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96章 蛊惑人心

时间:2018-08-12作者:我吃元宝

    ,!

    薛贵妃的反应,逗乐了方少监。

    他笑了笑,说道:“贵妃娘娘别误会,皇后娘娘没有托梦给我。皇后娘娘算无遗策,在过世之前,就已经交代过,时机一到,务必来见贵妃娘娘,将事情说清楚。”

    薛贵妃狐疑不定地盯着方少监。

    “什么时机?睿真崔皇后到底交代了你多少事情。”

    方少监不疾不徐地说道:“皇后娘娘早已经料到梅嫔这个蠢货,会有今日下场。娘娘交代我,当梅嫔事发后,务必来见贵妃娘娘,说一说四皇子离世的真相?”

    “你说什么?”

    薛贵妃大惊失色。

    四皇子是薛贵妃的长子,但是在十二岁那年离世。这件事算起来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方少监此时提起此事,到底有何用意?

    至于梅嫔虐待八皇女的事情,皇城内外,除了天子不知道外,所有人都一清二楚。

    但是没人想过揭发此事。

    因为揭发此事,不仅没好处,反而会惹来一身腥。

    就像现在,八皇女过世,被虐待的事情也被天子发现。天子一怒,血流成河。

    这才一天,已经死了一百多名宫人。接下来不知道还会死多少人。

    薛贵妃眼中闪过怒火和仇恨,冷笑一声,“睿真崔皇后人都死了,莫非你还想替她平反?”

    四皇子的死,是薛贵妃心头最大的遗憾。从那时候起,她就处处针对睿真崔皇后。

    方少监眉眼微动,轻声说道:“自然不是为了皇后娘娘平反,我只是想告诉贵妃娘娘真相。”

    薛贵妃怒声说道:“真相就是我的皇儿被睿真崔皇后那个女人害死了。如今她人死了,但是太子还活着,我绝不会放过太子。”

    方少监撩了撩眼皮,“贵妃娘娘真的认为,四皇子是皇后娘娘害死的?”

    “难道不是?”薛贵妃呵呵冷笑,眼中满是讥讽之色。

    “自然不是。”方烧少监掷地有声地说道。

    薛贵妃轻蔑一笑,全身放松靠在椅背上。

    她说道:“你以为你这样说,本宫就会相信你?”

    方少监微微垂首,说道:“娘娘仔细想想,如果真的是皇后娘娘害了四皇子,陛下为何只是斥责几句,此事便不了了之?”

    薛贵妃冷冷一笑,“自然是因为皇后娘家势大,陛下忌惮。”

    “非也!陛下之所以没有追究此事,是因为陛下才是真正的凶手。”

    方少监一句话石破天惊。

    薛贵妃大声怒斥,“胡说八道。你真当本宫是三岁小儿,你说什么本宫就会信什么。”

    方少监微微一笑,“我真的是在胡说吗?贵妃娘娘不妨想想,四皇子过世之前,发生了哪些事情。”

    薛贵妃惊疑不定。她不由得回想起四皇子过世之前几个月发生的事情。

    时间太久远,很多事情都已经记不清了。

    不过薛贵妃一直记得,当年宫里有个方士,曾给四皇子相面,说他聪慧之极,人中龙凤。

    当时她还挺高兴的,四皇子自三岁启蒙,就表现出非同一般的聪明。

    读书过目不忘,还能举一反三,小小年纪,就已经能和大儒侃侃而谈,并且能对朝政发表独到的见解。

    当年,薛贵妃以四皇子为骄傲,满朝文武都在夸四皇子。

    然而,一个小小的风寒,就要了四皇子的命。

    四皇子的死,让薛贵妃痛不欲生。

    所有证据都指向了皇后娘娘。

    当时,朝中正在议论立太子一事,聪慧的四皇子,明显威胁到了皇后母子二人。

    皇后为了替亲生儿子扫平阻碍,动手害死四皇子,薛贵妃从没怀疑过这一点。

    然而,天子对于四皇子之死的处理,却是雷声大雨点小,让薛贵妃极为不满。

    这件事,像一根刺一直扎在薛贵妃的心头。

    只要有机会,她就要找皇后和太子的麻烦。

    她联合宫中,朝中反太子的人,花费九年时间,终于让天子身边没有一个人替太子说话。

    现在方少监竟然告诉她,害死四皇子的人不是皇后娘娘,而是天子,怎么可能。

    方少监见薛贵妃表情凝重,笑了笑,“想来贵妃娘娘已经想起了当年的事情。”

    薛贵妃嗤笑一声,“无稽之谈,陛下为何会害四皇子。那可是他的亲儿子,最最聪明的儿子。”

    方少监面无表情地说道:“四皇子的死因,就是因为太聪明,聪明到陛下都心生忌惮。”

    “放肆!”薛贵妃怒斥方少监。

    方少监不为所动,冷声说道:“陛下是什么样的性子,娘娘难道不知道吗?”

    薛贵妃表情凝重。

    天子的脾性,她当然清楚。就是因为她清楚,所以她从不对朝政,对皇子们发表任何看法。因为这会遭到陛下的猜忌。

    天子能坐上皇位,是踩着父兄的尸体上位的。

    他自来多疑,对任何人都不可能全然信任。

    至于父子之情,在皇家,先是君臣,再有父子。

    天子真的会因为忌惮四皇子太聪明,就害死了四皇子吗?

    天子会如此冷酷,残忍?

    是的,天子就是这么冷酷残忍。

    薛贵妃眼中闪过慌乱之色,被方少监准备捕捉到,但是他并不戳破。

    “当年四皇子只是一个没成年的孝子,陛下怎么可能下得了这样的毒手?”

    薛贵妃浑身发冷。

    方少监说道:“正是因为四皇子是孝子,才好下手。娘娘可曾知道,当年那位方士,曾为四皇子批过两次命。”

    “本宫为何不知道?”薛贵妃面色狐疑。

    方少监笑了笑,“此事,只有四人知道。天子,天子身边的陈监正,皇后娘娘,还有我。不过我也是听皇后娘娘所说。”

    薛贵妃脸色凝重,“方士第二次替四皇子批命,说了什么?”

    “方士只说了一句,子妨父。”

    “胡说!”薛贵妃脸色惨白,三个字就断了四皇子的生死,好狠毒的方士,好狠毒的天子。

    她表情扭曲,“本宫怎知你不是胡编乱造?说不定那个方士就是皇后娘娘请到宫里,故意祸乱宫闱,离间陛下和四皇子的父子之情。”

    方少监不疾不徐,“我早知贵妃娘娘有此疑问。我再告诉娘娘一件事情,当年天子还请方士为皇后娘娘批命,方士说,后妨帝。”

    “你一定是在胡编乱造,妄想动摇本宫。本宫不会上你的当。”

    薛贵妃咬紧牙关,口上说不相信方少监,其实内心已经信了。

    她记得,四皇子死之前,那位方士突然有一天就从宫里消失了,是死是活都没人清楚。

    还有,自那以后,原本感情还不错的帝后二人,开始针锋相对。

    若非皇后娘娘的大哥,上一代镇国公深得天子的信任,只怕天子早就废了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有手段,有谋略,有靠山,还有强悍的战斗力,能和天子斗个旗鼓相当。所以皇后娘娘活了下来,一直活到今年才过世。

    然后四皇子当年只是一个少年,对天子没有任何防备之心。天子要害他,简直是易如反掌,还能顺手推舟将罪名安插在皇后娘娘的头上。

    明明是五月,天气热到让人心慌,薛贵妃却仿佛置身于数九寒冬,浑身冰冷。

    方少监心知肚明,薛贵妃已经动心了。

    他对薛贵妃说道:“是不是胡编乱造,我想娘娘心中自有决断。”

    薛贵妃冷哼一声,“你说是陛下害了四皇子,那为何皇后娘娘甘愿背上谋害四皇子的罪名?

    她大可以将实话说出来,只要她拿出证据,本宫自会信她。

    然而,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年,娘娘也已经过世,你才来告诉本宫所谓的真相,方少监,你意欲何为?”

    方少监眉眼微动,说道:“皇后娘娘当年情愿背上谋害皇子的罪名,也不肯说出真相,自然是为了活命。

    只有当贵妃娘娘同皇后娘娘势同水火,天子才会放心。

    你是知道的,天子疑心病重,见不得大家亲亲热热,仿佛一家人。只有当大家斗个你死我活,天子才会放心。”

    薛贵妃板着脸,她心中还有很多疑问。

    “为何现在又要告诉本宫真相?睿真崔皇后到底在想什么?”

    方少监语气真诚地说道:“皇后娘娘只是不希望大家自相残杀。”

    顿了顿,他又压低声音说了句,“陛下老了。”

    言下之意,不言自明。

    陛下老了,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个时候还在自相残杀,不过是满足了陛下,却害苦了大家。

    薛贵妃嘲讽一笑,“得了,你的来意本宫已经明白了。本宫谢谢你将真相说出来,但是本宫不可能同东宫合作。不管是谁害死了四皇子,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不可能影响到本宫今日的决定。”

    方少监笑了笑,“娘娘的意思,我明白了。其实我这次过来,没有指望娘娘同东宫合作。陛下不喜太子,东宫日薄西山,这番局面人人都看得见。我来,只是想为自己求个庇护。”

    薛贵妃先是惊疑不定,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她笑出了眼泪,“堂堂方少监,还需要本宫的庇护,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没开玩笑。我如今的处境,娘娘比谁都清楚。还请娘娘看在我说出真相的份上,必要的时候给予庇护。”

    薛贵妃眯着眼睛,“梅嫔事发,同你有关系?”

    方少监含笑说道:“娘娘睿智。”

    薛贵妃皱起眉头,一脸不解,“你为何要如此做?”

    方少监轻声一笑,“自然是为了借刀杀人。”

    “你就不怕伤及自身?”

    “所以我才请娘娘庇护?”

    薛贵妃冷冷一笑,“你的所作所为,别告诉本宫,都是睿真崔皇后临终前交代你的?”

    “自然不是。皇后娘娘让我说出真相,是为了东宫拖延时间。”

    方少监一副坦诚的模样。

    薛贵妃嘲讽一笑,“睿真崔皇后为了东宫,真是操碎了心。而你,却这么快背叛了她。拿一个真相,换你个人的平安,你就不怕睿真崔皇后死不瞑目,半夜来找你吗?”

    方少监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信鬼神。”

    “哈哈哈……你这人果然够奸诈。你让本宫庇护你,小事一桩。不过光靠一个真相可换不来本宫的庇护,你想清楚了吗?”

    薛贵妃似笑非笑。之前她被所谓的真相乱了心神,一直被方少监牵着鼻子走。

    如今,该换她掌控节奏,牵着方少监的鼻子走。

    方少监微蹙眉头,“贵妃娘娘想让我做什么?”

    “本宫让你对付东宫,你可愿意?”

    薛贵妃一开口,就是地狱难度。

    方少监想都没想,直接摇头,“这不可能。皇后娘娘对我有救命之恩,还有知遇之恩,我不可能帮你对付东宫。”

    “说得这么正义凛然,真是无耻。你可别忘了,刚才你已经背叛了皇后娘娘。”

    方少监摇头,“我并没有背叛皇后娘娘。只因为我知道一个真相换不来贵妃娘娘的合作,所以临时改变主意,希望得到贵妃娘娘的庇护。”

    薛贵妃讥讽道:“你得到本宫的庇护,转过头来,又替东宫对付本宫。你真当本宫是三岁傻儿吗?方少监,你若是还想玩花样,别怪本宫对你不客气。要知道陛下此刻正在怒火中,本宫只需一句话,就能要了你的狗命。”

    方少监却微微摇头,笃定地说道:“贵妃娘娘舍不得要了我的狗命,因为我还有用。”

    薛贵妃呵呵冷笑,她的确舍不得要方少监的狗命,却舍得让方少监受受皮肉之苦。

    薛贵妃全身放松,冷声说道:“说吧,你到底能为本宫做什么?”

    方少监盯着薛贵妃,蛊惑道:“我能替娘娘报仇,报失子之仇。”

    薛贵妃猛地坐起来,挺直了腰背,表情又惊又乱又慌。

    她压低声音,厉声呵斥,“不准胡说八道。报什么仇,本宫从来没有想过要报仇。”

    方少监继续蛊惑,“娘娘对于四皇子的死,难道真的无动于衷吗?”

    薛贵妃神情激动,怒斥:“闭嘴!本宫让你闭嘴,听到了吗?同样的话,本宫不想再听到。”

    方少监很识趣,“娘娘息怒。我,就此告辞。”

    “滚,赶紧给本宫滚出去。”

    薛贵妃拿起茶杯,朝方少监扔去。

    方少监躲了过去,挺直了背脊,离开大殿。

    薛贵妃怒火中烧,胸口剧烈起伏。

    她将身边所有能扔的东西全都扔了出去,大殿内一片狼藉。

    宫人急忙进殿收拾。

    心腹宫女则劝道:“娘娘息怒。那个方少监不是个好东西,不如趁着这次宫里大清洗,将他给处理掉。”

    “不忙。”

    薛贵妃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扶本宫回房。”

    心腹宫女急忙扶起薛贵妃,到了寝殿。

    薛贵妃躺在贵妃榻上,浑身紧绷。

    她脑子里,不受控制的,一直在回想方少监说的那些话。

    报仇!帮她报失子之仇。

    言下之意,是要杀了陛下吗?

    薛贵妃下意识的捂着嘴,生怕自己将心里话说出口。

    她心头很慌,很乱,心乱如麻。

    她咬咬牙,挥挥手,让心腹宫女退出去。并且没经过她的允许,不准任何人进来。

    当寝殿内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终于不用再掩饰。

    她的手在发抖,心跳加快,脸色发白,耳根发红,却又莫名地感到兴奋。

    她知道,自己这会很不正常。

    该怎么办?

    她问自己。

    随着时间的流逝,薛贵妃逐渐从紧张兴奋地状态中冷静下来。

    方少监说要替她报仇,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会不会是睿真崔皇后临死前为她设下的陷阱。

    杀皇帝,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只要她流露出一点点这个意思,一旦被天子知道,她和她的儿子赵王,她的孙儿孙女,她的娘家人,统统都得完蛋。

    到时候别说争皇位,连命都保不住。

    薛贵妃咬牙,在寝殿内走来走去。

    这一定是个陷阱。

    好个睿真崔皇后,人都死了,还要算计她一把。果然是个毒妇。

    薛贵妃冷冷一笑,“来人,传本宫命令,立刻将方少监抓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