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04章 天子之怒

时间:2018-08-16作者:我吃元宝

    “滚进来!”

    天子一声怒吼,太子殿下吓得屁滚尿流。

    “儿臣叩见父皇!”

    开耀帝一双眼睛像是铜铃,满是煞气。

    “听你去吊唁臣子?”

    太子殿下战战兢兢地道:“是!谢爱卿遇到意外过世,儿臣念他多年辛劳,前去吊唁。”

    开耀帝冷哼一声,“你倒是仁君。”

    太子殿下吓得浑身哆嗦。

    啪!

    直接跪在地上,“儿臣知罪。”

    开耀帝冷漠地问道:“你何罪之有啊?”

    太子殿下懵逼,“儿臣,儿臣……”

    余下的话实在是不出口,太子殿下从内心认为自己去吊唁谢茂并无错处。如今让他自己找自己的错处,太难了。

    还是十三皇子站出来提醒他,“太子哥哥,东宫离皇宫最近,你却是最晚到的,实在是不应该啊。”

    太子殿下立马道:“十三皇弟的对。儿臣来晚,请父皇责罚。”

    开耀帝的目光从十三皇子脸上扫过,最后落到太子殿下脸上,“你们两兄弟感情倒是不错。”

    太子殿下刚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暴风雨来就来。

    “混账东西!”

    开耀帝指着太子殿下怒骂,“你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还要老十三来提醒你。可见你心里头从未将朕放在心上,对朕的吩咐,也都是敷衍了事。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狗东西。”

    开耀帝三步并作两步走下龙椅,一脚揣在太子殿下的身上。

    太子殿下被踹翻,不敢呼痛。他重新跪下来,磕头请罪,“儿臣有罪,儿臣有罪。儿臣一直将父皇的每句话放在心上,一日不敢忘,儿臣绝不敢敷衍了事,请父皇明察。”

    开耀帝呵呵冷笑,厉声怒斥:“你放屁!”

    太子殿下脸色惨白。

    开耀帝怒道:“口口声声将朕的每句话放在心上,你当朕是三岁孩,可以随意蒙骗吗?朕让你离那些腐儒远一点,你可有听从?朕让你多关心关心边军将士,你可有做到?

    这些年朕无数次教导你,哪一次你有听从?若非你母后护着你,朕早就弃了你!”

    太子殿下心头惶恐无比,来了,这一天终于来了。果然熬不过三年。

    其他皇子王爷也都一脸震惊的模样,父皇竟然直接将心里话了出来,老头子是疯了吗?

    当着他们这些做儿子的面,直接弃了太子,是在试探,还是口不择言,亦或是老头子真的打算要废太子?

    尽管有人心里偷偷乐呵,却也不敢丝毫大意。

    谁知道老头子发的哪门子疯。不定一个不心,老头子掀起的狂风暴雨就吹到了自己身上。

    太子殿下一个劲磕头请罪,“儿臣有罪,儿臣有罪……”

    “够了!”

    开耀帝一脸厌恶地看着太子殿下,“你看看你,哪有半点身为太子的样子。如此懦弱,毫无担当,朕怎么放心将江山交到你手上?”

    太子殿下低着头,神情悲戚。他变成如今这般懦弱的模样,还不是拜父皇所赐。

    然而,太子殿下只敢在心里头抱怨,万万不敢将心里话出口。

    开耀帝看着太子殿下,是越看越不顺眼,直接抄起桌上的茶杯,砸了!

    茶水飞溅,太子殿下被溅得最多,其他王爷皇子也没能幸免。

    开耀帝指着十几个儿子,“你们一个个,是不是都巴不得朕早点死?”

    “父皇息怒!儿臣盼着父皇长命百岁。”

    “闭嘴!真以为朕不知道你们的心思吗?竟然敢把手伸到宫里,在宫里搅风搅雨,真当朕老了,精力不济,管不了事情吗?朕告诉你们,就算朕老了,朕一样能收拾你们。谁敢往宫里伸手,朕就砍断他的手。砍断手还不够,朕就要他的命。”

    大殿内,所有人噤若寒蝉。

    显然老头子动了真火。

    这段时间,宫里搞大清洗,死了不下千人。

    四司六局二十四衙门,无一幸免。

    许多过去在宫里呼风唤雨的人物,这一次都没能逃过去,全被咔嚓掉。

    连带着诸位王爷皇子在宫里的眼线,也因为这种无差别的大清洗,被干掉了。

    所有人心知肚明,老头子是在怕啊。怕有人对他不利,怕他们这些做儿子的取而代之,所以要杀鸡儆猴,要杀一儆百。

    要用无数人的鲜血,警告所有蠢蠢欲动的野心家。都给朕安分点,否则朕就杀你全家,诛你九族。

    几个皇子王爷偷偷交换了一个眼神,老头子看来离失心疯不远了,大家将来都得心点。

    开耀帝怒气冲冲,在大殿内走来走去。

    看哪个儿子不顺眼,就死命踹一脚。

    其他王爷皇子被踹一脚,就默默地忍受着。

    宁王不这样,他被踹一脚,直接往地上一趟,捂着胸口,哎呦哎呦的叫唤。

    “父皇,你这一脚是要踹死儿臣啊。儿臣还没抱上大孙子,死不瞑目。”

    “老三闭嘴。”开耀帝怒斥。

    宁王排行老三。

    宁王不仅没闭嘴,反而叫唤得越发厉害。

    “哎呦,哎呦,不行了。老头子,儿子快不行了,你这一脚龙精虎猛,儿子骨头都断了。等儿子死了,你赶紧再生几个崽子出来吧。”

    开耀帝被气笑了,笑骂道:“混账东西,惫懒无赖。朕看你是欠教训,不如就去皇陵反省反省。”

    皇陵在北邙山,离着京城两百里远。整个北邙山都归少府管。

    开耀帝让宁王去皇陵反省反省,这里面的用意值得人深思。

    宁王先是哎呦一声,“父皇,你是要抛弃儿子吗?”

    “给朕滚!”

    宁王利落地从地上爬起来,果断地滚了。

    离开大殿的时候,他还朝诸位兄弟没眨眨眼。仿佛是在:兄弟们,哥哥先撤了,你们继续熬着吧。

    赵王等人咬牙皱眉,宁王这个贱人,竟然用这种办法溜了,果然够奸诈。

    宁王离开兴庆宫,先去长春宫面见淑妃娘娘。

    淑妃娘娘见他胸口上有个脚印子,微蹙眉头,问道:“可是又惹你父皇生气?”

    宁王打了个哈哈,道:“明儿我要去守皇陵,母妃不用太想我。”

    淑妃一听,脸色都变了。

    “怎么回事?你父皇怎么会罚你去守皇陵?这这这……”

    “别这了。守皇陵没什么大不了的,过段时间儿子就能回来。”

    宁王一脸轻描淡写地样子。

    淑妃娘娘哪里可能放心。

    “守皇陵还叫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是心太大,还是太蠢?你这等于是被发配了啊,你到底犯了什么事,你父皇何至于罚你守皇陵。”

    宁王道:“母妃别着急,这个时候离开京城,才是上策。老头子都疯了,留在京城,就怕哪一天被老头子给咔嚓掉,那就太不值得了。儿子先去皇陵躲躲风声,等京城安静下来,再想办法回来。你就放心吧。”

    淑妃半信半疑,“你真的是出去躲风声?真的能回来?”

    宁王哈哈一笑,“放心吧,肯定能回来。宫里待着不自在,儿子就此告退。”

    宁王一脸轻松惬意地回到王府,就命人收拾家当,明日一早启程前往皇陵。

    宁王妃裴氏得知此事,都快急坏了。

    来到外院书房,一见到宁王,眼泪就落了下来。

    “妾身同王爷一起去守皇陵。”

    “你添什么乱。”宁王一脸嫌弃。

    裴氏哭着道:“王爷要去守皇陵,妾身身为王妃,不陪着你能行吗?虽平日里,你是一个女人接着一个女人的往后院塞,但是这个时候,妾身不陪你,难道要让那些贱人陪着你吗?”

    宁王头大,“你啊,就是醋劲大。不就是几个女人,你至于这样吗。本王这次去守皇陵,只是暂时的,你就别瞎操心了。”

    “暂时的?”

    裴氏惊疑不定。

    宁王点头,“对,就是暂时的。老头子脾气大,本王先避开点,去守皇陵不错。离着京城近,有什么事,快马当天就能来回。”

    此时,下人禀报,大公子和四公子来了。

    宁王道:“让他们进来,正好有些话我要交代他们。”

    刘诏刘议两兄弟走进书房。

    “儿子拜见父王,母妃。”

    “免礼!本王要去守皇陵,你们都知道了吧。”

    “儿子刚刚听到消息。”

    宁王一脸惬意地坐在椅子上,“本王明日一早就出发,朝中的事情,老大,你替本王盯着点。”

    刘诏面无表情地应下,“儿子遵命。只是,守皇陵容易,想回来却难。父王走这一步棋,有些冒险。”

    “风险伴着收益。不冒险,能脱身吗?”宁王呵呵一笑。

    刘诏想了想,道:“少府下属的将作监就在北邙山,父王抽空不如去瞧瞧。另外御林军也在北邙山操练,父王有熟人在御林军,也该走动走动。”

    宁王哈哈一笑,“不错,不错,想得很周到。这些事本王心头有数,你就少操心。

    本王明日一早就去守皇陵,等到京城风波平息,老大,本王能不能顺利回京,就全指望你了。”

    刘诏应下,“儿子会尽力而为。”

    刘议忙道:“儿子也想替父王分忧。”

    宁王盯着刘议,迟疑了片刻,最后点头,“议儿也长大了,那你就跟着你大哥历练吧。老大,多带带老四。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刘诏面无表情地应下,不动声色地扫了眼刘议。

    刘议一副跃跃欲试地模样,显得很兴奋。

    裴氏暗暗点头,王爷还没糊涂,就该给议儿更多的机会。

    男子汉,岂能困于府邸,就该出门历练。

    第二天一大早,宁王打起仪仗,带着常用的家当,什么床啊,马桶啊,统统带上。外加几十名歌舞姬,乐师,浩浩荡荡,几百人的队伍,排场极大的离开了王府,前往皇陵。

    宁王妃裴氏吐槽,“这哪里是被发配,根本是去享福的吧。去守皇陵还不忘带上那些妖艳贱货,难怪不让本王妃跟随,就是怕本王妃拦着他享乐。”

    裴氏气得直冒酸水。

    刘诏对此见怪不怪,宁王不搞出点事情,那才叫不正常。

    绣衣卫第一时间将情况报告到宫里面。

    天子得知宁王打着仪仗,排场极大地离开京城,笑骂一声,“混账东西,就知道享乐。朕罚他去皇陵,他当是去郊游,真把朕的话当做了耳边风。”

    陈大昌道:“宁王定是知道陛下爱之深,责之切……”

    “行了,别替那个混账东西话。老三是什么德行,朕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就是吃不得苦,受不得罪,去哪里都要享受最好的。传朕旨意,让宁王每日清扫皇陵,不得怠慢。”

    哼,他就不信治不了宁王惫懒享乐的性子。

    宁王开开心心跑去守皇陵,东宫上下却一片凄风苦雨。

    昨日因为跪拜时间太久,太子殿下伤了膝盖,痛得厉害。

    他这是老毛病了。年轻的时候,有一回跪在雨中长达四五个时辰,伤了膝盖。

    从那以后,但凡跪得时间稍微长一点,太子殿下的膝盖就要痛上好几天。

    那种绵延不绝,针扎一般的痛,让太子殿下感觉痛不欲生。

    太子妃孙氏亲自将药袋绑在太子殿下的膝盖上,“殿下,这样就没那么痛了。”

    太子殿下叹了一声,“让你担心了。”

    太子妃孙氏道:“殿下这话就太见外了。我们是夫妻,夫妻一体,照顾殿下是我应该做的。”

    太子殿下脸色憔悴,“父皇他……剩下的耐心已经不多了。你放心,孤一定会保住你们还有孩子。”

    太子妃孙氏手一顿,之后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忙碌,“还没到那个时候,殿下还是该放宽心。”

    太子殿下摇摇头,“你没亲眼看见,你不知道父皇对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昨日,宁王在父皇面前了很多放肆的话,父皇却对宁王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只罚宁王守皇陵。

    今日一早,宁王打着仪仗,排场极大得离开京城,听还带了几十名歌姬舞姬,甚至还带着妾室在身边。然而父皇对宁王只罚宁王清扫皇陵。

    以宁王的性子自然不会亲自动手,就算告状告到父皇跟前,父皇多半也不会罚他,最多斥责几句。

    换做孤,只是晚到了一会,就被父皇劈头盖脸地痛骂一顿。孤若是如同宁王一般放肆,去守皇陵竟然还敢带着歌舞姬,恐怕父皇早已经废了孤,将孤下了诏狱。

    孤与宁王同是皇子,可惜我们同人不同命。孤在父皇跟前,毫无体面可言。当着诸位兄弟的面,父皇从未给过孤半点面子。父皇嫌弃孤为人软弱,却不想想,孤变成今天这样,都是拜他所赐。”

    “殿下慎言。”

    太子妃孙氏一脸紧张,示意心腹内侍到门口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寝殿。

    太子殿下自嘲一笑,“在东宫,孤也不能想什么就什么。孤这辈子,从未有过自由,也从未为自己活过。”

    太子妃孙氏皱眉,“殿下,膝盖痛就躺着。忍一忍,过两天就好了。”

    “你们都叫我孤忍耐。孤已经忍耐了四十年,还要忍到何时?”

    太子殿下眼神复杂地看着太子妃,眼中饱含着痛苦,愤怒,挣扎,迟疑,懦弱。

    太子妃孙氏叹了一声,附耳道:“等到陛下过世,就是殿下重生之时。”

    太子殿下瞳孔睁大,“你……不要乱来。父皇果真要废了我,大不了我一死了之。”

    “殿下若是死了,妾身活着也没意思。到时候妾身陪着殿下一起死。”太子妃孙氏掷地有声地道。

    太子殿下捧起太子妃的脸,郑重地道:“你不能死。东宫上下几百人的性命,还有孩子们的性命,都还要靠你守护。你若是出了意外,孤岂不是白死了。”

    太子妃孙氏巴巴地望着太子,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

    “妾身舍不得殿下,殿下一定要保重自身。”

    太子殿下笑了起来,将太子妃搂在怀里,“孤也舍不得你们,孤会尽量活着。只是真到到了那一天,你也别太伤心。”

    “不会的。殿下,我们还有机会。”

    太子殿下缓缓摇头,“别傻话了。孤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太子,被废是迟早的。”

    不会的,不会的。

    太子妃孙氏频频摇头,她一定不会让天子有机会废掉太子。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