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八十三章,伤到脑子了?

时间:2018-06-23作者:风之孤鸿

    此时的柳玉盏像一只炸毛的毒蛇,情绪异常的愤怒,她不明白为什么宗政述就是看不上自己。

    柳玉盏气愤的出门,碰上了正在院子里摘花的静依,静依见到公主赶紧低头,站在一边:“乐平公主。”

    柳玉盏那目光瞟了一眼坐在屋内绣花的阮碧玉,冷冷一哼,一把推开了静依:“贱婢!”

    静依被推倒,眼底有怨冷的光芒,她爬了起来,吹了吹那手中的几朵山茶,一声不吭的进了屋,不过是个公主而已,迟早得嫁人的,说不一定还得远嫁合亲呢,现在宫里,只有阮妃娘娘才是皇上最宠的女人。

    静依将山茶花插在瓶子里,走到阮碧玉的身边站着,说道:“娘娘这是在绣腰带吗?”

    阮碧玉淡淡的应了一声,在挑线穿针。

    “娘娘这绣的花色像是男子的腰带。”静依好奇。

    阮碧玉瞠了她一眼,水眸底有锐利的寒芒。

    静依心下一惶,闭上嘴便不敢说话了,肯定是绣给云大人的,谁都知道女子给男子绣腰带是用来当定情之物的,若是从前,阮贵妃还没进宫的时候,倒是没什么,现在却是不合时宜了。

    阮碧玉见静依闷声不说话,抬眸看她一脸惶恐之色,说道:“你觉得这个颜色如何?”

    静依咬牙,低着头,弱弱的开口:“这个颜色很好,显得沉静稳定,再娘娘绣艺精湛,皇上定会喜欢的!”

    阮碧玉咬唇,眼底有冷冷的寒光,她呵呵一笑,低头绣花。

    柳玉盏去找乐采薇的时候,乐采薇正在院子里喂那只长得挺难看的狼狗,乐采薇扔出一根猪大骨,被那狼狗一口咬断,咔嚓一下,干净利落得很,听得柳玉盏心底一寒。

    “喂,你过来。”柳玉盏站在离乐采薇五米开外的地方,冲她喊一声。

    狼狗突然窜起来,冲着柳玉盏汪汪的大叫,吓得柳玉盏的脸又白了几分,她虽说有几分武功,但是很害怕这些凶狠的畜生。

    乐采薇一巴掌拍在狼狗的头顶,“蒜头!趴下!”

    狼狗很乖巧的趴在地上,哼哼着,还挺委屈。

    乐采薇走到柳玉盏的面前,笑眯眯道:“那谁,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柳玉盏眉头一拧,“你大胆!居然敢这么跟本公主说话!”

    “是礼尚往来!不是大胆!”你不刚刚还叫我喂吗?乐采薇一脸不屑的笑了笑,这公主啊,明明是来求她做事的,却偏偏还摆着一副主子看奴才的嘴脸。

    “采……薇姑娘。”柳玉盏那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贱婢真是狗仗人势!

    乐采薇朝她眨了眨眼睛,“公主,这种狗仗人势的态度是不对的哦。”

    柳玉盏咬牙,胸口起伏不定,说道:“你给我的那些药,宗政述根本就没吃。”

    “哦?”乐采薇托颌,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态,还真没想到毛毛这么警惕呢。

    “他根本就不相信我,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恢复女身,继续用喻展的身份多好。”若不是之前丁怀玉那不靠谱的东西……

    乐采薇哈哈大笑,指着柳玉盏道:“你还女扮男装?你看你这个样子,傻子都能看出来你是个女人,军营里这么多血气方刚的将士,一旦知道你是女人,你说他们的会不会觉得你是主动送上门去安慰他们的?”

    柳玉盏提了提衣领,胸实在是太重了,一小心就露光了,既烦人,又庆幸。

    “要不这样吧,过两日宗政述会来云府拜会我皇兄,到底你把我把药放在酒水里。”柳玉盏冷冷的说道。

    “我不愿意!”你是想整死我吧?毛毛那么凶狠的人物,我敢惹啊?我跑还来不及呢。

    “你要多少钱?”柳玉盏感觉乐采薇好像很喜欢钱的样子,试探的问了一句。

    “这个还真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这个我真不敢啊。

    “五百两。”

    “不行啊。”摇头,我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好吗?

    “八百两。”

    乐采薇向摇头:“公主,别闹。”我是不会与你同流合污的。

    柳玉盏从身上掏出一颗南珠,举在了乐采薇的面前:“这颗珠子值三万两……呃……”

    乐采薇动作快如闪电,将那珠子捏在了手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公主啊,你也真是的,这事挺麻烦的,不过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就想当日行一善好了。”毕竟像毛毛这般粗暴凶猛的人,只有像公主你这般心狠手辣的人才能杠一下。

    柳玉盏强忍住要骂人的冲动,她虽为公主,在军营呆了好几个月,国骂什么的,不在话下。

    乐采薇每日都会观察云纾安伤口的情况,她将绒毯拿过来,盖在云纾安的腿上,“你确定双腿还是没有知觉吗?”

    云纾安那些阴郁的眸底不起波澜,“没有。”

    “不可能啊。”乐采薇拿长针戳了戳他的膝盖处,戳了好几下,从刚开始的小心翼翼,到最后都下狠手了。

    云纾安依旧还是面无表情的摇头。

    乐采薇顿时觉得脖子一阵凉意。

    若问她为何觉得脖子有凉阵,还不是之前口气挺大的答应三个月能治好云纾安,否则就任云纾安处置,这三个月只剩半个月的期限了,之前云纾安那双腿虽说废了,但还是有知觉的,不过现在,这么戳他都没知觉。

    “那个,公子啊,你别自卑,说不一定这只是暂时的,过两天就好了。”

    我看是你觉得没能治好我的腿自卑吧,云纾安轻轻的点头,“没事。”

    腿好不了也没事。

    你没事,可我有事啊!乐采薇脑子有些乱,“这不可能啊,我的医术肯定是没问题的。”

    “真没事的。”云纾安见她急了眼,脸色僵硬的安慰了她一句。

    乐采薇站起来,神色有些茫然,“难道是哪里出差错了?我得回去好好想想!”这若是治不好,是赶紧跑路呢还是接着想办法治呢?

    乐采薇一离开,归元盯着云纾安那条腿,刚刚被乐采薇用长针这么用力的戳,都见到血痕了,便道:“主子,都流血了,疼不疼啊。”

    “疼……”说着,云纾安那双幽沉的冷眸朝归元扫过来,关你屁事!

    归元心底弥漫着浓浓的同情,主子是不是因为吃了乐采薇的药,伤到脑子了?

    ------题外话------

    公主毕生心愿:睡到男神!

    毛毛毕生心愿:睡到女神!

    采薇:那你们倒挺合适。

    安安:那我们呢?

    采薇:还行吧。

    毛毛:采薇姑娘有时候做事挺不讲道理的,她说的话,你不要太信。

    安安:不信她,难道信你?

    毛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