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一百零四章,成为我的女人!

时间:2018-07-06作者:风之孤鸿

    有些事情吧,也并非理想中的那样简单甜蜜。

    宗政述感觉到乐采薇一直在疏远他,心底顿时有些难受,他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我出了事,希望你能带着元宝好好生活,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要委屈和将就。”

    乐采薇愣了愣,如果你出了事,元宝就成孤儿了,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成为街头乞儿,任人欺负的好吗,只是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应该带着元宝生活下去?而不是把元宝托付给你的那些属下呢,实在不行柳元瑾也可以啊,他们一个个的,都比我更能带好元宝的。

    “虽说你以后带着个孩子不太好嫁人,若是你以后嫁的那人愿意接受带个孩子的你,你便嫁了,若你以后嫁的那个男人不愿意你带着个孩子,而你又特别的想嫁他,你便把元宝扔了吧。”要不就扔到军中,言绪和秦飞白泽他们也会照顾。宗政述说得情深意切的,让人心抛不已,一旁的元宝懵了。

    我擦咧,这是我亲爹?好吧,这不是我亲爹,我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元宝猛然抱着乐采薇,一脸愤愤的瞪着宗政述:“你胡说什么呢?我师父才不会为了一个男人抛弃我呢。”你怎么当人爹的?居然让人把我给扔了。

    宗政述那眸底冷沉至极,瞠了一眼元宝,对乐采薇说道:“这小子一看就是个不省心的,以后你若遇上想嫁之人,这小子肯定是你的一块拦路石,为了你的幸福着想,你要把他扔得远一点。”最好是永远也找不到你,否则就会影响到你的幸福了。

    元宝咬牙切齿,别以为你不是我亲爹,就可以坑我,“我告诉你,采薇以后不嫁人了,只跟我在一起。”

    宗政述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无奈,像在交代一些事情一般,紧紧的握着乐采薇的手,“薇薇,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这世上会有很多的男人喜欢你这样的姑娘,这此次凶险异常,若是能全身而退最好,若是不能回的话我肯定是没这福气让你当我夫人了,万一我不在了,你一定不要怀念我,不要因为我而放弃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薇薇,实在是我对不起你……”

    乐采薇:“……”你不要这样啊,你没有对不起我,你这么一说,弄得我好像特别特别的对不起你似的。

    柳元瑾第一次听宗政述这么婆妈的抓着一个女人说话,从前也没见他特别的对一个女人这样仔细深情过,就算是元宝他娘,好像很相敬如宾,人前连拉个手都没,虽说人后他也不知道。若不是因为宗政述确实是娶过妻,柳元瑾都怀疑宗政述是不是性取向有些问题,因为他宁可跟男人打架斗殴,也不会为一个女人耐心地做些什么。

    柳元瑾眼底有了悲伤之意,他和采薇才是天生一对,关系特别的好,还有共同的话题和语言,采薇一定会不听信宗政述那糙汗的胡言乱语吧。

    归元握紧手中的剑,强忍着要拔剑的冲动,同时心底又暗暗的替自家主子捉急,同样是追妹子,你看看人家宗政述,多爽朗,多霸道,多大气,能够既大胆,又不要脸的表白,哪像主子,明明喜欢,却总是顾于颜面,什么都没说,弄得采薇离开的时候,这么干干脆脆,一点儿拖泥带水的情绪都没有。

    元宝那小小剑眉紧紧的拧着,他虽然不太希望宗政述把采薇从他的身边抢走,但听宗政述这语气,分明像交代后事,“那个,你就这么快把后事给交代了吗?”

    宗政述瞪了他一眼,胡说,本侯是在向喜欢的姑娘诉说情意,不是交代后事,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坑你老爹呢?这么巴不得我有事?

    乐采薇也没听明白宗政述这到底是在交代后事还是在死皮赖脸的向她诉说情意,她见宗政述那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顿时心底有些不忍,开始心软。

    女子水眸潋滟清澈,有着蛊惑柔软的光芒,撩得宗政述心底一颤一颤的,我夫人这眼神好温柔,太温柔了,让人有种就算死在她的裙下也心甘情愿。

    乐采薇被宗政述那严肃又认真的神态给弄得心底越发不太忍心,说道:“你放心吧,你若不在了,我会找个人嫁了的,要是我想嫁的那个人,不喜欢我带着个拖油瓶,我……”

    “哇……”元宝咧着嘴,哇哇假哭,阻止了乐采薇接下来要说的话,他生怕乐采薇说:我就把元宝给扔了,扔得远远的,让他再也找不到自己,然后好好的嫁人过日子。

    其实吧,乐采薇想说的是,如果我想嫁的那个人不允许我带个拖油瓶,那我就再找个不介意我带个孩子的人嫁了。

    乐采薇心底有些闷,她这心思不太对劲啊,怎么就顺着毛毛的话了呢,她好端端的气质与美貌共存的天下第一女神,还是个黄花姑娘,连孩子都没生过呢,怎么就觉得自己已经嫁人还有一个孩子了呢?

    这种思想是错误的!绝对不能有这样的思想,好可怕。

    乐采薇抚额,一把拉住正在嗷的元宝,冷喝道:“别嗷了!”咱两好像被人套路了知道吗?

    元宝平日里很机灵,关键时候有些懵逼,他最怕乐采薇不要他,把他给扔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有,连想法都不能有。

    元宝瞬间就闭上了嘴,收势收得很快,连眼泪都不曾有一颗,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神一般的演技。

    “我不会扔掉你的。”小胖砸怎么就不相信她呢?

    元宝双眸亮晶晶的,抱着乐采薇挑衅的瞪了一眼宗政述,“听见没有。”

    宗政述拎起元宝,“你先呆着,我有话要跟采薇单独说。”

    元宝见宗政述那架势,顿时有些担心,生怕他把他们俩合伙骗采薇的事情给说出来,到时候采薇若是知道他骗了她,一定是不会要他的。“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大家都在,有什么事情可以相互之间提提意见,找出解决的方案,这样不好吗?”

    “小子,你先滚一边去。”关于夫妻间的私密事能在众人面前大肆的讨论吗?他又没毛病。

    元宝呜呜呜的跑过去抱着归元的大腿,一表悲伤之意。

    宗政述也没有理他,拉着乐采薇远远的走到了一旁,然后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声音醇厚而有磁性,“你要怎么样才能心甘情愿的当我的夫人。”

    我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乐采薇被他抱着,他双臂力量很大,几乎要将她揉入自己的身体里,她皱眉,有些气极,“可我不是你夫人啊。”毛毛咱能不能讲点道理?你这样强取豪夺是会破坏自己的名声的。

    “薇薇,我们不闹了好吗?”宗政述语气里有着无奈,“你本来就是我的夫人,明媒正娶,拜过堂的夫人,早知是你,新婚之夜就应该与你同房之后再走,我承认我在新婚之夜把让你独守空房,令你受尽人言,是我不对,我害你吃了这么多的苦,源芢从小体弱多病,多亏你把他带出府,才让他成长得如此健康活泼,看到他这个样子,我想我也不愧于他的母亲了……”

    乐采薇感觉整个人都被雷给轰了,而且还是被五雷给轰的顶,她只感觉乌云罩顶,全身发软,顿时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都倒在了宗政述的身上。

    这刺激有点大,血槽已空!

    宗政述说了半天,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乐采薇一声不吭,赶紧将她松开,却见她目光呆滞,看起来这情绪啊,非常的不稳定,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他可真是一脸的迷茫。

    “你……你早就知道……”乐采薇太受打击了。

    “那日在驿馆见到尤氏,我便怀疑了。”宗政述肯定不会说当初我见到尤氏的时候,尤氏那样子,根本就不是自己所喜欢的类型,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乐采薇:同样是人,咋就你这么突出?既然怀疑了,那就直接去查啊,怕得元宝那时时候得知自己被人污蔑死了,有多呕气吗?

    宗政述见她紧抿着嘴,伸出手掌摸着她的脸,动作眷恋且小心翼翼,“那份和离书,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是不生效的!”

    乐采薇猛然抬头,下巴被他粗砺的手指刮得有些疼,“怎么可能没有效呢,明明上面盖了凤印的。”

    说着她便将身上的那份和离书给拿了出来打开,指着那上面皇后的凤印,“你看。”

    宗政述的眼底有抹深深的笑意,去拿乐采薇手中的和离书,“这样吗?让我看看这凤印是不是真的。”

    “宫里的公公亲自送过来的,怎么可能是有假?”乐采薇愣愣的看着宗政述将和离书给拿了过去。

    宗政述盯着那和离书上的文字,眸色渐渐的幽冷起来,他看完之后,顺手将和离书往怀里一塞。“等回京我再去找宫里的人对质一下。”

    乐采薇愣愣的看着他:“……”

    这就把我证明我与你没有关系的文书给拿走了?!我怎么觉得心慌呢?

    宗政述牵上采薇的手,“薇薇,你放心吧,你一定会是我的夫人的,谁也不会拆散我们。”

    “不是……那个……”我去你个小蘑菇!乐采薇慌得有些口无择言,“你还是把那个和离文书还给我吧。”

    那可是证明我是单身身份的重要文书啊。

    “也不知是真是假,我暂且帮你收着。”宗政述说这话的时候,眸底有抹冷意,等回了京,倒是要把事情给弄清楚,虽说上面盖有凤印,京兆尹那里没有他签字画押,只要他反悔,也是不会生效的。除非女方拿着比他的签字画押更有说服力的证据,比如说盖有凤印的文书。

    不过连皇后都已经同意他们和离了,宗政述若是要反悔,需要费点时间和精力才能办妥,现下那文书落到了他的手里,只要他回头一毁,纵然采薇有千万张嘴也说不清啊。

    “不可能是假的吧。”乐采薇那受惊的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她愣愣的看着宗政述。宗政述一脸的正气凛然,目光爽朗凌厉,如雪山的日出,让人惊叹炫目,行事风格直接果断,凭的是扎实的实力,倒不像是会阴人的。

    “这个也说不清楚,你我和离本就是被人陷害的,我当初一直误会你是受不了空房寂寞,才带着嫁妆离开的,还带走了我的儿子。”想他堂堂豫州军统帅,皇帝亲封的定北侯被一个女人这么打脸,面子上是很过意不去的。

    “胡说!”一说到这个事情吧,乐采薇就无名的恼火,她明明是个受害者,结果变成了算计人的害人者。

    “我当然也知道那些人是胡说,有些事情总要查探清楚看看到底是谁想要陷害你。”宗政述的眼底有着浓浓的寒意。

    “还不是你那个青梅竹马的公主。”乐采薇悻悻的开口,突然盯着他的眼睛看,像是要从他的眼底看出些什么。

    宗政述只采薇在深情的凝视着自己,“薇薇,你真是……”太热情了。

    乐采薇拧眉,脸色有些难看,“公主为了追寻着你的脚步,在你的军营里呆了好几个月的事情你不知道吧。”

    宗政述说道:“你是说喻展?”

    “啊?”乐采薇惊愕得话都说不出来了,这个事情毛毛是知道的吗?

    “毕竟是公主,军中全是男人,若是在军中出了什么事,皇上必会怪罪,我发现的时候,就将她提为我的副将,跟随在我的身边。”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一方面是看着她,另一方面想让她知难而退。

    乐平公主这个女人吧,占有欲实在是太强了,看上什么便会不择手段的要得到,其实也不一定是真心的喜欢。

    乐采薇后退一步,一脸冷静的看着宗政述,“你什么都知道!?你到底还知道了什么事情?”

    本以为毛毛是个耿直的货,结果阴险狡诈到不行啊。

    “在你的面前,我从未有任何的隐瞒。”

    “那你明明知道我的身份,却到刚刚才告诉我,让我以为我带元宝出府,触怒了你,怕你杀了我。”乐采薇紧皱着眉头,有种被欺骗的愤怒感。

    “我不会伤害你,更不会杀你。我只是想……”他上前一步,逼近乐采薇,一字一句,认真且霸道:“成为我的女人!”

    “你……”你令堂大爷的,我以为你会杀我,没想到你是想睡我?毛毛啊,你这种思想是要不得的。你不能因为我无意之中做错的事情就要如何报复我吧?

    “那个,毛毛,感情的事情是两情相悦的。”自作多情或者是单相思都不能算是正常的感情,那是孽缘你知道吗?

    “我们俩难道不是两情相悦吗?你当初会嫁给我,定是自己同意了的。”所以,宗政述觉得也没有什么错。

    我同意的啊,还不是听说你常年不在家,府里也没养什么通房小妾吗?整个府里只会我一个主子,我才乐意来的啊。

    “薇薇,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不愿意说些让我心安的话呢?”宗政述一脸的悲伤之色。

    乐采薇懵了,咬着唇,复杂的看着宗政述,说道:“如果你连现在的处境都没处理好,那也不是宗政述了。”

    宗政述怔了怔,发现自家的夫人好像看透了他刚刚的一切一般,他脸色有些窘迫,清了清嗓子眼,说道:“我早就知道采薇是最了解我的人。”

    乐采薇想夺了他手里的钢刀把他砍成两半!

    宗政述将手放在嘴里,长长的一声哨声响起,天边惊起一片小鸟,他目光沉沉的看着那鸟飞走的方向,淡淡的说道:“有明日晌午,如果他们再没有开城门,我们便闯进去。”

    柳长风真是把自己的脸面想得太大了,以为自己是一国太子,就能坐镇军营吗?也不问问本侯手里的刀愿不愿意。

    乐采薇总觉得还有什么话跟宗政述说一声,最后弄了半天,也没弄出个什么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