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九十三章,老子白养你这么大了

时间:2018-06-23作者:风之孤鸿

    居然是毛毛,毛毛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她牵着马,低着头,慢慢的混入商队当中。

    宗政述那双凌厉的眸子四下扫视着,想从人群里看到熟悉的身影,采薇带着源芢一起的话,必定不会单独行走,而是跟着走镖的镖车或者行商的商队。

    乐采薇见到宗政述打马掉头走了另外一个方向,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看到我。

    漫天黄沙,风沙迷眼,乐采薇低着头,一直往前走着,突然一阵吆喝传来,然后是一队穿着劲装胡服沙匪提着马刀冲过来。

    商队开始出现了混乱,乐采薇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毛毛,没想到又遇到了土匪。

    商队有人走出来和沙匪交谈,沙匪不为所动,只是紧紧的盯着商队中的女人,一个满身胡子的土匪指着其中一个穿着胡服的女子说道:“把女人和财宝留下,我放你们离开。”

    乐采薇左右看了看,拍了拍胸脯,还好不是指我。

    女人们开始紧张起来,连连往后缩。

    商队的领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的,男人一脸的镇定,说道:“各位好汉,我们是从大历京城而来的商队,平日里也走这条路,不知各位好汉能不能行个方便?”

    土匪头头愣了愣,呵呵笑道,“路过爷的地盘,给爷上税,爷就给你们行个方便的”

    说着便将商队给围住了,土匪头头盯着队伍里的胡人女子看了看,指了指道:“留下一车货物,还有那几个女人便可。”

    胡服女人们一阵慌乱,商队领袖皱眉,没有说话。

    土匪头头长声冷笑,派了几个手下便冲过来抢夺女人。

    乐采薇站在队伍的中间,那个土匪喽喽瞅了一眼乐采薇,然后拉走了她身边那个腰细胸大屁股翘的胡女。

    乐采薇:“……”

    大哥,不是露腰露沟露出四肢的才是女人,像我这种葛布钗裙,完全可以靠颜值碾压她们的身材好吗?

    土匪喽喽们那些几个胡装女人全部都抢走了,独独留下在风沙中凌乱的乐采薇。

    可能是这个土匪是被我的气势给吓着了,觉得作为土匪,配不上我这种高贵的气质。

    商队里七个女人,被抢走了六个,商队领袖看了一眼剩下的那一位,“姑娘,你好像不是我商队里的。”

    “我路过的。”乐采薇开口,盯着那些个被强盗抢走的女人,说道:“你们就由着他们把人抢走?”

    商队领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最近边境比较混乱,北川草原各小国和部落在此处游走,趁机抢夺,就连刚刚那些土匪也像草原小部落里的人假冒的。”

    乐采薇哦了一声,“那我还是跟在镖局后面吧,我看他们只抢商队,不敢动镖局。”

    商队领袖脸色有些难看,镖局那里一个女人都没有,全都是人高马大的汉子,一个个手里的钢刀还渗着血气,抢也不好抢的好吗?

    又走了一段路程,便到了一个小镇,靠近北胡人的地盘。

    小镇入口处有一个瞎眼的老汉正在弹着土琵琶,声音极尽沧桑和无奈,乐采薇扔了几个铜钱过去,那老汉瞬间便伸手接住,朝着乐采薇轻轻的点头。

    小镇两旁有许多的商铺,贩卖从各国而来的特产,像一个市集,市集的公告栏上贴着角斗场开场的时间和次数,还设了盘九供大家买庄。

    乐采薇粗略看了一眼,喃喃而道:“好像有点意思。”

    去看看吧。

    下午一个巨大的广场,已经人满为患,观众坐在观赏台上,盯着台下的笼子,笼子里有男人女人还有小孩,旁边的笼子里放着一只正在打盹的老虎,和几只龇牙的狼。

    乐采薇盯着台下那血腥的战斗场面,皱了皱眉,若不是因为进场费花了二十钱,她早就走了。

    突然她双眸一瞠,看到最后一个笼子里那个小小的身影,突然站了起来,冲到了最近的观众台处,仔细的看了一眼,那笼子里关着五六个小孩子,其中有一个像及了元宝。

    笼子打开,里面的男人女人还有小孩陆续被赶了出来,在观众席上的观众一阵阵兴奋,大声的嚷嚷着将野兽放出来。

    乐采薇从身边一个富商的嘴里打听到,这是个赌博的游戏,底下那些作为诱饵的奴隶每个人都被编了号,观众会花钱买号码,赌哪个号码会赢,最后活下来的那一个号码便是赢家。

    “我定是眼花了。”乐采薇盯着那几个站在角兽场上慌张失措的身影,又坐了下来,她离开的时候,元宝又不知道,他可能会跑到这里来呢?

    有角斗场上的伙计摆着号码牌过来,一个一个的询问,走到乐采薇的面前,明显愣了愣,便道:“姑娘是想买几号?买多少倍的?”

    乐采薇盯着那个有些肖似于元宝的身影,说道:“十号吧。”然后放下了十两银子在伙计手中的托盘里。

    “那个小孩子?”伙计语气里明显的不屑,“姑娘可要想好哦,别到时候白白浪费了银子。”

    乐采薇瞟了他一眼,“十倍!”

    伙计脸上的笑意明显僵住,这里最高的倍数也只有十倍,这姑娘放下五两银子,若是赢了的话,几何倍增,到时候上万两,若是输了,也是如此。他看了一眼乐采薇,虽然穿着普通,不过她腰间挂着的那块木饰上面所绘图文却是轻衣侯的标识,身份必定不简单。

    乐采薇进入场地的时候被拦了,没办法,她只好将轻衣侯标识的木牌给拿了出来,才通过了入场口,进入了场地。

    轻衣侯家族的木牌用的是上千年的地下沉香木所制,价值倾城,仅有两块,一块在轻衣侯继承人的手里,另外则是在掌管天下轻衣的总镖头手里。

    若不是不识货的人,只会以为那只是一块破木牌。标识着轻衣侯的令牌分好几级,最高级的便是这沉香木制的,然后才是玉制和纯金制的。

    纯金打造的轻衣侯标识算是最末等,纵然如此,各地轻衣侯名下的镖局,每个镖局只会派发一枚,却是最高的荣誉。

    拥有玉牌标识的只有各地声望很高的总镖局才会拥有一枚,也不过六枚而已。

    乐采薇见这伙计盯着自己的木牌看,冷冷的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没见过女神?”

    伙计摸了摸鼻子,愣了半晌,还没反应过来角斗场哪里有女神?

    而且他虽然识得轻衣侯标识,但不太清楚这金牌和玉牌和木牌的价值区别,只以为木牌是最末等的,不过轻衣侯的名声却不能小觑。

    伙计一脸的阿谀奉承,瞬间便露出恭恭敬敬的笑意来,“姑娘若是有什么吩咐尽管和小的提,小的定当全力以赴。”

    乐采薇摆了摆手,“知道了。”

    大钟的声音响起,场中的奴隶们更是一片慌乱,那个关押着猛兽的笼子缓缓的被拉开,里面的猛兽顿时钻了出来,盯着那群惊慌失措的奴隶们。

    乐采薇盯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发起了呆,那家伙真的挺像元宝的。如果等下他还活着的话,就把他买下来好了。

    说实话,还挺怀念元宝那小胖砸的,好歹也是自己养活的。

    猛兽脱离的笼子的束缚,恶狠狠的冲入那些吓得惊惶失措的人类,看到那些奴隶被吓得尖叫,围观的群众顿时变得兴奋无比。

    乐采薇虽说会些医术,也时常与尸体打交道,对于生死看得透彻,只是此时看到场上血腥的场面心惊肉跳的。

    场中十几个奴隶,只剩下了五六个,乐采薇看到那孩子还活着,只是身上有了些伤,不过动静还挺灵活。

    观众席上的观众在疯狂的喊叫着,猛兽们在咬食着奴隶们的尸体,许是被人声给闹着了,冲着剩下的那几人再次冲了过来。

    那个小孩已经跑到了乐采薇的直线距离视线里,身上被猛兽咬伤了,脚上有伤口,走路一瘸一拐的。

    此时那只老虎正迈着慵懒的步子一步一步的朝着他走过来。

    “接着。”乐采薇扔了一把匕首下去,那把匕首是宗政述塞给她的,她看上面镶嵌的宝石成色挺不错,看起来应该挺值得的,便一直留着了,只是不知为何,会不由自主的将匕首扔给了那个小孩子。

    那个小孩子听到声音,瞬间抬眸,露出一张血污的脸,清澈坚毅的眸子里在见到她的那一刻,万千的情绪从眼底化开来。

    乐采薇双眸一瞠,脑子嗡的一声,惊讶的情绪如涛天巨浪般冲撞而来。

    她起身,冲向角斗场地,刚下地下的台阶,就被之前那个伙计给拦住了,“姑娘,你买那个那号码还活着。”

    乐采薇一把抓住那伙计的衣领,“马上把那个活着的小孩给带出来,我要买下他。”

    小元宝这白痴,什么时候被人贩子给卖了?早就跟他说过,不要轻易任何陌生人所说的话,可刚刚告诉她,他就沦落成如今的下场了。

    伙计一愣,摇头:“姑娘,恐怕不行,现在已经开场了。”

    “那就去跟你们老板说!否则我拆了你这里。”乐采薇心急如焚,里面猛兽的咆哮声,奴隶的惨叫声传来,她脸色苍白如纸,见伙计站在那里不说话,气得她一把推开伙计跑向了角斗场,角斗场的铁门上了锁,她气气的摇晃着铁门,不远处的狼听到声音,露出一双嗜血的眸子朝她望过来。

    “元宝,快来!”乐采薇看到元宝手中的匕首插入一头狼的喉咙里,动作还不算利落,却也极狠,像极了那夜宗政述受伤替她杀狼的狠劲。

    乐采薇使劲的摇晃着铁门,铁门内血肉翻飞,仅剩的几个活着的奴隶双目迷茫,一脸的麻木,完全是等死的状态。

    元宝在见到乐采薇的那一瞬间,原本恐惧的心底顿时升起了浓浓的力量,他杀死一头狠,拖着血肉翻飞的腿一瘸一拐的移到了乐采薇的面前。

    乐采薇见他那样子,心疼不已,冲着一旁的伙计,急吼:“去把你们管事的叫过来!”

    伙计一脸为难的模样,现在这个关键时候,场上那么多的人看着呢,若是把中途把奴隶从场中带出来,会引起麻烦。

    乐采薇举起手中的木牌,“赶紧去!否则我命令天下轻衣从此与你们划清界限。”

    伙计被乐采薇那一身的气势给惊着了,天下轻衣?不过看乐采薇那样子,目光凌厉逼人,一身的气势,不像是说着玩的。

    伙计愣了一会儿,便下去找管事了。

    管事见过见世,见乐采薇手中的木牌,脸色明显白了几分,他识得那块木乃沉香木,而且是一块极品的沉香木,整个天底下,除了轻衣侯氏的令,只怕再也找不出其他的。

    管事朝伙计使了一个眼色,伙计见此,匆匆拉起了中止的牌子。

    场上的观众一脸的茫然,却见几个大汉过来开门,将一身是伤的元宝给拉了出来。

    管事还宣布了一项额外的规则,凡是买了十号的观众,最后结果也算是赢家。也就是说此场角斗赛,活下来的奴隶有两个。

    元宝一出来,不知哪里来的劲,一把推开那两个大汉,冲到了乐采薇的面前,正想要去抱她,却突然停住了脚步,撇着嘴看着她。

    少年浑身是血,目光却灼亮逼人,身材已经抽条了不少,跟从前那个汤圆的模样完全是不同的,由于刚刚经历了一场杀戮,浑身上下还有一股肃杀之意。

    元宝怕自己身上的血弄脏了采薇的衣服,“你不见了,我很担心,就过来找你。”我没到在路上遇到了沙匪,被抓了,还被卖了。

    乐采薇冲他吼:“你特么就是个智障,我不是叫你回去找你爹吗?乱跑干什么?今天要不是遇上老子,你就成那群野兽的腹中食了。”

    元宝抿着嘴,手里紧紧的抓着乐采薇给他的那枚匕首,匕首上还滴着血,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那群猛兽的。

    乐采薇走过来拎他的耳朵,气得全身的血液都是在沸腾:“小小年纪,不好好爱惜生命,到处作死,老子白养你这么大了。”

    管事和伙计倒没想到乐采薇这么泼辣,面面相觑。

    元宝咧着嘴,“疼疼疼……”

    “我拎你耳朵你就疼,你被狼咬了这么大一块肉下来就不疼?”乐采薇松开了元宝,愤愤的瞪着他。

    元宝站在那里一脸的委屈,“采薇,你别生气,虽然我差点儿死了,虽然你骂了我,但是能找到你,我特别的高兴。”

    乐采薇顿时觉得心底蔓延着一股酸涩之感,声音都有些颤了,“赶紧给我跟过来。”

    一身是血的元宝开开心心的跟上乐采薇。

    管事上前,一脸和气的笑,“姑娘,这孩子是我花了钱买的……”

    乐采薇将一叠银票往管事手里一塞,“够不够?”

    管事一见那银票,足有好几百两,顿时喜笑颜开了,大人物就是不一样啊,看起来穿得这么普通,行事又低调,一出手都这么大方,那些奴隶不过一二两银买的,有些不怎么好的,也不过几贯钱而已。

    “多谢姑娘,姑娘还有什么吩咐叫在下做的?”管事说道。

    乐采薇还未说话,一旁的元宝低低的开口:“你不过一两买的我,却收了她这么多。”

    管事脸色一沉,我就算一两买的你又怎么样?要不是收了她这么钱,又顾及着她的身份,我能这么和和气气的跟也说话?

    “今日之事,不要宣扬!”乐采薇冷冷的瞪了一眼管事。

    管事一听,很快便明白了,一般高人都不愿意被俗事所扰,这很正常,赶紧点头,“那是应该的,我马上跟下面的人说不要提及姑娘今日之事。”

    “还有……”乐采薇盯着那一身是伤的元宝,说道:“给我准备一间上房和一些治伤的药。”

    很快,管事便给乐采薇安排了一间上房,乐采薇费了大半天的时间才将元宝身上的伤口清洗干净上了药。

    元宝那双清澈如泉的眸子一直盯着她,连眼睛都不眨,上药的时候,他痛得咧了咧嘴,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轩儿,都不敢闭嘴,也不敢吱声。

    “你眼睛瞪这么大干嘛?”乐采薇上完药,见元宝那目光灼灼逼人,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换药的时候,这小子连哼都没哼几声。

    太配合了!

    “我怕我一眨眼睛,你就会不见了。”元宝伸出手,紧紧的抓着乐采薇的袖摆,“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丢下我独自走了之后,我都觉得生活都没什么乐趣了,感觉失去了全世界,活着也是如行尸走肉,如果找不到你,没有你在身边,我活着还不如死了。”

    乐采薇被他那些话说得心酸不已,愤愤的咬牙,“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我不是教导过你,不可以为了任何人做伤害自己的事情,还有你是怎么回事,出门没带脑子吗?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想起之前在角斗场上看到的一幕,乐采薇心有余悸,愤愤的想着,她花了那么大精力,浪费了那么多名贵好药养活的小子,居然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想想就很来气。

    “你别生气了。”元宝嗡嗡的说着,语气软哝粘人。

    ------题外话------

    欢迎大家留言哦。今天二更的额度发一章一起发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