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九十六章,隔空放炮技术超群

时间:2018-06-23作者:风之孤鸿

    “还行吧。”其实也没想,但是怕说出来,会让柳二觉得没什么面子,还是敷衍一下最好。

    柳二作为妇女之友,对待闺蜜还是挺义气的,关键时候还能站出来,想到替她解个围。不过以毛毛这性格,肯定是鸟都不会鸟他一下。

    “我就知道我们郎才女貌,心有灵犀,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柳元瑾凤眸轻扬,一派和煦之感。

    乐采薇正欲开口,顿时感觉被搂得更紧了,而且勒得她有些发疼,宗政述神色阴沉的瞪着柳元瑾:你当着我的面与我夫人聊天叙旧,还说这般暧昧不清的话,你们问过我的意见了吗?想过我的感受吗?

    柳二浑然不知觉,完全没理会宗政述此时杀人的目光,说道:“采薇,你怎么啦?没事干嘛让人抱着,下来下来,我带你骑马。”

    乐采薇:“……”我下不来,我被毛毛给控制了,再说我就真是下来了,毛毛那眼神都给把我的腿吓软了,到时候也丢脸。

    “柳二,你和薇薇的关系还挺好?”宗政述冷冷的说道,眼底有着浓浓的醋意。

    “那是自然,我们经历过生死。这交情不浅,述哥,你是不会明白的。”柳元瑾笑眯眯的看着宗政述,眼底明显有着挑衅之意。

    “生死之交?”宗政述的声音低沉而磁性蛊惑,他那些锐利的眸子锋芒逼人,似乎要将柳元瑾给撕成碎片。

    “必须的啊。”柳元瑾挑了挑眉,望向乐采薇:“采薇,你说是不是?”

    “既然是生死至交,不如我去买只鸡来。”宗政述低头看着怀中的乐采薇,那目光灼灼。

    柳元瑾一愣,一脸的茫然,“买只鸡做什么?”

    “你们这交情,不应该斩个鸡头,拜个把子吗?!”宗政述一向是个有原则讲道理的人,看在柳二是他死去兄弟的弟弟,也算是他的弟弟,对待弟弟的态度就应该先讲道理,道理讲不清的时候,再动手揍。

    柳元瑾嘴角抽了抽,“我对采薇的情义,不是拜个把子就能概括来的,你不懂的。”就算要拜,不也是应该拜堂吗?

    “哦?”宗政述那眼底的光芒有些危险的,别人觊觎我夫人我把人家杀了就算了,而柳二嘛,毕竟是兄弟临死所托,不能失信,不过把他打废也不是不可,大不了以后养着他就好了。

    乐采薇觉得柳元瑾那那目光里有着担忧,她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这么霸道又凶残的毛毛,我也很无助的好吗?

    “要不一起结拜吧。”乐采薇脑子里闪过一道亮光,同生共死,到时候就算事情败露,毛毛也不可能把我杀了吧。

    乐采薇觉得自己突发其想的这个主意真是太妙了,她怎么这么聪明呢?

    柳元瑾眼底有抹惊愕之色,讷讷道:“也行,宗政述,你觉得呢?”

    好吧,连哥都不叫了,宗政述冷道:“不行!”

    你们想得美!

    我跟我夫人拜过堂,成过亲,拜什么把子?我这不是有病吗?宗政述抱着乐采薇往前走,将她放在柳元瑾之前骑过来的那匹枣红马上,然后自己一跃而上,动作凌厉的坐在了采薇的身后,一把将她搂住,那是霸道又独断,就像得到一件梦寐以求的珍宝,只想一直都捧在手心里,不愿意任何人看到,生怕被人觊觎了。

    柳元瑾带过来的那几个游牧汉子见宗政述如此的不客气,朝柳元瑾望过来。

    柳二觉得宗政述这人吧,实在是没原则,不讲道理到极点,而且还凶残冷酷,杀人不眨眼。

    天冬上前,一脸的恭敬道:“二公子,我觉得定北侯对乐姑娘的态度很不一般,要不您还是不要去惹定北侯了吧。”

    刚刚定北侯杀人的时候,可没人性了。

    “我怕他不成?”柳元瑾愤愤的说道,明明是他先认识采薇的,那个时候两人经历多少次死里逃生,这感情怎么一到宗政述的理解里,就是应该拜个把子呢?难道就不能拜个堂?

    天冬看着宗政述和乐采薇的背影,言道:“这么看来,侯爷对采薇姑娘那是志在必得。”

    “柳好土,我跟你讲,宗政述一定是威胁了采薇,你没见采薇一脸的不开心吗?”柳元瑾觉得自己才是最适合采薇的人。

    天冬脸一黑,“二公子,我已经不叫柳土了。”改名叫天冬了,还是你给改的,说采薇是女神医,给取个药名的话,到时候能在采薇的面前加个印象分。

    乐采薇被宗政述搂在怀里,跨下的马缓缓的走着,她抓着袖口,正计算着要用多少药粉才能将宗政述给放倒?

    宗政述倒是瞟向了她的小动作,他勾唇轻轻一笑,我夫人真是调皮,还想用毒药来放倒他,不知道她就搂在他手里,万一真的中了招,他就直接啃她的嘴,到死也要做个风流鬼,占个便宜先。

    宗政述也是上次的时候,发现了乐采薇那血能解毒的事情,说起来不可思议,但是他一向很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像之前第一次见到乐采薇,就一见钟情一样。

    后来出现了一个尤氏,他却一点儿也不喜欢,只不过为了一个责任而留下她而已,到然后发现尤氏其实是假的之后,他简直欣喜若狂。

    “元宝在前面。”乐采薇声音轻轻的,将藏在袖中的毒药收了回去,她直觉在她放倒毛毛之前,毛毛会先将她灭了。

    这个距离不好出手,实在是风险太大了,还是等机会吧。

    “好。”他声音沉冽且磁性。

    乐采薇顿时感觉他那短短的一个字尾音都轻轻的颤了起来,像一条勾人的食人鱼,让她心底都被撩拨起来了。

    人长得不错,声音也沉厚磁性,如果行事作为不那么凶残独断的话,乐采薇觉得他还是挺不错的。

    “采薇!”身后有叫唤声。

    柳元瑾找了一匹马追了上来。

    宗政述皱眉,眼底有了冷肃之意,这个柳二啊,真是个碍事的,他低头,下巴轻轻的蹭着乐采薇的头顶,“薇薇,和我回家吧。”

    乐采薇正一脸沮丧的想着自暴自弃算了,哪知宗政述在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她一愕,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懂,我真的不懂,她吱吱唔唔道:“你家里不是有夫人吗?”

    咱要讲道理,你家里已经有夫人了,就不要强迫我了。

    “你跟我回家,你就是我夫人。”小妖精,都跟我拜过堂成过亲的,我还要什么其他的亲人?

    宗政述一手抓缰,一手搂着她,一扬缰绳,马儿狂奔起来。

    乐采薇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毛毛哪些阴晴不定的,一点儿也不好哄啊,倒是安安好哄点。

    元宝被小骊扶着坐在了树下,一脸冷冷的模样,看起来格外的严肃,小骊逗了他好久,他敢不吱声。

    突然元宝恼了,冲小骊道:“你不要闹了,成熟点行不行,都这么大个人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还有……我正烦着呢。”

    小骊一脸尴尬闭上了嘴,心底闷闷的想,我不就看你一脸严肃的模样想让你放轻松一点儿吗?

    元宝看到宗政述带着乐采薇过来,眼睛都直了,他扶着树站起来,一张脸皱成了苦瓜,对身边的小骊道:“美女妹子,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小骊刚刚被元宝给凶了,这会儿又听元宝软软的叫她美女,声音还带着稚音的颤儿,说道:“什么忙?”

    “你刚刚不是说你们的篝火晚会,男人女人都可以趁机会跟喜欢的人表白吗?你回头多找几个你们部族里美丽的女子。”元宝指了指,宗政述道:“他有权有势有钱,有武力长得帅,独独缺个夫人。”

    小骊一愣,“他怀里那个不是他夫人吗?”

    “呃……不是。”元宝是不会承认的,采薇是他的,谁也不能抢走,他还要和采薇闯荡江湖呢。

    “那是谁?”这么亲密的共坐一匹马,难道不是夫妻吗?就算不是夫妻也是两情相悦的对象。

    “那是我师父。”元宝说道,想了想,露出委屈不甘的神色来,师父若是知道了他和宗政述都在骗她,肯定会很伤心很难过的。

    宗政述骗她,不怀好意。而元宝骗她,是有苦衷的。

    小骊若有所思:“我觉得他对你师父很有心啊。”

    元宝瞪了她一眼,“我师父是被逼迫的。”

    小骊想了想,便点了点头,因为她认为,小孩子是不可能骗人的。

    这一路,乐采薇一直没有说什么话,宗政述看到银杏树下站着的元宝,勒住马,然后将乐采薇从马上抱了下来。

    元宝一瘸一拐的上前,目光冷冷的瞪着宗政述,然后将抓住乐采薇的手,摇了摇,眼底有疑问:你怎么把大毛给带来了?

    乐采薇:我好无助,好彷徨,好悲伤,好难过,好……惊恐……

    宗政述那双狼眸锐利如刀,让人生寒,瞟了一眼元宝,见元宝腿上包着厚厚的纱布,走路不一瘸一瘸的,不禁问道:“哟,这是怎么啦?”

    元定冷冷一哼,拉着乐采薇的手,“师父,你过来。”不要跟他在一起。

    宗政述觉得奇怪,源芢这样子像是受伤不轻,“被人打的?”

    怎么这么没用?伤成这样。

    乐采薇不敢跟宗政述说元宝是被角斗场上的野兽给咬的,毕竟不小心把人家的儿子丢了,还让他被当成奴隶给卖到了角斗场,这事若是被他知道了,她一定死得很有节奏感。

    当然元宝也不会说自己是因为被人卖掉的事情,这么丢脸的事情怎么能随处乱说呢?

    “我自己摔的。”怎么滴,牛逼不?元宝一脸桀骜不驯的模样看向他。

    “挺有出息!能把自己摔成这样,一般人对自己干不了这狠事。”宗政述目光淡淡的看着他。

    元宝道:“遗传!”

    宗政述那眼底有浓浓的冷芒,老子金戈铁马十来年,没有这样的儿子。

    这时,柳元瑾已经追了上来,小骊赶紧迎了上去,柳元瑾朝小骊笑了笑,说道:“妹子,我等会跟你说。”

    小骊见柳元瑾走到了乐采薇的面前,一张秀丽的脸明显的僵了僵,慢慢的低下了头。

    晚上,部族里的篝火晚会热热闹闹的举行着,无数未婚少男少女一个个的站在场中央跳舞。

    宗政述端着一坛子烈酒就在喝,有几个长得不错的姑娘走到宗政述的面前开始喝情歌,声音清婉流转,缠绵悱恻。

    元宝拉着一个中年女人说话,那中年女人被他甜言蜜语哄得嘴都合不扰,掏了不少的宝石给他,跟他换手里的丰胸丸和美容霜。

    柳元瑾趁着宗政述被人缠着机会,将乐采薇拉到了一旁,“采薇,你说你不如跟我回京城,不是有句话说得好,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以宗政述那智商肯定不会想到你会呆在京城的。”

    乐采薇自从遇到毛毛之后,一直都闷闷不乐的,当时她被土匪围困的时候,毛毛突然出现,如天神降临,是挺让她心动的,可是她始终觉得,毛毛若是知道了她的身份,肯定不会话过她。

    “我们今晚就走。”柳元瑾压底声音凑在乐采薇的耳边。

    突然一道破风声飞来,柳二抬手一挡,一个酒坛子朝他飞过来,手臂一阵发麻,柳元瑾看到宗政述那眼底锐利的寒光。

    那些刚刚还围绕着他的女人此时一个都没有在他身边,都跑去撩其他的去了。

    柳元瑾挑衅的朝他挑了挑眉。

    宗政述突然大步走来,乐采薇见此,赶紧起身,“那个……我还有急事,先走一步。”

    凌厉的气息逼近,乐采薇抚额,被宗政述逼得靠在了树桩,不好后退,只得抬眸,正视着宗政述,说道:“宗政大将军今日救了我,他日一定做牛做马来报答大将军。”

    宗政述身上有醇厚的酒气,说话的声音轻轻的,手臂伸过来,手掌撑着树,将乐采薇圈在其中,“这么漂亮可人的姑娘,我怎么舍得让你做牛做马?自然是做我的夫人。”

    乐采薇抬眸看他,我还是觉得做牛做马的难度要小一些。

    宗政述喝了些酒,低头,说话的气息扑在乐采薇的脸上,灼烫无比,“我要你做我的夫人,薇薇。”

    “宗政将军,咱有话好好说,不要威胁我。”说些开心的事情就好,不要说这种不开心的事情,让人觉得悲伤?

    宗政述的身体倾过来,低头,盯着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想起那夜的热吻,心底一阵的激动,不知不觉的,热血了起来,而且看着她那无辜可人的模样,心底一片柔软服帖。

    乐采薇双手撑过来,不想让宗政述再欺身过来,“宗政将军,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我一定改!为什么非要我给你当夫人呢?”

    “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喜欢你没有理由。”你原本就是我夫人。

    还有这理论,乐采薇懵了,“你不能这样,我们了解吗?你根本不了解我,我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宗政述想借着酒劲做点轻薄之举,他一手撑着树,一手将她搂过来,低头去亲人家姑娘的嘴。

    乐采薇别过脸,一股醇厚的酒气迎面而来,浓浓的是霸道强硬的气息:“……”

    “薇薇,我听这部落里的人说,如果喜欢一个姑娘,就让她成为他的女人,让她感觉到成为女人的快乐之后,她就会一心一意的跟着你。”宗政述没有亲到采薇的嘴唇,只有好去亲她其他的地方。

    乐采薇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理论,全身萦绕的是他想占有她的气息。

    柳元瑾一招攻过来,宗政述低头亲了亲她的脸,回手将挡住了柳元瑾,目光如狼的盯着他:“柳二,你是不是皮痒。”

    柳元瑾哼道:“采薇明明不喜欢你。”

    “难道喜欢你?”宗政述反问,我夫人喜欢其他的男人,这事换做别人的男人都不能忍!

    “对,他喜欢我。”柳元瑾气呼呼的说着,再次发动了攻击。

    “我听说这次你跑出来,家里人是不知道的。”宗政述一招将他打开,若有所思的盯着柳元瑾:“世子说你是逃婚。”

    “我爹胡说!”柳元瑾目光闪烁了一下,脸上有尴尬之色。

    要问为什么柳元瑾他爹四十多岁还是个世子,那是因为柳元瑾他爷爷上表陛下将爵位世袭给柳元瑾他爹时,丁太师从中作梗,不知道作了什么妖,居然说老王爷还活得好好的,干嘛要传位世子呢?

    老王爷和王妃身体棒得很,而且恩爱有加,没什么侧妃妾室的,倒是世子有几房妾室,独独只剩下柳元瑾一个儿子了,家里长辈都宠着,柳元瑾又是一个会说话的,宫里太后都喜欢他得紧,他从太后的手里就哄来了出城的令牌。

    皇帝也没指望柳元瑾为国为民,又加上丁太师在一旁作梗,便觉得陵王府不需要那么出众,既然是个皇亲国戚,以后养着就可以了。

    柳世子想让柳二娶许国公之女,因为柳世子和左国公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两人一起成亲,一起纳妾,那交情无人能懂,为了培养柳二和许小姐之间的感情,两人又合计的让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也跟两人从小一样穿同一条裤子长大,一起成亲,一起……呃……

    结果,柳元瑾和许小姐称兄道弟好些年,一起逛过青楼,喝过花酒,街头打过流氓,上山治过土匪,这感情嘛,堪比亲兄弟,两人一听家里的打算,于是都很有默契的逃婚了。

    许家还有一个二小姐,温柔娴淑,落落大方,许家想将二小姐换上,不过二小姐不喜欢柳二这痞性,一哭二闹三上吊,硬是把这替嫁的事情给捣黄了。

    柳元瑾此时被说中了痛处,冷冷一哼,“那是我爹糊涂惹下的事,关我什么事?”

    “既然如此,我的事情又关你什么事?”宗政述手中的刀已经举了起来,眼底是一片危险的寒意。

    柳元瑾道:“我逃婚怎么啦,怎么啦?你了不起,你最了不起了,出外三年回来原配怀孕五个月了,隔空放炮技术超群……”

    突然有一道目光朝柳元瑾射过来,元玉手里抱着一大堆的宝石,目光炯炯的看着柳元瑾。

    乐采薇顿时愣了,这个消息好劲爆的说,她那八卦的心思顿时就窜起来了,目光好奇的盯着柳元瑾,柳二,你还知道些什么,我们找个地方细细说说。

    元宝那目中炯炯的光芒突然回来,然后走到乐采薇的面前,将那些宝石递上:“师父,这些玉石很漂亮的,很适合你,以后我一定多挣些钱给你,让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宗政述松开乐采薇,回头逼近柳元瑾,“你刚刚说什么?谁跟你说的这些?”

    ------题外话------

    入v倒计时,大家不要养文哦,限时只有几个小时了。

    关于后续,会更精彩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