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63章 小算盘

时间:2018-09-14作者:我吃元宝

    孙大娘有些惴惴不安。

    不过顾玖的下一句话,打消了她的顾虑。

    “不知大娘准备的名单在哪里?可否给我过目。”

    “可,可……”

    孙大娘从怀里拿出一张折叠好的纸,将纸面摊开,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名字。

    “请夫人过目。”

    顾玖笑眯眯地接过名单。

    纸张上,字迹娟秀,像小姑娘写的字。

    她朝孙大娘看去,“这是大娘写的?”

    孙大娘下意识地想要摇头,回过神来,又赶紧点头,“是奴婢写的。”

    顾玖笑了笑,撒谎不打草稿。她怎么听说孙大娘不识字,倒是她的闺女春娟会读会写。

    不过顾玖没有拆穿孙大娘。

    她先看看这名单上的名字。

    哎呀,不得了,前面的名字全都是刘诏身边得用的大丫鬟,侍琴,侍棋等人的名字都在上面。

    春娟这是想要借此机会,排除异己。

    顾玖收起名单,笑着同孙大娘说道:“大娘果然是忠心耿耿。你放心,你的名单我会慎重考虑。”

    孙大娘一听,心中高兴坏啦。

    她非常热心地同顾玖建议,“夫人要是不方便动手,此事可以交给奴婢。奴婢保证将那些小贱蹄子都赶出府邸,以免败坏了院中的风气。”

    顾玖含笑说道:“此事就不劳烦大娘。本夫人身边几个小黄门正愁没事做,这回就让他们锻炼锻炼。”

    “夫人想得周到。那,奴婢就先告辞?”

    “小翠,替本夫人送送大娘。”

    “好嘞!大娘,请这边走。”

    小翠扶着孙大娘,将她送了出去。

    青梅笑了起来,“夫人,孙大娘私心可不小。”

    方嬷嬷说道:“依着奴婢看,这份名单不是孙大娘弄出来的,而是春娟那死丫头弄的。”

    “方嬷嬷慧眼如炬。”顾玖笑了笑,将名单点燃烛火,丢在火盆里烧成了灰烬。

    青梅意外,“这份名单,就算不用,夫人也可以用做参考。”

    顾玖摇头,“不用参考这份名单。要裁撤谁,本夫人相信公子定有主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

    “那就出发吧。”

    在二门坐上马车,出了王府,直接前往西边的宗正寺。

    到了宗正寺,出来迎接的并非前两次熟悉的官吏,而是换了一个陌生的年轻小吏。

    “下官见过诏夫人。”

    顾玖意外,她看着眼前的年轻小吏,“你认识本夫人?”

    年轻小吏笑了起来,“下官还曾喝过夫人的喜酒。”

    咦?

    顾玖不由得仔细打量对方。

    二十来岁,年轻,无须,长得挺周正的。再看他穿的鞋子,家底子应该不错。

    可是她的记忆里,并没有此人。

    小吏也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下官姓陈,陈崇威。”

    顾玖恍然大悟,“原来是陈表哥。陈表哥怎会在此当差?”

    陈家,已经过世的顾老太太的娘家,顾大人的外祖家。两家还有来往,不过只限于顾大人那一代。

    到了顾玖这一代,来往就很少了。或许大哥顾班同陈家人毕竟熟悉。

    但是二房的人,除了顾大人外,正儿八经都没和陈家人打过交道。

    她记得,她成亲的时候,顾大人的确邀请了陈家人喝喜酒。

    陈崇威说道:“我自两年前就在少府当朝。半个月前,奉少府内丞的调令,来到宗正寺。诏夫人可是来见公子诏,这边请。”

    “麻烦陈表哥。公子这些日子可好?”

    陈崇威在前面领路,一边说道:“除了不能出院门外,其余都还好。”

    顾玖又问道:“最近可有人来过宗正寺?”

    陈崇威随口说道:“十三皇子,十五皇子府中的人都有来过。另外,宫里也派了人过来。”

    哦?

    难道天子打算放人了吗?

    “到了。诏夫人里面请,下官就不进去了。”

    顾玖点点头,“多谢陈表哥。”

    “诏夫人客气。”

    邓存礼留下来,同陈崇威说话。

    顾玖带着下人走进小院。

    那颗老槐树,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光秃秃的。这回来,已经长出了新芽。

    顾玖顿时笑了起来。

    “夫人?夫人来了!”

    小厮洗墨惊呼一声,一脸兴奋。

    正屋的房门从里面打开,内侍林书平走了出来。

    “参见夫人。”

    “公子可好?”

    “公子正在里面候着夫人。”

    顾玖提步,走进正屋。

    刘诏席地而坐,正在案几前奋笔书写。

    他头都没有抬起,直接问道:“今日不是初一,你却来了,可是府中出了事?”

    顾玖席地而坐,在刘诏的对面坐下。

    她扫了眼刘诏书写的内容,似乎是策论。

    她说道:“我难得来一次,你看都不看一眼。”

    刘诏笑了,眼中的温柔仿佛要溢出来。

    他停下笔,终于舍得抬头看着顾玖,“吃醋了吗?”

    顾玖直接甩他一个白眼,“我可不是小心眼的女人,整日里吃醋。”

    还说不是小心眼。

    哼哼!

    在刘诏的心目中,顾玖就是最最小心眼的女人。

    他握住顾玖的手,真是想念。

    “这个时候过来,难不成是府中没钱了?”

    顾玖抿唇一笑,“你还真是神机妙算,府中的确没钱了。父王和母妃决定裁剪用度,还要裁人。每个院落都要裁撤一成的人手。我过来问问你,哪些人可以裁撤,哪些人不能动?”

    刘诏突然有些情动,想要将顾玖拉到自己的怀里。

    然而,他眼神一变,顾玖就知道他要做什么。

    “你可不能乱来。你何时能出去?”

    刘诏一腔炙热的情感被浇灭,他低头笑笑,顾玖依旧喜欢煞风景。

    笑过之后,他才说道:“还得再等一等,不过应该很快了。”

    “你还没说,到底要裁撤谁?”

    刘诏身边男女仆人加起来足有六七十号人,加上顾玖身边的下人,光一个东院就有近百人。

    按照裁撤一成人员的要求,至少得裁撤八九个人。

    这个名单要如何拟定,还得看刘诏的意思。

    刘诏笑着问道:“难得来一次,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离开吗?”

    他抓着顾玖的手,力气陡然加大。

    顾玖蹙眉,有些痛,“你抓痛我了。”

    刘诏抬手,轻抚顾玖的脸颊,小坏蛋,果然心如铁石。等本公子出去后,再教训你。

    他收起了力气,轻轻地握着顾玖的手,却不至于让顾玖能够挣脱。

    天气很好,有阳光透进来,映照在两人身上。

    光线强烈,顾玖感觉自己已经看不清对面的人。

    只感觉到嘴唇上被人轻轻一碰触,是熟悉的气息。

    只是,有点喘不过气来。

    等到她终于能够呼吸的时候,阳光已经隐藏在厚厚的云层里。

    “或许会下雨。”

    顾玖突然出声。

    “本公子不忍心你淋雨。”

    顾玖脸颊绯红,臭男人,就不能轻一点。

    刘诏笑了起来,“我给你一个名单,你照着名单裁撤人手。”

    顾玖点头,“放心,我定会将事情办妥。”

    顿了顿,她又问道:“再过几天就是上巳节,你能出来吗?”

    刘诏抬手,在顾玖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你我已经成婚,莫非你还想到渭水河畔春浴?”

    顾玖摇头,“上巳节,外面景色极好。在王府困了几个月,想出门踏春。若是你不在,只怕不太方便。”

    刘诏说道:“今年上巳节我没办法陪你,但是我保证,明年上巳节我定陪你一起春浴。”

    呸!

    才不要和你一起春浴。

    刘诏提笔写下名单,交给了顾玖。

    顾玖拿着名单一看,咦,春娟,孙大娘的名字都在上面。

    她望着他,“孙大娘可是你的奶嬷嬷,裁撤她,会不会引起非议?”

    刘诏却说道:“她必须裁撤掉。”

    顾玖狐疑。

    刘诏捏捏顾玖的脸颊,真嫩。

    顾玖瞪了他一眼,能不能温柔些。

    刘诏忍着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孙大娘名义上是本公子的奶嬷嬷,实际上她是听命于母妃。趁着这个机会,将她裁撤掉吧。”

    “她既然听命于母妃,早几年,你为何不将她打发走?”

    “因为那时本公子还没娶亲,按理身边得留个嬷嬷。与其换一个不知根底的嬷嬷,不如就留着她。”

    顾玖心中了然。

    顾玖还在名单上见到了门房婆子,两个常随的名字。

    这些人,平日里看起来都还老实本分,做事也算勤恳。

    一般情况下,这些人都不应该裁撤。

    然而,刘诏反其道行之,偏偏裁撤了这些人。

    她很是好奇,有心询问,刘诏却说道:“知道得越多未必就好。将他们裁撤掉,余下的事情你交给钱富去做。他知道怎么处理。”

    古古怪怪,神神秘秘,又在玩什么花样。

    顾玖收起名单,“我会照着名单上裁撤人员。”

    刘诏突然说道:“今年户部清理积欠,我估摸着,上巳节皇祖父不会出宫,王府也不会大肆准备。你若是想出门踏春,不如约上顾家的姐妹。”

    顾玖笑了起来,“你不用担心我在府中太闷。母妃让我管着厨房,裁剪厨房的用度,上巳节正是忙的时候,或许根本没时间出府。”

    “厨房也要裁剪人手?”

    “正是。”

    刘诏笑着问道:“有眉目了吗?”

    顾玖身体前倾,富有曲线的身体,很有冲击力。

    刘诏看得目不转睛。

    顾玖抬手捂住他的眼睛,“不许乱看。”

    刘诏笑了起来,咬着顾玖的手,“我没乱看。”

    顾玖赶紧收回手,臭男人。

    她端正身体,轻咳两声,一本正经地问道:“你有什么高见?”

    刘诏闷笑两声,然后才说道:“高见谈不上,厨房一干事情,你可以询问钱富,这方面他最清楚。他可以给你建议。”

    哦?

    她还真的忽略了钱富。

    “我知道了。回去后我会和钱富好好谈一谈。”

    顿了顿,顾玖好奇地问了一句,“今儿我见到了三公子和三夫人,我瞧着他们二人,身体都很虚弱。莫非他们都有心疾?”

    “心疾?”

    刘诏蹙眉,摇头,“不曾听说有心疾。三弟的身体,虽然不够强壮,却也是无病无灾长大。”

    “可是今日我瞧着三公子,如同三夫人一般弱不禁风,说话都在喘气。”

    刘诏想不明白,“知不知道太医怎么说?”

    顾玖摇头,“我还没来得及询问。”

    刘诏看着顾玖,“本公子可以肯定,三弟没有宿疾。虽然不够强壮,不合适习武,却足够健康。”

    顾玖微微蹙眉,“或许是我看错了。”

    “你可能没看错。倒是三弟妹的身体,自进门后,一日差过一日。”

    “你是担心三夫人的病会传染,传染给了三公子?”顾玖意外。

    刘诏摇头,“若说三弟妹的病情会传染,那为何她身边的丫鬟婆子全都没事?为何太医从未提起?”

    咦?

    那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刘诏郑重说道:“小玖,我与三弟虽不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但是我们自小感情不错。你可否替我查一查,三弟的病到底怎么回事。”

    顾玖点头,“我答应你。改天我找个机会,去看望三弟妹,趁机给她检查一下。”

    “谢谢你!”

    “不用客气。”

    顾玖大大方方地接受了刘诏的感谢。

    眼看着快要下雨了,刘诏没有多留顾玖。

    两人告别,顾玖带着丫鬟离开了小院。

    陈崇威迎了上来,“诏夫人要走了吗?”

    顾玖微微颔首,“多谢陈表哥,以后还要麻烦你多多照顾我家公子。”

    陈崇威笑了起来,“诏夫人放心,职责内的事情,我会尽量为公子诏提供一些方便。”

    “太感谢了。”

    邓存礼奉上一个荷包,里面装着大面额银票。

    陈崇威说什么也不收。

    顾玖劝道:“还请陈表哥务必收下。你若是不收,下次我可不敢麻烦你。”

    “这,这如何是好?”

    顾玖笑道:“就当是我请陈表哥喝茶。”

    “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

    ……

    三日后,众人齐聚春和堂。

    王妃裴氏坐在主位上,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

    “裁撤人员的名单,可有拿定主意?”

    无人说话。

    裴氏直接点了顾玖的名字,“大郎媳妇,你们东院可有决定裁撤谁?”

    顾玖微微颔首,“回禀母妃,名单已经准备好了。”

    裴氏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她又盯着沈侧妃,“沈侧妃,你呢?你那院子里,至少得裁撤四个人,名单准备好了吗?”

    沈侧妃抿了抿唇,“敢不听王妃吩咐,名单就在这里。”

    丫鬟接过名单,交给裴氏。

    裴氏扫了眼名单上的名字,眉头微蹙。

    好一个沈侧妃,这是趁机排除异己。

    名单上的人,都是裴氏安插在沈侧妃身边伺候的下人。

    裴氏冷冷一笑,收起名单,“如此甚好。就照着名单裁撤人手。”

    沈侧妃低头一笑,同罗侧妃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回裴氏算是吃了个闷亏。

    这算不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萧琴儿的名单则实在多了。

    她直接将公子议身边那些妖妖娆娆的丫鬟裁撤掉,免得留下来碍眼。

    裴氏见了萧琴儿拟定的名单,有些恼怒。

    这个萧琴儿,真是半点不容人。几个丫鬟,就让她大动肝火。

    老四也是个废物,萧琴儿说要裁撤谁就裁撤谁,他自己就没有半点主张吗?

    一份份名单,将裴氏气了个半死。

    也从中看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她问欧阳芙。

    欧阳芙赶紧将名单交上去,“请母妃过目。”

    欧阳芙就很有手段,她并没有像萧琴儿那样,简单粗暴地将妖妖娆娆的丫鬟都裁撤掉。

    她反倒是将令人厌恶,又爱多管闲事,仗着资历老整日指手画脚的婆子给裁撤掉。

    其中有一个婆子,还是裴氏安排给公子评。

    裴氏不动声色地扫了眼欧阳芙,一个个全都奸猾似鬼。

    顾玖也将自己的名单交了上去。

    她的名单就很耐人询问。

    那几个妖妖娆娆的大丫鬟,竟然一个都没有裁掉。

    裴氏不由得多看了顾玖几眼。

    “大郎媳妇,这份名单是你的主意?”

    ------题外话------

    最近几天强烈感觉身体被掏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