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86章 求个情

时间:2018-09-26作者:我吃元宝

    ,。

    湖阳郡主满怀希望地搬出了王府。

    宁王信守承诺,果然出了几千两,替湖阳郡主办了一场入伙宴。

    且不说那些公主,郡主,在宴席上如何奚落湖阳郡主,湖阳郡主又是如何反击,将好好的一场宴席闹得鸡飞狗跳。

    裴氏是真的心满意足。

    总算将湖阳郡主这根搅屎棍给赶了出去,谢天谢地。

    好事成双,萧琴儿果然有了身孕,才一个多月。

    裴氏高兴坏了,先是叮嘱萧琴儿好生养胎,针线房她会安排其他人代管。

    接着又派人给刘议送信,叫刘议也高兴高兴。

    查出身孕后,萧琴儿就开始了每天晨吐的日子,吐得昏天黑地。

    顾玖倒是好心给萧琴儿送了一张止孕吐的方子。

    当着人,萧琴儿满口感谢顾玖的好意。

    背着人,她果断地将方子给扔了。

    并且编排道:“谁知道她是真好心,还是假好心。我怀孕,她送方子,我要是真吃了她的方子出了问题,她能负责吗?我看她分明就是包藏祸心。”

    丫鬟劝道:“夫人消消气。夫人这回有了身孕,若是哥儿,那就是王府的嫡长孙。奴婢瞧着,大夫人定是着急了,故意让人送来一张方子。”

    萧琴儿深以为然,“顾玖事事都想压我一头,这回我先有了身孕,等我生下王府嫡长孙,我倒是要看看她要如何压我。”

    丫鬟笑道:“公子诏还在宗正寺关着,大夫人想要怀孕,不知猴年马月。”

    萧琴儿一听,心情很好,“我啊,就盼着公子诏长年累月被关在宗正寺,最好关他个十年八年。等到顾玖人老珠黄,公子诏也放了出来,到时候公子诏见了她,定然十分嫌弃。届时,我倒是要瞧瞧顾玖还有什么本事张狂。”

    “夫人说的没错。”

    萧琴儿轻抚腹部,“你说我这一胎,果真是哥儿?”

    丫鬟肯定地说道:“奴婢敢保证,肯定是哥儿。”

    萧琴儿心有余悸地说道:“希望这一胎顺顺利利。”

    她是被欧阳芙给吓住了。欧阳芙嫁入王府两三年,之前也曾怀孕。却因为胎像不稳,最后小产,孩子没能活下来,也是个哥儿。

    自那以后,欧阳芙的肚子就没有动静。听说一直吃药调养。

    “夫人放心,这一胎一定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萧琴儿暗暗点头。

    ……

    湖阳郡主离开了王府,王府似乎也随之冷清下来。

    整个四月,平平安安度过,连一点鸡飞狗跳的事情都没发生。

    等时间进入五月,天气猛地热起来。

    京城的天就像是一个大蒸笼,每个人都在喊受不了。

    天子年龄大了,更是受不住热。

    天气一热,他就思动。决定前往位于北邙山的长乐宫避暑。

    文武百官,皇室宗亲随行。

    离着出发前往行宫避暑还有好几天,顾玫的肚子发动了。

    经过两天一夜的艰难生产,于傍晚时分生下一个六斤重的姑娘。

    洗三这天,顾玖带上早就打好的三金前往代侯府看望顾玫。

    代侯府上下喜气洋洋。

    顾玖先去给代侯府老夫人见礼,之后来到后院看望顾玫。

    大夫人小魏氏也在,她正陪着顾玫说话。

    顾玖进去的时候,母女两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

    “大堂伯母也在,这几天你辛苦了。”

    顾玫生孩子的时候,大夫人小魏氏一直守在产房外面。

    顾玫生了两天一夜,大夫人小魏氏就守了她两天一夜。

    还没休整好,今日又过来替孩子办洗三。

    “小玖来了,快坐下。”

    “小玖妹妹,你请坐。”

    “大堂伯母,玫姐姐,你们不用同我客气。孩子呢?”

    顾玫笑道:“奶娘抱出去喂奶,一会送进来。”

    顾玖握住顾玫的手腕,替她诊脉,“玫姐姐的气色瞧着还好,产后一定要注意休息,不可劳累,更不可动怒。月子里头,该注意的的还是要注意。”

    顾玫的身体没大毛病,就是产后虚弱,需要调养。

    顾玫眼下有黑眼圈,显然这几天都没歇息好。

    她说道:“多谢小玖妹妹。我也想好好休息,调养身体,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

    顾玖迟疑了一下,朝大夫人小魏氏看去。

    大夫人小魏氏替顾玫掖了掖被子,然后说道:“你啊,早就和你说了,月子里头别想那么多。好好调养身体,早日将身体养好才是正经的。

    你刚生完孩子,身体这么虚,总是东想西想,身体能好起来吗?你身体要是坏了,岂不是便宜了那起子小人。”

    顾玫委屈地说道:“母亲说的我都明白。可是女儿就是忍不住会去想,翻来覆去的想。”

    顾玖试着问道:“玫姐姐在担心什么吗?”

    顾玫没作声。

    大夫人小魏氏叹了一声,“你玫姐姐生了个闺女,代侯府有人偷偷说闲话,传到了你玫姐姐耳朵里。

    这不,她整日里东想西想,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我都劝了她,代侯府不是眼皮浅的人家,不会因为你生了个姑娘就如何如何。

    反倒是如果没养好身体,三五年内不能生养第二胎的话,代侯府才有可能真的给世子纳一门良妾进门。”

    顾玫眼睛顿时就红了,“母亲别说了,我知道都是我的不好。”

    “你这孩子,怎么又哭起来。月子里头不能哭,不能哭,同你说了多少回。小心哭坏了眼睛。”大夫人小魏氏急得不行。

    顾玖也劝道:“玫姐姐,你真的想多了。我来的时候,瞧着代侯府上下喜气洋洋,大家都很高兴。并没有人说三道四,说你生了闺女不好。

    玫姐姐,我知道生了孩子后,心情起伏比较大,容易钻牛角尖。但是我还是希望玫姐姐能够尽量想开一点,多想一些开心的事情,调节好情绪。

    有什么委屈,有什么难处,你和世子说。让他替你分担。你千万不要一个人承受,那太辛苦。”

    “小玖说的没错,多想点开心的事情。生了个闺女这是好事啊,正所谓先开花后结果。第二胎肯定是个哥儿。”

    顾玫擦了擦眼泪,点点头,“我都知道,我会尽量想开一点。小玖妹妹,你看我身体恢复得好吗?”

    顾玖拉着她的手腕,笑道:“听太医的话,好好调养,身体很快就能养好。”

    顾玫点点头。

    此时,奶娘抱着孩子进来。

    顾玫转眼高兴起来,“小玖妹妹,你快看看我家姑娘,越看越好看。”

    顾玖试着抱住孩子,抱得战战兢兢,手脚痉挛,大汗淋漓。

    顾玫哈哈笑了起来,指着顾玖,说道:“原来也有小玖妹妹不会的事情。”

    说完,她动作熟练地从顾玖手里抱过小孩,轻声哄睡。

    看着顾玫身上散发出来的母性,顾玖有片刻的愣神。

    心想,女人生了孩子后一定会变吧。

    将来她也会有自己的孩子,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

    过了洗三,几天后,顾玖送走了宁王,裴氏,沈侧妃,罗侧妃。

    他们将去行宫避暑。

    顾玖会留在王府照看。

    萧琴儿如今孕初期,口味古怪得很,一会想吃这样,一会想吃那样。

    厨房辛苦做出来,给她送去,她又说不想吃。

    弄得厨房的婆子私下里说了不少闲话。

    事情传到顾玖地耳朵里,顾玖吩咐方嬷嬷,“你替我走一趟厨房,叫大家耐心点。四夫人如今是双身子,又是孕初期,口味有些古怪是正常的。叫她们多点忍耐,再过一两个月,情况会有所好转。”

    方嬷嬷一张脸极为严肃,“王妃一走,她们就开始闹腾,果真没将夫人放在眼里。奴婢这就去敲打敲打她们。”

    方嬷嬷将厨房婆子敲打了一顿,那些人果然消停了不少。

    萧琴儿得知此事,还一脸不满。

    “我只不过是叫厨房做点东西来吃,一个个就不耐烦。这样的下人,就该打一顿赶出去。大嫂只是派人敲打,看来她是根本不在意我的身体。我这一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就是罪魁祸首。”

    丫鬟请示道:“夫人,要不要奴婢带人去厨房闹一场,将那些嘴碎的婆子都打一顿。”

    萧琴儿犹豫起来。

    别看她嘴巴上厉害,心里头却门清,知道顾玖不是个好惹的主。

    如今王爷和王妃都不在,她要是受了顾玖的欺负,连诉苦的地方都没有。

    她想了想,对丫鬟说道:“本夫人不是那起子小鸡肚肠的人,一点小事,何足挂齿。只是不能再有下一次。若是让本夫人再听到厨房的婆子说闲话编排我,本夫人定不会饶了她们。”

    “还是夫人大度。”丫鬟趁机拍马屁。

    天气越发炎热。

    萧琴儿怀着身孕,不耐暑热,每日都要用许多冰块。

    好在王府储存了足够多的冰块,不用担心冰块不够用。

    午后,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

    她扇着扇子同丫鬟们闲聊。

    “早知道天气这么热,我就跟着母妃一起去行宫避暑。听说北邙山格外凉爽,晚上睡觉还要盖被褥。”

    丫鬟出主意,“要不给王妃娘娘去信,王妃娘娘心疼夫人,说不定会派人接夫人去行宫避暑。”

    萧琴儿琢磨了一下,当即吩咐道:“伺候笔墨。”

    丫鬟兴高采烈。

    萧琴儿去行宫避暑,她们身为贴身丫鬟,自然也要跟着去。

    萧琴儿写了一封书信,交给王府长史,叫长史大人送去行宫。

    之后,她就等着行宫那边的消息。

    王府同行宫,每三天通一次信。

    三天后,行宫的回信到了。

    裴氏在信里面先是关心萧琴儿的身体,叮嘱她好好养胎,不要胡思乱想。

    接着又说行宫规矩大,不能随意走动,不适合萧琴儿。还说路途颠簸,所以叫萧琴儿安心留在王府,不要想些有的没的,也别想着到行宫避暑。

    萧琴儿看完了信,气得差点将信纸撕碎。

    见她脸色不好,丫鬟们也不敢说话。

    生了一会闷气,萧琴儿问道:“大夫人那里可有收到信件?”

    丫鬟小声说道:“有。大夫人如今管着内院,每隔三日,王妃都会和大夫人通信。”

    “知不知道王妃在大夫人的信里说了什么?”

    丫鬟们齐齐摇头,这个她们哪里知道啊。

    萧琴儿坐起来,“随我去见大夫人。”

    ……

    顾玖苦夏。

    今天夏天格外炎热。

    每日她都不乐意动弹,一动,就感觉汗水从毛孔里面咕噜噜流出来,衣服都湿透了。

    因为天气炎热,这个月,她都没去宗正寺看望刘诏。

    只派了白仲,容信两位小黄门,替她走了一趟宗正寺。

    结果两人回来,告诉她没见着刘诏。

    她问道:“怎么回事?是宗正寺的人不让你们进去吗?”

    白仲说道:“小的到了宗正寺,送上好处,说是给公子送些消暑的吃食。结果宗正寺的人根本不收好处,还将我们二人赶了出来。我们与他们理论,他们就派人打我们。”

    顾玖奇怪,“这是为何?你们没找陈崇威陈大人吗?”

    “小的找了陈大人。可是陈大人不在宗正寺,说是出门公干,要几个月才会回来。”

    顾玖皱眉,“宗正寺的人还说了什么?”

    “只是叫我们离开,别的没说。”

    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难道是天子下令,不许探望?

    没道理啊!

    事情都过去好几个月,天子没必要揪着几个月前的事情不放。

    她对白仲二人说道:“你们先下去休息,明日随我一同前往宗正寺。”

    此时小丫鬟进门禀报,“启禀夫人,四夫人在外求见。”

    顾玖朝窗外看了眼,明晃晃的太阳正高挂在天空。

    “这么热的天气,四夫人怎么来了,难道她不怕热。去将四夫人请进来。”

    “奴婢遵命。”

    萧琴儿被请进小花厅。

    她面上带着笑,“大嫂,我们有些日子没见,怪想你的。”

    顾玖笑着招呼,“四弟妹坐下说话。今儿什么风,竟然将四弟妹吹了过来。”

    “哎,还不是老天爷闹的。这天气一日热过一日,我又怀着身孕,日子真是苦不堪言。”

    顾玖莫名惊诧,“难不成是谁克扣了四弟妹的冰块?”

    萧琴儿摆手,“那倒没有,冰块是足量的。大嫂误会了。”

    顾玖如释重负,“没人克扣就好。若是有人不知好歹,敢给四弟妹气受,四弟妹尽管告诉我,我替你出头。”

    “大嫂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这里正好有件事要拜托大嫂。”

    顾玖挑眉一笑,她就知道萧琴儿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弟妹请说。只要能帮的,我肯定不会拒绝。”

    萧琴儿笑了起来,“就等大嫂这句话。你看天气越发的热,我是整夜整夜睡不好。

    听闻行宫那边格外凉爽,我就想着,能不能去行宫避暑。

    不过母妃心疼我,担心路上颠簸,叫我克服一下困难,不要去行宫,就怕有个万一。

    母妃所担心的,正是我所担心的。可是我又担心天气热,把我热出毛病,会害了孩子。

    大嫂,你和母妃隔几日就要通信,你能不能替我求个情,将我的情况如实告诉母妃,让母妃派人来接我去行宫避暑。”

    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顾玖了然一笑。

    她将裴氏的信件拿出来,“今日母妃还在信件上叮嘱我,叫我照顾好你,不许你任性胡来。四弟妹,你的要求恕我无能为力。”

    萧琴儿一把抢过信件看起来。

    果不其然,裴氏果然叮嘱顾玖看好她,不许她出门。

    萧琴儿脸色一垮,显然很不高兴。

    她将信件还给顾玖,“大嫂就不能帮我求求情?天气这么热,难道大嫂不想去行宫避暑?”

    顾玖收起信件,“四弟妹,你如今可是双身子,而且不满三月,胎像不稳。这个时候出门,路途颠簸,你就不怕出事?

    要是有个万一,母妃能高兴?四公子能高兴?天气不会一直这么热,过段时间肯定会下雨。等下了雨天气就凉快了。你就忍耐忍耐。”

    萧琴儿委屈得哭起来,将顾玖唬了一跳。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