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一百零八章,你被人揍了?!

时间:2018-07-06作者:风之孤鸿

    乐采薇突然站了起来,一脸惊愕的指着云纾安,“你,你……”好毒啊!</p>

    她见云纾安眼底有着阴郁的寒光,赶紧缩回了手指,有些尴尬的朝他笑笑,说道:“那个……公子啊,人生嘛,那么长,应该少些暴躁,多些心平气和,你说不是?”</p>

    “采薇,过来。”云纾安蹙眉,心底暴虐的因子开始骚动,那种暗黑被他强制性的压在心底。</p>

    乐采薇不敢啊,她呵呵的笑着,自从知道了云纾安另外的实力之后,她发现如果得罪了他,那简直犹如附骨之蛆,能把你啃得骨头渣渣都不会剩下。</p>

    若是从前乐采薇会想着实在不行,就来个鱼死网破,她现在有种感觉,就算是网破了,鱼也不一定会死。</p>

    “我坐对面,我喜欢吃那个麻辣鸡丁。”乐采薇移动着步子,缓缓的坐在云纾安的对面。</p>

    她一离开自己的身边,云纾安顿时觉得空落落的,紧抿着红唇,沉沉的说了一句,“把那盘端过来坐我身边。”</p>

    我就想大过年的有个人能陪我,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寸步不离,一抬眸就能看到,一伸手就能摸到,也就只有这么一点儿的愿意。</p>

    乐采薇硬着头皮坐在了他的旁边,却听身边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你不用防着我。”</p>

    我只是想拥有你。</p>

    可是你刚刚说出来的话,挺瘆人的,乐采薇皱眉:“公子,你的腿也好得差不多了,也不要总是呆在府里,多到外面去走走,去看看,或许还可以交一些朋友,认识一些人。”说不一定会有不少的达官贵人会给你介绍他们的女儿给你当夫人,给你当姨娘,到时候全国都有你的丈母娘。</p>

    乐采薇说这些话的时候,心底不知为何好像心底被一双手轻轻的绞。</p>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你一直留在我的身边就好,至于那个宗政述,我会替你解决的。</p>

    “公子,我怎么感觉你有些怪怪的?”乐采薇瞟了一眼那束山茶,鲜红如血,带着冰雪之感,正好九朵,也不知道是谁教他的。</p>

    “采薇,你再靠近我一点。”云纾安见她明明在他身边坐着,可是这屁股总是往一侧移。好像他是洪水猛兽一般。</p>

    乐采薇抓着裙摆,心下有些复杂,突然抬头,目光清冽,缓缓而道:“公子,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p>

    有句话叫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有话就直接说,别绕我,虽然你长得帅,腿好之后,是个颜值高,大长腿的至尊男神,让我特别想吃你点豆腐,可是你这个样子,总让我有种阴森森的感觉。</p>

    云纾安站起来,朝她伸手,“来。”</p>

    乐采薇一脸的茫然,我是叫你有话有说,你这又是干什么呢?而且你这腿嘛,很明显就是能站很久了,上回还骗我说腿没知觉。</p>

    想起上回乐采薇为了试探他,故意用长针扎出了血,而且那穴位一针扎下去,可劲的疼,疼死了,而他却一点儿表情都没有,可见他是一个么少可怕的人物,对自己都能这么狠,这要是对别人……</p>

    他见乐采薇愣在那里,一直没有伸手,弯腰将她牵了起来,“我从前骗你腿没好是不对,我只是觉得三个月的时间太短,我想多留你一段时间罢了。”</p>

    你怎么能这样呢?多留我一段时间,也是要给工钱的!再说了,说好三个月治好,就三个月治好,多一天都违背我的承诺,我这人是相当的守信的。还有,你医药费都没有给我,我居然还不好意思向你要,这可不是我的性格。www</p>

    乐采薇被他拉得站了起来,从前云纾安坐在轮椅上倒没觉得,此时乐采薇却要仰头才能看到他脸上的神情,好高,几乎成了最萌身高差了。</p>

    乐采薇坚信,我这身高还能再长长,我还没到成年。</p>

    “你治好我的腿,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云纾安眸光温柔缱绻琥珀色的眸子里映着乐采薇那张秀丽的脸,柔和明亮。</p>

    乐采薇若有所思,“要不……你把医药费给结一下?”好几千两呢。</p>

    “这个先不急,不过小事尔。”他现在说的可是正事,一件很重要的事情。</p>

    云纾安对待感情上的事情比较内敛,不像宗政述表现得那么灼热,不过两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占有欲表现得特别的霸道。</p>

    “不是小事。”乐采薇皱眉,认真的说道:“好几千两银子呢,你不会是不想给,想赖账吧。”</p>

    云纾安凝视着她,脸色有些黑,“我不会赖账,以后我的就是你的,你想要可以自己去取。”</p>

    “真的?”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乐采薇始料未及。</p>

    “我说过你治好了我的腿,你想要我怎么报答都可以。”云纾安语气慎重而认真。</p>

    乐采薇漫不经心道:“什么样的报答都可以?难不成以身相许都可以?”安安可真会开玩笑,呵呵……。</p>

    “可以!”云纾安那声如巨石砸向水面,溅起万丈水花。</p>

    简直,简直……</p>

    有些荡漾啊,乐采薇愣了半晌,一声尖叫,她刚刚听到了什么?他刚刚说了什么?</p>

    云纾安伸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嘴唇上,另一只手伸过来,扣着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身上,似乎是在表达一件慎重而又认真的事情,又沉沉的说了一句,“以身相许,可以的。”</p>

    乐采薇一愣,“这个,你是不是有些太草率啊,要不你再考虑考虑?”要不我再考虑考虑。</p>

    我虽然很垂涎你,但我还是有很矜持的,不会这么大咧咧的接受好吗,否则让你觉得我早有预谋。</p>

    等等……仿佛哪里不太对劲?</p>

    我一直很单纯的把你当成垂涎的对象,但真的没有对你有任何的非份之想啊。</p>

    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闯荡江湖,从来不招惹与感情有关的债务。严格的讲起来,我是一点也招惹任何债务。</p>

    “你不喜欢我?”云纾安那声音冷了下来。</p>

    乐采薇感觉被他扣住的后脑勺有些痛,咬牙,深呼吸,安安啊,你这样威胁人家也喜欢你是不道德的行为,你不知道吗?</p>

    “公子,你刚刚跟我说的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先放开我,让我先捋一捋先。”乐采薇受痛,吃力的说道。</p>

    云纾安听到她语气里的不自然,松开了她。</p>

    乐采薇伸手揉了揉后脑勺,真是啊,手劲怎么这么大,差点儿让我觉得你是想拿我的脑袋修炼什么邪门的阴爪功呢。</p>

    “公子,你是不是早就喜欢我?”乐采薇咬了咬牙。</p>

    “喜欢。”云纾安认真的开口。他最近为了知道怎么跟对一个姑娘表达心悦之情,特意请教了人。</p>

    熟地这人比较呆,云纾安问他的时候,他说归元懂得多,云纾安觉得归元一个光棍,别说女朋友,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哪里会懂这个?于是便问了何管家,何管家年轻时是一个秀才,文人的骨子里一般都有一种叫做雅的气质,云纾安问他的时候,他便把当初追何胡氏的事情给说了。www</p>

    何胡氏年轻时可是村里的一朵村花,城里好大户人家都想娶她回去当小妾,胡氏的父母也想把她嫁过去,可胡氏偏偏就喜欢何管家,两人合计着私奔,最后没成功,胡氏便以死相逼,胡氏家里五六代都是男丁,就她一个女儿,于是便也同意了。</p>

    云纾安一早便知道,两人之前的感情一旦形成,为表尊重,一定要跟女方长辈见个面,之前他让归元写了信送去琴川,信里还特意的知会了乐采薇的父母,就是想着什么时候见一见。</p>

    乐采薇听到云纾安说喜欢自己,心下还有一丝小小的纠结,可是安安这个人吧,性格阴晴不定的,就怕万一他什么时候不认了呢?</p>

    “采薇,和我在一起。”云纾安那双郁色的眸子灼灼的盯着她。</p>

    乐采薇心下有些雀跃,安安果然喜欢我啊。</p>

    她正想点头说好,突然一想到毛毛,顿时犹豫起来,面露难色,毛毛那老流氓总是占我便宜已经让我很恼火了,他居然还把我的和离书给拿走了。</p>

    “公子啊,你说喜欢我,你了解我的吗?”乐采薇的脑子突然变得理智起来,这万一的安安知道她嫁过人,是个二婚,不知道会不会以欺骗他的感情为借口把她给煮了。</p>

    好阔怕啊。</p>

    云纾安那脸上的表情顿时冷冽如霜,眼底有着浓浓的嗜血光芒。</p>

    乐采薇心下一紧,感觉云纾安这样子,很可能是暴虐的开始,她赶紧低头翻身上的布包。</p>

    “你在干什么?”云纾安觉得采薇这行为有些奇怪。</p>

    “找……”药啊,怕你暴虐起来连自己都能对自己下手,更别提对我了,我还给你一颗镇定丸。</p>

    云纾安突然捏住了她一下巴,低头重重的吻住了她,灼热又粗暴,直到尝到血腥味,他还没有放手,贪婪的品尝着那带着一丝丝微微甜意的血液。</p>

    乐采薇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安安这哪里是吻,分明就是咬人了,咬人,很冲动很暴虐。</p>

    明明看起来很温柔的,发作起来却像狂风暴雨一般,不仅仅只是占有这般简单,甚至还带着毁灭。</p>

    许久,云纾安将松开,将她抱住:“采薇,你不要离开我。”否则我怕我会一时候情绪失抗毁了你。</p>

    我去尼玛,乐采薇内牛满意,这绝对不是狼狗这般简单,而是发疯的狼狗了好吗?</p>

    “我去派人去乐家提亲,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委屈了你,我不会在意你的曾经,我只会在意你的现在和过去,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云纾安沉沉的说道。</p>

    霸道了啊!我这还没说什么呢,你就什么都定下来了。乐采薇呆呆的说道:“我们可能……不可能在一起吧。”</p>

    “一切都有我。”不过是一个宗政述而已,很快就能解决了。</p>

    乐采薇心觉得心底有些慌,又感觉云纾安这情绪有些不对,怕自己突然拒绝了,后果会很严重。</p>

    她转念一想,我虽说治好的安安的腿,可是有些药物对身体某些地方是用来治疗的,却对身体的其他方面却是相克的。</p>

    看来以后得多熬点药,让安安情绪稳定才好。</p>

    云纾安想要得到,如若不能得到,毁灭在自己的手里也好,从来没有这种强烈的**想要得到一个人,想要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随时都可以看到。</p>

    豫州城关,一阵嘶杀声,与城内万家灯火,欢天喜地的情景完全不一样。</p>

    柳长风一脸阴沉的指挥着豫州军队迎击敌军,可是言绪和秦飞压根就不听他的指挥,所有的指令在他们的眼里,都只是和稀泥般的应付着。</p>

    柳元瑾冲上城楼的时候,看到了已经炸毛的柳长风,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太子堂兄。”</p>

    柳长风那脸色正不好,被人拍着肩膀,顿时一恼,手里正握着一把长剑,他长剑一划,柳元瑾吓得赶紧一个后仰,避开那一剑。</p>

    夜里的火光映着柳元瑾那张俊逸无双的脸,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p>

    “你!你怎么来了?”柳长风惊愕不已,他这个堂弟,是陵王府的宝贝疙瘩,不止陵王府的长辈宠着他,连宫里的父皇和太后都宠着他。</p>

    反正就是他得到的宠溺比他这个当太子要多出许多,所以才纵容了他这般任意妄为的性子,上回查军晌失窃案的时候,柳元瑾居然还立了功,受到了父皇的嘉奖,本来是想给他升个官级的,结果柳元瑾押解犯人回京之后,连原本的官位都不要,就跟父皇报怨当官太累了,让他一连一点儿吃喝玩乐、旅游泡妹的时候都没有,非要辞了官位,后来哄了太后给他的出城令牌,知道跑去哪里野了,可没想到居然跑回了豫州。</p>

    “我听说太子堂兄你在这里,我就过来看看你啊。”柳元瑾笑呵呵的将手臂往柳长风的肩膀上一搭,两人的身高差不多,气质却是截然不同。</p>

    对于长辈,可能更喜欢像柳元瑾这般会哄人,嘴巴又甜的,哄得他们心里一阵一阵的甜蜜安适。</p>

    陵王世子府世子那些小妾们一旦有什么矛盾,都是柳二公子出面去解决的,而且世子的那些小妾们通房们,因为柳二公子的关系,一个个的都相处很融洽,跟亲姐妹似的,对世子妃也十分的尊敬。</p>

    当初世子不停的纳妾回府,世子妃气得半个月没有吃饭,后来被柳二公子给哄得不仅接受了世子的那些妾室,而且每个月还会找那些妾室一起坐下来聊聊天,喝喝茶,吃吃瓜子水果开个月会什么的。</p>

    总结世子在谁屋里呆得多,谁屋里呆得少,然后那些来得少的妾室就向那些来得多的妾室请教对付世子的经验,双方交流,还请了青楼的花魁来培训讨男人欢心的玉女十八式,甚至有时候还会联合起来算计世子,逼得世子每天就算再晚再累也得跑去后院的那些姨娘屋里交纳“公粮”。</p>

    由于妻妾太多,又个个如狼似虎,晚上那手段多得很,世子后来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明显感觉吃不消,便睡在办公的地方了,他的下属看世子身边没个伺候的,便买了一个良家子送过来伺候,世子觉得这良家子既贴心,又善解人意,两人红袖添香,世子没那么大的压力,身体也渐渐养肥了一些,呆在外面都不愿意回府了。</p>

    以柳二公子那八卦作祟的心理,很快便听说了父亲在外养外室的事情,他一知道,整个世子府的女人们便全都知道了,本来是想要来闹的,结果柳二公子觉得一闹起来,会被人笑话,不如直接将那外室抬回府里,到时候大家一起和睦相处,既不让人乱说,也给世子留了面子,这样世子肯定每日都会回府了。</p>

    那良家子抬入世子府之后,世子果然每日都会回府,本来觉得那良家子与其他的姨娘不一样,结果不知为觉,一旦成了他府里的其他姨娘中的一份,那性子就跟其他的姨娘没什么区别,哪里还能红袖添香,天天就跟其他姨娘一样,拉着他晚上“交流玉女十八式”。</p>

    新姨娘和那帮旧姨娘混在一起,越发的能融入她们的世界里,已经不再是那个红袖添香的可心女子,倒成了如狼似虎,俗不可奈的庸脂俗粉。世子那个心里苦啊,别人府里的姨娘们都会勾心斗角,相互嘶杀,而他府里的姨娘们不仅不勾心斗角,反而还会联合起来算计他这个男主人,简直是有种自作孽的感受。</p>

    柳长风很看不惯柳元瑾那一套婆妈的作风,陵王世子府里除了世子和他,几乎全是女人,也难怪他会养成婆妈的性子。</p>

    “柳二,你没事就少在这里凑热闹,孤看着见你烦。”真不知道那京城四公子里怎么会有柳二这号人物。</p>

    有柳二这号人物也就算了,至少除了婆妈八卦以外,还算正常,可偏偏还有丁怀玉那个花枝招展的娘炮。</p>

    柳元瑾听柳长风这么一说,不仅不生气,反而扬起一张不羁的笑脸,“没事,你要尽量克服一下你这个缺点,因为,我看到你不烦。”</p>

    柳长风:“……”这货一直都是这般欠揍。</p>

    “太子殿下,许久我们也不曾聚会了,不如我们先下去喝个酒如何?”柳元瑾笑眯眯的说道。</p>

    柳长风想寻找城下那异常勇猛的身影,他刚刚用箭弩瞒了好几回都没有瞒准,正恼着呢,结果柳元瑾过来了。</p>

    柳元瑾很随意的夺过他手里的小弩,说道:“哎呀,你堂堂太子,只要在后方指挥就好了,何必自己亲自动手呢?这刀箭无眼,万一伤着你了,可怎么办?”</p>

    柳长风眼底有愤愤的光芒,咬牙切齿,“柳二!”</p>

    柳元瑾见他愤怒起来的时候,那张青紫的脸蛋扭曲着,看起来还挺有趣的,他一脸疑惑道:“堂兄,你这脸是怎么啦?”</p>

    居然现在才注意我的脸,柳长风冷冷一哼,对于和柳元瑾这种人说话吧,要十分的谨慎,说不定什么时候柳二这个人就把一些不应该乱传的话给传成谣言了。</p>

    “你被人揍了?!”柳二笑呵呵的说话,脸上是一片幸灾乐祸之色。他见柳长风那双冲斥着愤怒的眸子,赶紧摇了摇他的肩膀:“好啦,好啦,我们去喝酒,连喝边聊,聊聊这个都兵临城下了,为何宗政述没有出来指挥的事情。”</p>

    “滚!”柳长风言道。</p>

    宗政述不在军中,就是城下那个最勇猛,而且杀人如麻的人,这是柳长风第一次见宗政述上阵杀敌的那股勇猛劲,从前只听说他武功很高,战场无敌,被称为阎王,现在看来,此言非虚。</p>

    柳长风知道柳二这人一样对八卦的事情比较感兴趣,而且还擅长传播八卦,那么宗政述的这件事情最好也闹得沸沸扬扬最好。</p>

    柳二死皮赖脸,非拉着柳长风喝酒,一边聊一天扯八卦,最后成功的把柳长风给喝倒了。</p>

    柳二盯着倒在桌上的柳长风,一声轻哧,“这可是豫州度数最小的酒,没想到你堂堂太子,居然这么没用,三杯就倒了。”</p>

    然后一脸无奈的将那个比海碗还要装得多的,类似于花瓶的杯子放在一旁。</p>

    柳二安置好了柳长风,急急的跟上了城楼。言绪和秦飞正指挥着战斗,见柳元瑾过来,言绪微微一愣,道:“柳二公子,你把太子弄下来去了?”</p>

    “他在休息,如果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最好不要打扰到他。”柳元瑾言道,又说:“赶紧让你家大将军进城。”</p>

    言绪说道:“我已经发了好几次信号让大将军进城了,可是敌军太多,又比平日里更加的凶狠,大将军还在下面呢,也真是奇怪,敌军那武器比起之前先进了许多,大将军正在想办法破坏他们的大弩。”</p>

    柳元瑾脸色凝重,声音清冽,缓缓而道:“那给我一队人马,我出城去接应他。”</p>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p>

    </p>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