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九十四章,我不傻。

时间:2018-06-23作者:风之孤鸿

    乐采薇瞪着他,一字一句,缓缓而道:“我们不可能一直都在一起,人生这么长,总有离别的时候,就算我以后不在你身边了,也会有其他的人代替我留在你身边,而且你跟着我对你没什么好处,你回你老爹身边去,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跟着我什么都没有。”

    元宝紧紧的抓着乐采薇的手臂,“我不要身份,不要身份,那些东西都不是我的,我只要你,人生没有那么长,如果没有你,我早就不在了,永远不会有其他的人能够代替你,你不要丢下我,不要抛弃我,你既然让我叫你师父,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

    乐采薇皱眉,这小子脑子是不是被狼咬了之后,得了狂犬病啊?这么固执,她无奈的说道:“小元宝,固执是种病,人太过于固执的话,以后生活的不会快乐的,你看你伤得这么重,赶紧休息。”

    “我不!”元宝那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悲伤抗拒,还有惊惶,他那双清澈的眸底泛着委屈至极的光芒,“除非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会丢下我。”

    这孩子怎么这样啊,乐采薇冷着脸,没有说话,说实话,她也不是冷心冷情的人,离开元宝也会有舍不得的感觉,但是她不能带他走,先不说其他的,就是宗政述知道了,也得剥了她的皮。

    “你要答应我,不会在我睡着的时候离开我,任何时候都不能离开我。”元宝目光灼灼,一脸的坚毅固执之色。

    “我会很听话,不会给你惹麻烦,你为什么就是不答应我,你这个狠心的女人!”元宝带着乞求的语气。

    哎,早知如此就不应该为了报复宗政述把这小子给拐走了,乐采薇感觉自己上了老当了,坑是自己挖的,结果自己陷进去了,她循循善导:“元宝,小孩子如果不听大人的话,以后会变成又丑又矮的丑八怪。”

    元宝瞠了她一眼,恼道:“采薇!”

    乐采薇一愣,瞪着他,真是养了只白眼狼,这小子怎么不大没小的?以前还叫娘的,后来叫师父,现在直接喊名字了,他老爹那教养有问题啊。

    “我不傻。”元宝见乐采薇生气,低头,低低的开口。你那些骗小孩的话,不要再骗我了,我都已经八岁了。

    乐采薇抚额,“罢了,罢了,你爱咋咋地!”

    “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元宝那神色坚定无比。

    乐采薇觉得此生做过不少的善事,三教九流,牛鬼蛇神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能哄能骗能骂人,却不想嫁了次人,就被宗政述父子给坑了。

    “你先躺着。”乐采薇那声音柔和了下来,拍了拍元宝的脸蛋,元宝那一脸的倔强劲,她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元宝还是很担心,不肯松开乐采薇的手,也不肯闭上眼睛休息。

    “好吧,我不会偷偷走掉的。”

    元宝:“真的吗?”

    “嗯!”小孩子怎么能不相信大人所说的话呢?

    元宝犹豫不决,他怕万一自己睡着了,采薇又不见了。

    “归元怎么没跟你一起?”乐采薇一想到归元居然没有照顾好元宝,心底便有些怨恼起归元来。

    元宝说道:“你那药劲太大了,我醒来的时候,归元还没有醒来,我不知道你走了多久,走了多远,我怕等归元醒过来,就再也追不上你了,自己便找过来了。”

    乐采薇将药汁递过来端给元宝喝,元宝闻着那药味,拧着眉头,半句埋怨的话也没有说,端起来,便喝了,然后将药碗放回乐采薇的手里。

    “你这喝药的架式挺豪爽啊。”乐采薇白了他一眼,跟喝糖水似的。

    元宝生怕乐采薇丢下他啊,所以一定不能惹她不高兴,听她的话,否则就失去她了。

    元宝那一觉睡了三天,醒来的时候,房中空无一人,吓得他忙从床上下来,急急的打开了门,四下找寻乐采薇的身影。

    乐采薇正在客栈的大堂里给一个妇人看病,然后把诊金收得巨贵,把药也卖得巨贵,元宝看她一脸喜笑言开的模样,顿时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还在,还好没有丢下我。

    身上的伤口有些痛,元宝看到腿上的包扎的纱布渗透出血来,又赶紧回了屋躺着。

    乐采薇给人看完病,往回走。

    天冬一脸严肃的跟在她的身后。

    乐采薇进屋的时候,躺在被子中的元宝轻轻的掀开被子一角小心翼翼的看了乐采薇一眼,看到随后而入的天冬进来。

    天冬将门关上,然后把采薇的药箱放在桌上。

    元宝双眸一瞠,掀开了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敌意的盯着天冬,“他是谁?你什么时候背着我有了其他的男人?”

    “柳元瑾大老远寄给我雇的一个侍卫。”乐采薇见他醒了,走过来,查看他的伤口,见他腿上包扎的纱布渗了血,疑惑的看着他:“怎么回事?”

    元宝低头,眸光闪烁,“我刚刚醒来不见你,就跑出来找你,看你在外面给人看诊。”我以为你又不见了。

    “下次不能这样。”乐采薇给他换药,一边解着纱布,一边说道:“我说过的话,从来不会食言。”

    元宝脸上露出欣喜的笑,我就知道采薇对我最好。

    天冬将装着伤药的子递过来,恭敬的说道:“姑娘,最近这两天客栈外总有一些鬼鬼崇崇的人探头探脑。”

    乐采薇接过药,神色顿了顿,“明天雇俩马车先离开。”

    元宝摇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乐采薇,“我们去哪里?回琴川吗?我可以去见你父母吗?去见他们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我他们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我要带些什么礼物去,”

    乐采薇举起手,轻轻的敲在元宝的脑袋上,“以后少看些小言黄文,说话怪别扭的。”

    天冬疑惑的瞟了元宝一眼,这孩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出来的话却有点意思。

    元宝见天冬看他,恼怒的瞪了天冬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男神长什么样?

    天冬收回目光,这孩子脑袋可能是有问题……

    “往北川的方向走,然后再绕回青州。”那条商道经常有天下轻衣的镖走行走,而且乐采薇也不想照原路往回走了。

    天冬说道:“我听说北越的使臣已经动身来大历了,这一路关卡,怕是会严格审查。”

    乐采薇若有所思,“那就再过两天吧。”等元宝的伤好一些再说。之前为了将元宝从角斗场上带出来,她不得已拿出了轻衣令,外面那些鬼鬼崇崇的人,不知是些什么人?若是天下轻衣的人还好,若是其他别有用心的,只怕会有危险。

    天冬想说其实柳二公子可能过来找她了,但看到乐采薇正在细心的给元宝治伤,又什么都没有说了。

    宗政述沿途找了几天,没有遇上采薇和元宝,再往前便到了北努边境了,他一国大将,偷偷溜入敌国,风险实在太大,可若是不往前走,万一采薇已经跟着商人进入了北努境地,他又怎么能找到她?

    宗政述站在风沙肆虐的站口,握紧了手中的战刀,他之前替一个小镖局解决了一路沙匪,被留在了镖局当中,跟着镖局一起走商道。

    不过他并不知道的是,在独自离开豫州军营的第二天,柳长风便已经派人来了军营,说是关心边关将士的生活,实际上是暗中调查宗政述,秦飞很担心,便派了白泽去将宗政述给寻回来。

    白泽脑子虽说不会拐弯,脾气有时候太冲,又太过鲁莽,不过找人的事情还是可以做的。

    云府内,云纾安坐在院中的树下,眼底有着化不开的阴郁,寒风吹在他的身上,他仿佛不知寒冷一般,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

    熟地很担心,小心翼翼:“主子,不如进屋吧。”外面冷啊。

    自从采薇留书了走之后,主子那是每天都在坐在院中等她回来。其实吧,每日都会有消息传回来,采薇走了哪条路,去了哪里云纾安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

    “主子,该到喝药的时间了。”熟地感觉到主子眼底的戾气,赶紧又说了一句。

    果然,一说到喝药,主子却十分的配合,不知是不是因为采薇的关系。

    “主子,归元送回来的药方能治疫情,现在太医们已经着手配药了,太子殿下将此事上报了朝廷,年后祭礼,必会召您回去参加。”熟地说着,看了一眼云纾安,果然见他眼底有了淡淡的清光。

    皇帝不敢对云纾安怎么样,还因为听风阁和李氏的关系,说不一定还要讨好他。

    “把采薇找回来,和我一起进京。”云纾安那声音沉沉的,语气却有几分欣悦,采薇与宗政述的事情,是皇后搞的鬼,外面那些传言对采薇不利,到时候宗政述了一定会罢手。

    云纾安并不在意宗政述是否会对采薇罢手之事,他只知道他看上的,谁也抢不走,若是真有人抢,他宁可毁了,也不会放手,就像从前的云侯府,不就在一夕之间就没了?

    熟地见主子格外的用心喝药,用心休息,每日都会坚持行走,想着若是采薇见到一个健康的主子,会不会喜欢呢?

    乐采薇正收拾着东西打算离开,元宝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一些,她觉得不能呆在这里太久。

    刚刚出了门,便觉得有无数道目光盯着自己看,她脸色一冷,心底有不好的预感。

    天冬背着元宝,元宝原本懒懒的趴在天冬的背上,此时却突然警惕起来,手指轻轻的敲了敲天冬的背,“我感觉到了危险。”

    天冬的声音低低的,“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门口停着一辆马车,乐采薇看了一眼,把包袱往车里一丢,然后过来扶元宝躺在里面。

    元宝眸瞳轻转,拉着乐采薇的袖子,“师父,我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啊?”好像被很多人盯着。

    应该没事吧,乐采薇紧皱着眉头,眼底渐渐有着凝重之意。

    天冬驾驶着马车一溜烟的就跑出了小镇,身后那些盯着他们的人也开始匆匆的追过来。

    “姑娘,后面有镖局的旗子。”天冬沉道。

    乐采薇掀开车帘,回头看了一眼,见那镖局的旗子上有标志天下轻衣的标志,愣了愣,眼底有疑惑之色,她也不确定后面是些什么人,天下镖局这么多,打着天下轻衣旗号的也有不少。

    不过出门在外,还是谨慎些为好。

    “不用管,赶紧走。”乐采薇说道。

    又驶了一段路,那镖局的车已经追上了乐采薇。

    天冬脸色一沉,“我们的马好像出了问题。”

    不管天冬怎么挥鞭子那马就是走不动,不然那镖局的车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追上他们的。

    “我们被围了。”天冬神色一冷,握紧了手边的武器。

    乐采薇掀开车帘探头出来,却见一个背着钢刀的大汉打马过来,她神色一紧,“停车。”

    天冬脸色沉沉的,目光警惕,将手中的长锏举起来,对着那个大汉。

    “振威镖局洪威见过姑娘!”那大汉突然下马,朝乐采薇抱拳揖礼。

    乐采薇皱眉,对洪威有着浓浓的防备,冷道:“你们跟着我做什么?”

    洪威说道:“我们当家的想请见姑娘。”

    “我不想见。”打着天下轻衣旗号的镖局她又不是没有打过交代,没有见过这种架式。

    “姑娘,请不要让在下为难。”洪威那样子,并不像简单的请人,反倒是明显的威胁了。

    乐采薇正要下车,元宝紧紧的扯住她的衣服,眼底是焦急之色。

    “等我一下。”乐采薇言道。

    江湖上的事情大多都是果断直接,不会有什么弯弯道道,乐采薇一眼就能看出来那帮人不怀好意,真正打着天下轻衣旗号的商队都是很低调的,不会这般风头大盛。

    她混在商队里行走的时候,见过一两个镖局,但只有在过关或者遇到事情的时候才会将那天下轻衣标识的旗子竖起来,其余时间都是用自家的镖旗。

    乐采薇一下马车,那大汉马上上前,气势逼人,声音里带着几分冷厉:“姑娘,请随我过来。”

    乐采薇握紧了手中的药粉,冷冷而道:“你们当家的面子挺大,居然不亲自过来请我,反倒让你来,你什么身份?”

    洪威那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眼底有几分狠戾,“姑娘,莫要敬酒不喝喝罚酒!”

    “你们到底是谁?”乐采薇冷道,真是感觉越来越不对。

    “姑娘。”洪威上前。

    天冬突然从车上跳了下来,挡在了乐采薇的面前,手中的武器指着洪威。

    “你们不是镖局的!”乐采薇突然抬眸,目光锐利如刀,“天下轻衣见到轻衣侯令不是你们这种态度。”

    而且乐采薇早就知道自己一旦露出那木牌,之后就会有些麻烦。

    洪威脸色一沉,便露出了凶残的本性,说道:“姑娘既然这么说,就休怪我们对姑娘不客气了。”说着便一摆手,身后的十几个人便朝着采薇攻过来。

    天冬一边抵挡着那些攻击,一边道:“姑娘,往前再走三里,会有接应。”

    乐采薇将一颗药丸扔给天冬:“吃了!”然后空气中扬出一道黑雾,朝近的那几个人便直接倒在了地上。

    洪威离得远,看到乐采薇的手段,恨恨道:“臭娘们!居然用毒,你们几个把东西抢过来,死活不论!”

    果然是抢东西的!乐采薇见天冬被逼得连连后退,回头一把从马车里将元宝拎了出来,往一旁的马儿上面一丢,“天冬说前面有人接应,你赶紧去报信!”

    元宝伤口疼得龇牙,不过看那场面,如果呆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可若把乐采薇留在这里,他又不愿意。

    从前他们也经历过很多次追杀,那个时候乐采薇都能第一时间将他保护得很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