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一百章,手劲也大

时间:2018-07-06作者:风之孤鸿

    “这什么……”呃……

    柳元瑾接过宗政述递给他的那堆有些耀眼的布料,一脸呆滞,述哥看起来还没老啊,上阵杀敌可利索干脆了,怎么脑子就突然坏掉了?

    宗政述和其他几人三两下就已经将衣服给换好了,回头瞅见柳元瑾还捧着那身花裙子在愁眉苦脸,他沉沉的说道:“柳二,你还愣着干什么?”不会穿吗?不会穿着的话,让天冬他们帮你。

    柳元瑾愣愣的开口:“哥,我能给我解释一下,我在这次行动中所扮演的角色吗?”

    元宝过来,将柳元瑾的衣服拿起来看,若有所思:“这个衣服花花绿绿的,跟青楼妹子穿的差不多!”

    宗政述皱眉,冷冷的朝元宝望过来,“你见过?”

    元宝脸上的神色一僵,我和师父经常给青楼妹子看病啊,救死扶伤,一直都是光辉伟大的形象,绝不是你想的那般龌蹉好吗?

    元宝紧皱着眉头,弱弱的开口:“也有青楼的姑娘找师父看过病。”而且师父那些药在青楼楚馆卖得老火了。

    宗政述目光如炬,似乎要将元宝看透,见元宝低头,他沉沉的说道:“以后别跟那些穿得不三不四的女人来往。”

    哎哟喂,柳元瑾突然暴走,指着宗政述,“宗政述,你……你明知道这衣服是不三不四的女人穿的你还给我?你脑子有病是吧,我堂堂一个大男人,你给我这身?你给我定位的角色难不成是军……”

    “对!”宗政述直接打断了柳元瑾所说的话,很霸气的给了他答案,没错,我就是让你扮演的是军妓的角色。

    柳元瑾恼极,哼道:“给我一套北奴军的军服,这件衣服你找个合适的人穿,反正我是不会穿的。”

    “我们这里,只有你长得比较清秀点。”宗政述一脸深意的看着他。

    柳元瑾那相貌在京中可是四公子之一,虽不是丁怀玉那种娘里娘气,但绝对是清逸无双,若是个女子,那也是个清丽佳人。

    柳元瑾咬牙,“我不干!你休想毁我名声。”

    宗政述将裙子往柳元瑾的怀里一丢,“没有别的衣服了,你要是怕了,就别去了。省得到时候被吓得腿软,暗卫们还得顾着你。”

    柳元瑾恨恨道:“宗政述,你别以为用激将法我就能从了你,我告诉你,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能丢。”

    “那让采薇姑娘去?”天冬若有所思的望向一旁的乐采薇。

    乐采薇其实也在想一件事情,她怀疑宗政述早有预谋,可是又觉得不太像,因为宗政述要做的事情吧,风险太大了。

    天冬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只觉得全身被一股冷冽的寒意包围,他眸色一惊,正好看到宗政述眼底嗜血的寒光。

    采薇是我夫人,你居然敢有这种提议?是想不要命了吗?你能让你夫人穿成这样去一个叫做敌营的地方吗?又不是脑子坏掉,有病?

    “奴才也是随口说说。”天冬赶紧改口,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怕我家公子到时候吃亏,会丢了陵王府的脸面。

    随口说说也不行,宗政述眸色寒冽,冷冷的望着柳元瑾,“柳二,这件事情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柳元瑾拧着眉,俊逸的脸上有着浓浓的愤怒,“我不干!”

    “京中有传你给太后祝寿的银两是从赌场赢回来的?”皇亲子弟有一项规定,不能聚众闹事赌博嫖娼,一经发现,轻则杖刑,重则流放。

    虽说这项规定有名无实,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就算也有也是相互包庇着,倒真没谁会主动曝光的,若真被曝光,这顿板子是少不了的。

    “你不要威胁我。”柳元瑾捏着手中的衣服,咬牙切齿。

    “如果威胁管用的话,为何不用?”宗政述瞟了一眼天冬,帮你家公子换装。

    天冬:“……”我不敢。

    柳元瑾将衣服往宗政述的脸上一丢,拔腿就跑,宗政述这人吧凶悍霸道无比,说了什么,必会做什么,我还是赶紧跑吧。

    他路过乐采薇的时候,乐采薇随手一扬,空中一股淡灰色的粉末,柳元瑾只觉得腿一软,砰的一下,就摔在了地上。

    宗政述扔掉了要将柳元瑾敲晕的石子,走过来看着乐采薇,眼底有欣悦的光芒,不愧是我夫人,心有灵犀,知道我在想什么,动作比多还快。

    “采薇?你怎么能这样?”柳元瑾简直不敢相信啊,采薇怎么能阴他,他们关系这么好,无话不谈,感情坚固。

    乐采薇打了个哈欠,懒懒而道:“你不去难道叫我去?”

    柳元瑾:“我去!”

    “来人,帮柳二公子把衣服换了。”宗政述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一把将软弱无力的柳元瑾拎给了天冬。

    柳元瑾恼羞成怒,“宗政述,老子看错你了,你居然这么阴老子……”

    “没大没小。”宗政述无奈的摇头,又扔了一个布包给天冬:“这里有一些胭脂和唇红,好好涂涂勿必涂得漂亮一点。”

    给柳元瑾换成装,天冬盯着那些胭脂和唇红一脸的懵逼,他一个大男人,不太懂得这些女人用的东西怎么用,而且给二公子换衣服的时候,也是折腾了好久。

    柳元瑾一直在那里骂人,骂着骂着便两眼一翻,直接给装晕了过去,我不干了,眼不见为净。

    宗政述见他晕倒,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这样效果更好,到时候把他直接送主将帐里。”

    柳元瑾蓦然睁眼,天冬正在给他的脸上刷胭脂,红彤彤的,可劲的喜庆。

    一旁的元宝和乐采薇都直勾勾的盯着他看,那眼神怪异得不行。

    乐采薇和元宝几乎同时朝柳元瑾竖起了大拇指。

    乐采薇:“厉害!”

    元宝:“牛逼!”

    柳元瑾一把将天冬的手给拍开,伸手往脸上一摸,抬手看的时候,指上就是厚厚的胭脂印。

    他气得跳了起来,身上的裙裳是花花绿绿的料子,脸上是涂得红猴子屁股的胭脂,别人会以为他脑子忘在家里没带出来。

    宗政述从包袱里找了两个馒头,塞他胸口,觉得不够大,又塞了两个。

    柳元瑾牙都要咬碎了:“我想去死!”纵然被气得火冒三丈,说出来的话却轻软无比。

    “采薇,你穿这个吧。”宗政述找了一件男装,而且是一件普通的平民衣服。

    柳元瑾吼道:“为什么不是我穿这套?”明明有套男装,为什么不给我!?

    “采薇怎么能穿成你这样?她又不傻。”宗政述冷道,就算是要穿成这样,也只能是在家里关起门来只穿给我一人看。

    “对啊,我师父是不会穿这种不三不四看起来特傻的衣服的。”元宝很认真的开启了护师父的模式。

    对,你们不傻,就我傻?

    柳元瑾抬起衣袖使劲的擦着脸上被涂得像猴子屁股的脸,真是气死人啊。

    元宝赶紧递给他一张帕子,“其实吧,我觉得你不涂胭脂好看些。”

    宗政述若有所思道:“我见女人们都涂这个。为什么人家涂着还顺眼,你就这么难看?”

    怪我咯?

    “宗政述,你这是打击报复。”柳元瑾咬牙切齿,那声音几乎从牙缝里钻出来。

    敌军军营门口,几个普通士兵拉着了一个长得不错的“姑娘”,“姑娘”穿着得挺性感,一双翦水的眸子还泛着媚光。

    乐采薇和元宝推着一车土豆过来,语重心长的对那“姑娘”说,“二娘啊,我们舍不得你啊。”

    柳元瑾那后槽牙都咬碎了,他紧紧回抓着乐采薇的手,声音压得挺低的:“那你就把我带回去呗。”

    乐采薇塞给他一颗解药,脸上贴着的八字胡须一颤一颤的,压粗着声音,“二娘,到了里面好好干,一定要伺候好里面的爷。”

    我伺候你麻逼!柳元瑾差点破口大骂,他堂堂翩翩贵公子,一直谦恭有礼,如今被弄成这个样子,再不骂人是傻子,他一脸幽怨的抬袖,做着抹泪的动作:“嘤嘤嘤……”

    嘤嘤嘤……采薇,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啊。我肯定不会让你穿成这样却进去的。

    元宝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露出懵懂的光芒,抓着柳元瑾的手,“二娘,作为一个北奴人,为国家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不要给家里人丢脸!”

    柳元瑾:“嘤嘤嘤……”我去你大爷的!我穿成这样去做贡献?

    守营的北奴士兵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宗政述一把将柳元瑾提了起来,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掌拍在他的胸脯,“附近村子里的,我们刚在附近巡视的时候碰到了他们,他们非要把家里的粮食送过来,还在商队里买了一个女奴,说作为北奴的百姓,虽不能上阵杀敌,怎么着也得为国家出点力。”这不就把粮食和女人给送过来了。

    柳元瑾被他那一掌差点儿打到吐血,要不是因为有几个馒头挡着,怕是真的吐血了,他皱眉,捂着胸口轻轻的咳嗽着。

    果然柔弱美人,我见犹怜啊。

    那守营的士兵盯着柳元瑾捂着的胸口,比起一般的妞来说,简直呼之欲出啊,这优势很明显,那士兵看得眼都直了。

    宗政述道:“这女姬身材有料,皮肤又白,很是性感,我打算把他送去将军帐里。”又捏了捏柳元瑾露出在外面的的半截胳膊,看见没有,肤如凝脂,雪白光滑无比。

    柳元瑾:“……”宗政述,你这个变态老流氓!

    乐采薇和元宝站在营地口,朝被带进去的柳二娘挥着手绢。

    乐采薇:“二娘,好好干……”

    元宝:“二娘啊,天冷多穿点,不要总想着露肉。”

    柳元瑾:“……”

    北奴的军营也有军妓,不过长相都没这个叫二娘的好看,柳二娘感觉这一路那些士兵们火辣辣的目光盯得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能生崽了。

    乐采薇送完柳二,拉着元宝依依不舍回头推车。

    北奴的士兵经过严格的审查之后,命令让乐采薇将土豆送到后厨去。

    走出老远,乐采薇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毛毛只带这么几个人,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元宝言道:“不是还有我们吗?”

    乐采薇将土豆往厨房里一放,打算离开正好瞅到那几口大锅里炖的大骨汤,眼睛闪过一道亮光。

    入夜,敌国的后营突然起了火,火光冲天。

    那个副将军还搂着欲拒还迎的柳二娘,笑得一脸的淫荡,猛然就听到外面在喊粮草着火了,惊得将怀中的美人往一旁一丢。

    柳元瑾被那副将随手一扔,差点儿就撞到了一旁的火炉架子,气得他啊,一巴掌就朝那副将军的脸上呼过来。

    副将军顿时被打懵了,这……这女人不止胸大,手劲也大……

    柳元瑾扭了扭腰,冲过来又是一巴掌。

    帐里的其他一早就跑出去救火了,副将军想叫人,结果一开口,一口的血沫子。柳元瑾那沉冷的声音响起:“爷忍你这杂毛很久了。”说着又是一拳头朝着副将军的脸上招呼过来。

    副将军眼冒金星,看到那性感的美人儿一提裙子,火光之下,腿毛欢快的露了出来,而且还一脸豪气的从胸口里掏出几个馒头……

    副将军两眼一翻,给吓晕了!

    柳元瑾一肚子的火气,全部都撒在那更副将军的身上,揍了许久,这才捡了一件兽皮的披风,拿了把武器出了账。

    正要豫州城墙下攻墙的北奴主帅听说后营着火了,顿时气得脸都扭曲,事实在人马急急的往后方赶。

    柳长风一脸阴沉的站在城墙处,他的身边着着一袭青衣的豫州军师言绪。

    言绪的手掌放在墙台,眼底有清清冽的锋芒,“殿下,敌军突然撤离,怕是后方出了事。”

    “你不是说宗政述马上就过来了吗?怎么还不见他过来,敌军攻城,而他却不在此坐镇,莫不是真如外面传言所说,他擅离职守,弃整个豫州的百姓于不顾?”柳长风就是巴不得宗政述出点事情,然后把兵权给交上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