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32章 敬茶

时间:2018-08-30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穿戴完毕,回头看了眼刘诏。

    几个丫鬟正在替刘诏擦拭双手,指甲缝也没放过。

    丫鬟们个个长得貌美如花,做事一丝不苟,又体贴又温柔。

    此时,喜娘进门,收了喜帕,放在匣子里准备带走。

    喜帕上面有落红,喜娘一脸高兴。

    “慢着!”

    刘诏叫住喜娘,同时挥挥手,几个丫鬟全都躬身退到边上。

    “将喜帕留下。”刘诏语气很严厉。

    喜娘一脸懵逼,“公子,这,这个要给王妃娘娘过目。”

    “母妃那里本公子自会解释,喜帕留下。”

    喜娘有些无措,这不合规矩啊。

    顾玖出言说道:“喜娘听公子的,这里公子最大,他说了算。”

    喜娘无奈,只好将装着喜帕的匣子放下,“奴婢告辞。”

    喜娘要赶着去见王妃娘娘,禀报此事。

    刘诏看着打扮一新的顾玖,眉眼舒展了些许。

    他选的妻子,容貌绝色,怎么打扮都好看。

    “摆早饭。”

    内侍林书平躬身来到刘诏身边,小声提醒,“公子,快来不及了。”

    “无妨。今日要会亲,不吃饱没力气。”

    刘诏抬步走出卧室,前往饭厅用餐。

    顾玖紧随其后。

    这会她真的饿了。

    林书平当即吩咐下人,将早饭摆上。

    下人们鱼贯进入饭厅,早餐花样众多,有常见的粥,几碟酱菜,还有种类丰富的面食。

    隔着刘诏一个位置,顾玖坐下来,姿态优美。

    刘诏盯着顾玖,眼神锐利。

    顾玖朝他看去,干什么盯着她看。她又不是早餐,不能吃。

    刘诏又瞥了眼隔着两人的凳子。

    顾玖恍然大悟,刘诏这是叫她坐过去,坐在他的身边。

    她低头一笑,从善如流,起身换了个位置,同刘诏挨着坐下。

    在人前,她总要给他面子。

    刘诏附耳,悄声问顾玖,“是谁说这里本公子最大,一切都是本公子说了算。”

    顾玖眼波流转,偷偷甩了个白眼给他。

    刘诏又说道:“娘子可要说话算话,切莫口是心非。”

    顾玖笑笑,既不应承,也不否认。

    两人沉默地吃过早餐,顾玖就用了半碗粥,外加一个灌汤包,还有凉碟酱菜,然后就放下了筷子。

    刘诏蹙眉,“这就吃饱了?”

    顾玖拿着手绢擦拭嘴角,“吃饱了。”

    “怎么吃得如此少?难怪身上没二两肉。”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整日里坐着,没怎么动,哪里吃得下。公子快吃吧。”

    潜台词:这么多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话真多。还敢嫌弃本夫人身上没二两肉,呵呵。真等本夫人长胖二十斤,又该嫌弃本夫人不懂养生,整日就知道吃,都吃成了一头猪。

    所以,男人的话听听就好,千万别当真。

    说你瘦,让你多吃点,不过是随口说说。真听了他的话多吃,绝对会后悔的。

    别看刘诏清清冷冷,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实际上食量极大。

    一桌子早餐,全都被他吃完了。

    丫鬟拿着温热的湿毛巾为他插手净面,伺候得细心又周到。

    时辰已经很晚了,刘诏起身,“夫人随我去拜见父王,母妃。”

    顾玖抿唇一笑,“公子先请。”

    刘诏嗯了一声,抬步率先走出饭厅大门。

    顾玖跟在后面。

    二人一前一后,朝外面走去。

    下人们全都跟在后面。

    走到院门外,软轿已经准备好。

    刘诏板着脸,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走路慢,坐这个过去。”

    顾玖愣了下,然后从善如流地上了软轿,由婆子们抬着前往王府正殿寿春堂。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顾玖才明白过来,刘诏为何要为她准备软轿。

    因为从东院前往王府正殿,要穿过整个花园,太远了。靠她双腿走路,非常耽误时间。

    不得不说,王府真的很大。

    顾玖没有看到全貌,初步估计,整座王府占地不下几十亩。实际面积只会比她估计得更大。很多偏僻的地方,只怕王府的人都不清楚。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远远的,终于看见了王府正殿寿春堂的房顶,也是整座王府,屋顶最高的建筑。

    在大门口,顾玖下了软轿。

    深吸一口气,抬步朝里面走去。

    刘诏特意放慢脚步,同顾玖并排走在一起,悄声问她:“紧张了吗?”

    顾玖点点头,“新媳妇第一次见公婆,难免紧张。”

    刘诏语气清冷地说道:“无需紧张,一切有我。”

    顾玖望着他,“我信你。”

    走进正殿大堂,宁王和宁王妃还没到。

    不过王府其他成员,早已经等候多时。

    刘议哈哈一笑,“大哥是乐不思蜀吧,今儿竟然起得这么晚,还让我们等你。”

    刘诏表情冷冷的,“你不该等?”

    刘议眼神微微一变,脸上依旧挂着笑容,“你是长兄,弟弟我等你是应该的。就怕小嫂子不好意思。新媳妇进门第二天就起晚了,说起来怪丢人的。”

    刘诏非常不客气地回敬道:“长嫂的事情,也是你能过问的?不懂避嫌?还是说规矩都学到了狗肚子里去?”

    刘议眯起眼睛,“一大早,大哥就跟吃了火药一样,难不成昨晚上你没能满足。”

    刘诏直接抄起茶杯盖,朝刘议面门上扔去,怒斥一句,“不懂说人话,欠揍。”

    “啊……杀人了。”

    萧琴儿惊恐大叫。

    刘议头一偏,茶杯盖落在了地上,粉碎。

    林书平赶紧叫下人将地面收拾干净。

    “大公子是要杀人吗?”萧琴儿替丈夫刘议打抱不平。

    刘诏冷冷地看着萧琴儿,“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萧琴儿怒火攻心,胸膛激烈起伏。

    顾玖始终沉默地站在刘诏身后。

    刘诏和他兄弟之间的争斗,无需她参与。她只要安静如鸡就好。

    至于萧琴儿,话太多,被刘诏教训,也是咎由自取。

    萧琴儿不服,仗着有淑妃娘娘做靠山,她要替刘议出头。

    刘议突然伸出手,压在萧琴儿的手背上,对她微微摇头。

    接着,他冷冷一笑,“大哥好大的脾气,新婚第二日,就对弟弟我喊打喊杀。大哥是巴不得弄死我吧。”

    刘诏面无表情地说道:“对大哥大嫂不敬,说话孟浪放肆,你就是欠教训。”

    刘议冷哼一声,“不过是开个玩笑,大哥就着急了。果然呆板无趣,连玩笑都开不起。”

    二公子刘评出面,“大哥,四弟,你们都少说两句,别让大嫂看笑话。”

    刘议似笑非笑地说道:“大哥都不在意大嫂的感受,我们又何必在意。”

    “几位哥哥,你们都别说了吧。大早上闹成这样,我心里头怪怕的。”

    王府三姑娘刘婳弱弱地说道。

    “王爷,王妃到!”

    院门外,黄门郎一声唱喝,终止了大殿内的争执。

    宁王守皇陵,果然是去享受的,脸上明显多了点肉。

    宁王妃裴氏一如既往。

    夫妻二人走进大殿,宁王妃裴氏先是扫了眼顾玖,眼神嫌弃。

    夫妻二人走到榻,跪坐在矮几前面。

    大殿不设座椅,按照传统布置,只设矮几,主位设榻。

    众人躬身站立,“参见父王,母妃。”

    “免礼!”

    宁王爷懒洋洋的,干脆往榻上一靠,歪着身子。

    宁王妃裴氏看着他,“新媳妇还未敬茶,成何体统。”

    宁王满不在乎,“无妨。昨晚上喝多了,这会还困着。”

    宁王妃裴氏板着脸,“又和哪个小妖精鬼混去了?”

    宁王懒得理会,挥着手,催促道:“都坐下,都坐下。老大媳妇赶紧上茶,全了礼数后,本王还要回房歇息。”

    众人回到各自地位置上,席地跪坐。

    此时,萧琴儿突然抹起了眼泪。

    宁王妃裴氏诧异,“琴儿,为何抹泪?”

    萧琴儿哽咽道:“启禀母妃,大公子一来就对夫君喊打喊杀,还将茶杯扔向夫君面门,差一点就毁容了。”

    “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儿媳不敢胡说。”

    宁王妃裴氏大怒,刘议可是她最宠爱的儿子。

    “母妃息怒,儿子无事,请不要追究大哥。大哥也是无心的。”刘议出面,竟然替刘诏说话。

    顾玖偷偷瞥了眼刘诏:你兄弟可比你会做人。

    刘诏面无表情,半点反应都无。

    啪!

    宁王妃裴氏拍着桌子,大怒道:“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新婚第二日,就对自家兄弟喊打喊杀,真当自己翅膀硬了吗?他可是你亲兄弟,你身为长兄,对兄弟没有半点慈爱,改日你是不是也要对本王妃动手?”

    刘诏面色深沉,“请母妃不要偏听偏信。儿子从不无故动手,我既然对四弟动手,自然有动手的理由。”

    “什么理由,到底什么理由,你说啊!”宁王妃裴氏冲刘诏怒吼。

    宁王则一直外躺着,一句话没说,目光左右扫扫,就像是在看一场闹剧。

    刘诏冷声说道:“四弟言语不当,对长嫂不敬,编排闺房之事,难道不该教训?”

    宁王爷点点头,“是该教训。”

    “王爷!”宁王妃裴氏不满地看着宁王爷。

    宁王爷干脆坐起来,“老四呢,就是历练太少。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心里头得有个分寸。”

    刘议低着头,很委屈,“儿子并非故意编排,只是和大哥开个玩笑。谁知大哥开不起玩笑,刚说了两句就动起手来。”

    宁王爷说道:“老大就是太严肃,这一点不好。”

    宁王妃裴氏算是看出来了,王爷这是打算和稀泥。

    她冷哼一声,“不管怎么说,动手就是不对。”

    宁王爷指着刘议,“你看他有事吗?”

    又指着刘诏,“你看这小子,瞧他那倔脾气,讨厌不讨厌?这事依着本王的意思,到此为止。老大媳妇,你赶紧敬茶,全了礼数。本王不耐烦在这里,累得很。”

    顾玖施施然站出来,“儿媳听父王的。”

    说罢,她走上前。

    丫鬟放上垫子。

    顾玖跪在垫子上,从丫鬟手中接过茶杯,双手高举,“儿媳拜见父王,祝父王身体康健,事事如意。”

    宁王爷哈哈啊一笑,“好,不错。”

    内侍从顾玖手中接过茶杯,放在宁王面前。

    宁王端起茶杯,象征性的喝了一口,算是喝了媳妇茶。

    接着,顾玖将准备好的礼物奉上,“父王,这是儿媳的一点心意,请您笑纳。”

    宁王爷很干脆,大手一挥,“收下。”

    内侍上前,替宁王爷收下礼物,都是衣服鞋袜,外加抄写的经书。

    之后,顾玖又跪在宁王妃裴氏面前,双手高举茶杯。

    “儿媳拜见母妃,祝母妃身体康健,青春常驻。”

    宁王妃裴氏笑了笑,“嗯,规矩是不错的。从今以后,要以夫为天,相夫教子。

    你自小身子骨就弱,伺候老大,我看你也是力不从心。

    老大身边那些丫鬟,都是府中的老人,人品才貌都是不错的。

    你呢,身为主母,给她们一点体面,让她们替你分忧,如此你也不用那么辛苦。

    大早上,日头不知多高了,还躺在床上不起来,不像话。

    该让下人分忧的时候,就要大度。切莫做那善妒的妇人。”

    顾玖低着头,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不过嘴上她还是恭敬地说道:“多谢母妃教诲。母妃的话,儿媳会谨记在心。”

    宁王妃裴氏见顾玖态度不错,心情好了许多。

    “如此甚好。身为皇孙妻,一定要时刻提醒自己大度包容,凡事要为老大着想,不可私心作祟。”

    “儿媳晓得。”

    顾玖笑了笑。

    在长辈面前自然要端庄恭敬,至于私下里要如何做,当然是她说了算。

    动动嘴皮子,顺着王妃说话,就能哄得王妃开心,何乐不为。

    宁王妃裴氏又唠叨了几句诸如规矩的话,然后才接过茶杯,象征性地喝了一口。

    接着,顾玖又送上针线活。

    宁王妃裴氏挑剔地扫了几眼,“针线太过粗糙,看来老大的衣物,是指望不上你。罢了,还是得让针线丫鬟们辛苦一点,替老大多做几套。”

    “感谢母妃体谅。”顾玖柔声说道。

    宁王妃裴氏哼了一声,“你呢,针线不行,身子又入弱。真不知道你能做什么?”

    顾玖浅浅一笑,“自然是做大夫人。”

    宁王妃裴氏皱眉,“放肆!你是对本王妃不满吗?”

    顾玖连连摇头,“母妃误会了,儿媳只是随口一说。”

    “哼!言语不当,该罚。不过念在你刚进门,今儿就不罚你。下次注意点。”

    “多谢母妃宽容。”

    顾玖低头一笑,今儿她给足所有人面子,改日她会让所有人给她面子。

    “罢了,起来吧。”

    宁王妃裴氏语气淡淡地说道。

    “多谢母妃。”

    顾玖从地上起来,然后同刘诏的兄弟姐妹,诸位弟妹一一见礼,送上早就准备好的见面礼。

    大家都客客气气的,对顾玖笑脸相迎。

    刘议还同顾玖道歉,“之前是我说话不当,请大嫂见谅。”

    “四公子客气。”

    唯独萧琴儿,甩了个白眼给顾玖。

    转眼却又笑起来,“大嫂可算进门了,我们可是一直盼着大嫂。”

    顾玖笑了笑,“四弟妹真会说笑,改日有空再聊。”

    “好啊,改日再聊。”

    “既然都认识了,那就散了吧。”

    宁王爷很不耐烦,喝个媳妇茶,差点没把他累死。他得回房补一觉。

    宁王妃裴氏很不高兴,“一大把年纪,也不知道保养。整日里和那些小妖精混在一起,小心身子骨被掏空。”

    宁王爷站起来,指着裴氏,“你就是废话多。本王身子真要是被掏空了,你还不得高兴坏了。”

    “王爷这是在诛我的心啊!”裴氏顿时哭了出来,拿着手绢擦拭眼角的泪痕。

    “我盼着你长命百岁,提醒你注意保养。你却诛我的心,污蔑我盼着你身子被掏空,你还有没有良心?”

    裴氏字字泣血,句句控诉,指责宁王是个没良心的大猪蹄子。

    宁王爷顿时头就大了,“好了,好了,本王说错了话,给你赔不是。本王先回房歇息,晚上再一起用饭。”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