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29章 大婚(3)

时间:2018-08-28作者:我吃元宝

    催妆的人来了。

    大太太张氏,十分骄傲地朝王府的人展示顾玖的嫁妆。

    王府诸人见到摆满花厅的嫁妆,暗暗点头。

    和议夫人的嫁妆比起来,也是丝毫不差。

    吉时到,嫁妆出门。

    方嬷嬷带着陪房,以及小翠,青竹,随嫁妆提前一天前往王府,为顾玖布置新房,看守嫁妆。

    临走的时候,方嬷嬷同顾玖告别,“奴婢先替姑娘过去盯着,将公子诏身边的人都弄清楚。”

    顾玖说道:“辛苦嬷嬷。有什么事情,你吩咐青竹和小翠去做,嬷嬷千万别累着。”

    “姑娘放心,奴婢还干得动。”

    青竹给顾玖行了个大礼,“姑娘,奴婢和小翠先去王府,明日在王府接姑娘进门。”

    “你们去吧,万事多留个心眼。”

    顾玖目送大家离去。

    一百六十台嫁妆,全部装得满满当当,从正门出府。

    敲锣打鼓,抬着嫁妆围着偌大的白衣巷走了一圈。让全京城的豪门显贵都知道顾府嫁女儿送嫁妆。

    十里红妆,备有面子。

    嫁妆送走,大太太张氏招呼亲朋好友们用餐。

    她又叮嘱顾玖,“二丫头,今明两天你都要少吃少喝。今日早点歇息,明日寅时一刻就要起床,洗漱上妆。从明日早晨到半夜,你都没办法好好休息。趁着今日,养精蓄锐,明日才有体力应付。”

    “多谢大伯母提醒,我现在就回房歇息。”

    大太太张氏还不放心,“嫁衣准备好了吧?压箱底的东西要贴身带着。回房后,让丫鬟再检查检查,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我听大伯母的。”

    顾玖略微吃了几口,就回了芷兰院。

    明儿有一场硬仗要打,就如大伯母所说,她得趁着今日养精蓄锐。

    压箱底的银钱,除了五千两嫁妆银子外,还有顾老爷子给了五千两,加起来足有一万两。

    有了这一万两,顾玖底气十足。

    之前老夫人魏氏给的两千两,已经投到了成药铺子。

    各种金银棵子,散碎银钱,和银票一起,全部装在木匣子里。

    “姑娘,你快歇息。”

    “你们也赶紧歇息吧。明儿你们比我更累。”

    “奴婢要将所有荷包都装上银钱,方便姑娘打赏王府的下人。”

    顾玖想了想,说道:“先准备一百个荷包。等明日到了王府,了解情况后,说不定要临时做出调整。”

    “奴婢晓得。”

    或许是真的累了,顾玖往床上一趟,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极为香甜。

    醒来的时候,还以为错过了时间,却没想到她才睡了一个时辰不到,天还大亮着。

    顾玖从床上起来,听着外面的动静,问道:“外面怎么回事?”

    “姑娘醒了!赵姑爷来接三姑奶奶,在二门不知为何闹了起来。赵姑爷动了手,三姑奶奶当着宾客的面哭了起来。场面闹得很难堪。”

    顾玖愣了一下,“确定顾玥在二门当着所有人的面哭了起来?”

    “正是!奴婢亲眼看到。”青梅肯定地说道。

    顾玖揉揉眉心,顾玥竟然会哭?还是当着宾客的面?

    赵二郎是多蠢,竟然敢在顾家动手?

    她怎么越想,越觉着此事有蹊跷。

    顾玖问道:“人现在在哪里?”

    青梅说道:“赵姑爷在外院书房,老爷正和他说话。三姑奶奶在花厅厢房歇着,大少奶奶陪在她身边开解她。”

    顾玖下了床,穿上鞋子,“替我梳洗,我得去看看。”

    “姑娘不睡了吗?”

    顾玖摇头,“睡醒了,这会睡不着,等晚上再睡。客人都走了吗?”

    青梅点头,“都走了。”

    顾玖换了一身衣服,前往花厅。

    她远远的就看见顾珊站在屋檐下。

    “二姐姐怎么来了。你不是在歇息吗?”

    “刚醒,听说出了事,我就过来看看。四妹妹怎么不进去?”

    顾珊低着头,盯着院子里一角。

    “之前大姐姐在那里差点摔倒,幸好丫鬟眼疾手快,护住了她。当时三姐姐就站在离大姐姐不远的地方。”

    顾玖狐疑,“你亲眼看见?”

    顾珊点头,她笑了起来,“二姐姐难道不知道吗,我现在最关心三姐姐的事情。只要她回府,不管她去哪里,我都要跟着。”

    顾珊很坦然,很直白。

    顾玖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早上下过雨,青石板上有积水。走在上面,是要当心,以免摔跤。

    她问道:“大姐姐当时有说什么吗?”

    顾珊摇摇头,“大姐姐吓坏了,在厢房歇了会,就让大姐夫接走了。”

    这样的话,就不能确定是不是顾玥对顾珍动手。

    如果顾珍感到顾玥的恶意,肯定不会保持沉默。

    或许只是一场意外。

    好在顾珍平安。

    顾玖沉默了片刻,努努嘴,“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顾珊朝厢房门看去,“哭了好一阵,这会没了动静,应该是被劝住了吧。”

    说完,顾珊就笑了起来,嘲讽意味毫不掩饰。

    一阵寒风吹来,顾就不由得拢了拢披风,挡住刺骨寒风。

    顾珊缩了缩脖子,好冷。

    “四妹妹,我们进去吧。”

    “她不乐意见到我嘞。”顾珊模样娇俏。

    顾玖笑着问道,“她不乐意见到你,你就不进去了吗?”

    顾珊掩唇一笑,“那怎么可能。她越是不乐意见到我,我越是要进去给她添堵。二姐姐,你先请。”

    顾玖点点头,率先走进厢房。

    顾玥已经止了哭声,只是眼睛红肿,模样憔悴。脸上还盖着厚厚的粉,面貌着实有些不堪。

    她见到顾玖,顾珊,便扭过头去,不肯露面。

    顾珊噗嗤一声笑出来,“真是难得,三姐姐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大少奶奶小张氏努努嘴,叫顾珊不要再刺激顾玥。

    顾玖问道:“事情解决了吗?”

    小张氏摇头,“外院正谈着。六弟听说了事情,很火大,扬言要教训赵姑爷。不过被小厮给拦住了。”

    顾玖点点头,又问顾玥,“三妹妹,你是怎么打算?”

    在她大婚的前一天,顾玥两口子闹矛盾,也是心塞得很。

    顾玥咬着唇,小声说道:“我不想回去。”

    顾玖明确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你是赵家妇,又是年底,你必须回去。”

    顾玥猛地回头,双目通红,“这也是我的娘家,我想留下,有什么错?”

    顾玖端坐在椅子上,“你同我吼没用,看父亲如何决定吧。”

    顾玥脸色连连变幻,一时间屋里谁都没说话。

    外面传来脚步声,大家齐齐朝门口看去。

    很快,房门从外面打开,丫鬟芍药推门进来,带着一股寒意。

    芍药躬身说道:“三姑奶奶,二老爷请你去外院。赵姑爷已经认了错,二老爷也原谅了他。”

    顾玥一脸紧张,“父亲叫我去做什么?”

    芍药平心静气地说道:“时间不早了,三姑奶奶也该启程回海西伯府。明日婚宴,三姑奶奶再过来。”

    “不,我不回去。今晚我就住在娘家,明儿再回去。”

    芍药蹙眉,“还请三姑奶奶不要为难奴婢。”

    顾玥哼了一声,“你放心,我不让你为难。葡萄,你随芍药前往外院,告诉老爷,说我今晚不回去。我要留在娘家,在母亲跟前尽孝。”

    葡萄迟疑了一下。

    顾玥眼一瞪,葡萄立马应下,“奴婢这就去。芍药姐姐,请带路。”

    芍药有些为难,小张氏冲她点点头,芍药这才带着葡萄出门。

    小张氏说道:“既然三姑奶奶今晚要住下来,那还是住紫竹院吧。我这就命人将紫竹院收拾出来。”

    顾玥难得客气,“谢谢大嫂。”

    小张氏笑了笑,“以后三姑奶奶说话别那么刺耳就成。”

    顾玥有些不好意思。

    小张氏起身忙去了。

    顾珊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玥,“真难为三姐姐,竟然舍得住下。”

    顾玥板着脸,“这是我的娘家,我凭什么不能住。”

    顾珊讥讽一笑,“被打怕了吧。”

    “你闭嘴。”顾玥可不会对顾珊客气。

    顾珊反击,“你敢当着大家的面净面吗?明日你敢素面吗?”

    顾玥抓着椅子扶手,目光像要吃人。

    顾玖出面打圆场,“明日是我大婚的日子,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们都少说两句。三妹妹,你可有想好明日回到海西伯府,要如何应对?”

    顾玥自嘲一笑,“不劳二姐姐费心,我自有打算。”

    顾玖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管闲事,告辞!”

    顾玖走得干脆利落。

    回到芷兰院,就见到顾珽正在吃茶。

    “哥哥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明儿你就要出嫁,我心里头舍不得。”

    顾玖甜甜一笑,“就算我嫁了出去,哥哥若是想我,也可以到王府看望我。”

    顾珽答应,“我定会去往府看望你。”

    他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这是我今年攒下的钱,一共两百两,全都给你。”

    顾玖推开,“我不要。你一个大老爷们,身上没二两银子,像话吗?这些银子你自己收好。”

    顾珽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那可不行。你大婚,我没什么好东西送你,本来就很羞愧了。好不容易攒了两百两,全都换成了小银票,你却不要。我这个做哥哥的岂不是很没面子。”

    顾玖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她调侃道:“就是为了面子啊?”

    顾珽嘿嘿嘿的笑,一脸傻样,“这是心意。你不知道,要攒下这两百两有多不容易。”

    顾玖笑话他,“我想都想得到,为了这两百两银子,你一定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

    要知道顾珽以前可是月光光,有多少花多少,一文钱都攒不下来的主。

    顾珽说道:“你既然知道这两百两多么不容易,那就赶紧收下。等将来我有了出息,我再给你补一份厚礼。”

    顾玖抿唇一笑,“哥哥有了出息,对我来说就是最丰厚的厚礼。你这两百两,我拿一百两,权当收下了你的心意。剩下的一百两,我给你投到铺子里。以后你每年就等着吃红利。”

    顾珽摸摸头,“那怎么好意思。这些钱,明明都是我给你的添妆。”

    顾玖强硬地说道:“这事就这么说定了。”

    顾珽完全没办法,“那,那就按照你说的办。不过红利不用给我,全都投到铺子里。我现在拿着两份月例,够用了。”

    府里给顾珽开销一份月例,军营里面还有一份月例。加起来一个月足有十八两。省着点,别打肿脸冲胖子,基本上也够用了。

    顾玖笑道:“这办法也不错。谁让你存不住钱,就当是我替你存钱。等你成亲的时候,这笔银钱我全给你提出来。”

    顾珽嘿嘿一笑,“到时候再说吧,我不着急成亲。”

    顾玖双手捧面,好奇地看着顾珽,“哥哥真打算先立业再成家?”

    顾珽眼一瞪,正儿八经地说道:“那是当然。我现在还没出息,肯定娶不到好人家的姑娘。不如再等几年,等我有了出息,到时候我给你娶个能干的嫂子回来。”

    “那我可等着哥哥的好消息。”

    顾珽捶打自己的胸口,“我现在结实多了,至少能在大哥手下走上三十回合。对了,有件事我差点忘了。”

    “哥哥请说。”

    顾珽说道:“前些日子,我在京营看见了谢实。”

    “谢实?哥哥确定没看错。”

    “肯定没看错。那小子还瞪了我一眼。要不是看他跟在皇长孙身边,我肯定上去将他揍到满地找牙。”

    顾玖疑惑,“谢实还有近两年才出孝期,他怎么去了京营当兵?”

    顾珽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我知道他现在是皇长孙身边的亲兵。妹妹,要不要改天我找机会揍谢实一顿。”

    顾玖一脸严肃,“哥哥别乱来。你都说他如今是皇长孙的亲兵,你打了他,岂能善了。”

    顾珽捏捏鼻子,心里头想着,不能明着打,那就暗着打。等谢实离开军营的时候,打他的黑棍。

    顾玖琢磨着,文官很讲究孝道,对守孝也很看重。不过武将这边,很多时候都是酌情处理。

    一个士兵,不能因为守孝,两三年不回军营。那之前的作战训练,岂不是全都白费了。

    一个大将,也不能因为守孝,就不打仗了。

    朝廷培养一个能战的士兵可不容易,培养一个能打仗的将军那更不容易。

    看来谢实就是钻了酌情处理的空子,提前前往京营历练。

    看得出谢实很着急地想要撑起谢家门户。

    顾玖不放心,又一次叮嘱顾珽,“哥哥答应我,别主动招惹谢实,更不准在军营里私斗。不要被人抓住把柄。”

    顾珽连连保证,“妹妹放心,我这条命金贵着,我不会乱来。”

    他只会有计划的乱来。

    “给你讲个事。”

    顾珽又是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

    顾玖挑眉,“哥哥别卖关子,有事赶紧说。”

    顾珽笑起来,“那个赵二郎,是个断袖。”

    噗!

    顾玖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全都喷了出来。

    “哥哥说真的?”

    顾珽重重点头。

    顾玖好奇:“你怎么知道?你听谁说的?”

    顾珽抓抓头,“好像,好像是公子诏身边的一个侍卫同我说的。对,我想起来,有次我找他们打牌,听他们闲聊提起到这个事。”

    顾玖龇牙,顾珽在军营里整天在忙些什么啊,竟然还有时间打牌。

    她问道:“确定赵二郎是断袖?”

    顾珽肯定地说道:“八九不离十。他们说赵二郎在外面还有个相好,身份很不一般。我没打听出来。”

    顾玖嘴角抽抽,万万没想到,顾玥精挑细选的夫君,竟然是个断袖。

    难怪赵二郎一大把年纪,海西伯府半点不着急他的婚事。

    难怪顾玥杀人放火的事情被顾珊传到海西伯府,结果海西伯府全体装哑巴,丝毫不介意地将顾玥娶进了门。

    难怪赵二郎对顾玥毫无怜惜之意。难怪顾玥今儿情绪失控,竟然不想回海西伯府。

    过去想不通的一些事情,全都有了解释。

    “这事我已经告诉了顾琤。我瞧着顾琤的样子,是准备对赵二郎下黑手。”

    顾玖无语地看着一脸得意的顾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