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七十九章,肯定是上辈子造了孽

时间:2018-06-08作者:风之孤鸿

    归元一脸茫然的将静依手里的汤接了过来,说道:“你家娘娘与我家主子应该没什么纠葛了吧,她送吃食给我家主子,真的不怕会有流言吗?”

    静依脸色一僵,我只是个送汤的,其余什么都不知道,一咬唇,转身便走了。其实会不会有流言,天高皇帝远谁又知道?

    归元端着那汤站在风里,一脸的茫然,他觉得这个东西吧,是个祸害,绝对不能端给主子吃,但如果他就这么私自处理了的话,万一主子知道了,会不会责怪自己呢?

    正好乐采薇端着空了的药碗出门,见归元仵在那里,没好气的说道:“这位小哥哥,你让开些。”好狗不挡道。

    归元回头,笑得一脸的花枝乱颤,“采薇,阮妃身边那个宫女送了血燕过来给主子喝,你说主子刚刚喝了药,会不会影响药性?”

    “会啊。”如果云纾安真的想喝的话,也得等过两个时辰再说嘛,等等,好像忘记了重点,乐采薇一脸疑惑:“你刚说什么?谁送的?”

    “阮贵妃啊。”归元当初就觉得像阮贵妃这样的女人,不适合自家主子,至于为什么,可能是觉得她太过端庄,端庄得有些过头了。

    乐采薇的眼睛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将归元手里的血燕粥端过来喝了一口,一脸八卦的神色,道:“阮贵妃都成皇帝的女人了,为什么要给安安送吃的?难道她想趁着天高皇帝远,跟安安再搞一腿,你快点过来坐下,我们细细聊聊。”

    归元眸底有怪异之色,脸色有些黑,被乐采薇扯到树下的石桌处坐着,见她毫不客气的端着血燕粥一勺一勺的舀到嘴里。

    “唔……”乐采薇将嘴里的粥吞下,抬眸,眼底八卦的光芒如炬:“说说看,说说看安安现在对阮贵妃的看法……”当初在云侯府的时候,那些丫环婆子与跟她说过一些,不过嘛,这初恋情人总是很难忘记的。

    想到这里,乐采薇觉得刚刚还口感不错的粥,顿时变成有些寡淡无味了。

    归元瞅着她那八卦劲,冲她翻了个白眼,“自从阮贵妃进宫之后,我家主子便再也没有与她有任何关系了,就算阮贵妃再上来献殷勤,主子也不可能对她怎么样啊。”

    主子喜欢的人好像是你,你到底知不知道啊,不然我提醒你一下?归元觉得作为云纾安的亲身侍卫,必要的时候也要替主子的个人问题考虑考虑。

    “阮贵妃在宫中很受宠是吧,老皇帝一把年纪了,是喜欢年纪小,又楚楚动人的绿茶婊。”乐采薇托颌,意味深长。

    归元语气严肃,一脸认真:“采薇,你就不觉得主子是喜欢你的吗?”

    “我招人喜欢。”

    归元咬牙切齿,觉得主子会喜欢采薇,肯定是上辈子造了孽,“主子是不可能会喜欢阮贵妃的!”

    “是吗?我不信。”乐采薇冲他呵呵一笑。

    归元气得脸都红了,拉着采薇,压根声音道:“主子五岁就进京了,当时我就跟着他了,阮贵妃的父亲曾经是主子的老师,主子在京中为质时,多得阮大人的照料,后来阮家卷入了一场纷争,阮大人被治了罪,病死在了狱中,是主子替阮大人洗脱了冤屈,皇上为了补偿阮贵妃,就封了阮贵妃为县主,阮贵妃的母亲一品诰命。”

    “所以呢?”这些信息好像那些丫环婆子们都没跟她提过呢,看来传闻什么的,还是有部分虚假信息啊。

    “那日主子收到阮贵妃被奸人所挟的信,便孤身前去救她,中了圈套,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只剩下半口气了,主子在床上晕迷了三个月,命是救回来了,但是腿便废了。”归元说到这里,目光瞟了一眼房门的方向,声音又低了低,好像生怕云纾安会听到一般,“主子醒来的时候,阮小姐早就进宫封妃了。”

    “安安能为阮贵妃废了一双腿,这份情义……”为什么一想想,觉得挺窝火的呢?

    归元一脸慎重:“采薇,你要相信,主子跟阮贵妃真的没什么。”

    我信你个蛋,乐采薇,呵呵的笑,深吸了一口气,将吃剩下半碗的血燕粥往归元手里一塞,说道:“安安现在情况不稳定,除了我给的药,其他乱七八糟的补品最好不要吃!”

    归元很认真的应了一声,这就对了嘛,我就是等着你说这句话呢。

    乐采薇跑到外院的墙头坐着,心底有些浮躁,捏了捏身上背着的小包,里面有几百两银子,跑回青州是没问题的,她给云纾安用的药都是药效最好的,最多年后,他应该就能站起来了,等他能站起来的时候,她就走。

    想到走,心底还挺雀跃的呢,雀跃中还带着几分失落呢。

    柳玉盏听说阮碧玉给云纾安送汤过去了,赶紧跑到柳长风跟前告状去了。

    柳长风刚与云梦城县令从疫区回来,他紧皱着眉头,虽说之前下人已经替他做好了防护,但疫病可是会被传染的,为了名声,他还跟那些贱民呆了这么久,真是恶心人啊。

    但是仁善太子的人设不能崩,只好硬着头皮上,而且他都去考查一天,豫州的各大小官员就上表奏折,里面全部是赞美人太子的词语。

    想到这里,柳长风觉得还是挺值得的。

    “殿下,下官在牡丹楼里设了酒宴,不知殿下可否赏脸。”县令小心翼翼的说着。

    柳长风脸上挂着笑,瞟了县令一眼,“现在乃疫情关键时期,县令大人却怂恿本宫去花楼到底何种意思。”万一明日里那些官员们再上奏折,里面写着我去了花楼,这不是要抹黑我太子的身份吗?

    县令吓得一身的冷汗,有些话还真是不能说,不过太子殿下又怎么知道牡丹楼是花楼的呢?难道是提前去过?

    “皇兄,今天那个女人居然亲手熬了熬给云纾安送了过去。”柳玉盏拉着柳长风大步迈入府内,语气里带着幸灾乐祸。

    ------题外话------

    归元:作为一个亲侍卫,我一直在为主子的终身大事捉急。

    阮贵妃:纾安的心底只有我,他不可能喜欢其他女人的。

    作者:他没喜欢其他的。

    归元:他喜欢采薇。

    毛毛:我才喜欢采薇!

    柳二:我跟采薇无话不谈,有共同的爱好,你们呢?

    作者:爱好八卦吗?

    柳二:不行吗?

    丁大娘子:柳二,你这么三八,你娘知道吗?

    柳二:那你这么娘炮,你娘知道吗?

    丁大娘子:不知……呃……知……我擦咧……

    元宝:我今天慎重声明一下,我才是一直陪在我师父身边的男人,俗话说得好,每一个漂亮女人的身后,都有一个陪伴她哄她爱她的绝世好男人!那个绝世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元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