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90章 前往王府赴宴

时间:2018-08-10作者:我吃元宝

    王府宴请。

    一大早,顾玖就来到二门,准备出发。

    谢氏也来了,而且精神抖擞。

    她眼睛一瞥,眼神如利刃,刺了下顾玖。

    顾玖挑眉一笑,谢氏这么快就恢复好了吗?

    谢氏的到来,让不少人都感到诧异。

    大太太张氏调侃道:“弟妹没生病?下人怎么说弟妹生了病,今日去不了王府。”

    谢氏笑了笑,说道:“多谢大嫂关心。我这病来得快去得也快。”

    “哦!”

    大太太张氏一脸的意味深长,“弟妹既然没病,那就上马车出发吧。宁愿早去,也别晚去。”

    “大嫂说的是。”

    众人上了马车,出了二门,同府中爷们们汇合,前往王府。

    王府这回的宴请,邀请了顾府所有人。

    大家想着,要给顾玖做面子,撑场面。于是乎,凡是今日有空的都来了。

    就连顾珽也从军营里跑了回来。

    顾珽骑着马,跟在顾玖的马车外面。

    他找机会同顾玖说话。

    “妹妹,等到了王府,我替你盯着公子诏,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如果是个混账玩意,我就揍他一顿。”

    顾玖扶额,无语望天。

    我的傻哥哥,你哪里是接受天下最好教育的皇孙们的对手,更别提奸诈如狐的刘诏。

    顾玖生怕顾珽吃亏,少不了要叮嘱他几句,“哥哥,你千万别乱来,更不许仗着武力动手。那是王府,不是哪个亲戚家。你若是动了手,事情就不能善了,说不定还会惊动天子。”

    顾珽暗自咋舌,竟然还会惊动天子。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动手。我就盯着他,观他言行如何。他要是不好,我就告诉你,你以后防备着他。”

    顾玖甜甜一笑,“谢谢哥哥。哥哥在军营里可习惯?”

    顾珽昨晚上才回府,在这之前顾玖都没机会同顾珽说话。

    顾珽咧嘴一笑,拍着自己的胸口,“妹妹你看,我是不是更健壮了。果然从军才是我的归宿,早知道我应该早几年从军,妹妹也就不用成天担心我。”

    紧接着顾珽又甩甩头,改口说道:“不行,我不能早几年从军。前几年,妹妹身体不好,身边也没个贴心人。我要是不在府中,你不知会被她们欺负成什么样子。我今年从军,时间倒是刚刚好。如今我是不担心妹妹被人欺负。”

    顾玖心头感动,看着顾珽的目光都闪着最璀璨的光芒。

    “我就知道哥哥最心疼我。你在军营好好干,争取做出点成绩来。晚上我给你检查一下,准备几个药包给你,可以帮你舒缓身体,让身体更快恢复。”

    顾珽大喜过望,“真有这样的药包吗?妹妹给我多来几个。如今我也是挣银子的人,你那里钱要是不够,差多少我来补。”

    顾玖抿唇一笑,“你那点银子,赶紧收好吧。你忘了二壮吗?”

    顾珽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家妹妹可是不差钱的主,比他有钱多了。

    他嘿嘿一笑,“那我就不客气,让妹妹破费了。”

    “无妨!替哥哥花钱,我乐意。”

    顾珽闻言,更是笑得见牙不见眼,心里头得意坏了。谁家的妹妹都没有他家的妹妹能干,漂亮,体贴人。

    公子诏有眼光,竟然能挑中他的妹妹。

    所以他更要睁大眼睛,替顾玖仔细相看公子诏。

    若是此人不好,即便不能在王府动手,将来也要寻了机会将公子诏打一顿才行。

    大不了打完了人,他就去西北打仗去。

    王府近在眼前。

    门口停留了许多马车。

    顾珽打马跑到门口问了问情况,然后又回到顾玖所乘坐的马车外边,说道:“堵车了。今日来王府参加宴席的人太多,很多皇室宗亲都来了。侯府有没有接到王府的宴请?”

    顾玖摇头,“侯府没有接到宴请。”

    宁王府下帖子的时候,很有分寸。心知肚明这些勋贵不会赏脸,也就没有自讨没趣下帖子邀请。

    勋贵们都在避嫌,宁王府也不会主动给自己找麻烦,引来天子的猜疑。

    即便少了勋贵们赏脸,宁王府的宴请,依旧是宾客如云。

    顾玖挑起帘子,朝王府大门看了几眼。看马车上面的徽记,都很陌生。

    青梅轻声说道:“宁王府宴请,来了这么多人。宁王妃应该不会为难姑娘吧。”

    顾玖轻声一笑,“别将皇室的人想得太善良。你知道世上最不守规矩的人是谁吗?”

    青梅试着回答:“犯人?”

    顾玖摇头。

    青竹试着回答:“当兵的?”

    顾玖还是摇头。

    两个丫鬟齐齐摇头,“奴婢猜不出来。”

    顾玖指着王府大门口,“就是那些人。皇室的人才是世上最不守规矩的人。

    我们常说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家人和睦,杀人犯法,这在皇室,都只是一句笑话。

    皇室中人发起狠来,所谓的父子,兄弟,人伦纲常,统统都是摆设,杀兄弑父也是等闲。

    凡是在历史留名的皇帝,多半都是踩着血缘亲人的尸体坐上了那个位置。”

    见两个丫鬟都被自己的话给镇住了,顾玖轻声一笑,“所以,不要对宁王妃抱有太过美好的期望。不如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她,反而能从容应对。”

    青梅和青竹二人都是一脸紧张,显然是被顾玖的话给吓住了。

    顾玖轻声一笑,“你们怕什么?我只是说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宁王妃,并不等于宁王妃就真的那么不堪。”

    “奴婢这会心里头慌得很。”青梅拍着心口说道。

    青竹也跟着点头,她也很慌。

    顾玖抬手捏捏两个丫鬟的脸颊,“我都没慌,你们慌什么。到了王府,看我眼色行事。”

    马车终于动了,从侧门进入王府,到二们下车。

    婆子们迎上来,听说是顾府的人,不由得将顾府的姑娘们个个都打量了一番,猜测究竟哪位是顾玖。

    顾玖在人群中很显眼,不仅是因为她的身高容貌,更是因为她通身的气派。

    婆子们暗自点头,心道不论家世,这位顾玖姑娘的气度还是很不错的。

    婆子们带着顾府的女眷前往春和堂。

    “王妃娘娘这会正在和赵王妃,燕王妃,诸位皇子妃在正厅说话。你们来的正好。”

    大太太张氏一听,顿时打起了精神,准备应付一会的硬仗。

    谢氏心里头有些慌乱,诸位王妃都在,要是应对不好,不仅闹笑话,还会得罪人。

    她紧紧地抿着唇,表情无比的严肃。

    她朝顾玖扫了眼,心绪复杂。

    堂堂王府,连她都发怵,顾玖嫁进来能应付?可别到最后丢了自己的脸面,还丢了顾府的脸面。

    穿过一条条回廊,终于到了春和堂。

    尚未进门,就已经听见从正厅里面传出来的阵阵笑声。

    丫鬟进门通报。

    大太太张氏趁机提醒顾玖。

    “小玖,一会见了王妃,凡事按照规矩来,不用害怕。”

    顾玖点点头,“多谢大伯母提醒,我明白的。”

    大太太张氏又提提醒顾玥等人,尽量少说话,能不说话就别说话。

    顾玥摆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自今天出门,她还没说过一句话。

    大家都弄不懂顾玥这是怎么呢,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锯嘴葫芦,古怪得很。

    谢氏操心自己的事情都操心不过来,自然没空去关心顾玥。只当顾玥长大了,懂事了。

    丫鬟从里面出来,“王妃娘娘请诸位进去。”

    “多谢!”

    大太太张氏亲自送上一个荷包给丫鬟。

    丫鬟收了荷包,点头笑笑,却不肯多说一句话。

    大家这打起精神,走进正厅。

    正厅内坐满了人,个个打扮得花团锦簇,富贵得不得了。

    见顾府女眷进门,大家不由得朝她们看来,搜寻人群中的顾玖。

    大太太张氏领头,领着大家上前拜见宁王妃。

    “免礼!哪位是顾玖?”

    宁王妃裴氏足够直接,没有一句寒暄,直接开门见山。当然,她也有资格如此直接说话。

    顾玖越众而出,站在最前面,“臣女顾玖,参见王妃娘娘。”

    宁王妃裴氏面无表情,冷声说道:“抬起头来让本王妃看看。”

    顾玖缓缓抬起头,趁机打量宁王妃裴氏。

    鹅蛋脸,肤色白皙,保养得极好,看着像是三十来岁的年纪。

    顾玖并不惧怕宁王妃。比起已经过世的皇后娘娘,宁王妃各方面都差了一截。

    顾玖也不担心宁王妃一不高兴就会要了她的命。故此,她可以表现得更坦然。

    宁王妃裴氏神色淡淡地说道:“长得倒是不错,难怪诏儿能看上你。听说你在侯府内书堂读书,是罗先生的弟子?”

    顾玖点头,“回禀王妃娘娘,臣女正是跟随罗先生读书。”

    “书读得如何?”宁王妃端起茶杯,吹了两口气,浅尝了一口。

    顾玖躬身回答:“不敢辜负罗先生的教导,一直在努力用功读书。”

    宁王妃裴氏放下茶杯,轻声一笑,“姑娘家读那么多书,你认为有用吗?”

    这是在考教她吗?

    顾玖斟酌了一下,说道:“书中有黄金屋,也有纲常伦理,圣人训示,为人之本,还有为人处世的道理。故此臣女认为,读书是有用的。”

    宁王妃裴氏笑了笑,“读书当然有用,这个道理不用你来教本王妃。本王妃问的是姑娘家读书有用吗?比如你读了那么多书,还跟随罗选先生学习,有用吗?”

    顾玖抬起头,缓缓说道:“若非因为读书,臣女今日也就无法站在这里回答娘娘的问题。故此,姑娘家读书也是有用的。”

    “你倒是很自信,也不怕本王妃。”

    “娘娘慈爱,臣女为何要怕?”

    在场的皇室女眷都笑了起来。

    “这个叫顾玖的丫头,我看着倒是不错。”赵王妃掩唇一笑,“只可惜,这姑娘让刘诏捷足先登。恭喜弟妹,得了这样一个好儿媳。”

    顾玖沉默不语,不动声色地观察正厅中的情况。

    与此同时,大太太张氏她们站在顾玖身后,一颗心都提了起来。都在替顾玖紧张。

    宁王妃裴氏笑了笑,笑容未达眼底。

    她对赵王妃说道:“还未进门,算不得儿媳妇。倒是嫂嫂家的几个儿媳妇,个个大方聪慧,令人艳羡。”

    赵王妃笑着说道:“我们就互相吹捧了。弟妹,你对顾玖这丫头可满意?”

    宁王妃裴氏岂能轻易跳入赵王妃挖的坑。

    她笑着说道:“只要诏儿喜欢,我自然喜欢。”

    “真是难得。弟妹和诏儿,竟然会喜欢同一个人。”赵王妃咯咯咯地笑起来。

    宁王妃裴氏的眼神瞬间一冷,面色不善地盯了眼顾玖。

    接着又笑道:“嫂嫂真会开玩笑。”

    两人眼中都有火花闪现,面上却都笑嘻嘻,一副妯娌感情很好的模样。

    笑过之后,宁王妃裴氏才给顾玖介绍在座的诸位皇室女眷。

    与此同时,顾府女眷,则被请到侧厅落座。

    顾玖见过诸位皇室女眷,一切都照着规矩来,不曾出现差错。

    宁王妃裴氏说道:“在宫里学了几日规矩,还是有用的。不曾丢本王妃的脸面。”

    顾玖笑了笑,躬身说道:“都是嬷嬷们教得好。”

    “嗯!”

    宁王妃裴氏神情淡淡的,“你先退下吧。”

    “遵命。”

    顾玖跟随丫鬟来到侧厅。

    大太太张氏忙问道:“如何?”

    顾玖笑着点头,“累大伯母担心,一切都还好。”

    这时又有丫鬟过来领路,领着大家前往花厅。

    到了花厅,顾玖就看到了裴芸。

    顾玖有瞬间的迟疑,最后坦然地朝裴芸走去。

    “裴姐姐,许久不见,裴姐姐清减了。”

    裴芸神色复杂地看着顾玖。

    顾玖面色坦然,直面裴芸的目光。

    裴芸突然笑了起来,“和小玖妹妹比起来,我是多有不如。刚才是我小心眼。”

    “裴姐姐不怪我,我心头很高兴。”

    顾玖真心说道。

    裴芸苦涩一笑,“当听说你被指婚给诏表哥,不瞒小玖妹妹,我心里头的确有些难受。”

    顾玖点点头,“我知道。这门婚事,对我来说是一场意外,我并没有……”

    裴芸摇摇头,说道:“小玖妹妹不用说,我都理解。陛下亲自下旨赐婚,这不是你我可以左右的事情。

    而且我从西北回京,其实内心就已经放弃了诏表哥,接受了父亲的安排。

    所以,小玖妹妹千万不要有任何愧疚感,还有我和诏表哥之间什么都没有,你别误会。”

    顾玖笑了起来,重重点点头,“我们彼此都不要有误会。裴姐姐,我们以后还是朋友,你说好吗?”

    裴芸也笑了起来,“能和小玖妹妹做朋友,我很高兴。只是没想到缘分这么奇妙,将来我得改口叫你一声表嫂。”

    顾玖连连摆手,“不要叫表嫂。我们各论各的,我还是叫你裴姐姐,你还是叫我小玖妹妹,可好?”

    裴芸笑了起来,“求之不得。一想到要叫你表嫂,就感觉关系不再亲密,好似疏远了许多。”

    两个人相视一笑,感觉关系又亲近了一些。

    此时,花厅又来了一位姑娘。

    那位姑娘身边簇拥着许多丫鬟婆子,排场极大。

    顾玖好奇看了几眼,她还在猜测对方的身份,裴芸就先替她解惑。

    “那是福明公主的嫡长女,叫周怡。她……小玖妹妹,一会当心些,最好避开她。”

    顾玖看着裴芸,“裴姐姐是在她手下吃过亏?”

    裴芸苦笑一声,“的确吃过亏。福明公主是陛下最宠爱的女儿,周怡自然就是最宠爱的外孙女。小玖妹妹现在该知道她的排场为何那么大了吧。”

    “终于知道了。多谢裴姐姐实言相告。”

    “应该的。”

    啪!

    花厅里突然响起一声巴掌声,不知这一巴掌打在了谁的脸上。

    顾玖循声看去,惊讶意外。

    周怡刚进花厅,就先打了顾玥一个耳光。

    顾玥捂着脸,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玥沉默了一天,这会挨了打,如何还能沉默。

    “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