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135章 不孝子

时间:2018-07-16作者:我吃元宝

    。

    晚上大老爷顾知鸣回府,得知白天的时候,谢茂带人打上门来。大老爷气得提着刀,就要出门去砍谢茂。

    大太太张氏好不容易把人给劝下来了。

    “这是二弟同他大舅子之间的矛盾,你就别瞎掺和了。”

    大老爷顾知鸣眼一瞪,显得特别凶狠,“这怎么叫瞎掺和。谢茂欺人太甚,都敢带着人打上门,谁给他的胆子?

    下午我不在,他逃过一劫。要是我在府中,他敢打上门来,我二话不说,直接宰了他。”

    大太太张氏撇嘴,一脸嫌弃。

    大老爷特不满,“你是看不起我?”

    张氏偷偷翻了个白眼,“都是朝廷命官,谁能宰了谁?你以为你是领兵在外的大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说砍谁就砍谁,事后只需上一封请罪书就行了吗?

    这里是京城,是天子脚下,谁敢无旨砍杀官员?你是想吃金吾卫的牢饭吗?

    我和你说,二弟和谢茂的事情,只能用官场手段解决。

    你是武将,玩不过那些文官,这件事你得尊重二弟的意见,千万别添乱。”

    大老爷气得砸了茶杯,“难道就让谢茂嚣张,却不能反击?”

    张氏平心静气地说道:“反击也得在官场上反击。谢茂可以带着人打上门来,我们却不能这么做。

    朝堂上的人都在看着,二弟这会树大招风,这个时候万万不能行差踏错,被人抓到把柄。

    你别忘了,皇后娘娘还躺在宫里,真以为东宫一脉是好欺负的吗?”

    张氏明显比大老爷更冷静更理智,看得也更透彻。

    张家世代武将,世居京城。张氏从小耳濡目染,对朝堂上的事情,看得还是比较明白的。

    虽然她提供不了太好的建议,但是却知道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事情不能做。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

    大老爷蹙眉,冷哼一声,极为不爽。

    身为武将,不能痛痛快快的砍杀对手,实在是憋屈。

    他同张氏说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我懒得和你说。我去见二弟。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大老爷气呼呼地出门去了。

    张氏一脸嫌弃地目送大老爷离开,已经预见大老爷在顾大人那里会碰壁。

    大老爷穿过回廊,朝书房走去。

    却没想到,会遇到顾老爷子。

    顾老爷子突然跳出来,将大老爷吓了一跳。

    “父亲怎么出来了?”

    顾老爷子一脸不高兴,见到大老爷就先吐了他一口。

    大老爷恶心坏了,却不能还手,心里头憋屈啊。

    “老夫生了你们两个没用的儿子,我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光了。没用的东西。”

    顾老爷子指着大老爷大骂。

    大老爷涨红了脸,到底是谁没用啊。

    “父亲不了解内情,就不要乱说。”

    “有什么事情是老夫不知道。生了你们两个怂包,老夫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

    顾老爷子哭天抢地,直接往地上一坐,就闹了起来。

    顾大人听到动静,从书房走出来。

    顾老爷子见到顾大人,一把跳起来,抓着顾大人的手腕,“老二,你怎么没用。走,跟老夫去谢家,将谢茂拉出来打一顿。”

    顾大人一脸不耐,“父亲,你能别闹吗?此事儿子自有主张,你无需操心。”

    “什么主张?你说你到底有什么主张?谢茂打上门来,你就该一个耳刮子打回去,教他做人的道理。”

    谢老爷子不依不饶,非要拉着顾大人去谢家找回场子。

    顾大人朝大老爷求助,“大哥,你管管老爷子。”

    大老爷皱眉,先给下人使眼色。几个小厮冲上来,熟练地抬起顾老爷子。

    顾老爷子大骂,“不孝子孙,生儿子没屁,两个怂包,放老夫下来。敢不听老夫的话,下次老夫抽死你们。”

    顾老爷子的声音渐渐远去,一场闹剧总算结束了。

    顾大人叹息一声,“还是大哥你有办法。”

    大老爷顾知鸣哼了一声,“早叫你培养几个得用的小厮,下次老爷子还闹腾,你照着我的办法,直接将他抬下去,锁在院子里。”

    顾大人无奈苦笑,“你也看到了,最近弟弟我忙得脚不沾地,老爷子的事情疏忽了。”

    大老爷盯着他,“谢茂到底怎么回事?他都打上门来了,你就让他全身而退?

    依我看,老爷子那些话也没说错。你就该直接给谢茂一个耳刮子,教他怎么做人。

    仗着大舅子的身份,简直是无法无天,根本没将我们顾家人放在眼里。既然如此,你何必对他客气。”

    顾大人一张脸极为严肃,“大哥,此事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大老爷哼了一声,眼神轻蔑,“不就是东宫,你怕他个屁。反正我们顾家和东宫也尿不到一个壶里,皇后娘娘也快不行了,直接撕破脸干他娘的。谢茂背后有东宫,可你别忘了,你背后站着整个勋贵武将。就不信勋贵武将联合起来,干不翻一个东宫。”

    顾大人蹙眉,“大哥,你能别添乱吗?事情如果真有这么简单,那几位王爷还能等到今天?恐怕早几年就动手了。

    总之,还不到时机,这个时候我们更要忍耐。小不忍则乱大谋,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走错一步。”

    大老爷一脸不耐烦,“我就是不喜欢你们这一套,什么都要慢慢来。这都多少年了,还是这个鸟样。

    算了,你那衙门里的事情我是帮不上什么忙。不过你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们两兄弟,不要那么见外。”

    “大哥放心,我肯定不会和你见外。”

    大老爷拍拍顾大人的肩膀,“记住,这一次一定要给谢茂一个教训。干不死他,也要扒下他一层皮。”

    顾大人郑重点头,“我正有此意。”

    大老爷哈哈一笑,“如此我就放心了。”

    晚上,谢氏醒来。

    她叫人将顾大人请到芙蓉院。

    “老爷,我大哥……”

    “此事需要再提。”顾大人不等谢氏说完,干脆地打断她的话。

    谢氏一脸颓然,心里头慌得不行。

    她张张嘴,面对顾大人那张严肃的脸,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最后只剩下一声叹息。

    夫妻二人沉默良久,谢氏才再次开口,“鲁侯府请了媒人上门说亲,鲁侯夫人看中了二丫头,想为嫡幼子聘娶二丫头。此事请老爷拿个主意,我也好尽快回复鲁侯夫人。”

    顾大人顿时皱起眉头。

    谢氏诧异。

    她以为像鲁侯府这样的好亲事,顾大人一定会一口答应。

    谢氏小心翼翼地问道:“老爷,这门婚事不合适吗?二丫头身子弱,没办法做当家少奶奶。嫁给鲁侯府的嫡幼子,对她来说也算合适。”

    顾大人面无表情地说道:“这门婚事,不着急。先等等看。”

    顾大人心头有疑虑。

    鲁侯裴仁位高权重,树大招风,立场不稳。

    和鲁侯府做亲家,猛地一看,似乎挺好。

    然而细细一想,这里面风险很高。

    顾大人记得,鲁侯府当初还想和隔壁侯府结亲,结果被侯府拒绝了。

    顾大人琢磨了一番,还是认为先等一等,等局势明朗后再说。

    他对谢氏说道:“二丫头的婚事不着急。如果鲁侯府问起,你先想个借口拖着。”

    “妾身听老爷的。”

    谢氏诧异的同时,内心又松了一口气。

    拖着好啊!

    她可不乐意看到顾玖嫁到鲁侯府去。

    顾玖一个病秧子,有什么资格嫁入高门。

    ……

    腊月二十三,小年。

    顾府张灯结彩,都在为过年做准备。

    下人们比平日里更忙,但是每个人都很有干劲。

    过年了,可以拿一大笔赏钱。到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吃酒耍钱,岂不痛快。

    这一天,顾玖在京城的第一份产业开张了。

    位于城南十里胡同,这里住的人,都是京城平民。

    胡同中端,原先开成衣铺子开垮的店铺,这一天,重新开门营业。

    经过的人好奇的朝里面张望,这铺子卖什么的啊?聚美斋?搞不懂这是什么名字。

    等到二壮将货物摆放在门口,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卖珠花饰品的店铺。

    卖这种玩意,需要特意租个店铺吗?

    这个老板不懂做生意啊,肯定开不了一个月就得关门。

    大家纷纷摇头离开,都不看来聚美斋的生意。

    二壮见围观的人都走了,有点懵。

    好在从西北到京城,每天在外面跑,二壮也算是历练出来了。

    他将货物摆好,最漂亮的摆在最外面,让路过的大姑娘小媳妇,只需要一眼就能看清楚门板上的漂亮的珠花。

    他谨记顾玖的叮嘱,小本生意,就当试试水,就算生意不好也别慌。反正他们亏得起。

    别家商铺的店伙计都站在门口张望,指指点点的。

    二壮神色镇定,半点不怂。

    “二壮,生意开起来了吗?”

    顾喻带着衙门的衙役过来,给二壮的生意壮声势,也是为了震慑周边商家。

    提醒各大商家,新开张的聚美斋是有靠山的。

    胆敢在聚美斋闹事,耍手段,就要做好付出相应代价的准备。

    二壮咧嘴一笑,“顾四少爷,你今天怎么来了。”

    “我不放心,过来看看。还没开张?”

    二壮笑道:“刚开始,慢慢来,不着急。”

    顾喻笑了起来,“也是,小本生意不着急。就当是替二妹妹赚点零花钱用。二壮,这几位衙役,专门负责十里胡同这一带的治安,这位是张头,这位是……”

    顾喻给二壮介绍几位地头蛇衙役。

    二壮赶紧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红包,一一送上。

    几个衙役得了好处,都笑了起来。

    “你就是二壮?你放心,在这一带谁敢找你麻烦,你找我,我替你出头。”

    “多谢张头。晚上一起喝一杯。”

    “哈哈,行啊!晚上聚贤楼喝酒,使得?”

    二壮连连点头,“使得,使得。”

    聚贤楼是城南比较高档的酒楼,吃一餐,少说也要几两银子。

    二壮心疼银子,却也知道这一餐酒必须喝。

    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别以为有顾大人做靠山,就能万事大吉。

    干事的都是下面的人,不把下面的人打点好了,光有顾大人的面子也不够。

    顾喻说道:“二壮,你忙生意,我们就先走了。”

    “谢谢顾四少爷,谢谢张头……”

    二壮目送大家离去,心头松了一口气。

    之前站在门口看热闹的店伙计们,这会全都热情的凑了过来。

    聚美斋在衙门有靠山,那得结交啊。

    “二壮哥,你卖珠花啊!这个怎么卖?我给我妹子买一朵。”

    “我也来一对。快过年了,给我媳妇,女儿各来一个。”

    ……

    二壮没想到,顾喻带着衙役走了一趟,竟然还给他带来了生意。

    聚美斋终于开张了。

    店小二们买了,大姑娘小媳妇也都凑了上来。

    一开始大家都不看好的生意,没想到开张后,生意竟然没断过。

    二壮一个人,差点应付不来。

    这一天,十里胡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在议论聚美斋的珠花,饰品。

    好看,不贵,款式又多。

    比胡同口徐记铺子卖的珠花好看多了。

    徐记铺子是本地老牌的饰品店,然而他们家卖的的珠花饰品,同聚美斋的比起来,就显得款式老旧,不好看。

    “哎呦,你这头上戴的是什么?怪好看的,哪里来的?”

    大姑娘娇羞一笑,“聚美斋买的。”

    “啥啥啥?什么斋?”

    “聚美斋,一家新开的铺子,专卖珠花饰品,特别漂亮。”

    “嗯,是挺漂亮的,很贵吧。”

    “不贵。我这朵珠花,只要二十五文。”

    “二十五文还不贵啊?”

    妇人们一边嫌弃价格贵,一边暗搓搓的想,明儿也去买一朵珠花戴在头上。

    类似这样的对话,围绕着十里胡同展开,慢慢传播开来。

    要不了多久,整个城南都会知道十里胡同多了一家专门卖珠花饰品的铺子,叫做聚美斋。

    那家铺子卖的东西好看,又不贵,款式又新。

    这一天二壮收获颇丰,他想着,顾玖计划的叫什么流水线作业,说不定可以提前。

    不过就算要提前,也要等过了年。

    过完年,回了本,到时候就找几个人,将流水线生产做起来。

    他又想起,顾玖要他收罗人才。

    二壮心里头已经有几个目标。

    来到京城后,他成天在京城闲逛,打听消息,着实认识了一些人。

    不过这些人到底合不合适,还得等顾玖亲眼后拿决定。

    忙忙碌碌,一天过去了。

    天色暗下来,顾府门口亮起了灯笼。

    管家顾全亲自到门房问了两次,“二老爷回来了吗?”

    门房摇头,“没见到二老爷回来。”

    顾全蹙眉,都这个时间,二老爷还没回来。难不成是被衙门里的事情给耽误了。

    高三福来问。“太太让我过来问问,老爷何时回来?今天过小年,太太置办了酒席,就等着老爷。”

    管家顾全蹙眉,“我去衙门看看。”

    高三福心头一跳,“顾管家,老爷不会遇到意外了吧。”

    “你个乌鸦嘴,大过年的,不知道说点好听的吗?”

    高三福抬手打自己嘴巴,连打了两下,“瞧我这臭嘴,管家别介意。”

    顾全嗯了一声,带着人朝衙门赶去。

    芙蓉院内,二房的人齐聚一堂,就等着顾大人回来,就可以开席。

    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顾大人还没回来。

    谢氏已经派人去门房问了几次,也没消息。

    她有些着急。

    六少爷顾琤说道:“年底,衙门公务繁忙。父亲或许要到半夜才会回来。”

    谢氏皱眉,说道:“今天是小年夜,早上老爷出门的时候,我提醒了他,要他早点回来。都这个时候了,还没见到人,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顾珽嚷嚷道:“太太别担心,父亲平平安安,顺顺利利,肯定不会有事。”

    谢氏没作声。

    顾玖蹙眉,她叫来小翠,轻声吩咐,“你去角门那边看看,要是侯府的角门还开着,你就问问侯府的人,知不知道老爷的消息。”

    小翠应声,悄声离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