齿痛。

    她哼了一声,很是傲娇,“我现在很不高兴,不要和我说话。”

    刘诏从善如流,保持沉默。

    过了一会,顾玖越发不爽,踢了他一脚,“你怎么不作声?”

    “你让本公子不说话,本公子尊重你的意见。”

    切!

    顾玖再次挥起拳头,砸在他身上。

    “现在本夫人许你说话,你想说什么?”

    刘诏说道:“我要支用一万两白银。”

    去死吧!

    刚回京两天,就要支用银子,而且还是一万两。

    顾玖严肃问道:“做什么?”

    “不能让那些人继续兴风作浪。”

    顾玖打起精神,“你知道是谁在背后算计我们?”

    “已经有点眉目。银子给不给?”

    特么的,刘诏要银子,要得特理直气壮。去了北荣一趟,别的不清楚,脸皮的厚度百分百修炼出来了。

    顾玖蹙眉,“这种开销,向来都是走公账。你为何不走公账?”

    刘诏说道:“公账里面没钱,只有一串数字。”

    “公中这么穷?”顾玖有点不敢相信。

    她只管厨房的账目,公中总账目都在家令,还有王妃裴氏手中握着。

    所以,她并不清楚公中已经没钱了,穷到快要揭不开锅的地步。

    “江南的银子不是送回来了吗,为何公中还是没钱?”这是顾玖的疑惑。

    刘诏轻声说道:“江南的银子全被父王挪作他用,所以公中没钱了。”

    顾玖了解了。

    敢情宁王才是真正的烧钱大户,吸金烟洞。

    她点点头,“回去后,我让青梅给你支一万两白银。”

    顿了顿,她又问道:“查到幕后的人,你打算怎么做?”

    刘诏冲她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查到了幕后之人,自然是想办法弄死对方。

    就算没办法弄死对方,也要弄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