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一百零七章,有点淘气

时间:2018-07-06作者:风之孤鸿

    不得不说,元宝这脑洞啊,实在是无人能及。

    归元摸着鼻子,一脸悻悻的看着元宝,乞丐是个好职业,只有给个碗,一手拿碗,一边呐喊,就能成老板。

    乐采薇见那乞丐抓着元宝的腿,嘴里还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嘴唇也冻得发紫,又见元宝那双眼睛亮晶晶的,脸上的表情有同情,还有……一丝倔强和忧伤。

    归元道:“元宝,我们走啦,这大街上每日都会有冻死的乞丐,你说你一个小孩子,能做些什么呢?。”

    乐采薇听不得归元这么损元宝,好歹小胖砸是我教养出来的,一脸不悦的对归元说道:“难得元宝如此有同情心,你干嘛要扼杀他对美好世界的态度?”

    我也没说什么啊,本来就是一个乞丐而已,归元只得转变了口气,拍了拍元宝的头顶,“你有什么能力收留他呢?难不成想拜他为师,跟他一起当乞丐?”

    老乞丐哆哆嗦嗦的倒在地上,抽搐着。

    元宝皱眉,脸色不太好,目光灼灼的盯着乐采薇,嘴唇紧抿着,脸上有着倔强的神色,“师父,你救救他吧。”

    乐采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难得你拥有一颗纯洁善良的心,那就救吧。记得等他醒了,告诉他医药费还是要偿还的。”

    归元悻悻的想,一个乞丐哪里来的儿偿还医药费,采薇也真是的,动不动就想着钱,就不能想点有人情味的吗?

    比如说我家主子。

    元宝眼底有着璀璨如星的光芒,赶紧指挥着天冬将乞丐背起来。

    柳元瑾一路没怎么说话,神色有些凝重,他突然说道:“采薇,要不你先回云府吧。”跟在云纾安的身边,至少安全没问题。

    “为什么?”元宝突然抬头看他,元宝和柳元瑾谈得来,关系也挺不错的。

    柳元瑾难得有这般严肃的神色来,看了一眼元宝,说道:“我与柳长风算是堂兄弟,大过年的,我去找他一起过个年。”

    元宝歪着脑袋,若有所思的盯着柳元瑾。

    柳元瑾轻轻的拍了拍元宝那多肉的脸蛋,“你就放心吧。”不就是担心宗政述吗?担心就直说啊。

    他突然望采薇,想说些什么,许久,什么也没有说,转身便走了。采薇是宗政述的夫人,当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怔忡了许久,想了一夜,便也释怀了,都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以外也是好朋友。

    归元道:“柳二公子反正也不会跟我们一起。”就算是柳元瑾跟着他们一起到了云府,主子最多招待他一壶茶水,肯定是不会多留他的。

    天冬是柳元瑾送给采薇的随行侍卫,主子也不一定能让他进云府,不过下人的院子倒是有些空房子,住一下也没什么。

    回到云府,云府一片冷清,与外面的喧哗格格不入,归元适当的说道:“主子从来没有过过年,以前他总是一个人孤单地呆在圣殊院里,侯爷和夫人还有大公子一家人坐在一起吃团圆饭,都没有主子的份,每到过年的时候,府里总是要等做好了侯爷他们的饭菜,才会想到主子,有时候就是一些剩饭剩菜了。”

    乐采薇皱眉,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归元哪里知道乐采薇那脸上的表情,又接着说道:“主子在京中为质之时,年夜的时候也是孤单一个人,主子不喜欢热闹,京中那些权贵看待质子的态度也不是很好……哎……本来以为主子以后不会像从前一样孤单一人了,结果你却丢下了主子,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害得主子肝肠寸断……”

    “行了,行了。”乐采薇摆了摆手,少说两句不行吗?还肝肠寸断,连个形容词都不会。

    归元悻悻的闭上了嘴,我只不过是想告诉你,主子对你格外的不同,那是格外的喜欢你,你不在的那些日子,主子一想到你不辞而别,可不就是肝肠寸为吗?

    外院冷清至极,与府外的万家灯火鞭炮声声完全是两个世界,而且后墙隔着一条河,那边是浮世山庄,晚宴正好才刚刚开始。

    虽说只有一条河,不过却要绕道二里地。

    微月院在东边,何管家带着家人回老丈人家去过年了,府里除了一些侍卫,也没有其他的人。

    走到微月院的门口,乐采薇明显的愣了愣,感觉气息有些不太一样,门口挂着两盏宫灯镂空雕刻着连年有鱼的图案,样式十分的新颖,像是今年最流行的。

    乐采薇退回几步,抬头望向院门微月院那三个字,一脸的疑惑,没有走错地方啊,“我不在的时候,府里重新装修了一下吗?”

    站在门口的熟地一脸的黑线,沉沉的说道:“不曾。”

    别说是装修,就连微月院里所有的摆设都是你离家出走时候的样子,府里的丫环打扫的时候,主子都严格要求所有的东西必须和之前采薇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否则主子怕采薇一回来,看到有些东西变得不一样了,就会不习惯。

    果然,不过是在院门口挂了两盏新灯,采薇就觉得很奇怪了,还是主子最了解采薇。

    乐采薇喃喃而道:“那可真是奇怪了,没有装修过的话,难道府里又来了什么女客?”

    “没有。”熟地瞟了一眼乐采薇,哪里有女客会在云府呆着?主子能肯吗?

    “那就奇怪了。”怎么会弄得这么有情调呢?

    “主子等你很久了,你快点进去吧。”熟地朝她做了一个请的姿态,然后一把将要跟着乐采薇进院的元宝给拎了起来。

    元宝后领被人拎着,急得手舞足蹈的吼着:“放开……窝唔唔……”嘴就被熟地给捂住了。

    熟地一脸冷肃:“你的院子不在这里。”

    元宝气得去踢熟地,只可惜太矮,又加上熟地武功不错,更是不可能让一个小孩子踢到自己。

    归元过来扛住元宝,言道:“采薇本来就是住这院里,你跟我们在天净院,我们回去吃好吃的去,熟地说烤了全羊。采薇都已经回来了,又怎么会再悄悄的离开?”府里这么多暗卫也不是吃素的,主子喜欢的姑娘,不择手段也得帮主子给得到啊。

    元宝一听,顿时安静了下来,归元说得有道理啊,有云纾安在,师父肯定不可能再次不辞而别。

    乐采薇背着个包袱缓缓的走了进去,院内一片明亮,灯火通明的,院里的树枝上都挂满了喜气洋洋的灯笼,还有春联。

    “搞得这么喜庆,要不是因为是过年,我还以为是谁成亲呢。”乐采薇朝自己之前的房间走去。

    一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摆设一直跟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她摸了摸桌上的茶壶,水还是热的,坐在桌边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要不要去云纾安那里去请个安?

    肚子不适当的咕噜了一声,乐采薇站起来,走到了门口,便听到一阵轻轻的萧声传来,萧声幽幽,明明平静至极,可那声调里却夹杂着几声愉悦来。

    乐采薇犹豫着走到了房门口,一脸纠缠的想着,这等会见着安安的时候,应该怎么跟他解释呢,说起来,不知道等会见面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尴尬。

    里面的人似乎感觉到了她站在门口,萧声一停,云纾安那清沉的声音响起,“进来吧。”

    “哦哦。”乐采薇懵懵的就推门进去。

    云纾安一袭淡鸦色的常服,玉冠束顶,站在那里,长身玉树,俊逸无边。

    乐采薇惊得直吞口水,这大长腿啊,这脸啊,这气质啊,这身段啊,简直……简直看一眼及像中了蛊毒一般,心动不已。她赶紧捂着小鹿乱撞的心,缓步的走了进去。

    桌上摆满了饭菜,香味扑鼻,乐采薇盯了一眼云纾安,又盯了一眼那一桌的饭菜,这个事情吧,比较复杂,我是先扑向秀色可餐的安安呢,还是扑向美味可口的饭菜?这是一个很纠结的问题。

    因为她的心还有乱颤,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乐采薇顿时皱眉,她不记得自己有心口病啊。

    “采薇。”男子那声音低冷绵长。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口水都快流成冰棍了。

    乐采薇尴尬的笑了笑,走了进去,安安这人吧,可远观不可亵渎,我还是奔美食实在一点,至少美食是可以吃的。

    “坐在这里。”云纾安见乐采薇坐得离他挺远的,他顿时就觉得心底有些暴虐起来,不过他的唇边强扯上一抹淡笑,掩饰之前的暴虐之色。

    乐采薇只好在离他了近的地方坐了下来,“那个,公子啊,其实我……”

    “采薇。”云纾安打断了她的话,“偶尔出去散散心也好。闷在这里也挺难受的。”

    这是不计较了吗?乐采薇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你没打算报复我?

    云纾安递给乐采薇一副碗筷,说道:“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不要不声不响。”不然我会想杀人的。

    乐采薇将碗筷给接了过来,愣愣着朝他笑,我都要跑路了,哪里敢跟你说?我谁都不能说,要不是被毛毛给逮回来,我都能跑到天边去。

    乐采薇低头,盯着碗里的米饭,一颗一颗的,还冒着热气啊,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让整个味觉都兴奋,顿时垂涎不已,想想应该挺好吃,她低头夹菜,不敢抬头。

    “采薇。”云纾安那清冷的声音响起。

    乐采薇只觉得脑袋突然被人掰起,然后就撞入了云纾安那双郁冷的眸子里,那双眸子里有温柔的光芒在流动,看起来缱绻缠绵,仿佛脑中里有一道光芒炸开,她一下子就懵了。

    这怎么回事,难道我出了趟远门,安安就成了假安安?

    云纾安的手里拿着一个红木的盒子,上面雕刻着百花盛开。

    简直是,这么贵重的红木居然雕刻着这么俗气的图案。乐采薇呆呆的看着他,这是干什么呢?干嘛拿着盒子,是想跟我算帐吗?

    “送给你。”云纾安抿了抿嘴,神色有些不太自然,这个是叫熟地去请教厨娘何胡氏,何胡氏告诉他的,说姑娘家家的都喜欢男人送她礼物,特别是亲手所做的,何管家曾经给她雕了一个木钗,她就当成宝贝一样的放在箱底,珍惜得不得了,偶尔拿出来看看的时候,都觉得甜蜜无边。

    乐采薇双眸瞠得老大,刚刚放入嘴里的那块红烧肉直接从嘴里掉了出来,她受宠若惊啊,这个安安绝对是个假安安!他送的礼物,我绝对的不能要。

    “拿着!”云纾安见她半天没有动作,阴郁的眸底顿时闪过一道深深的冷意,声音也徒然冷了几分,让人感觉寒冽无比。

    云纾安第一次送人东西,不可能就这么僵着,好像他是洪水猛兽似的,还不敢接。

    乐采薇愣愣的将盒子给接过来,抱在怀里,一脸紧张的看着他,弱弱的问道:“我能问一下,你为什么要送礼物给我吗?”

    “因为今天是过年。”他想也没想,就随意的想了一个借口。

    “可是过年不是应该给压岁钱吗?你给我几百两银票就好了,何必如此麻烦的给我准备礼物呢?”我倒是对钱特别特别有情有独钟。

    “你想要压岁钱?”云纾安盯着她,男子的眼底有着疑惑不明的寒光,他愣了愣,脸上有抹愁色,好像这给压岁钱的事情,是府里的管家拿着文书在他的手里签了字,再从库房里拿出来发给大家的,府里不管是谁,每个人都有的。

    而他送的这个礼物则是他精心挑选的,“等何管家回来,让他给你发一个。”

    乐采薇抱着盒子,怔怔的愣在那里,总感觉安安这画风不太对啊。

    云纾安突然靠近她,握住她捧着盒子的手,声音清沉带着能撩拨人的温柔:“采薇,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喜欢。”乐采薇想也没想,便回答了。见云纾安眉宇之间有丝冷意,马上又道:“不管是什么,都喜欢,只要是公子送的。”

    云纾安本来对她敷衍的回答有些恼愤,但听她后面那一句,心情又变得好了起来,他伸手过来握住了乐采薇抓着箱子的手,然后缓缓的打开了箱子。

    箱子里是一支雕刻着琼花的发簪,雕工细致,打磨得光滑的无比,看起来像是刚刚雕刻出来的,紫檀木的香味在在其中萦绕。

    乐采薇看到那木簪的时候,神色明显的一僵,我以为是银票还是金银珠宝来着,你不送我钱也就算了,你送我一根木头?

    不过这木簪雕刻得可真是精致漂亮的。

    云纾安花了好几个晚上,做废了好多支,手指都磨破了,才勉强觉得这支看起来还上眼,雕刻完成的时候,他还想念过采薇拿到木簪的时候,那一脸的惊讶模样。

    刚刚看到采薇发愣,估计着是感动得连话都不说不出来了。

    他将木簪从盒中拿了出来,然后轻轻的别在了乐采薇的头上。

    这发簪泛着古朴的光芒,插着发间,让人有种说不尽的小清新,再加上乐采薇那张清丽无双的脸,云纾安觉得非常的完美。

    “采薇?你感动吗?”云纾安问道,当初熟地给他回话的时候,就是说厨娘收到何管家送的礼物时,感动得大半个月晚上都是兴奋得睡不着觉。

    我不敢动,我哪里敢动?

    “感动。”乐采薇愣愣的抬着看着他,“公子啊,我收了你这么贵重的礼物,还能拿到压岁钱吗?”

    “能。”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弄来,只要你乖乖的呆在我的身边,永远也不要离开就行。

    乐采薇莞尔一笑,心底舒了一口气,还好,还有压岁钱可拿。

    “公子,我现在可以吃饭了吗?”乐采薇将空盒放在旁边,愣愣的问他。我得吃点东西压压惊,否则我怕一时间太过于紧张兴奋,会突然心悸,呼吸困难。

    “等等。”云纾安从桌下拿出一大把红艳艳的花,双手捧花递到了乐采薇的面前。

    乐采薇看着那娇艳滴的山茶,顿时呆住,山茶花鲜红似火,还有淡淡的香气里还夹留着冰霜的气息。

    她放下刚刚拿在手中的碗筷,将云纾安递过来的花双手接了过来,“公子,你这是……干……干什么?”

    不会是想告诉我,这花是鲜血的颜色,他很喜欢鲜血的颜色,就像虐杀人一样,让人兴奋。

    云纾安冷若冰霜,紧皱着眉头,这花是何胡氏给他摘过来的,何胡氏还告诉他,姑娘都很喜欢花,特别是男子送的花,只要送她礼物和花,她就会扑过来挂在你的身上,等她对你投怀送抱的时候,你还可以亲亲她,如果她拒绝,就代表她默认接受了你的情意。

    云纾安在等着乐采薇投怀送抱,但是他没想到采薇只拿着花,没有扑过来。

    不过云纾安向来有自己的一套行事作风,见乐采薇没有按照剧情来发展,他欺身过去,伸出双臂将她搂住。

    乐采薇头冒冷汗,心跳加速,感觉这心跳的速度啊,她这呼吸都赶不上了。如果这不是个假安安,那么他肯定是因为她不在身边时,所以才吃错了药,弄得脑子都不清醒了。

    云纾安见她双颊酡红,眼底有流光潋滟之色,一脸的娇羞,心下顿时情绪大好,这才跟剧情发展的一样反应嘛,突然低头,慢慢的靠近她。

    乐采薇顿时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鼻尖是云纾安呼出来的气息,寒冽且凶残,她微微的想侧过脸,突然脑袋被云纾安双手给捧着。

    云纾安感觉到她有丝反抗,双手的动作变得有些暴虐起来,低头靠近她那鲜艳的红唇,就要亲上去。

    啪!乐采薇感觉急速跳动的心脏在受不了超负荷的跳动,都已经爆裂开了,顿时觉得心口一悸,呼吸一时间上不来了,脑子严重的缺少氧。

    云纾安捧着她的手,凉凉的嘴唇贴在她那已经滴血般的嘴唇上,她没有反抗,没能拒绝,这代表,她也心悦自己,这个结果让他心底雀跃不已,他就知道采薇对他也是真心的喜欢。

    云纾安只是蜻蜓点水般,很快便放开她,见她紧闭着眼睛,身体紧绷,不由得一声轻笑,“采薇,我想有什么心愿?”

    乐采薇脑子里一团浆糊,完全没听到云纾安跟她说的话,只感觉有无数小虫子在她脑袋的那堆浆糊里钻来钻去,钻得她遍体生凉,她睁开眼睛,嘴唇动了动,吓得说不出话来,然后两眼一翻,就给吓晕了过去了。

    云纾安心下一紧,紧张不已,不过又想到何胡氏所说的,幸福得要晕了过去,采薇这是直接幸福得晕了过去。

    乐采薇吓得不轻,有些事情吧,停留在表面还可以,若是被捅破了,就让人尴尬了,还不如直接装晕。

    “已经吃饱了吗?那我让人把饭菜撤下去。”我们两人好好的坐在一起从诗词歌赋聊天人生哲学。

    乐采薇顿时睁开了眼睛,挣扎着从云纾安怀里起身,赶紧去移凳子,靠近云纾安的空气都太稀薄了,她实在是受不住啊。

    云纾安见她移凳子,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氛就冷了,他声音轻轻的,带着十足的温柔,“有点淘气。”

    “公子,你确定你真的没有因为内分秘失调,引发了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发生了紊乱吗?”比如说脑子锈掉了。

    云纾安只是愣了半息,便听明白了乐采薇话里的意思,徐徐而道:“我的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这挺好,正是我所想的,乐采薇定定的看着他。

    云纾安又道:“当初你说过三个月治好我的腿,口气很大,还说如果一辈子治不好,就任我处理。”

    喂喂,乐采薇一惊,安安,你不要扭曲事实啊,明明我是说三个月没治好,就任你处理的,没有说一辈子,我哪里能浪费您一辈子的时间给我自己添堵啊,会损坏她堂堂第一女神医的称号的。

    “我后来在想,口气这么大的女子,如果没有完成承诺,我是把她大卸八块,还是把她四肢砍了泡酒坛子里?”云纾安用最为温柔的语调却说着让乐采薇毛骨悚然的话语。

    ------题外话------

    吃瓜记者:请问安安,是什么原因致使你放下矜持,放下身段,放弃一切对采薇表白的。

    安安:关你屁事!

    吃瓜记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