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110章,你没生气吧?

时间:2018-07-12作者:风之孤鸿

    元宝跪在那里,一脸的认真的。

    乐采薇:“……”小元宝这是怎么啦?怎么能随便认父呢,你父亲不是宗政毛毛吗?这孩子啊,真是从小缺爱缺到大,见谁都想叫爹啊。

    云纾安目光平静,淡淡的看着元宝,心底却异常的复杂,大年初一,被人认做义父,如果拒绝吧,会不会让采薇觉得他太没人情味了?若是不拒绝吧,他还真不希望还没成亲就有这么大一个儿子。

    云纾安那双冷郁的目光望向乐采薇,似乎在询问乐采薇的意见。

    乐采薇也没想到元宝为什么会突然脑洞大开,跑过来认云纾安当义父啊。

    元宝愣愣的跪在那里,一脸倔强和期盼地盯着云纾安,等着云纾安表态。

    “元宝啊,就算你认人家当义父,你的红包也不可能多一个的。”乐采薇走过来拉元宝,“赶紧起来,别丢人现眼的。外面的那么多的人看着呢。你说你不要异想天开了,你说公子为什么要收你当义子啊?”

    外面,云府的侍卫惊愕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元宝,心底都默默的为元宝点一颗蜡,胆子不小啊,勇气可嘉。

    元宝固执的抓着乐采薇手臂,不愿意起来,“一日为师者,如父如母,你既然是我的师父,那就是我的母亲,您以后若是与他成亲,他不就是我父亲了吗?”

    “你这套歪理哪里学来的,要不要点脸,人家就算真的看上我,会当你的父亲呢?少在这里皮了,赶紧哪儿凉快哪呆着去。”乐采薇拧着元宝的耳朵将他拉了起来,气呼呼的说道:“你脑洞怎么如此清奇呢,一上来就叫人家义父,万一人家不答应你,你说你怎么办?万一人家要是答应了你,你说我怎么办?”

    我不知道啊,元宝疼得龇牙咧嘴,眸瞳里一片懵懂的光芒,我可没想那么多,我只想着不能离开你,任何时候都不离,哪怕你要嫁人了,也得带着我一起,我不介意多个后爹。

    归元和熟地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元宝,小小年纪,傻里傻气的,为了要个红包,连节操都不要了。

    元宝被乐采薇教训,只好向一旁的云纾安求助,“义父,你快管管我师父,她这么虐待你义子,没人性啊。”

    乐采薇拖着元宝往门外走,“少废话,赶紧给老子滚出去。”认了云纾安当义父?开什么玩笑?毛毛回头知道了,还不得整死我?

    “义父,我知道你喜欢我师父,我师父最喜欢我,只要你对我好,我师父就会对你好。”元宝已经被乐采薇给拉到了门口,他双手紧紧的抓着门槛处,一双星眸璨璨生辉,紧紧的盯着云纾安。

    乐采薇扯着他往门外走,大过年的,闹心啊。

    云纾安神色淡漠的看着那一大一小的动作,乐采薇和元宝的身份,他一早就已经知道了,他对待宗政述也只是因为宗政述对不起采薇,他要替采薇出口气,至于元宝,那可是宗政述的儿子,他没有理由要替宗政述养儿子。

    归元默默在想,要不主子你就收了元宝当义子吧,白得这么一个便宜的儿子,也挺好。只不过就是有一点不好,主子替宗政述养了夫人,还替他养了儿子,怎么着都是主子有些吃亏。可这若是不收元宝当义子吧,又怎么能气宗政述呢?

    乐采薇好不容易才掰开元宝的一只手,元宝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耍赖的模样。

    “过来。”一声沉沉的声音,夹杂着无奈的叹息声。

    乐采薇一怔,愣愣的看着云纾安,“公子啊,我先把这小子弄走。”

    “采薇,让他过来!”云纾安那冷郁的目光扫了一眼元宝。

    元宝挣脱出乐采薇的手,跑到云纾安的面前,跪下了……

    云纾安心下在想,宗政述好歹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怎么生的儿子这般无赖毫无节气呢?男子阴郁的眸子盯着跪在他面前的元宝,声音清沉:“既然认我当义父,以后就单独配一间院子,我会多请几个师父教授你技艺。”你就好好呆着,别总是缠着我家采薇。

    幸福来得太突然,元宝心下一喜,又赶紧磕了个头:“多谢义父。”

    熟地和归元愣了半晌,感觉这辈子白活了,元宝才是人生赢家,他们从小就被选为训练对象以后成为主子的侍卫,可谁也没想过认主子当亲人,主子始终是主子,哪里敢高攀啊,再说了没元宝这么不要脸啊,

    云纾安从桌上的盒中随手就让捉了一大叠红包塞到元宝的手里,“坐过来一起吃早餐。”

    虽说不是他情愿要收下的,但他十分清楚,采薇对这孩子很用心,罢了,既然是采薇的徒弟,管他是不是宗政述的儿子呢。

    乐采薇没有想到云纾安会真的认下了元宝当义子,走过来,对云纾安说道:“公子啊,你这样太草率了。”

    也不算草率,云纾安仔细想想,他要对付宗政述啊,现在宗政述的儿子在他的手里,是枚很好的棋子,“既然是你的徒弟,我收他当义子也没什么不对,过两日便宴请豫州的官员来府,把这件事情公布一下。”

    云纾安可能没有捕捉到元宝除了坑爹比较厉害以外,也没什么缺点。

    元宝收了一大堆的红包,又能和云纾安一桌吃饭,让归元一度的妒忌不已,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同样都是侍卫,小元宝那不要的命又不要脸的小子居然认了主子当义父,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元宝抱住了云纾安这条大腿,又能一直跟着乐采薇,心情挺不错的,吃完早餐,他的东西就被搬到了新院子,新院子没有名字,元宝自己给取了个,叫“微宛”。

    大年初一,不少的官员纷纷跑过来给云纾安送礼,云纾安一一的接受了,让人全部都记了下来。

    有些官员送完礼还愣愣的想着云纾安应该回点礼,礼尚往来嘛,不过什么都没有。

    就是任性!再说了,收了一个义子,养孩子总是要钱的。

    豫州城防,城墙下的尸体堆积如山,宗政述和柳元瑾费了很大的努力才将敌军的武器全部都破坏,休战的时候已经到了天明。

    宗政述体力已经严重透支,浑身上下都是血腥之气,衣衫全部都被染红了,那些血有些是别人的,有些是自己的。

    柳元瑾脸色苍白,手中的长剑都断了一截,刃上出现了好多的刀口。

    宗政述心下焦急,让秦飞将余下的敌军俘虏给押回了城内,就匆匆换洗了一下,换了一件干净的常袍牵了匹马就往云梦城的方向赶。

    柳元瑾担心他身上的伤,在他的身后急追:“大哥,你身上的伤都没包扎一下。”

    他就是故意的不包扎,要留着等采薇给包扎的,之前有一只弩箭穿肩而过,此时肩膀是血染了一片,宗政述的脸上是阵疲惫和失血过多的苍白之色,他咬着牙,强忍着身体的伤痛,驭马一路狂奔。柳元瑾那声音渐渐的淹没,再也听不到。

    柳元瑾身上的伤痕不多,大多数都被宗政述替他挡了,不得不说宗政述这人十分的仗义,把所有的危险都往自己的身上揽,不让身边的人有任何的损伤。

    宗政述一进云梦城,便感觉到了浓浓的过年气息,看到街上百姓那种安居乐业的神态,让他顿时有了不少的成就感,这就是他一直以为所要守护的,他这些年来一些在守护大家,却独独忽视了自己的小家,夫人娶一个死一个,他也没空去查,当然更加没有空去呆在侯府,一年里,呆在侯府的时间还不到半个月,有时候军情紧急,他就算是刚刚回京,也得赶紧连夜赶回去。

    他走到云府的大门口,看到紧闭的大门,下马大步走过去叩门。

    云府的管家不在,守门的奴才开的门,一开门便闻到了浓浓的血腥之气,抬头看到一袭常袍的宗政述,衣服上还渗着血迹出来,奴才被吓坏了,一脸惊惶的看着宗政述,战战兢兢道:“你是何人?来云府干什么?”

    “宗政述!我夫人在贵府,我过来接她回家。”宗政述那声音黯沉嘶哑,目光凌厉之间让人有种被野兽盯着的感觉。

    活阎王称号的宗政述无人不知,奴才倒是没想到会碰上宗政述,他顿时两腿开始打颤,脸上也是一片惊惶之色。

    宗政述见他如此,上前拍了一把他的肩膀。

    奴才被他那那重手,重重的一拍,力道太大,害得他一下子就跪下在地上。

    宗政述一把将他给提起来,言道:“我又不吃人,你赶紧让我进去,如若耽误了我接我夫人回家,有你好受的。”

    他一身煞气,眼神也过于寒冽,开门的奴才吓得腿软得实在是站不起来,眼睁睁的看着宗政述大步的走了进去。

    刚走到前院,便有府里的侍卫拦住了他,宗政述一脸的不惧,我就是想找我夫人,理直气壮,干嘛总有一些没良心的妖艳贱货来阻止?

    他嗓门儿大,冲着内院大声的叫:“薇薇!”

    云府里那几个围着他的侍卫见此,提剑冲了上来,宗政述杀敌一夜,已经精疲力尽,但也不至于对付不了几个侍卫,便提刀迎上,他那刀上沾染的鲜血还在,煞气逼人,简直跟那收割着灵魂的死神之刃没什么两样。

    这时侯,归元出来,看到正与府里侍卫打得凶狠的宗政述,目光闪烁了一下,这定北侯怎么还活着啊,真是个怪物,这么多人再加上这么多的精良武器,怎么就连一个人都没杀掉?

    元宝听到声音,赶紧起床拉起乐采薇就往外走,“师父,快点毛毛好像来了。”义父太冷血,万一把毛毛给杀了,那我岂不是没爹了?

    乐采薇之前还挺担心宗政述的,如果听到宗政述来找她,心底松了一口气,拉着元宝便往外院跑,想知道宗政述到底怎么样了。

    宗政述正艰难的与云府里的侍卫对战着,身上的衣衫被血染成了暗红色,元宝一见惊呼出口,急道:“住手,住手!”

    宗政述听到元宝的声音,一抬眸,看到了元宝身边站着的俏生生可爱迷人的乐采薇,他心底一个荡漾,挥出来的招式更加的凶狠了起来。

    云纾安培养出来的侍卫一个个的功夫都不低,他突然倒在了地上,十几把剑带着凌厉的剑风朝他砍过来,元宝跑过来抓住一个侍卫的手,想阻止,被那个侍卫一甩,便甩出了老远,脑袋磕到了一旁的大树,顿时划破了一个口子。

    元宝也顾不得受伤的脑袋,匆匆爬了起来,急急的说道:“你们快出手,否则我就告诉我义父,说你们欺负我。”

    乐采薇掏出帕子捂住元宝那受伤的额头,心里面的火气便蹭蹭蹭的往上冒,冲着那帮侍卫怒道:“全部都给我住手!”

    她这么一吼,那些侍卫顿时就真的停了下来。

    归元摸着鼻子,心下在想,采薇姑娘的这脾气这么暴,主子到底是喜欢她哪一点?

    乐采薇走到那个将元宝甩开的侍卫面前,抢了他手里的剑鞘,举着剑鞘就往人家的头上砸,“叫你住手你不住手,耳朵聋了是不是?你看把元宝摔成什么样子?万一破相了,就你这傻逼样能赔得起吗?你忘记了今早云纾安收了他当义子了吗?好歹也云府的小少爷,有你这么伤害自己家小少爷的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看不惯云纾安收了个义子想趁机打击报复呢。”

    她举着手里的剑鞘一下一下的砸在了那个侍卫的身上,那个侍卫只好抬手来挡,一边挡一边说道:“姑娘,你快住手。”

    乐采薇心下愤愤,元宝是你能打的吗?“没大没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地位是不是?”

    元宝听乐采薇给自己出头,心底美滋滋的。

    侍卫们也很无辜,元宝成为主子义子的事情,也是刚刚才发生的,他们习惯元宝平日里就是个普通的小孩子,所以一时间也没防备这一点。

    元宝捂着额上的伤口唔唔唔的嚷着,一双清澈的眸子有狡黠的光芒,他嚷道:“师父,我好疼,都流血了。”

    乐采薇下手更猛烈了,那侍卫的额头被好砸出了血,也没敢吱声。

    宗政述走到元宝的身边,“儿子,你们刚刚说什么?”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怎么好多的事情都变了呢?

    元宝还挺心虚,关于认云纾安当义父这件事情吧,他也是觉得云纾安要将师父抢走,情急之下想出来的法子,他弱弱的说道:“爹,你听我说。”

    宗政述一双寒眸冷冷的盯着他。

    元宝被他盯得心底发毛,他手指绞弄着衣袖,小心翼翼的开口:“爹,你没生气吧?”

    我没生气?才怪,居然认贼作父,老子一世的英名,全部得毁你小子手里。“说!”

    “我觉得我师父既然跟你和离了,肯定得嫁人,而我义父对她格外的好,我师父好像也挺喜欢义父的,师父是我的后娘,那么以后她成了亲,一她成亲的那个人就是我后爹。”元宝说着说着,又小心翼翼的抬眼看宗政述,果然见宗政述的脸色难看了很多。

    臭小子,老子还没死呢,你就合计着给自己找了一个后爸,你这没良心的!回头老子再好好收拾你,“现在我带你和采薇走!”

    元宝一愣。

    宗政述又道:“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若是再给我带笼子,仔细老子扒了你的皮。”

    元宝听着宗政述那沉冷的声音,顿时觉得四下冷风阵阵,然后一脸求救性的望向乐采薇,“师父。”快来我坚持不住了!毛毛凶残了。

    乐采薇打完那侍卫,埋藏在闷口里的那股郁气总算是散开了一些,府里的侍卫都知道云纾安对采薇的态度,采薇很可能就是未来府里的女主人,惹女主人不高兴,本来就是错误,若是再还手,那简直就是十恶不赦了。

    轱辘声响起,熟地推着云纾安出现在众人眼前,云纾安见到宗政述的时候,冷郁的眼底有抹锋芒。

    元宝站在宗政述的身边,在看到云纾安的时候,赶紧跑到了乐采薇的身边,紧紧的扯着她衣袖,躲在乐采薇的身后。

    寒风刮过树梢,呼啸着,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引得寒风阵阵,更加的冷冽无边。

    宗政述那声音爽朗洪亮,“在下多谢云大人替在下照顾夫人和儿子。”

    云纾安的眼底有嗜血般的怒火,他一声冷笑,声音轻轻的,如地狱修罗,“夫人和儿子?敢问定北侯的夫人和儿子是谁?”

    宗政述望向元宝和乐采薇。

    乐采薇不敢直视宗政述的目光,其实吧,她真的觉得毛毛可以再找一个,咱俩都已经和离了,好马不吃回头草,再怎么样我也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夫人。”宗政述见乐采薇那闪烁的目光,倒也不在意,我家夫人有些含蓄,这很正常,毕竟是小姑娘。

    不过他儿子对他也这般态度,他就有些失望了,冲着元宝冷道:“源芢!”

    元宝被他那声叫是全身都抖了抖,更加紧紧的抓住了乐采薇的衣袖,瞠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宗政述。

    云纾安脸色难看,宗政述进府的时候,有送礼的官员过来给他拜年,他便去应付了一下,他这么冒然的闯入府里,应该有不少的人看到,不过他这个人向来不介意什么,冷冷一哼,“我看定北侯身上的伤也要赶紧处理了,否则性格难保。”你就好好的回去让军医给治一下,别总盯着我家的采薇。

    “薇薇。”宗政述目光柔和声,声音低醇厚而有磁性,脸上虽是一阵疲惫之色,望向乐采薇目光却异常的明亮。

    夫人跟别人男人跑了,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跑过来见她,她不可能这么无情的吧。

    乐采薇站了起来,对云纾安道:“公子,我有事跟他单独说。”

    云纾安听乐采薇这么一说,心底烦躁,不过还是稳定了一下情绪,命人单独给了乐采薇和宗政述独聊的时间。

    元宝一直紧紧的抓着乐采薇的衣服,跟在她的身边。

    宗政述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让元宝更加的担忧了,不知道是不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我爹会不会因为我认了云纾安当义父这件事情而打断我的腿?

    外院的客厅,宗政述一脸苍白的站在那里,目光如炬,盯着乐采薇,眼底有复杂的光芒。

    乐采薇咬牙,有些话吧,还是得赶紧说清楚,感情的事情,速战速决要好,便道:“侯爷,我们早已经不是夫妻了。”

    宗政述听了她那话,顿时感觉身上的伤口好痛,心口也好痛,他大步上前去抓乐采薇的手,乐采薇后退了一步,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她那眼神比平常看他更加大胆一些,而且眼神坚毅且凌厉,不似从前般柔弱如水,宗政述想她一姑娘家家的,独自在外,还带着一个小孩子,这一路又被追杀,多少艰辛没人知道,如果不厉害一点,怕是坟头的草早就一丈多高了。

    不管是什么样的她,他都喜欢得不行,“只要我没同意,就还是。”只要他把这份和离书给毁了,然后再用点手段,京兆尹那档案随时都可以改。

    “可是这样有意思吗?我又不喜欢你。”她淡淡的说出口,十分绝情。

    宗政述那张脸的表情顿时僵了,一双寒眸有着无数情绪在蔓延,乐采薇那话尤如一把利刀,直接的捅入了他的心窝子里,顿时觉得喉间一甜,一口血吐出来,然后就晕了。

    “爹!”元宝一声惊呼,松开了乐采薇,赶紧跑了过去。

    乐采薇见宗政述吐血晕倒,顿时也慌了,心想是不是她说的话太绝情了?可是她与宗政述本应没什么感情才对啊,宗政述以前娶的那些夫人,不都是死于非命吗?他明知道是何人所为,一直都没有站出来护着,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心底的愧疚感是怎么回事?好像她是那个始乱终弃的。看到他这个样子,心底又很难受。

    ------题外话------

    吃瓜群众:小仙女一直在疑惑谁才是男主,你就不能透露一下?

    作者:道德声明,采薇其实对安安有好感,对毛毛有怨怒。

    吃瓜群众:到底谁才是男主,总不能两个都是男方吧。

    作者:这文一对一。

    吃瓜群众:小仙女扛着四十米的大刀正往你处赶。

    作者:我是不是得写死一个,留下一个,确定男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