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17章 着急上火

时间:2018-10-09作者:我吃元宝

    “诏夫人何必拒人千里之外。淑仪娘娘是真心想和夫人合作。”

    顾玖将茶杯放在周苗的面前,随口问了一句,“淑仪娘娘是李昭仪的人,本夫人很好奇,她要如何同本夫人合作?”

    周苗压低声音,说道:“淑仪娘娘会告诉夫人一切关于小皇子的消息。”

    顾玖挑眉,不动声色地问道:“江淑仪想要用小皇子的消息换取什么?本夫人这里有什么值得她惦记?”

    周苗伸出手,比划了一下。

    顾玖嗤笑一声,“只是为了钱?周公公莫要开玩笑。淑仪娘娘靠上了李昭仪,还怕没钱?

    据我所知,江父已经被授了七品官职,江大郎也授了八品官职,父子二人都在少府当差。

    靠着自家父兄,很快江淑仪手中就会有花不完的钱。

    周公公,以后别拿这种可笑的理由来哄骗本夫人,本夫人可不是三岁小孩。”

    被拆穿胡说八道,周苗神色如常,没有半点心虚。

    “夫人都说了,将来淑仪娘娘不缺钱花,可那毕竟是将来。现在,她缺钱花,还请夫人慷慨解囊,资助一二。”

    顾玖低头一笑,“以本夫人的立场来说,本夫人有什么理由资助淑仪娘娘?周公公,说话不要说一半留一半。你不如痛快点,好歹能节省彼此的时间。”

    周苗敲击着桌面,一下又一下。

    顾玖心领神会,挥挥手,叫青梅她们都退出去。

    等到书房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顾玖问道:“周公公现在可以说了吗?”

    周苗笑了起来,“夫人真是半点亏都不肯吃。”

    “周公公肯吃亏?”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周苗哈哈一笑,“夫人说的没错,我是不肯吃亏的。就算现在不得已吃了亏,将来也会在别的地方找补回来。”

    顾玖笑而不语,她倒要看看,周苗什么时候才能说到正题。

    周苗问道:“夫人的生意很红火吧。”

    “混口饭吃而已。”

    “夫人的这口饭价值不菲啊。”

    顾玖笑了笑,“周公公缺银子花吗?本夫人倒是可以资助一二。”

    周苗挑眉,“哦?夫人肯资助咱家,却不肯资助淑仪娘娘。夫人别忘了,我可是淑仪娘娘的人。”

    顾玖摇头一笑,“你说你是江淑仪的人,这话你信吗?”

    周苗哈哈一笑,“夫人真是有趣。我也不卖关子,淑仪娘娘想寻求夫人的帮助,如果有一天局面不可收拾,她希望夫人能保她平安。作为回报,她会将李昭仪还有小皇子的消息送给夫人。”

    顾玖讥讽一笑,转眼又恢复了平静,“她出卖李昭仪和小皇子的消息,可有想过一旦被发现,会有什么后果。”

    周苗却笑道:“就算淑仪娘娘不肯出卖消息,也会有别人出卖。宫里就跟筛子一样,不可能有真正的秘密。”

    顾玖眉眼微动,“小皇子健康吗?”

    周苗笑而不语。

    顾玖心知肚明,十张百两面值的银票放在周苗的面前,“这是本夫人给公公的茶水费。”

    周苗坦然收下一千两银票,说道:“小皇子很健康。小皇子的奶娘是李家亲自从祖籍找来的,保证身家清白,同京城任何势力都没有牵扯。”

    顾玖又拿出一千两银票放在桌上,“本夫人可以从任何途径得知宫里的消息,为何非要冒着风险同江淑仪合作?”

    周苗伸出手,想要拿走一千两银票。顾玖没有松手,目光犀利地看着他。

    周苗郑重说道:“因为所有出卖消息的人里面,唯有淑仪娘娘位份最高,并且能够接近李昭仪,能得到别人得不到的消息。

    宫里传出来的消息,全都是一些谁都能打听到的事情。但是关于李昭仪的私密事情,关于小皇子的健康问题,没有人比淑仪娘娘更清楚。夫人还觉着这钱花得不值吗?”

    顾玖松手,周苗飞快地收起银票。

    “夫人豪爽,我就喜欢同夫人您合作。”

    顾玖嘲讽一笑,“周公公是想我本夫人手中的银子合作吧。”

    “一样,一样。银子是夫人的,同银子合作就是同夫人合作。”

    顾玖又拿出三千两银票,“这三千两你替我转交给江淑仪。你告诉她,除小皇子的情况,我更想知道陛下的身体状况,饮食起居消息。”

    看见银票,周苗原本已经伸出手。可是等他听完顾玖的要求后,顿时觉着这钱烫手。

    “夫人的要求,实在是强人所难。”

    “本夫人的要求,对淑仪娘娘来说很简单。淑仪娘娘伺候在陛下身边,对陛下的饮食起居应该比谁都清楚。她只要随口传授你两句,就能交差。”

    顿了顿,顾玖又说道:“你告诉江淑仪,生儿子的人是李昭仪,不是她。现在分胜负为时过早。她决定同我合作,是对的。不过我得看到她的诚意,否则合作免谈。”

    周苗皱眉,左思右想,似乎难以决断。

    他咬了咬牙,“我可以帮夫人说服淑仪娘娘透露陛下的情况,但是我要求夫人答应我一件事情。”

    “你说。”

    “还不到时候。等到了时候,我会亲自登门提出要求。”

    “你的要求不能太过分。”

    “对于夫人来说,我的要求只是举手之劳。”

    “成交。”顾玖很干脆。

    周苗飞快地抢过她手中的银票,揣在怀里。

    “时辰不早,我先告辞。下次再来拜会夫人。”

    “周公公慢走。”

    顾玖给小随使了个眼色,小翠心领神会,送周苗出门。

    方嬷嬷从外面走进书房,“这个周苗,胃口越来越大。这种人奴婢在宫里见过太多,多半都不会有好下场。”

    顾玖说道:“不用操心他的将来,他现在对本夫人有用就成。”

    青梅则说道:“夫人今天一出手就是五千两,这银子真不经花。宫里人的胃口也太大了,来一趟,没几千两银子根本打发不了。幸亏淑妃娘娘不差钱,否则王府还要供养淑妃娘娘,更要入不敷出。”

    有些话是不能出口的。

    青梅成了乌鸦嘴。

    没两天,宫里就来了人,问裴氏讨要银子。

    青梅得知此事,连打自己的嘴巴,“叫你乱说,叫你乱说。”

    这下真成了乌鸦嘴。

    萧淑妃派梅女史到王府要银子,一开口就是两万两。

    裴氏头都大了。

    “此事本王妃一人不能决断。梅女史先回宫,等本王妃同王爷商量后,会将银子送到宫里。”

    梅女史点头应承,“还请王妃娘娘先给个三五千两,好歹让我回去交差。好不容易出宫一趟,总不能空着手回去。请王妃娘娘体谅一二。”

    裴氏咬咬牙,命丫鬟樱桃拿着她的对牌,去账房支用三千两银票,交给梅女史带回去。

    梅女史拿了钱,便起身告辞。

    裴氏心头烦躁,在屋里走来走去。

    数次问起:“王爷回来了吗?”

    “启禀娘娘,王爷还没回府。”

    “王爷回来后,立刻禀报本王妃。”

    “奴婢遵命。”

    宁王一直到傍晚才回府。

    裴氏得了消息,急急忙忙来到碧玺阁。

    “王爷,母妃派人来要银子,一开口就是两万两,这可怎么得了?是不是宫里又出了事情?”

    宁王端起茶杯的手在半空中一顿,“两万两?”

    “正是!王爷,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么多年,母妃从不曾派人要过银子,这回怎么突然派人上门。萧家那边呢,母妃怎么不问萧家要银子。”

    宁王板着脸,说道:“废话!母妃有本王这个儿子,哪里能问萧家要银子。你将母妃的陪嫁翻出来,看看这几年攒了多少银子。”

    裴氏急得跺脚,“哪有攒下银子。前些年府中亏空,早就将母妃的陪嫁收益给挪用了。”

    宁王恼怒,“那就翻账本。看看这些年到底挪用了多少银子。”

    裴氏当即命人去账房搬账本。

    “王爷,你还没告诉我,母妃为何突然派人要银子,而且一开口就是两万两。”

    宁王一脸疲惫地坐在罗汉榻上,“还不是因为李昭仪生下小皇子,后宫乱七八糟。母妃也要打起精神,笼络人心。人心思变,没有银子什么都是虚的。

    李家父兄搂银子越来越疯狂,其中大部分银子都进了李昭仪的口袋。李昭仪大把银子洒下去,就算是砸,也砸出了一点水花。现在母妃和薛贵妃压力很大,一大把年纪还有和一个年轻嫔妃斗,真是憋屈得很。”

    说到憋屈,宁王一拳头砸在桌上。

    自小皇子出生,他们这些成年皇子,接连遭遇天子的申斥。

    天子分明是没将他们当儿子看待,厌恶之情溢于言表。

    本以为仁宣太子过世,局势将大变。

    结果局势的确是大变,然而却没变好,而是越变越烂。还不如仁宣太子活着的时候。

    至少那时候有仁宣太子当靶子,承担天子的大部分怒火,其他成年皇子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如今仁宣太子一死,没有靶子,成年皇子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苦不堪言。

    裴氏问道:“要给母妃送银子吗?”

    宁王点头,“当然要送。”

    “两万两可不是小数目,账房的钱都是要用的。”

    裴氏小声提醒宁王。

    宁王蹙眉,“你别打本王的主意。本王的私房银子可是被你搜去了,本王现在可没银子。”

    裴氏说道:“年底下面的铺子交账,王爷截留了五万两。这才二月,应该还没用完吧。请王爷慷慨解囊,替母妃分忧。”

    宁王指着裴氏,不敢置信。竟然敢他的银子的主意,荒唐。

    裴氏又说道:“账房的银子要留作开销,如果动用了账房的银子,等不到派人去江南,府中就要闹亏空。还请王爷主动承担起为母妃分忧的重担。”

    宁王哼哼两声,“行了,本王出一万两,剩下的全从账面上走。”

    宁王肯出一万两,裴氏的目的基本上算是达成了。

    她也不敢逼迫太过,有这一万两总比一文钱都没有要强上许多。

    凑足两万两,第三天,裴氏亲自进宫,将银子给萧淑妃送去。

    她进宫,还将顾玖,欧阳芙带上。旁人一看,还以为她是带儿媳妇进宫请安。

    “母妃,这是两万两,请您点收。”

    裴氏拿出一个木匣子,里面装着银票。

    宫女上前接过木匣子,放到萧淑妃跟前过目。

    萧淑妃扫了眼木匣子里面的银票,说道:“为难你了。突然让你拿出这么多银钱,有困难吧。”

    裴氏说道:“困难的确不少。不过既然是母妃需要,无论如何,儿媳也会凑足银钱,给母妃送来。”

    “你有心了。”

    萧淑妃合上木匣子的盖子,叫宫女收起来。

    她靠着罗汉榻,轻声说道:“现在宫里艰难,具体的情况王爷都和你说了吧。”

    裴氏点头,“儿媳已经听说了。能替母妃分忧,儿媳很荣幸。”

    萧淑妃自嘲一笑,“本宫堂堂淑妃,如今可比不上隔壁的昭仪娘娘。人家生下小皇子,犹如锦上添花,富贵荣华垂手可得。

    这世道变了啊,一个小皇子也变得这么金贵。想当年本宫生下王爷的时候,陛下看都没看一眼,只派了一个内侍送来一些金银玉器。就连王爷的名字也是百日后才取的。人比人气死人,这话真没说错。”

    “母妃保重身体。”裴氏有些惶恐。

    欧阳芙有些紧张。

    顾玖眉头微蹙,堂堂萧淑妃,日子也这么难过了吗?李昭仪还在坐月子,难道就这么急不可耐,想要宣战?

    只怕是有人捧高踩低,替李昭仪张目,将萧淑妃给气狠了。

    萧淑妃摆摆手,“本宫无事,就是随口发发牢骚。这宫里头的事情,不到最后谁都说不准。就算是睿真崔皇后,估计也没预料到会有今日局面吧。你们以后做事都谨慎点,不要落下把柄给别人。今日本宫不留你们用饭,早点出宫回王府吧。”

    “母妃保重,儿媳先告辞。”

    萧淑妃摆摆手,都没心思搭理顾玖和欧阳芙,更没心思关注两个人的肚子。

    换做往常,萧淑妃定要过问一句,为何肚子还没动静。

    欧阳芙心头很不安,感觉到风雨欲来。

    等到李昭仪坐完月子,宫里头不知道会斗成什么样子。

    她终于下定决心,同二公子一起去见裴氏,夫妻两人打算出府到别院住一个月,就当是调养身体,为怀孕做准备。

    裴氏有些不高兴,“难道住在王府,就不能调养身体吗?”

    二公子刘评躬身说道:“儿子成亲数年,膝下没有一子半女,请母妃成全。”

    沈侧妃也在旁边帮腔,话里话外都是在怼裴氏。

    “娘娘明鉴,二夫人自嫁到王府,一直帮衬王妃打理府中内务,就连发烧着凉也不敢有丝毫懈怠。

    以至于调养了两年,身体还不见好。我瞧着,她就是累的。

    趁着现在府中事情少,还请王妃慈爱,容他们小两口去别院休整一段时间,好歹将身体养好。身体好了才能为王府添丁进口。”

    裴氏气了个半死,回怼沈侧妃,“你的意思是,老二媳妇一直没有身孕,全都是本王妃的责任?是本王妃让她累着了?荒唐!老四媳妇一样替本王妃分忧,打理内务,怎么她就能顺利怀上孩子?要本王妃说,就是老二媳妇自己有问题。”

    欧阳芙委屈坏了,眼泪都差点下来。

    二公子刘评抢在沈侧妃前头,说道:“母妃说的没错,主要是夫人她身体不太好,所以一直没动静。这回打算去别院,就是想趁着这段时间,好好调养休整一番,再努力一把。请母妃成全。”

    裴氏哼了一声,“本王妃要是不同意,又该有人哭闹不休,本王妃也成了你们没有孩子的罪魁祸首。罢了,本王妃何必做那恶人。你们要去别院居住,本王妃不拦着。希望真的有好消息。”

    说完,她还剜了一眼沈侧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