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八十七章,我感觉采薇姑娘在报复你。

时间:2018-06-23作者:风之孤鸿

    乐采薇躺在床上叹了一口气,将被子往头上一蒙,睡觉!天踏下来,毛毛顶去,他个儿高。

    云府侍卫纷纷出去,再加上柳长风所带过来的禁军侍卫还有暗卫,如布置了一张天罗地网,要将那个闯入府里的贼人给追到。

    这事吧,不光是云府的财产安全的问题,更是涉及到柳长风一行的人身安全问题,归元觉得必须要认真的对待。

    元宝其实挺紧张的,生怕宗政述跑不掉,以宗政述那般坑儿子的习惯,万一被逮住了,不知道会不会把他给暴露出来?

    还有……万一宗政述被逮住了,受不了云大叔的酷刑,把采薇的身份也招出来了怎么办?

    元宝想了想,便跑到了柳玉盏的院子外面,柳玉盏此时正因为被吵醒,有起床气对着身边的嬷嬷发脾气呢,元宝趁着混乱溜到了柳玉盏所住的西厢院,扔了一个纸团进去。

    那纸团正好落在了窗台上,柳玉盏一惊,正要大呼有刺客,想想外面的光景,本来就有刺客,她踢了一脚方嬷嬷,指了指窗台处的纸团,说道:“把它拿过来给本公主。”

    方嬷嬷那双贼眼瞟了一眼窗台处落着的纸团,想起外面抓刺客的声音,还有狗吠之声,想想这刺客啊,可能与公主有些关系。

    方嬷嬷将纸团双手举起,送到了柳玉盏的面前。

    柳玉盏冷道:“打开!”要不是怕有毒,本公主又何必让你这老东西去拿?磨磨蹭蹭的!

    方嬷嬷颤颤微微的将纸团打开,呈到了柳玉盏的面前,柳玉盏并没有去接,而是端了一旁的烛灯照亮了一下。

    看完上面的字之后,她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收回目光,一脸冷霜,披了一件衣服便往外走。

    方嬷嬷不敢问什么,不过见柳玉盏那神情之后,顿时有些疑惑这纸团上到底写的是什么,刚想去看纸上的字时,却听柳玉盏那冷冷的声音传来:“烧了!”

    方嬷嬷不敢怠慢,赶紧将纸条放烛火上一点。

    宗政述被人围,一把将提着剑东张西望的元宝给拉到了树后,“好小子,居然联合着外人来围攻你老子!”

    元宝顿时觉得心底一阵无辜,指了指柳玉盏所住处的方向:“你往那里跑,先藏那里。”

    宗政述心下有疑,皱眉道:“那里住着什么人?”

    听到归元近在咫尺的声音,元宝急了,“反正你先藏那里便是,那个人肯定不会将你供出来的!”

    宗政述这些日子在云府来去无踪,也只是在乐采薇的屋里偷偷呆呆,至于柳长风他们的所住的地方,他可不屑去闯,省得麻烦。他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松开了元宝,一阵风似的飞入了院里。

    柳玉盏正在墙下,看到突然飞进来的身影,心下一喜,上前一把拉住他往房里走:“快跟我进屋。”我们上床再慢慢细说,我有药。

    宗政述听到柳玉盏那熟悉的声音,心下一惊,瞬间就甩开了柳玉盏的手,沉沉的说了一句;“不敢冒犯您。”

    然后他顶着箭雨疯狂的往府外窜。

    柳玉盏全身僵在那里,嘴角在抽搐,对宗政述那个宁死不从的态度,怒火中烧!

    宗政述逃出云府,很快便隐入了黑夜里,三两步跳到了一家客栈的二楼,将窗户一把推开,跳了进来。

    言绪睡眼朦胧的掀开了被子,从床上坐了下来,看到宗政述衣摆湿润,头发凌乱,还沾着树叶,愣愣的问道:“大将军,你怎么这么狼狈?”

    宗政述往桌前一坐,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这才道:“外面在追捕我。”

    “这是怎么了呢?”出门去之前明明还一脸心悦的说要去和采薇姑娘幽会,现在怎么成了人人喊打的老鼠?难道是你们两人的奸情被人发现了?

    言绪啊,还是觉得自家侯家实在是太过耿直了,明明是自己的明媒正娶的夫人,直接带在自己的身边不就可以了吗?非得这样偷偷摸摸搞得跟偷情似的。

    “这个事情,你别管。”宗政述感觉采薇姑娘还是挺喜欢自己的,什么时候就给源芢弄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出来了。

    “侯爷,毕竟是自己的夫人,总这么偷偷摸摸的搞得像偷情似的,不太好吧。”言绪说道。

    宗政述的脸色顿时变成严肃起来,并非不相信,只是不敢相认,从前那些夫人一个个的都遭了毒手,“再等等吧。”

    万一又当了鳏夫怎么办?。

    言绪打了一个哈欠,抬眸瞟了他一眼:“北越使臣年后进京,侯爷应该尽早安排一下。”

    言绪想到那个乐平公主,眼底闪过一道狡猾的寒光,自家侯爷这么多年一直丧妻,就是她搞得鬼。“乐平公主的画像流入北越皇室,听说北越皇帝十分的喜欢。”

    宗政述不喜欢柳玉盏,并没有其他的原因,只是因为单纯的不喜欢,再加上柳玉盏从前所做的那些心狠手辣的事情,更让他无法认可这样的一个人。

    宗政述好不容易心悦一个女的,定然得好好护着,不过总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言绪下床,拿出一张纸出来,说道:“大将军,你好好看看这个。”

    那是一页从京兆尹手里拿过来的婚册登记纸,那上面分明写着和离二字,乐氏女与定北侯和离,从前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盖上了户籍大印和凤印。

    宗政述那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他手里的那张仅仅只是采薇姑娘给他写的和离书并,并没有任何官方单位盖的公章,是一页没有任何效应的片面之词。“她手里那张和离书……”是真的!

    有人想让他们产生误会,然后借刀杀人。

    想到这里,宗政述觉得太阳穴在突突的跳,想着她能够活到现在,怕也是九死一生,重点是还带着他的儿子,这一路的艰辛可想而知。

    怎么办呢,越来越喜欢她,不想她受苦,想要狠狠的补偿她。

    言绪长长叹了一口气:“我感觉采薇姑娘在报复你。”

    白泽回来的时候说的那些话,虽说胡言乱语,但言绪是个小心的人,特意派人好好的调查了一翻。感觉白泽并非胡言乱语。

    “不可胡说!”采薇姑娘那么一个单纯的人,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言绪见他那样,顿时无语,平日里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连这一点也分不清楚。

    “那源芢少爷呢?侯爷打算什么时候把他送回府?”总在外面浪也总不是个办法。

    “源芢没事。”活蹦乱跳的,看起来比猴子还灵活。

    外面一直在捉捕刺客,宗政述面色冷肃,眼底光芒寒冽逼人,那日元宝告诉他,城外的疫病并非全是疫病,还有中毒的,元宝还塞给了他一张解毒的方子,他让军医试了试之后,效果很好。

    说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关键的时候还是挺懂向着他的。

    元宝以为毒公主把宗政述给拉自己屋里了,到时候直接来个捉奸现场,看他还有什么话说,就不会缠着采薇师父了。

    可没曾想宗政述跑了,顶着刀林箭雨,直接跑了!

    元宝有些懵!感觉这事吧,毛毛做得不仗义。因为元宝听说柳玉盏气得连早饭都没有吃。

    云纾安的腿没治好,加上昨晚被毛毛轻薄,乐采薇感觉事事不顺,一身怨气呢,结果早上,静双又拦住她,一脸冷意的对她说,“姑娘,我家娘娘要见你。”

    “不想见。”乐采薇白了她一眼,本姑娘心情不好,正烦着呢。

    ------题外话------

    毛毛:各位小仙女不要再问谁是男主了,事实证明,我就是男主!

    元宝:作为一个男十,的确是需要有这种积极向上的态度。

    采薇:总有小仙女问我为什么不跑路?哎……别问了,我很烦,安安的腿怎么越治越差了?

    安安:其实治不好也没关系,我不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