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九十七章,无助啊,彷徨啊

时间:2018-06-25作者:风之孤鸿

    柳元瑾神色变了变,不敢直接宗政述那质问的目光。闪舞小说网www

    宗政述正看到元宝正粘着乐采薇说话,一把拎着柳元瑾:“给我过来。”

    乐采薇看到宗政述将柳元瑾拖走,有些同情的看着元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毛毛头顶那顶帽子的颜色可真鲜艳啊。

    “小元宝啊,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乐采薇见元宝一脸平静,反倒有些担心了,这小崽砸不太正常啊。

    元宝跟着乐采薇这么长时间,多多少少懂了些医术,其他生理方面的知识也懂得,柳元瑾一时间对宗政述所说的话,他明白了,可是他又觉得自己还小,明白太多的事情不太好,会被人看不起的,所以就索性当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你以后别这么自私,别总顾着自己跑路,一定要带上我,我就很高兴了。”至于他,早就感觉自己不是亲生的。

    “你就这么愿意跟着一起逃命啊。”乐采薇想着,如果元宝不是宗政述的亲生儿子,那宗政述从小对他不闻不问便能解释得通了。

    毛毛果然是个冷酷无情的人!

    “愿意,因为我喜欢你,特别特别的喜欢,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我都喜欢你,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比上一天更喜欢你,所以你一定不要抛弃我,如果没有你,我就成了一无所有。”元宝抓着乐采薇的手,说得一脸的认真。

    乐采薇垂眸,眸色清浅,玩着刚刚元宝送给她的宝石,元宝这件事情吧,柳元瑾应该是最近才知道的,不然以柳元瑾那个性,一早就说出来了。

    在宗政述看来,有些事情,并不是表面上所呈现的那样,他将柳元瑾拖在一旁,眼底有着浓浓的威胁之意,“你是听谁说的?”

    “关于你喜当爹,给人养孩子的事情?”这个事情吧,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别人畏惧宗政述,可柳元瑾不惧,大不了就打一架,就算打不过,下回再接着打呗,宗政述又不会真的把他怎么样。

    宗政述松开了柳元瑾,神色变得严肃起来,“连你都知道了的事情,只怕还会其他人也知道了,你到底是从哪里听说这件事情的?”

    柳元瑾见宗政述一脸严肃的模样,顿时一愣,收起玩事不恭的态度来,“我是听太后说的。”

    “太后跟你说的吗?”宗政述眼神凌厉。www

    “我也就是无意之间听太后脱口而出的,看你这个样子,不会是真的吧?”柳元瑾真是没想到啊,堂堂宗政大将军居然过得如此窝囊。

    宗政述皱眉,说道:“源芢是定北侯府的少爷,这些年来我确实是没怎么关心过他。”他有甚至有时候还忘记了有这么一个儿子的存在。

    “那你说源芢他爹是谁?”柳元瑾心思灵活,很多的事情看一眼便会察觉到不对劲。

    要说宗政述那性子,早就把狗男女给大卸八块了,是不可能给自己戴绿帽的。

    “这个就不是你应该知道的,源芢从小就体弱多病,御医说他活不过七岁,我以为那是他的命运,有些东西不是他应该承受的。”宗政述想着元宝以后的日子,便皱眉,一脸的冷意。

    如今这小子如此活蹦乱跳的,命倒是保住了,只是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宗政述看柳元瑾那一脸八卦的神色,脸色一沉,冷道:“你好好想想,除了在太后的嘴里听说过此事以外,还有谁提过。”

    或许他需要杀人灭口一下,当初府里的下人全部都被他换过了。

    柳元瑾那八卦的心思啊,实在是太执着了,“我记得你的原配夫人一个九品小官家的女儿啊,后来那个小官员为救微服出巡的皇上,替皇上挡刀而亡,小官员的女儿被皇上封了个县主,后来你得胜归朝,皇上就给你们赐了婚。”

    宗政述盯着柳元瑾那模样,冷道:“柳二,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安全的道理你不懂吗?”

    我懂啊,可是我好奇啊,知道得越少,我越好奇,越好奇越想知道得更多,如果我不知道的话,我就只能靠想象,一定要给这个事件一个完美的过程和结果,柳元瑾若有所思:“话说你对你原配夫人也不是很用心啊。”

    转念一想,柳元瑾又摇了摇头,“也不能说不用心,至少你府里没有通房小妾,只有一个原配夫人。”

    宗政述常年在外,几乎不在家里停留,弄这么多小妾通房放家里,那是嫌自己头顶的草原不够绿吗?

    柳元瑾说道:“述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没有说出来?难道你是被人威胁了?可是满朝文武,能威胁你的压根就不存在,你连丁太师那老杂毛都不放在眼里。”

    宗政述拂着手中的钢刀,眸色沉沉,“源芢还小,能活着最好。闪舞小说网www”

    “不过关于源芢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你就不能告诉我吗?我保证我绝对不会说出来的。”我连采薇都不会说出去,柳元瑾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秘密。

    宗政述瞪了他一眼,“柳二,你是不是觉得生活太无趣,要早点死?”

    “这跟我生活无不无趣无关吧,我可以发誓真的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就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柳元瑾露出一片赤诚的光芒。

    宗政述冷冷的警告道:“以后你若再说之前那样的话,我就割了你的舌头,打断你的腿。”

    柳元瑾顿时感觉浑身一阵凉意,低头,一脸不忿道:“你这么没人性,会孤独一生的。”

    宗政述一掌拍在柳元瑾的肩膀,柳元瑾差点就被他给拍趴下了。“柳二,好自为之,不要做些的找死的事情,管住好自己嘴。”宗政述警告,转身便回来找乐采薇。

    元宝正端着乐采薇给他药在喝,一见宗政毛一身凌厉凛冽的煞气迎面而来,他赶紧挡在了乐采薇的面前,目光冷冷的瞪着他。

    宗政述拎起元宝,语气沉冷:“明日跟我回豫州军营。”

    “我不!”元宝急道,他才不要跟毛毛回去,反正我又不是亲生的。

    宗政述望向采薇,目光温和了些许,“元宝这么长时间来多亏了你的照顾,救命之恩,定会报答。”

    元宝正想嚷着救命之恩也是我来报,而不是你,结果见到宗政述那一身煞气,就不敢顶嘴了。

    “你别客气。”我帮助过不少的人,从来不求报答,乐采薇觉得心有点累。

    “做人要知恩图报。”宗政述直视着乐采薇,一字一句,缓缓而道:“薇薇,你要相信我!我说话一言九鼎,不会欺骗你的。”

    我相信你个小蘑菇?你连跟我结拜都不愿意,我还相信你,你说我看起来像不像智障?

    “明日一早便回去”宗政述一向发号施令作主惯了,而且他觉得回去才是应该的。

    乐采薇低头,手指拈着一颗宝石放在火光下照着,合计着怎么趁着毛毛不注意的时候离开这里。

    “不要一声不吭的一个人走。”宗政述早就看穿了采薇的意图。

    乐采薇将头埋在膝盖处,难受啊,无助啊,彷徨啊……

    元宝被宗政述拎进帐蓬。

    元宝撇着嘴,他身上还有伤,被宗政述这般粗鲁的对待,心底无名的窝起了一股火,一进帐篷就冲着宗政述气呼呼的吼道:“我才不要跟你回去,回去干什么?难道被那些坏人害死吗?”

    宗政述将他放在榻上,声音沉沉:“源芢,闭嘴!”

    他的声音不高,却威慑力十足,让人不敢反抗,这便是上位者的气势。

    元宝的声音低了下来,“我不要跟你回去。”

    “那你想怎么样?一直逃避下去吗?你想害死采薇?”宗政述瞟了一眼帐门的方向,没有看到采薇的身影,想想她应该是回去休息了。他便又接着说道:“既然能活下来,就好好的活着,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做一个强者,让别人臣服于你,而不是当个懦弱者,任意的屠杀你。”

    元宝一脸懵懂的看着他,自他有记忆起,他老爹就很少管过他,平日里也只是吩咐下人多加照顾,给他优渥的生活环境,更别提和他说话了,连教导他都极其的少。

    “我不能离开豫州军营太久,你要知道我能在今天这个位置上,拥有的这些权势,在朝廷之中,明枪暗箭多不胜数,若我没有今日之权势,又如何能护你。”宗政述的语气冷冷的。

    元宝不屑,嘀咕道:“你根本就没有保护过我。”真正保护我的只有我师父,她才是这天底下最关心我的人。

    “如果不是采薇,我坟头的草都比我现在还要高了,你我见面也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坟头。

    元宝语气里的怨恨很多。

    宗政述想说他费了好大的心思,请到了一个世外老神医给他看病,只是等将神医找来的时候,元宝已经被采薇带出府了。

    宗政述一度很恼火那个将元宝带出府的女人,若是元宝就此死了,他一定不会放过她,让她给元宝陪葬。

    后来发现元宝还活着的时候,他简直是松了一口气,后来又知道那个自己一见钟情的姑娘就是自己的夫人时,更是欣喜若狂。

    “源芢,任何事物都不能只看表面。很多的事情都不是你表面所看到的那样。你难道不希望以后采薇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吗?”

    不希望我们之间还有别人,我只希望我和我师父游山玩水,浪迹天涯。

    “休息!”宗政述见他还懵着,沉喝了一句。

    元宝赶紧缩到了被子,转了转眸子,盯着宗政述道:“你与采薇之前已经和离了,上面不仅有京兆的文件和皇后所盖的凤印,她早就不是你的夫人了,只有你还蒙在鼓里,以后她是受不了窗户寂寞,跟人私奔离府。”

    “这个你不用管。”宗政述觉得从前那个郁郁沉沉的病殃子看起来还顺眼一眼,至少不会跟他顶嘴,每次见他都是用崇拜的目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叛逆的小孩。

    元宝恼道:“她不会喜欢你的,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宗政述举起手,元宝以为他要打他,吓得缩了缩。

    “源芢,采薇是我认定的夫人,你别捣乱。”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想要得到一个女人。

    “那我娘呢?”元宝灼灼的盯着他,“我娘又算什么?她在你心里面到底又是什么位置?”

    宗政述不知道元宝到底明白多少,只是此时却不知如何回答他,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等我回京,便让皇上下宣封你为定北侯府的世子。”

    元宝一愣,他问的不是这个问题,他明明问的是他娘,怎么宗政述却转移了话题,毛毛实在是太贼了,他咬了咬牙,认真的说道:“你娶我娘,到底因为什么?我其实并不在意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

    “身份代表地位,你以后便会懂了。”宗政述也不想与他多说,现在还不到应该说的时候。

    他拍了拍元宝掩在被中的手,转身出去。

    乐采薇抱着一个枕头正在床上发呆,外面的喧哗声钻入耳,明明很近,却又遥远,她捏着手中的轻衣侯令,想着还是靠江湖势力吧,不然确实不好摆脱毛毛,毛毛这个人实在是太固执了,天底下这么多的女人,他非得缠得我,他这是害我啊,给他当夫人的都没一个好下场的。

    眼前突然一片阴影,乐采薇抬头,见到宗政述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的床前,惊得她手中的轻衣令掉在了地上,她惊呼一声,赶紧下床来捡。

    宗政述已经弯腰,替她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木牌,拿在手里借着外面的火光看了看,又若有所思的盯着乐采薇:“你的东西?”

    ------题外话------

    作者:其实我知道有小仙女肯定又要说我又双叒叕写错章节名字了,这个问题吧……我只想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