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117章,简直是实力打脸

时间:2018-07-12作者:风之孤鸿

    那尖嘴猴腮的小厮露出一口黑牙,笑声猥琐至极,一看面相,就是一个坏人的面相,不过眼神嘛,有些不到位啊,乐采薇若有所思的盯着他。

    柳元瑾一回头,看到身后那样的小厮,差点都能将隔夜的米田共给呕出来,他正要开口,乐采薇已经走了过来,将他推到一边,盯着那小厮看。

    小厮桀桀的笑着,笑声桀桀,冲着她叫:“美人……”

    乐采薇:“……”这么多年了,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那小厮见乐采薇没有动怒的迹像,便伸出手来去摸乐采薇的脸,结果这手刚刚碰触到她的脸,便觉得腋下一阵麻意,半个身体都动弹不了。

    小厮一愣,眼底一阵惊惶之色,早应该知道她不能惹。

    “脸上的表情太过僵硬,说明这张面具不够精致,你倒是心大,把自己弄得这么丑,也不怕门中的弟子知道后笑话你。”乐采薇白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小厮愣在那里,还在嘴硬,僵硬着半边身子,嘟嚷道:“美人在说什么,小爷我一点儿都听不懂,不如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聊聊如何?”

    乐采薇淡淡而道:“没大没小,这是你师父教的?”

    柳元瑾一巴掌拍在小厮的脑袋上,“得了吧,赶紧把脸上那张丑皮给摘了,怪恶心人的。”

    小厮愤愤的瞠了一眼柳元瑾,“我倒是想啊,可我半边身体没知觉啊。”

    柳元瑾幸灾乐祸的笑,拍了拍小厮那张丑脸,“真是造孽啊。”

    乐采薇走过来,用银针扎了几下。

    “哼!”总算是恢复了知觉,小厮冷冷一哼,别过脸去将脸上的给揭了下来,然后露出一张秀丽的脸庞来,细长如柳叶般的眉毛,微挑的丹凤眼,还有小巧的鼻子,樱桃般的小嘴,瓜子脸蛋,是个很清秀的女子。

    “师侄女啊。”乐采薇早就已经猜到了,不过有两年没见到她了,她小脸蛋倒是比从前成熟了些,也张开了一些,看起来英姿明媚。

    许贤忿忿不平的叹了一口气,极其不甘心的叫了乐采薇一句师叔,明明年纪差不了多少,却偏偏辈分比她高,许贤表示很受伤。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乐采薇问道。

    许贤瞅了一眼柳云瑾,说道:“柳二,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我和我师叔有些私房话要说,你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实在是很不方便。”

    柳元瑾冷哼,“你当小爷我乐意听你们的私房话?”

    “这不是你一向的爱好吗?”我觉得你十分的乐意,许贤言道。

    柳元瑾被许大小姐说中了心事,转身便走,太过分了,小爷我有那么八卦吗?我只是有些好奇心罢了。

    元宝盯着床上的宗政述,一脸的着急和担忧,宗政述的脸色还是如之前一样苍白,身上的伤口虽说已经开始结痂,可实在是因为伤处太多,每次换药元宝看到他身上的伤口都觉得他怪可怜的,怪心疼他的。

    柳元瑾打听元宝在哪儿,却听到一个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消息,小元宝居然成了云纾安的义子。

    这个事情吧,很邪乎,柳元瑾非常的不理解,元宝再怎么想要报复宗政述从小不关心他的事,也不能认贼做父啊。

    云纾安和宗政述互看不顺眼的事,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云纾安还在京城为质的时候,他与宗政述就有些过节,据说是因为宗政述骑马从街上跑过,然后就正好撞到了云纾安身边的侍卫,其实那侍卫也并没有怎么样,被撞的时候,条件反射性的避了避,所以只受了点皮外伤,但是宗政述当时赶着回宫复命,见没有伤到人,说了两句客套话,便直接走了,可没想到这件事情吧,被御史部的御史尚书知道了,就指责宗政述仗着自己是一国将军,仗着有势有权,就看不起人,撞了人这后,连个赔偿都没有留下,就走了。于是乎,那御史便在朝堂之上参了宗政述一本。

    宗政述当时就觉得很无辜了,街上这么宽,明知道马蹄响起,就应该让一道,而且大街的其他人都知道要让道,为什么你不就不知道,一点儿小事就上报皇帝。

    下朝在路上再次遇上云纾安的时候,宗政述跑过去和云纾安聊了会,结果第二天又被御史给参了一本,说堂堂定北侯因为早上被参的事情怀恨在心,下午就找云侯府世子不痛快了,真是以势欺人,好不要脸,御史义正言词,说得宗政述都真的以为自己狗仗人势欺负弱小,于是就干脆跑到质子府把云纾安给揍了一顿,顺带把那参他的御史也恐喝了一番,捉了那御史亲舅子强抢民女的事情大作文章。

    云纾安原本知道是朝中有人故意要陷害宗政述,可偏偏拿了他当借口,而且宗政述居然还真的揍他出了口气,他在京中行为举止皆被束缚,于是便也不敢作声,强忍着,便把这委屈给受了,并且把那个借他生事的御史贪污受贿的事情给悄悄的捅到了皇帝的面前。

    当然这种八卦,当时也没几个人知道,柳元瑾之所以知道,完全是决取了他从后院丫环婆子的嘴里得知,而那些丫环婆所得到的信息是市井听来的。

    其实像云纾安和宗政述早就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不过,作为情敌,两人相互看对方不顺眼这是很正常的。

    柳元瑾找到元宝,元宝抱着个大大的火盆出来,然后他将火盆送到了旁边那个的小屋里子,那小屋子一看就是下人所住的房间。

    柳元瑾觉得好奇,悄悄的跟上去。

    一个光线不是很充足的房间,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乞丐盘腿坐于床上,嘴里还念叨着些什么,完全不听不清白,更看不清。

    元宝将火炉放在了他的身边,乞丐连头也没有抬头看他们一眼,元宝只好摇了摇头,“你那秘籍你天天修炼,也没见你修炼成仙啊。”

    乞丐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到元宝呵呵一笑,从裤裆里掏出一本发黑的秘籍,硬是要帮给元宝,“这可是修仙宝典,你若是练习了,便可脱离凡胎,成为仙骨。”

    忽而乞丐又神情非常的严肃的说道:“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这个事情我只告诉了你,也只有你我知道,绝对不能允许有第二个人知道,否则就会泄露天机,懂吗?”

    柳元瑾站在门口,盯着乞丐,似乎要将人看透。

    乞丐突然睁开了眸子,从床上一跃而走,走到了柳元瑾的面前,打量了柳元瑾,说道:“这小伙还长得还不错,是块练武的好材料,我这里还有其他的武功秘籍。比如葵花宝典啊,九阴白骨爪啊,我与师兄同床共枕的那些年啊……你要不要也一起考虑一下。”

    柳元瑾懵了,指着那乞丐道:“这疯子是谁啊?你从哪里弄来这等奇葩?”

    元宝将一大包馒头递给那乞丐,对柳元瑾说道:“他叫馒头。”

    乞丐拿了馒头,就放在火炉子里烤,笑嘻嘻的看着元宝,道:“小伙儿,我跟你说,我已经修炼三百多年了,早已经到了僻谷时,不食人间俗食,污染身体,影响修炼……哇,这馒头烤着就是香,你要不要来点……”

    柳元瑾:“……”

    元宝啊,你确定这乞丐不是疯子?

    元宝拉着柳元瑾出了老乞丐的屋子,“他平日很正常的,还教我了一套内功心法。”

    “呵呵!”柳元瑾那个不相信啊。

    元宝开始慢慢的运气,双指朝着树梢一指,沉喝一声:“六脉神功!”

    呼呼呼……寒风刮过树梢,什么动静都没有。

    柳元瑾哈哈大笑,“小元宝啊,你这是要笑死爷,好继承爷那二十三个暗卫。”

    元宝瞥着嘴,嘟嚷道:“真的有用的啊!上回我还避断了树枝呢。”

    柳元瑾摆了摆手,“我去看看你老爹。”

    元宝再次作了一个出招的手势,突然树梢咔嚓一声,断了!“柳元瑾,你看我神功大成……”

    柳元瑾没有回头看,只是敷衍的摆了摆手,“知道了,你最厉害。”

    那日乞丐为了报答元宝收留自己,打通了元宝的任督二脉,还输了差不多十多年的内力给他,教他内功心法。

    元宝并没觉得有什么,不过就是用来觉得好玩而已,况且这个叫所谓的六脉神功的内功心法时灵时不灵的。

    乐采薇见这个乞丐虽说教元宝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倒是没发现对元宝的身体有什么伤害,也没有说什么。

    许大小姐许娴总觉得自己应该是男孩纸,把名字都换成了男性化一点许贤,她曾经救过阴诡门的一只小狗,被阴诡门的颜宗弟子收了徒。

    “师叔,师父说武宗的长老失踪了,让您帮忙找找。”许贤一撩裙子,大刀阔斧的坐在乐采薇的面前。

    武宗那大长老是个武痴,乐采薇好像见过一两次,有点印像,好像是个童颜鹤发的老头。

    “腿长在人家的身上,我怎么找?”乐采薇言道,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也正烦着呢。”

    许贤一听,若有所思的盯着乐采薇,“师叔是为情如扰?”

    乐采薇一愣,疑惑的盯着她。

    许贤道:“我听柳二说的啊。”而且他当时跟她说的时候,那话里的妒忌劲啊,她远远的都能感受出来。

    柳二!?

    “师叔,师父说找到武宗的长老,就将他带回山上去,免得他疯里疯气的,惹事生非。”许贤想了想,又道:“师父听说师叔嫁人了,不知道嫁的是谁?他老人家说要亲自给师叔送上一份贺礼。”

    都和离了!乐采薇道:“贺礼赶紧送过来。”

    许贤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我听说师叔你已经被和离了啊?”

    “谁说的?”乐采薇脸色一冷,肯定又是柳元瑾那个王八蛋。

    许贤弱弱的说道:“其实我也是听说罢了。”具体的她还不知道呢。

    乐采薇在想,有时候啊,人还是真的一点比较好,知道我嫁人,连个份子钱都没叫人送过来,现在她都和离老久了,才想起给我送贺礼,这分明就是不想送啊。阴诡门的人,从上到下,个个都是表里不一,像她这种表里如一的小仙女,实在是很难找到。

    云纾安已经将自己关了十天了。

    乐采薇手臂上的伤都好得差不多,元宝依旧每日都会跑到云纾安的屋外叫唤,让他给采薇一个交代。

    这天元宝叫唤了半天,闲得实在是太无聊了,于是便扯着嗓子唱歌,“红罗玉酥手……”

    尽是些从青楼楚馆那里听来的,唱得站在门口归元和熟地都想直接将元宝扔出墙去,可元宝还是他家主子的义子,扔出墙这种好事情,还得他家主子发话才行。

    只不过归元还没打算扔他的时候,宗政述身边的白泽突然来了,一把拎着唱得一脸陶醉的元宝走了。

    归元和熟地互视了一眼,就当什么也没有看到。

    “你放开我!”元宝嚷着。

    “闭嘴,否则把你的嘴给撕了!”白泽冷喝道,若不是因为他是侯府的小少爷,估计他早就报复那次被羞辱之仇了。

    白泽现在看到乐采薇,两眼泛着绿光,让人觉得白骨悚然的。

    一个是大将军的儿子,一个是大将军的夫人,白泽经常会因为不能报仇的事情,呕得吃不下饭。

    豫州军中的事务由于大将军“因公殉职”的关系,现在是柳长风在代理,北奴们听到豫州军统帅死了的消息,派兵攻击了几次,战争一来,柳长风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指挥豫州军的抵抗,毕竟读过那么多的兵书和治世道理。

    柳玉盏抱着“宗政述”的骨灰,一脸阴沉,却不知道宗政述已经打算起程参加年后的祭礼,开始了回京的打算,军中的事务交给言绪和秦飞,哪怕有个柳长风,也掀不了什么大浪。

    乐采薇在第十一天的时候,总算见到了推门而出的云纾安。她当时就坐在院子里发呆,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云纾安房间的房门方向,等着他什么时候能走出来。

    云纾安倒没有想到一开门,第一眼就看到了乐采薇,女子穿着粉色的裘衣,青丝如墨,眉目明媚。

    乐采薇那双水眸紧紧的盯着云纾安,云纾安的皮肤泛着苍白之色,他就这么站在门口处,盯着乐采薇,修长的身材透着几分萧瑟。

    乐采薇突然冲上去,正要去拥抱一下云纾安,想给他一点温暖,告诉他,她不会生他的气,结果刚刚走到云纾安的面前伸出双臂的时候,云纾安挣扎着后退了一步,咬牙道:“你走吧。”

    “什么?”乐采薇一惊,我没有听错吧?安安这话到底什么意思,让我跟谁走呢?

    “采薇。”这十多日来,他挣扎过彷徨过,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是什么,或许这一直都是他的命运,注定不可能有任何在乎他的人存在。

    乐采薇心底有些难受,皱眉,声音都颤着,“你说什么呢?你说让我走。”

    云纾安放她离开,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她心底怎么这么难受呢?

    “采薇,趁着我还未反悔的时候,你走吧。”永远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云纾安那张清瘦的脸上露出痛苦的颜色来,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转身回屋,再回头。

    乐采薇追了上去,拦住了他,目光灼灼的盯着云纾安那张俊脸,“我能治好你,一定能治好你。”

    “不必!”采薇,别傻了!云纾安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声音也变成冷漠至极,他不敢看乐采薇,生怕一看了,就会改变主意。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乐采薇扑过去抱住了他的腰,“我真的能治,你别不理我啊,大不了我不收你的医药费就好了,从前给你治腿的时候,我也没有收你的医药费了。”

    云纾安冲外面的归元言道:“去让管家把医药费算出来给采薇。”

    熟地哦了一声,呆呆的走了,归元反应过来的时候,都没能把他给拉住,归元那个气啊,主子把自己关黑屋子里十来天,脑子已经不清醒了,你也跟着不清醒吗?

    乐采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云纾安那声音轻轻的,伸手去掰乐采薇环在他腰间的手。明明很舍不得,可是又不得不绝情。

    “你知道我不是那种只看钱的人。”乐采薇突然松了他,从身上掏出一把手术刀,说道:“我真的有办法帮你把你身体里的蛊虫给引出来。”

    云纾安听她这么一说,心底突然生出一丝期盼,但是他又马上摇头,“这是我从母体带过来的,任何人都无能为力。”自从他知道自己身中蛊毒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寻找解除的方法了,这么多年,并没有什么方法。

    “别人无能为力,但是我行啊。”乐采薇突然划到了自己的手臂,鲜血顿时汩汩而流,云纾安一瞬间有些晃神,本想伸手去捂,结果硬生生的将手垂了下来,期待在袖中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若是从前,他就算是死,也会拉着她一起的,可是现在,他却怎么也忍不下心来。

    乐采薇抓住他的手,趁着他分神的时候,用手术刀在他的手背上划了一刀。

    云纾安皱眉,盯着自己手背上的伤口,神色有些平静,眼底有疑惑的光芒。

    她咬牙,眼神里透着几分坚定,用银针封处了云纾安身上的几处大穴,让血只能往一个地方流,那便是他手背上伤口的地方。

    云纾安只觉得身体里有无数虫子开始在他的血管里爬来爬去,慢慢的涌向他手背上的伤口之处,他一惊,问道:“采薇,你到底想干什么?”

    乐采薇漫不经心的开口,“我身体里的血与常人不同,我帮你把你身体里的蛊虫引到我的身体里。”

    “胡闹!”他生气了,一把将乐采薇给推开了!

    乐采薇倒在地上,倔强的看着他,“我有没有胡闹,我自己心里清楚,蛊虫在我身上的话,我会有办法的。”大不了回山上,一辈子不下山好了。

    云纾安果然感觉到了那蛊虫已经疯狂的涌向伤口的地方,很快就要从伤口处钻出来。他突然按住了伤口,用内力又开始将蛊虫往回处压制,看来采薇说得没错,那只蛊虫,就是被乐采薇伤口处的血液所吸引,所以才往外窜的,若是换在其他人,肯定是不行的。

    “滚出去!”云纾安觉得真不能让乐采薇呆在自己身边了。他用了这么长的时候在想,是拉着她一起毁灭呢,还是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还能留下她。

    男子的双眸泛起了红光,他突然朝外面喝道:“让采薇出去。”

    归元一惊,赶紧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去,朝乐采薇使了一个眼色。

    乐采薇愣了半晌,转身走了出来,身后的归元赶紧言道:“采薇,要给主子点时间,他只是一时没想通而已。”

    乐采薇盯着自己的伤口,一脸不甘心道:“我只是想试试而已,万一的成功了呢?”

    对了,万一成功了呢?

    屋内响起了瓷器落地的声音,很明显屋里的主人很愤怒。万一成功了,她以后能怎么办?还不是会和他一样的,到时候痛苦不堪。

    归元道:“采薇,主子让你走,可不是真走啊,万一主子哪天改变主意了,让你回来,你若不回来,主子会派人打断你的腿的。”

    其实就算是乐采薇用自的血液来引,没有另外一个有内力的人将辅助也不是行的。

    当然,云纾安让乐采薇走,第二天凌晨天还没有亮,他就后悔了,简直是实力打脸。

    他急冲冲的跑到了乐采薇的屋里,连归元和熟地都没想到主子那腿怎么好得这么快?

    乐采薇正睡得迷糊,突然房门被撞开,然后她迷迷糊糊的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那身影只停留了一瞬间,便转身轻轻的将房门给关上,离开了。

    乐采薇嘟嚷了一声,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题外话------

    毛毛:你跟我说这两天我的是床戏。

    作者:对啊。

    毛毛:这是床戏?

    作者:对啊,好好躺着哈。

    毛毛:我想打死你怎么办?

    作者:乖毛毛,打死我可就当不上男主了哦。

    毛毛:难道不打死你,就能当得上了?

    作者:呃……应该是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