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九十六章,我还挺想你的

时间:2018-06-23作者:风之孤鸿

    元宝不是不相信她,只是担心,他摇头:“不,你跟我一起去。”那里就让天冬顶着。

    “听话!”乐采薇吼道,一巴掌拍在元宝的脑袋上,把元宝打得懵了。

    元宝喃喃而道:“就算你把我打成傻子,我也知道不应该让你陷入危险的境地当中。你宁可跟别的男人共同对抗坏人,也不愿意和我一起远离危险吗?”

    乐采薇叹了一口气,“赶紧走吧,再不走的话,我们都得死在这里,还有啊,小元宝,以后少看那些小话本了,特别是青楼附近百~万小!说里淘来的小话本,那些都是骗小孩子玩的。”这世上哪里会有那么多甜言蜜语可当真?

    元宝定定的看着她,慢慢的又垂下了眸子,他还太弱小,面对那些强悍的土匪强盗时,不仅帮不上什么忙,而且还会成累赘。

    乐采薇拍了拍元宝的肩膀,“快走吧,从前我们经历那么多次追杀,不也一样没事吗?”最多就是北川的土匪比大历的刺客看起来壮一些而已。

    “嗯,我要相信你。”元宝认真的说道,然后抓紧了马缰。

    乐采薇一扬鞭子,那马奔驰而过,一个大汉策马去追元宝,乐采薇扬出一片毒雾,那个大汉正追上元宝,举刀要砍向他,结果马蹄突然向前一跪,连人带马滚落在地。

    元宝心有余悸,回头看到乐采薇站在漫漫黄沙当中,脚下躺着好几个被毒倒的,他咬了咬牙,策马疯狂的朝前走。

    马蹄子陷在沙里,走得极慢,走出黄沙区,便看到了前面的绿州,元宝便看到了一些游牧部落的人在放牧。

    柳元瑾坐在一颗银杏树下,正和一个游牧民族的女子聊天,那女子穿着长长的裙子,头上戴着流苏的帽子,青丝编成了一条一条的辫子垂了下来,女子眉眼含春,两腮通红,对柳元瑾那是一脸的倾慕。

    元宝那马靠近的时候,柳元瑾那嬉笑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他站了起来,朝元宝跑过去。

    “采薇呢?”柳元瑾看元宝一脸的虚弱的模样,又闻到他身上的药味,脸色顿时就变了。

    “快去救她!”元宝下马的时候差点儿直接的摔下来,还好柳元瑾一把拉住了他。

    “你先说是说是怎么回事?”怎么无缘无故的被追杀?公主的事情云纾安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吗?

    柳元瑾将犯人押回京之后,便溜了出来了,老陵王管不了他,陵王世子更管不了他,柳元瑾一张暖男的嘴,直接把老陵王妃和太后哄得服服贴贴的,皇帝也纵容着他,随他去。

    元宝急得都要哭了,“你先问了行不行?赶紧去救师父。”

    柳元瑾回头跟那女子说道:“我朋友遇到点事,你帮我照顾一下那小子,等我回来找你。”

    女子抓着垂落在胸前的小辫子把玩着,一脸的娇羞模样,被草原风吹得酡红的脸蛋真是可爱至极,她声音清婉好听:“那你把赤芒牵去,我再让阿爹找几个人陪你。”

    柳元瑾轻轻的拍了拍女子的头顶,“果然长得漂亮的妹子,都心地善良。”

    女子将一匹枣红色的马牵过来给柳元瑾,“寨子里晚上有篝火晚会,杀了羊,吃烤羊肉,你快些回来,别耽误太久。”

    柳元瑾点头,走到元宝面前,说道:“小骊会照顾你,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将采薇带回来的。”

    元宝见他打算单独一人,抓着柳元瑾的袖子,急道:“你别一个人去,打不过,丢人,多带些人去。”

    柳元瑾白了他一眼,一跃上了马,朝着元宝所指的方向跑去。

    乐采薇手中的毒粉已经放倒了好几个土匪,洪威见此,离采薇远远的站着,举起了手中的箭弩对准了采薇。

    “咻!”凌厉的破风声响起。

    天冬吓得脸都白了,“姑娘,小心!”

    乐采薇没料到那小箭朝自己的胸口射过来,惊得都忘记了怎么反应,眼看着就要被射穿,“铮!”的一声,一把长刀飞过来,将那支箭给打断掉落在地。

    然后乐采薇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给抱起。

    宗政述这几日为了追寻采薇和元宝,一直跟在镖队的里,只要一听说哪里有土匪打劫,他都会第一时间冲过来,看看是不是采薇遇到了危险。

    他走的这一路,路上的商队和镖队都知道有一个傻大个,一路疾恶如仇,除去了在路上作恶的土匪,好多被他拯救过的商队都想要报答他,都被他拒绝了。

    乐采薇撞入一个坚硬的胸膛里,脑子撞得有些发懵了,一抬头正好看到宗政述正低头看她。

    男人那下巴棱角分明,胡子长长了一些,将原本英挺的面容衬得粗犷了一些。

    乐采薇赶紧收回目光,惊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卧槽咧,怎么这个人好像毛毛?特别特别的像?

    顿时她又有些无奈,好吧,他就是毛毛,前两天还差点碰上他。

    洪威原本想着带上十几个兄弟壮壮士威,没打算动手,真要动手,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可没想到乐采薇一出手就把十几个兄弟毒倒了一大半,剩下都开始后退到了安全的距离,举起身上所带的箭弩,将乐采薇他们给围住了。

    天冬见突然出现的宗政述,顿时一愣,定北侯他是认识的,只是不知道定北侯居然认识采薇,而且还这么孟浪,把采薇抱住了。

    宗政述一手抱着乐采薇,另一只手拿着长刀,气势汹汹的挥开那些射过来的箭支,那姿态,绝壁是气势逼人。

    乐采薇被他单手抱着,一脸惊愕的看着他单手挥刀,那样子简直是太令人心颤了,她吞了吞口水,毛毛这样子,还有点帅啊。

    宗政述抱着乐采薇,面对着那些凶神恶煞的土匪不仅不后退,反而一直朝前进攻。

    洪威看到地上一个手下的脑袋被宗政述手里的大刀给砍了下来,跟砍萝卜似的,顿时吓得脸都白了,这什么鬼东西,太凶残了,太暴力了,怎么能这样呢?大家都是萍水相逢,不要这么粗鲁,好好说话不行吗?

    洪威吓得腿已经软了,眼看着宗政述一步一步逼近自己,他举着箭弩的手都在颤抖:“大家都是初次见面,何必弄得这么难堪呢,不过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不要为了一点儿小事就大动干戈好吧?”

    乐采薇瞠目看着那个吓得一脸土色的洪威,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好汉,做人要讲道理的嘛,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和赶尽杀绝,大家坐下来喝个酒,聊个天,做个朋友如何?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友谊长存……”洪威已经开始口无遮拦了。

    “采薇是我的女人,你动她,便与我有仇。”宗政述那低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杀气,眸底是如狼般嗜杀的寒光,他突然将乐采薇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膛处,如低磁如沙砺划过地面的声音响起:“闭眼。”

    乐采薇被他那一身的嗜杀之气给怔住了,毛毛,实在是……太……

    太有气势了!

    宗政述举起了刀,指着洪威,“我不喜欢跟恶人讲道理,也不喜欢拖泥带水。”所以你便受死吧。

    洪威急了,拖了一个受伤的手下挡在自己的身前:“好汉,只要你留我一命,你要什么都可以。”

    宗政述仿佛没有听到洪威的话,低头贴近乐采薇的耳朵,“你说留不留活口?”

    乐采薇挣扎着,想要离他远一些。

    宗政述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习武之人,又粗糙罢了,哪里知道手重手轻,那一巴掌直接将乐采薇给整疼了,疼呼一声,眼底有潋滟的光芒。

    宗政述愣了好几秒,这才惊觉,手掌又赶紧揉了揉乐采薇的屁股,“怪我。”

    当然怪你啊!乐采薇每次宗政述一次,这毛毛总会刷新乐采薇对他所谁知的流氓程度。太过分了啊。每次见面都对我动手动脚的,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在人前抬头?还怎么当个人见人爱的女神,还怎么勾搭漂亮的小鲜肉男神?

    “薇薇?”宗政述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是生气了!

    乐采薇捂着耳朵,别让这么亲切,咱俩也没见过几次面,每一次的见面还挺不愉快的。

    洪威本来已经吓得不行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比土匪还要凶残的人好不好?杀人的手法实在是太利索了,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居然这么残忍。

    “好汉,饶命。”洪威吓得脚都抖了,手中已经举好的箭弩顿时落在了地上。

    宗政述走过来,手中的大刀已经架在了洪威的脖子上。“薇薇,你说留不留?”

    乐采薇刚想要说话,宗政述马上就替她做了决定,完全没有洪威求饶的样子,举上刀直接朝着洪威的脑袋砍了过去。

    洪威吓得腿软得不行,顿时跪在地上,吓得冷汗涔涔,宗政述那刀的刀锋从他的头顶划过,削去了他头顶正中的大片头发,顿时让洪威成了头顶光秃秃一片的存在。他已经面如土色,虽说作为土匪,杀人如麻,哪里见过这般比他还要狠的?杀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一边杀人,还一边抱着个女人秀恩爱。

    天冬身上有伤,杵着武器气喘吁吁的站在那里,见到宗政述那强悍利落的手法,也是惊愕得五体投地。

    乐采薇被他单手抱着,为了保持平衡,只能双臂紧紧的环着他的腰,生怕自己手没抓稳就掉了下去,万一宗政述那刀走了岔,不小心把她砍了怎么办?

    她耳边是宗政述那强稳霸道的心跳声,还有他挥刀砍人,刀切过血肉的声音。乐采薇要疯了,简直是太暴力,太凶残了,比云纾安不知道要凶残多少倍啊。

    她不想说话了,一点也不想,她需要好好考虑一下,等她身份暴露,她拐走他儿子的事情暴露了之后,毛毛到底会怎么对她?

    她是为了保住小命委身于他,让他动点侧隐之心,还是想办法逃跑?逃跑这种事情吧,有一定的机率被他追上,委身这种事情吧,万一人家提裤子不认人了,照样把你砍了。

    好纠缠,好迷茫,好无助,生活怎么这般辛苦,挫折让人防不胜防。

    “啊!”怀中的女子一阵惊惶失措的尖叫。

    宗政述那砍人的刀突然偏离了几分,正好赶上洪威仓皇之下,又躲避了一下,只把人家的手臂给砍断了。

    洪威惨叫,也不顾自己的断臂,他连滚带爬的往前逃。

    宗政述低头,见怀中的女子脸色苍白,神色有些不太对劲,顿时不知所措起来,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薇薇?”

    乐采薇紧紧的环着他的腰,心情沮丧到了极点,我肯定是上辈子造了太多的孽,才会遇到毛毛这等凶残的人,我应该怎么办嘛。

    就算我仗着轻衣侯的势力与毛毛对抗,估计也有几分难度,他手下人多,个个骁勇,也同他一样,杀人如麻的。

    “不要杀我!”乐采薇嗡嗡的说着,我保证你想要干什么都随你。

    “薇薇,别怕,已经没事了。”乐采薇一脸生无可恋的扒在宗政述的身上,人生已经这样了,我还是认命了吧。

    洪威已经趁着宗政述分神顾及乐采薇的时候逃出老远,宗政述见此,狼眸中闪过冷厉的寒光,捡起地上的小箭弩,举起来瞄准了那仓皇逃跑的人。

    咻!破风声响起,然后是小箭钻入血肉的声音,洪威怎么也没想到般露出惊惶的光芒,然后倒在地上断了气。

    天冬走过来,盯着宗政述看了一眼,低头行礼:“定北侯!”

    宗政述剑眉轻拧,“柳二派过来的?”

    天冬想着定北侯的眼睛真是毒辣,也不过见过他一两次面,就记住了他,幸好自己没与他结什么仇,否则还指不一定什么时候被他一刀砍了。

    这么厉害的武力值啊,跟开了挂似的,能挑战全天下。

    宗政述见他恭敬有加,点了点头,说道:“我听说柳二离了京,现在何处?”

    天冬突然抬头,急道:“侯爷,我家二公子当时在桐乡村外与豫州军发生冲突的事情,二公子不是有意的,一定是被人陷害,请侯爷一定要明查秋毫,陵王府是绝对不会做与定北侯府交恶的事情,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丁大公子也在场,奴才觉得应该是太师府搞的鬼。”

    宗政述神色严肃,声音沉冷:“这件事情等本侯见了柳二再说!”

    天冬又道:“二公子也是因为此事才急急离京出来找侯爷的。”万一碰上二公子,一定要跟他说一声,他不是为了找采薇姑娘才出来的,而是为了和宗政述解释那日在桐乡村起冲突的事情。

    “那便好,带我去见柳二。”宗政述面色冷肃,天冬发现他除了面对乐采薇的时候,有些柔和的笑意,对待其他人都是这般沉冷的态度。

    很快视线里出现了骑马的身影,柳元瑾一身青锭色的衣服,带着几分游牧的汉子赶了过来,在见到一堆尸体之中站着三个身影时,他愣了愣,再看到那高大的身影好像宗政述时,他明显的愣了愣,骑马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天冬站在那高大身影的旁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警惕之感,柳元瑾心想,这下不会是遇到宗政述了吧?

    可是宗政述在豫州大营,怎么能轻易的离开呢,柳长风还在豫州,宗政述这般轻易的离营,若是被柳长风知道了,又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走近一看,柳元瑾顿时呆了,还真是宗政述,一手提刀,另一手还着采薇,采薇脸色苍白,一脸的无助,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柳元瑾那个心底啊,有些难受。

    “述哥。”他下马上前,快跑了几步,站在了宗政述的面前,脸上一片惊愕之色,“你怎么在这里?”

    我追我夫人而来。宗政述皱眉,见柳二正瞅着他怀里的采薇看,低沉的声音响起:“你什么时候出的关?”

    柳元瑾尴尬的笑了笑,“我跟着商队出关的。”商队有一妹子,随便和她聊上几句,她就非拉着他到关外来玩。然后他就出来了。

    乐采薇埋头趴在宗政述的身上,好像听到了柳元瑾的声音,她抬头,瞟了一眼,正好看到柳元瑾看她。

    柳元瑾朝她招手,“采薇,你在这里啊,我可算找着你了。”

    乐采薇在宗政述的怀里挣扎了几下,发现宗政述那手臂越搂越紧,她一脸无奈的看着柳元瑾,“你来找我的吗?”

    柳元瑾已经快两月没见到她了,心底一阵激动,又走近了几步,“对啊,不是说好我们一起闯荡江湖的吗?”

    乐采薇愣住: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不过看柳元瑾那脸色,似乎是在给她解围,乐采薇沮丧的看着他,你以为你这样跟我说话,毛毛就会放过我?你与毛毛那交情到底能到什么样的地位?他这么凶残,他看你的眼神都开始慢慢的变冷了。

    乐采薇扬眉对着柳元瑾笑,“是啊。”

    “离别了这么久,我还挺想你的,你有没有想我?”柳元瑾就这么站在宗政述的面前,看着宗政述怀里的乐采薇,开始了聊天叙旧的模式。

    ------题外话------

    采薇:有人说我脏话太多。

    作者:没关系!

    采薇:我想知道我到底说过哪些脏话。

    作者:让小仙女们在评论区总结一下发给你,然后你改一改。

    采薇:那我以后一定要做个安静娴淑的女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被流氓土匪抓了,自己脱光衣服享受就好,一定要做个善良柔弱的小婊子!

    作者:……嗯……可能应该是这样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