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109章,支持她当女主人

时间:2018-07-06作者:风之孤鸿

    言绪犹豫了一下,摇头:“大将军自有办法,请二公子还是静观其变。”

    万一您出了什么事,到时陵王府肯定得找大将军算账。

    宗政述在朝中与之有些交情的,恐怕也只有陵王府了,柳元瑾又是这陵王府的宝贝疙瘩,万一伤了一根毫毛,陵王府还不得跟大将军拼命?

    柳元瑾道:“现在这个情况你怎么让我静观其变?”说着便指挥着身边的暗卫要出城。

    言绪赶紧拦住了他,一脸的焦急,“柳二公子,你还是别任性了,万一受点伤,会连累到定北侯府的。”

    柳元瑾本以为言绪不让他去是有别的原因,比如说真的担心他有危险,可真没想到居然是怕连累到定北侯府,他脸色顿时难看,哥们,咱能不能别往人的心窝里扎刀子?我就算连累到你,也不可能连累到定北侯府的。

    言绪又道:“柳二公子,你若是实在担心我家将军,就在这里等着,秦飞已经在布置兵马了,而且白泽也在赶回来的路上。”

    宗政述正浴血奋战,越杀越让他觉得不太对劲,北奴的军队拥有十分精良的武器,而且威力十分的惊人,但是他们好像并没有着急着攻城,而只是不停的在围杀他。

    这种局面,让宗政述很快明白了,北奴军队选择在这个时候攻打豫州军的原因,不为夺城,而为杀他。

    他抬起手中的钢刀往前一挡,一支小箭峥的一声撞在他的刀刃上,夜色里溅起火星阵阵,钢刀的刀刃被撞开了一个缺点,宗政述的脸色越发的深沉起来,北奴不过蛮夷之地,不可能拥有这么精良的武器装备,除非是有人故意的在帮他们。

    那些北奴士兵不要命似的朝着宗政述扑过来,宗政述的脚下已经形成了一座尸山,血流成河。

    那些投石机里装着烧得旺盛的火油球飞向城墙,言绪赶紧命人支起一张铁网,将那些火球给挡了回去,顿时城下火光漫天,远远的望去,将整个夜空都染成了桔红色。

    柳元瑾很多快便看到了宗政述的身影,惊得他一瞬间夺过一个士兵手里的弓箭过来,对准了朝着宗政述砍过来的敌军。

    “咻!”的一声,羽箭凌空而去,带着凛冽的气势,划破了夜空,然后射入了那个敌军的额心。

    言绪一愣,眼底有惊愕的光芒,柳二公子的实力跟传闻中的不太一样。

    柳元瑾又咻咻咻的放出了几箭,箭无虚发,他那给眉目如画的脸透着冷峻之色,眼底泛着阵阵凌厉的寒光。

    射完手中的箭,柳元瑾将弓往旁边一扔,接过暗卫递给他的长剑,一脸冷肃的冲下城楼,言绪拦都拦不住。

    “柳二公子,秦飞已经打算城出了。”言绪急道。

    柳元瑾那声音冷冷的,头也没回,“那就好,我也一起。”

    秦飞带着一队骑兵从小门冲出去,柳元瑾牵过暗卫牵过来的马,一跃而上,也跟随着秦飞的身后出了城,很快小门便被关了起来,秦飞朝着宗政述的方向去支援。

    宗政述没想到柳元瑾会突然出现,他扶着刀,气息沉沉,冲着柳元瑾喝道:“谁叫你来的,采薇呢?”

    柳元瑾那张俊脸露出玩世不恭的笑,“我看你死了没人收尸,就过来了。采薇回云府了,你放心吧,我看云纾安待她挺好的。”

    宗政述听了柳元瑾那话,顿时一股火气直冲头顶,差点被没劈开那支射向他的箭,他一把拎住柳元瑾的衣领,冷道:“你把采薇送到云纾安的手里了?”

    云纾安那个人暴虐阴狠,采薇落到他的手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是采薇自己去的。”柳元瑾脑袋一侧,一个敌军的长枪从他的脸侧擦过,脸倒是没被擦到,就是他偏向劈开的时候,那长枪挑了几缕青丝落了地。

    柳元瑾顿时恼了,头可断,头发不能乱,他一把甩开宗政述,提剑对上那个挑断他头发的敌军士兵。

    男子满脸怒容,双眸泛着冷冽的寒光,下起手来,简直跟宗政述一般的干净利落。

    宗政述心知现在这个时候和柳元瑾“讲道理”是不适合的,他钢刀一挥,顿时飞溅起一道血线,宗政述靠近柳元瑾,冲他冷道:“采薇那里,如果我回去之后,让我看到有什么不舒服的事情在我眼前出现,我定不会饶你。”

    四下弥漫着浓浓的杀戮和血腥之后,柳元瑾回:“采薇呆在云纾安身边很安全。”至少比住在客栈里要安全很多。

    “最好如你所说。”宗政述心底有着愤愤的寒意,他实在是很讨厌云纾安,特别的讨厌他,特看他不顺眼,阴阴沉沉的,好像一条蛰伏的阴暗处的水蛇,见不得光,只会暗下里趁你不注意的时候疯狂的缠着你,把你拖下水底。

    “如果让采薇呆在客栈里,你能保证等你回去的时候,她还会那里吗?”肯定是不可能的,呆在云纾安的府里,才能保证等你回去找她的时候,她还在云府里。柳二和采薇关系挺了,最是了解采薇那性格了。

    “柳二,下不为例。”宗政述冷冷的开口,心底越发的有些狂躁起来,不过又想想云纾安他一个残废,采薇的身上随时都有携带毒药和银针,采薇应该不会被占便宜。

    不过嘛,宗政毛毛始终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万一这采薇想占云纾安的便宜怎么办?

    乐采薇这个人吧,最喜欢的事情里面,美男是其中一件,极少的缺点里面,花痴是唯一一个让她觉得没什么关系的缺点,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此时她捂着被云纾安咬疼的脖颈,一脸委屈的看着他,声音软软的,“疼。”

    真他妈太疼了,安安没事干嘛咬我脖子,又不是吸血鬼。

    云纾安将她的手拿下来,指腹轻轻的抚摸着她脖颈处牙印,低低的说道:“我不好,不应该弄疼你。”

    “你怎么用这么用力?”真是疼死了,不知道会不会感染,我得赶紧找两颗消炎的药丸给吃了才行。

    “我的错,我应该轻一点的。”

    “……”

    乐采薇顿时觉得两人的对话有些奇怪,咬唇,愣愣的瞪着他,恼道:“不要以为你生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

    云纾安心底有着浓烈的光芒,拉着乐采薇来到院中亭中坐下。他的双腿走不了多远,没走两步便非常的吃力了。

    乐采薇扶着他坐了下来,然后坐在了他的身边。

    外面的鞭炮声连连,头顶的天空炸开绚丽的火树银花,美丽至极,云纾安见她发呆,将她拉过来,搂在怀里。

    “漂亮吗?”

    “漂亮。”乐采薇还没从刚刚的情绪里反应过来,愣愣的回道。

    “只要你陪在我身边,以后的每一年我们都可以就这样坐在一起看烟花。”他活着的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如履薄冰,遇到的都是算计,背叛,心里一直充满着仇恨暴戾,从来没有在乎的人,也没有在乎他的人,直到遇到了她。

    乐采薇感觉到他说话语气里浓浓的占有欲,再想想云纾安所说的,以后的每一年,每一年都在一起看烟花,一起守岁,其实也不是不可。

    这个除夕夜,城内齐家团聚,万家烟火,而城外却嘶杀一片,血流成河。

    大年初一,乐采薇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她揉了揉脑袋,昨夜,云纾安让人送来一坛桃花酒,味道甜甜的,香香的,她就多喝了一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了,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自己的床上躺着。

    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元宝那轻轻的声音响起,“师父,师父,师父……”

    不知道敲了多久的门,更不知道叫了多久的师父,乐采薇扶额,“别嚷了,叫魂呢。”

    元宝那声师父还没叫完,便硬生生的停了下来,他问道:“我可以进来给你拜年吗?”

    “可以,不过我没准备红包。”乐采薇已经下床,昨夜本打算给元宝压岁钱的,结果忘记了。

    元宝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雀跃,“那好吼,我不要红包,我就是想新年第一天,我是你见到的第一个人,以后的一整年,都过得顺顺利利,心想事成。”

    乐采薇已经换了衣服,走到门口将门打开,却见元宝穿着一身暗红色的武服,一根同色的布带将头发束在头顶,小脸被晨风吹得红彤彤的,一双星眸里泛着水漾的光芒。

    新年第一天,乐采薇发现元宝长得越发的比去年机灵可爱帅气了许多。

    元宝一下子就钻入了屋里,在屋中间站得端正,等着乐采薇过来。

    “师父,你看我这身新衣服漂亮吗?府里的侍卫都有。”元宝摸着那崭新的布料,虽说不是上等的料子,可也算是中上了,他从小生活的地方锦衣玉食,没穿过什么便宜的布料,不过跟着乐采薇之后,也没穿过什么贵重的布料。

    乐采薇摸着他的头,笑眯眯的说道:“你怎么这么帅呢,我从来没见过像元宝你这么帅的人。”

    元宝被乐采薇安抚,又被乐采薇夸赞,顿时觉得全身都舒畅无比,整个灵魂都雀跃,我就知道我师父是个温柔贤良的好女子,毛毛肯定是配不上我师父这种女神的。

    “师父,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元宝突然回头看着她,眼底有着浓浓的精光。

    乐采薇从钱袋里掏出二两塞到元宝的手里,

    元宝盯着那二两巨款,简直有些不敢相信,钱对于师父来说,是个只许进,不能出的重要所在。

    乐采薇将那钱塞到的元宝,上回她把元宝从角斗场里带回来,过后回想他当时被人抓去角斗场的事情,还是挺让人后怕的,并不是害怕宗政述知道她把他儿子弄成这样,只是单纯的害怕元宝真的就这么没了,毕竟只是一个几岁的孩子。

    “今天是初一,除夕没给你,一起给了吧,你若是实在不要,要不你下午再让我帮你收着?”

    乐采薇若有所思,慎重的看着元宝,又道:“小孩子身上携带巨款,以后小**会长不大的哦。”

    元宝愣了愣,然后将钱又递回了乐采薇的里,“要不师父,你现在帮我收着吧。”

    乐采薇淡淡的将钱放回了自己的钱袋,拉上元宝,“那好吧,我就先帮你收着,我们走,你带你去吃馄饨去。”

    元宝皱眉,一脸无奈的说道:“街上没什么人,买早餐的今天没做生意。”

    “那……我煮面给你吃。”

    “好啊。”元宝一脸激动的看着她,“我最喜欢师父做的面条了。”

    其实吧乐采薇也没做过几顿面条给元宝吃,那味道也只有一般般,可偏偏元宝却非常的喜欢,每次都夸赞是人间美味,吃得干干净净的。

    一大一小走到门口,便看到归元带着一群侍卫走了进来。归元朝元宝招了招手。

    元宝牵着乐采薇的手想松却没有松开,远远的站在那里问道:“有什么事吗?”

    归元见他粘乐采薇粘得有些厉害,便道:“我们去给主子拜年,每个人都会有红包的哦。”

    一说到钱,元宝那双星眸亮了亮,抬头望向乐采薇,见乐采薇朝他点了点头,他才松了手,走到了归元的面前,问道,“是不是府里的每个人都有?”

    “那是当然的啦,每年都有,以前在侯府外面的也有。”归元觉得从前的主子发工钱的时候挺不爽快的,不过初一这拜年的红包倒是挺爽快。

    元宝又跑了回来,“师父,每个人都有。”他那双星眸荡漾着欣喜明亮的光芒。

    乐采薇心下有些无奈,元宝都不知道到底会有大的红包就兴奋在这个样子,怎么这么财迷呢,把钱看得这么重干什么?

    反正迟早都得上交的。

    “师父,你也一起。”也领个红包,元宝拉着乐采薇去给云纾安拜年。

    “采薇,主子让你进去。”熟地走出来,看了一眼乐采薇。

    乐采薇眨了眨眸子,然后松开了元宝,走了进去。

    云纾安一袭暗青色的织锦华服,玉冠束顶,一张美若谪仙的脸一片冷沉之色,在见到乐采薇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柔和起来,朝乐采薇伸出了手掌,“采薇,过来。”

    他面前的桌上摆着早餐,早餐的类型种类很多,摆了满满的一大桌,丰富至极,乐采薇走过来坐下,云纾安递给他一个木盒,说道:“管家不在,等会你替我把红包给发了吧。”

    打开木盒,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一大堆红包,红包里面放的是银票,乐采薇盯着那红包,心底抓挠着想拆开这红包,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少的钱。

    归元让属下一个个的先进去给主子拜年,侍卫们排着队进去,不出片刻便乐呵呵的走了出来。

    元宝走到一个瘦高的侍卫面前,说道:“有多少钱?”

    那侍卫叫捡荒,捡荒说道:“肯定和往年一样啊,五两的嘛。”

    元宝摇着他衣袖,“拿出来看看嘛。”

    捡荒收了红包,心情挺愉悦,拆开来看看也没什么,他乐呵呵的将红包给拆开,顿时双眸瞠得老大,惊愕道:“十两哇唉。”

    其他人一听,也纷纷地将红包给拆开,里面的银票面值比起往年要多了一倍,按理说就算是在云侯府,也从来没有这么多过啊。

    “红包是采薇替主子发的。每个人都一样呢。”

    “是不是因为采薇的关系啊?主子今年才特别的大方?”

    “从第一眼见到采薇,我就觉得这姑娘不一般。”

    “肯定不一般啊,主子那腿就是采薇给治好的。”

    “采薇为了给主子治腿,所有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的,就连熬草药都是自己动手,没有让丫环碰过的。”

    “主子对采薇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啊,若是平常的丫环这么跟主子说话,怕早就已经被大卸八块了。”

    “主子刚刚看采薇的眼神可温柔了。”

    “对啊,对啊,我也看到了。”

    “照此下去的话,我们府里肯定要有女主人了。”

    “若是采薇当府里的女主人,我还是很支持她的。”

    “我也投她一票,支持她当女主人。”

    ……

    大家拿到红包之后,你一言我一语的,都是在谈论主子喜欢采薇的事情,而且今年的拜年红包,比起往年要多出一倍。肯定是有好事,能让主子心情愉悦,所以才会如此。

    元宝一脸倔强的站在那里,就连归元叫他都没有听到。

    元宝那个纠结啊,难受,难过啊,采薇明明是我师父,是我的。宗政述把自己的妻儿弄丢也就算了,怎么好不容易找到又把人家给放手了呢?

    他虽然不希望采薇和毛毛一起,可是此时面对着不比宗政述差的云纾安,元宝脸一沉,一脸的不悦。

    师父以后有了别的男人,是不是就不会要我了?元宝那个着急啊,他握紧了拳头,脸上露出坚定之色。

    不行,我一定不能让师父丢下我。我也不要被送回宗政述的身边,除非有师父一起,反正师父以哪儿我就在哪儿,师父就算嫁了人,我也得当个拖油瓶跟着。

    归元推了推发呆的元宝,“元宝,你干什么呢,发呆吗?赶紧进去领红包啊,再不去,我就进去了。”

    归元知道元宝是乐采薇的徒弟,其余的不太清楚。

    元宝抬头看他,问道:“你觉得今天公子那心情如何?”

    归元呵呵一笑,揪了揪元宝束在头顶的发包,说道:“肯定是心情极好啦,比起以往那心情都要好,而且啊,你没听人说,府里以后有女主人了吗?”

    元宝那双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子有抹华丽的光芒,然后跟着归元进了屋。

    屋内,熟地拿完红包已经站在了一旁,目不斜视的站在那里,身材挺拔如旗杆一般。

    元宝一下子就嗅了一种叫做恋爱的腐臭气息,他抬头,若有所思的望向乐采薇,见乐采薇对云纾安的态度十分的好,而云纾安看乐采薇的眼神也特别的温柔,满满的全是情意。

    元宝看小言话本看得多,最是了解不过,他虽小,但是观察力相当的敏锐,特别是遇到有危机性的事情之时,更是能很快反应过来。师父脸上的笑温柔又贤惠,元宝极少见她有这些温柔的笑,而且最近元宝发现师父的脾气变了好多,不像从前那般暴躁了。

    归元已经上前说了新年词,拿到了红包,云纾安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是归元一个激灵,感受到了主子看他时的那股寒意,不过纵然如此,也比从前好了太多,居然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人情味。

    这种情况啊,哪怕主子会因为这之前他把采薇弄丢的事情怪罪上来,他应该也没什么生意危险。归元回来的时候,见元宝盯着乐采薇和云纾安在发呆。

    元宝那张小脸皱成了苦瓜,小小年纪看起来格外的心事重重,归元拍了拍元宝的肩膀,给了他一个眼神上的示意,赶紧领完红包出去啦。

    元宝走到云纾安的面前,站了好半晌,他目光复杂的盯着乐采薇和云纾安。如果师父和云纾安在一起了,那么是不是她就会把他送回宗政毛毛那里?师父明明是他娘,娘再嫁人之后,那么再嫁的这个男人,就是他的后爹?

    看后爹对娘的态度这么好,以后应该也会好好的对待他这个后儿子吧?总之他一定得让云纾安娶了采薇之后,采薇不能够把他给送走,求采薇肯定是没用的,还是得抱紧云纾安这条大腿,只要能一直留在采薇的身边,元宝不会在意什么节操和原则。

    元宝站在那里半晌,并没有朝云纾安弯腰行礼,而是突然就跪下来,朝着云纾安给重重的磕了个头。

    在场人的皆是一惊,元宝这拜年的方式啊,真是特别的与众不同,没必要这么正式吧,这好像是对长辈吧。

    “元宝见过义父!”他脱口而出,声音清亮而又认真!却像一块巨石砸入水中,就起水花飞溅。

    特别的……

    不要脸!

    ------题外话------

    ------题外话------

    作者:小元宝,你这自作主张的性子随了谁?

    元宝:我这不是自作主张,是省时踱势。

    毛毛:这肯定不是我的种,太不要脸了。

    安安:我有些受惊,谈个恋爱居然得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