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一百零六章,肯定是摔的

时间:2018-07-06作者:风之孤鸿

    颠倒黑白之事,柳长风对付宗政述的时候没少用,言绪觉得太子殿下那伤归功于是睡觉不老实掉下床才够合理,否则哪里会摔得如此的完美,让人一见都觉得特别的心情愉悦呢?

    都是乌鸦,居然坐在一起各自嫌弃对方黑,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www言绪自觉自己的三观极正,自己是哪样,便不会去吐槽别人是哪样。

    其实宗政述当晚混回军中,十分的顺利,他带着柳元瑾一起从侧门的小门里进去的,那个小门通俗一点讲,叫狗洞,当然“走小门”这事嘛,不能告诉柳元瑾。

    打人的事情交给柳元瑾,柳元瑾本来是不想动手的,后来一想想,反正又没人知道,到时候他打死也不承认就行,谁又见过他回城了?

    没有吧?

    对,没有!

    因为他们“走小门”的时候,宗政述的那些小兵装作什么也没看到。

    宗政述让柳元瑾去揍人,自己便安安静静的坐在桌前写了一封奏折,派人秘密的将奏折送回了京中,让老陵王亲自交到皇帝的手里。

    至于奏折的内容,当然是柳长风没有想到的。

    柳长风第二天清晨就已经走在城墙的高处了,他一身淡青色的锦袍,头戴玉冠,腰间还垂着块像征着身份的白玉。

    看那一身高贵的模样,不像是来打仗的,反而来旅游观光的。言绪觉得他或许还需要一个导游。

    柳玉盏提着裙子跑了上来,走到柳长风的面前,言道:“皇兄,人还没见到吗?”她说的是宗政述和乐采薇他们。

    “没有。”都天亮很久了,柳长风凌晨天蒙蒙亮,一直站到现在,城外除了瑟瑟的寒风,连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柳玉盏心下有些着急,说道:“晚上就是除夕夜了,难道他要在晚上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溜进来?”

    “营地的各个关口孤都让人守着了,一旦发现了可疑人物,马上先斩后奏。”柳长风那张泛着青紫色的脸上有抹让人感觉森冷的寒意。

    柳玉盏皱眉,堂堂一国太子,晚上睡觉不老实从床上摔下来摔成这样,也真是无人能敌了,这张脸青青紫紫的跟开了染房似的。再说她还真不相信就那几个守卫的,还能真将宗政述给先斩后奏?估计连给宗政述祭刀都不够,柳长风是没有真正的见过宗政述在战场杀敌时的那股彪悍劲,当然柳玉盏也不会告诉他,她不希望宗政述死,但若是宗政述身边的人死了,倒是皆大欢喜。

    柳长风猛然瞧见了柳玉盏眼底的轻蔑之意,顿时窝火,“皇妹,我听说豫州各大小官员的夫人请您去浮世山庄赏灯,你为何现在还不动身?”

    浮世山庄曾经是云侯府的产业,后来云侯府落魄了,便由云纾安接手了,专门承包给了一个富商,富商把山庄改成了旅游休闲圣地,专门接待一些达官贵人和有钱人,每年都会把提成上交给他。

    柳玉盏轻哼,“那些个小官员家妇人不过是看在我是公主的份上,阿谀奉承,趁机想从本公主这里得到些好处,听说她们还把各家的未出阁的姑娘给带出来了,皇兄,你说他们到底安的什么心思?是想让本公主给他们牵桥搭线,介绍他们的姑娘进宫伺候父皇,还是介绍给你当姨娘?”

    柳长风扯着一张扭曲的脸,冷道:“豫州的官员肯定是要结交好的,孤在这里培养起来的声望和威望不能讨诸一炬。至于那些夫人们的意思,皇妹你看着办就好了,觉得哪个闺秀不错就让人名字记下来,等回京的时候一起带回去。”

    柳玉盏脸色沉沉的,一脸不悦的说道:“我干嘛要去做这些事情,介绍她们进宫伺候父皇就是给自己找后娘,介绍给你当姨娘也是给自己找小嫂子。”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事?

    她从前给父皇算计的阮碧玉如今把后宫搅得一团风雨,母后都被气得老了好几岁。

    “皇妹,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柳长风皱眉。

    “本公主这是实话实话。”柳玉盏皱眉,一脸愤愤的说道。自己还单身呢,却偏偏要给已经有好几个妻妾的人再介绍妻妾,这不是成心的让我难看吗?

    “皇妹,你替孤应付豫州官员夫人的事情,孤替你把宗政述给拿下。”各自为了各自的利益,应该精诚合作才对。

    柳玉盏水眸有着凌厉的光芒,盯着柳长风看了一眼,才道:“我只要宗政述一人,其他人的生死,不必理会。”

    柳长风拧眉,眼底闪过一丝疑惑,“皇兄一再强调只要宗政述一人,不在意他身边人的死活,难道他身边有什么特别的人吗?”

    柳玉盏目光闪烁了一下,冷道:“哪里有什么特别的人,不过是觉得把除掉宗政述身边的左膀百臂,以后能更好的困住他。”

    只要借柳长风的手除掉乐采薇就好,柳玉盏肯定是不会告诉柳长风她想让乐采薇死,更加不会在任何人的面前表露出她想除掉乐采薇的表情,万一被云纾安知道了,不止扒了她的皮这么简单。

    柳长风心底有暗黑的**,那就是除掉宗政述,得到他手里的权力,柳玉盏心底也有暗黑的**,便是除掉乐采薇,得到宗政述,兄妹两的心思极其的一致。

    “云纾安说过,自会有人协助孤对付宗政述,怎么还没见到人?”柳长风疑惑,心下有些焦急起来,他生怕宗政述早已经进了城,不然怎么会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他急急的将柳玉盏给支走,走下城楼来,暗处,一个穿着豫州军军服的男人走过来,柳长风冷道:“怎么回事?”

    男人道:“我家主子说了,让殿下静候,宗政述自会现身。”

    柳长风紧皱着眉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云纾安不会是在耍孤吧?”

    男人低头,不卑不亢:“主子不会做任何没有把握的事情。”别人没质疑过,不要以为你是太子,就可以质疑。

    柳长风并非不相信云纾安,只是觉得想要把宗政述拉下台,有些难度,挺有些难度。

    先不说宗政述十来年在豫州军中的声望和地位,再加上他本身实力,丁太师花了十几年也没有成功的事情,不一定云纾安三两下就能成功的。

    皇帝有时候还会平衡朝局,特意的偏袒,柳长风感觉到皇帝对定北侯府的态度,确实是叫纵容。

    乐采薇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梦,梦里有花山云海,有千山丛林,还有戈壁沙漠,繁华大街和静谧的小巷,人世浮华,事事俱细,最后连她自己都搞不清,看不明白了,而当她醒来的时候,怎么样也记不清楚梦里的情景,她感觉就梦里那场景,估计她能上天,而她此时却发现躺在宗政述的怀里。

    乐采薇有些窘迫,有些愤怒:“……”

    我昨天明明不是这种睡姿,毛毛晚上出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原本应该挨着她元宝此时滚在一旁,脑袋整个都埋在干草堆里,看睡姿十分的狼狈。

    乐采薇稍稍的动了动,耳边响起毛毛那沉稳的说话声,“醒了吗?”

    “嗯。”放开我先,大清早的,我真不想生气啊,否则一整天都会生气,这个兆头不好。

    宗政述听她语气轻哝,柔软,这感觉吧,真贴心,太贴心了,他想他这辈子最大的愿意就是每天一睁开眼,就能看到所爱之人就睡在自己的身边。

    “薇薇,我昨夜回来得有点晚,见你已经睡了,看你说梦话的时候说自己冷。”所以我就抱着你,我身体温暖,宗政述说。

    他瞟了一眼一旁睡着了的柳二,他当时是挨着柳二的,怕柳二坏事直接点了他的睡穴,然后就过来对乐采薇流氓了。

    而且他看到元宝那小子居然挨着乐采薇睡,心情就很不悦,直接把元宝给扔到了一旁的草丛里。

    乐采薇本来是靠着洞壁的,结果此时却被宗政述搂在怀里,不知道是不是梦见雪山高原,才会不由自主的说梦话,但是她从来没有说梦话的习惯啊,不知道是不是被宗政述给骗了,可是这个事情吧,如果对峙起来,谁也说不清楚。

    她坐在一旁,理了理衣服,还好衣服这穿得好好的,应该不发生什么,吓死姑奶奶了。

    “你饿了吗?”宗政述问道。

    “饿了。”元宝那软软稚嫩的声音传来,然后叭叽着嘴动了几下。

    宗政述那脸一黑,扔了一旁的披风从头到脚将元宝整个给盖住。

    “我没饿,你就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去。”乐采薇问道,总这么暗兵不动也不是一件好事,她可不想跟着毛毛在这里当什么山洞居人。

    “我……”宗政述刚说一个这了,脸色一沉,作乐采薇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匆匆站起来,朝洞外走去。

    乐采薇一脸的茫然,走过去摇醒了元宝,元宝醒来有些起床气,当然他是会对乐采薇发作的,于是走过去把柳元瑾和归元他们全部都踩了一脚。

    “哎哟。”柳元瑾捂着腰,元宝那一脚力量可不轻,“臭小子,回头再收拾你。”

    归元和天冬也是一脸愤愤的看着元宝,元宝心情不怎么好,冷冷一哼,“小爷叫你们醒来,那是因为小爷觉得……咦……外面好像有好多人?”

    元宝那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走过来护在采薇的身前,倔强的小脸有着认真:“师父,你先呆在这里,我出去看看。”

    柳元瑾身影一闪,已经出去了。

    元宝脸上闪过一道尴尬之色,“我觉得让柳元瑾出去看看也甚好。”再说了,归元和天冬他们还在外面守着呢。

    宗政述埋伏在一旁,看到一队北奴的军队推着重武器,往豫州的方向,今日正是除夕夜,看样子是想趁着大家都去吃年夜饭,忽于防护的时候,来个暗中奇袭。

    明明已经烧了后方的粮草,他们什么时候这么快就卷土重来?

    柳元瑾跑出来的时候,宗政述一把将他抄倒在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等到北奴军队浩浩荡荡的离开,宗政述才从树丛里走出来。

    “大哥,有些奇怪啊。”柳元瑾那张俊逸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怎么会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至少有好几万呢。

    宗政述提刀站了起来,说道:“太子如今坐镇军中,我们先回去。”本来还想着找个合适的时间再回去,结果弄成这样。

    柳元瑾拧眉,神色沉沉,“我怎么感觉最近我们遇到的事情,偈早就被人安排好的一样?”

    “嗯!”宗政述言道,他不太相信柳长风有这种能力,那是只有柳长风身边有特别厉害的人物在帮他指点。

    “敌方主帅叫阵,如果你不在军中,那岂不是?”柳元瑾一脸复杂的盯着宗政述,这个事情吧,你看怎么办嘛?

    “太子不是在军中吗?”宗政述沉沉的说道,大步的往山洞的方向走。

    乐采薇和元宝正坐在洞中发呆,一见宗政述那挺拔的身影大步的走进来,两人动作一致,齐唰唰的朝他望过来,一大一小双眸透亮明静,又带着疑惑的清光。

    宗政述顿时有种妻儿等侯他回家的感觉,这感觉实在是太幸福了。

    “去问问你爹,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乐采薇将元宝给推了出去。

    元宝刚站起来,脸色立马就懵了,刚刚我师父说什么?他脑子里顿时砰的一声被炸开,回头一脸无辜委屈的看着乐采薇,“师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乐采薇抚额,“毛毛已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元宝瘪着嘴,回到乐采薇的身边,抓着乐采薇的手,“纵然他知道了我们的身份又如何,你不会丢下我的是不是?”

    乐采薇复杂的看了他一眼,“元宝,你好像对于他知道我们身份这件事情,一点儿也不惊讶?”

    哪有,我明明有惊讶的表情,难道我就表现得这么不明显吗?元宝顿时着急了,“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他随时可能会知道。”上回我就是被他给套出来的。

    乐采薇也是被宗政述给套出来的,而且还拿走了她手里的和离文书,说是假的,他得带回京去查证一下那和离文书的真假。

    后来乐采薇才渐渐的反应过来,这绝对有坑,有坑,万一宗政述拿着这和离文书,用权势强迫京兆尹将和离档案给取消了,那她岂不是?

    “薇薇,我可能会有些事情要办,你和柳二先从秘道回城。”宗政述的表情十分的严肃,乐采薇从未见过他如此的神色。

    柳二昨夜和宗政述探过路,见宗政述如此,看出了事情的紧急严重,便道:“好。”

    乐采薇在宗政述的掩护秘密的回了城,城内万家灯火,一派喜气洋洋的景物,元宝紧紧的抓着乐采薇的衣服,一直闷头的没有说话。

    归元已经传信回府,说采薇回来了。

    乐采薇也没想到就这么样又回来了,心情有些烦躁,大冷的天,毛毛明知道有回城的秘密小路,居然还套路她,跟她说那些好像在交待遗言的话,分明就是骗她承诺些什么,还好自己够机灵。

    她拉了一把发呆的元宝,元宝突然说道:“我爹不会有事吧?”

    “他鬼着呢,能有什么事,长着一张正气凛然的脸,尽干些龌蹉的勾当!”乐采薇愤愤的开口。

    元宝还是有些担忧:“万一柳长风趁着敌军偷袭击的时候,诬陷那是我爹通风报信带过来的敌军呢?”

    通敌叛国,这个事情就很严重了。

    乐采薇若有所思:“好像还真有这种可能。”毛毛若是不出现倒还好,若是出现的话,必会背上这个黑锅。

    元宝一听,便急了,带着哭腔道:“那我爹怎么办嘛。”

    乐采薇悻悻的看着他,“难道我们回头去帮他?”

    元宝一怔,马上摇头,这是不可能的,先不说其他的,就是我们回去,也不过是去送人头而已。

    各家各户都开始准备年夜饭了,香味从四面八方溢出来,乐采薇摸到着肚子,吞了吞口水,离开云府的这段日子,外面的伙食实在是太差了。

    突然路边一个乞丐倒在了乐采薇的面前,乐采薇一愣。

    归元走过来,正要将乞丐给踢开。

    乐采薇一把拦住了他,蹲下来看了一眼那乞丐,是个白了大半头发的老头,老头哆哆嗦嗦的打着板子,身上的衣服单薄,像是冻的。

    “姑娘,我们赶紧回府吧,主子已经在府里等着了。”干嘛去关心一个乞丐呢?天寒地冻,经常有乞丐冻死在街头,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那乞丐突然抓住了元宝的裤腿,声音苍孱弱:“救救我。”

    元宝吓得不轻,苦着一张脸,想着要将乞丐给推开,可马上以犹豫了,他在想,采薇当时离开,不要他了,他肯定是不会回去找他爹的,小小年纪,又没一技之长,说不一定也只能当个乞丐,遇到冷天没人上街,讨不到吃的,然后冻死街头。

    想到这里,元宝的心底突然一颤,脱口而出:“师父,他看起来怪可怜的,我们把他带回去吧。”

    ------题外话------

    采薇:元宝,你这想象力实在有点……

    元宝:要是你不要我了,我肯定只能当乞丐,然后被冻死街头,临死求救也没人救我。

    采薇:除了当乞丐,你就不能想点其实有前途的职业?

    元宝:小孩子当乞丐的很多。

    采薇:卖身当奴才不行吗?

    元宝:不行,会给我爹丢脸,我爹不让。

    采薇:当乞丐就不丢脸?

    元宝:你把脸涂脏点。

    采薇:……

    归元:元宝以后当乞丐一定是个很有想法的乞丐。

    作者有话:

    不要问我为什么更新慢,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一定不是是我懒的原因,真的……

    我一样很勤快的!

    超勤快!

    群众:我们不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