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八十四章,这个花色我不太喜欢

时间:2018-06-23作者:风之孤鸿

    静双过来,手里端着一个精致的木红盒子,盒子一打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条暗青色的腰带,宫女声音温婉可人:“云大人,这是我家娘娘亲手做的。”

    归元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云纾安,主子啊,脚踏两只船可不太好哦。伤了采薇的心,小心她报复你。

    云纾安淡淡的说道:“劳贵妃娘娘费心了,不过请你回去转告贵妃娘娘一声,城外疫民这么多,如果她有空余时间,可以跟着太子殿下去派个药。以彰显贵妃娘娘的仁德之心。”

    静双呆呆的站在那里,云纾安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你家娘娘要是嫌没事做,就去多做做慈善,比如说关心关心城外疫病的百姓,再不济的话,扶老太太过个马路,给老大爷按个摩什么的。

    静双将盒子放下,“奴婢定会将云大人的话转告给娘娘的。”但这东西嘛,我不敢拿回去。别看阮贵妃在人前一副楚楚可怜,知书达礼的模样,实际上那心狠手辣的程序不比皇后差。

    云纾安将盒中的腰带拿了出来,连看都没有看,又丢回了木盒中,摇了摇头:“这个花色我不太喜欢,你拿回去吧。”

    归元感脚吧,阮贵妃还是阮小姐的时候,绣工就极好,绣的花草虫鱼栩栩如生的,比起采薇绣的那坨屎不知要高档多少个云与屎的区别,主子自从喝了采薇的药之后,不仅脑子坏了,连眼都瞎了,采薇这姑娘啊,有毒。

    静双那嘴角在抽动,云纾安太不知好歹,居然如此看轻贵妃娘娘送的礼物,娘娘知道后会报复的好吗?

    归元一脸同情的看了一眼云纾安,看你能的,算计完采薇,又把贵妃得罪了。指不定什么狂风暴雨什么的,就接踵而来了。

    阮贵妃在云纾安那里碰了钉子,心情不好,便找柳玉盏的不痛快,柳玉盏一声冷哼,一脸鄙夷的看着阮贵妃,说了一句,在这云府中,云纾安最在意的人是采薇之后,阮贵妃便将所有的不痛快都加诸到采薇身上了。

    乐采薇也不痛快,她坐在案前,面前摆着的是一堆中药,她拿起来闻了闻,又在旁边的宣纸上记上一笔。

    为了给云纾安找到合适的治疗方法,她已经两个晚上没有睡觉了,大清早的时候,还遇到了站在园子外面赏花的阮贵妃。

    阮贵妃穿着一件修身的束腰长裙,腰间长长的丝绸绦带打了一个巨大的蝴蝶结,束得她那腰不过盈盈而握,长裙及踝百褶叠飞,披着一件红色的狐皮披风,站在一颗山茶树下,仰头盯着晨初那被冰雪包覆住着的鲜红色山茶花,真真是人比花娇。

    如果忽视此时滴水成冰的温度,以及阮贵妃那冻得全身都有些抖的模样,乐采薇可以还会觉得阮贵妃那一脸通红是打了厚厚的腮红,而不是被冻的,她那通红的鼻子下垂下来的冰柱只是冰柱,而不是鼻涕。

    哎……乐采薇摇头,装逼一时爽,回头火葬场。

    阮贵妃手里抱着个汤婆子,冷得牙齿在打着颤,她听静双说云纾安习惯坐在窗台处看着外面的风景,而她处的地方正好是云纾安的那个窗户处的最佳观看距离。

    乐采薇从她身边路过的时候,阮贵妃突然晕倒了!

    简直是巧合啊,缘份啊,碰瓷高手啊,不讹你讹谁的专业态度啊。

    静双静依惊叫:“来人啊!”

    乐采薇站在那里一脸茫然,你装逼可以,讹人就不对了!

    “贵妃娘娘被人撞晕了!”静双静依扯着嗓子大叫。

    等等……乐采薇突然收回了那走了半步的腿,一脸惊讶的看着静双和静依。哇靠,红口白牙,尽然如此的胡闹……

    柳长风听说阮贵妃晕倒,心下一惊,父皇交给他最完美的一颗掣肘云纾安的好棋子啊,他赶紧命人去将随行的御医请过来了。

    乐采薇还呆呆的站在那里,回味着这一场,破绽百出的陷害。

    “师父,他们诬陷你,真卑鄙。”元宝咬着一根玉米棒子在啃,门牙空空的,说话的时候,不光漏风,还有凉风钻进来。

    “采薇,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得罪了阮贵妃,她要这么针对你?”归元一脸同情的看了采薇一眼。

    “采薇,主子让你过去。”熟地神色冷肃,看采薇的时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做人不可太作,否则遇上比你还作的,只有当人家踏脚石的份。

    乐采薇来到大厅的时候,气氛十分的紧张压抑,柳玉盏眼底有抹嘲讽之意,“静双和静依看到你将阮贵妃给推倒了,害阮贵妃晕倒。”

    “没有的事。”乐采薇咬牙,我不知道你们是一伙的。

    柳长风淡淡的瞟了一眼云纾安,眸光意味深长。

    云纾安脸色郁沉,“何不等太医过来了再说?”采薇从来不会做暗箭伤人的事情,她心地善良,就算了报复人,也没未太过严重。

    太医过来的时候,非说娘娘怀孕被人推倒,结果流产了。

    柳玉盏一愣,脸上有抹阴笑,这个阮碧玉啊,真是够作的,当她怀孕流产之后,被皇后灌了汤药,不是不能再怀孕了吗?正因为如此,阮碧玉那心理才会变得如此的扭曲。不过这件事情,知道的不多,皇帝也是知道的,否则阮碧玉也不会不择手段的争宠,皇帝也宠着她,对她百依百顺的,试问一个不能有子嗣的妃子,再怎么样也掀不起大浪。

    柳长风不知道阮碧玉不能怀孕的事,云纾安也不知道。

    乐采薇懵了,居然让一个小生命就此没了,还挺让她心底不安的,她若有所思道:“要不让我去给娘娘看看?”看你们是不是红口白牙的又在诬陷?

    “采薇,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回去吧。”云纾安声音冷沉,若是阮碧玉是用其他的借口,他倒不好说什么,居然用这种借口,实在是……

    “哦。”乐采薇就等这句话,只要云纾安相信她,其他人误会她都无所谓的。

    “等等!”柳长风冷冷的开口,目光如刀般剜向采薇,“云大人这是什么意思?贵妃娘娘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这是要包庇她?”

    “是啊。”柳玉盏也跟着开口,“她将贵妃娘娘推倒,导致娘娘流产,这可是谋害皇嗣的死罪!”

    乐采薇迈出门的脚停在那里,然后一脸委屈的望向云纾安,你看吧,这些人好不要脸,都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殿下,你之前提过的事情,我可以考虑一下。”云纾安没有看乐采薇,目光悠悠的望向柳长风。

    柳长风神色变了变,眼底有光,像是得逞的光,“孤觉得贵妃娘娘这事疑点甚多,应该好好查查,既然如此,采薇姑娘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卧咧?、

    刚刚还声色俱厉,一个个的巴不得把我整死,现在这态度是翻滚式的拐弯?这让乐采薇一时间还些没跟上节奏。

    “还愣着干什么?”云纾安淡淡的瞟了乐采薇一眼,眼底有严厉的冷光,傻子都看得出来人家在诬陷你,你怎么这么笨呢,由着人家诬陷?

    乐采薇赶紧跑了出来,出门没走多远,柳玉盏那嚣张的声音传过来。

    “你等等!”

    乐采薇皱眉,回头:“不是说让我先回去等消息吗?”

    柳玉盏一脸嚣张的走到乐采薇的面前,抬头,语气高傲无比:“看到没有,阮贵妃在诬陷你,若不是本公主在一旁替你说话,只怕你此时就被凌迟处死了。”

    你帮我说过话吗?乐采薇脸上那鄙视之意简直僵硬了,这京城里来的人,一个个的脸皮比你们这身高还要厚啊。

    “所以我交待你办的事情,你一定得办好,否则本公主以后是不会帮你说话的。”柳玉盏眼底有轻视之意。

    柳玉盏说完,一脸高傲的转身走了。

    乐采薇脸上的表情还僵在那里,她拍了拍僵硬的脸,狠狠的说了一句:“我这脸僵硬得,怕是被寒风冻的?”

    寒风……刮得更猛烈的!

    乐采薇回来,归元和元宝一脸担忧上前。

    元宝一把抱住乐采薇,“师父,那些人没对你怎么样吧?”

    “有主子在,谁敢对采薇怎么样?”归元白了元宝一眼,早就跟他说过了,采薇没事,结果这小子从采薇被叫去的那一刻起,就没消停过,一直在嚷嚷着怕采薇出事。

    元宝瘪着嘴,一脸的委屈,紧紧的拉着乐采薇的手,对归元道:“我要一直陪着我师父,归元,你先回天净院吧。”

    归元看了他一眼,过来拎他。

    “元宝先陪着一下吧。”乐采薇说道,声音殃殃的。

    归元正要说什么,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身便走了。

    三更之时,屋顶的被人轻轻的掀开,然后落下来了一个矫健的身影。

    ------题外话------

    毛毛:有人说我只能出现在小剧场里。

    作者:嗯,能在小剧场出现已经挺不错的了。

    毛毛:为什么我只能出现在小剧场里?

    作者:因为笔墨不够吧。

    毛毛:作为男主,你硬把我写成男十,你好意思?

    作者:好意思啊……呃,我错了大爷!你先把刀放下……

    毛毛:我是男一!

    作者:是的!

    毛毛:下回再有人问谁是男主,你怎么说?

    作者:毛毛是男主!

    毛毛缓缓收刀:这不还差不多。

    一旁的安安正在抽鞭子……

    柳二正在带人赶往追杀作者的路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