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七十一章,元宝气得掉牙

时间:2018-05-31作者:风之孤鸿

    宗政述瞪了元宝一眼,声音低醇蛊惑,“元宝,你那小脸都气得狰狞了。”

    元宝赶紧双手捧脸,眼底有惊讶的目光,冲他嚷道:“不可能,我长得这么帅,生气也是帅的!”

    乐采薇低头看到停在自己腰间的手,伸手去掰,怎么也掰不动:“那个……宗政将军,你能不能把我放下去?”这万一被人误会了怎么办?你没见云纾安身边的侍卫正冷着一张脸瞪着我吗?

    宗政述温香软玉在怀,手掌也不安份,像被蛊惑了一般尽想怎么揩油,轻轻的摩挲着,撩拔着。

    乐采薇那脸都黑了,我操咧!毛毛,你个臭流氓!

    她怒及,一巴掌重重的打在宗政述的手背上,恼道:“放我下去!”

    乐采薇这声娇喝,让宗政述感觉心底被撩翻了,太甜蜜了,她那巴掌打在他手背上像拍在他的心底,痒痒得很。

    元宝见乐采薇被吃豆腐,撇着嘴:好气哦,好气哦,好想哭哦,但是采薇不喜欢我哭,他猛然拔了秦飞手中的刀,指着宗政述道:“放开我师父,否则……”

    “否则如何?”宗政述那冷厉如狼的目光里带着十足的威胁之意,小子,你敢对你老子动刀?小心老子拧了你的脑袋。

    元宝那神色缩了缩,吱吱唔唔道:“否则……否则……我师父会不高兴的。”没看到师父很明显一脸的气愤吗?

    宗政述瞪着元宝,这小子一点也不上道,都说教儿子要用棍棒,不然得翻天,看来这事可以多试试。

    “你的马刚刚差点儿就踩到了我师父,虽说没受伤,可是这精神……精神损失费还是要给的。”元宝那举刀的手越缩越回去了,说话也渐渐地的没什么底气:“你赔点钱给我们,我们……我们……就不报官说你骑马伤人的事情……”

    乐采薇见元宝那窝囊样,心下腹诽:我日啊,小元宝,你有点底气行不?搞得跟老鼠见到猫似的,真的能替我出头吗?

    元宝吱吱唔唔,“你放我师父下……下来。”不要威胁我,我师父很记仇的,到时候有你好看的。

    宗政述连理都没理他,将马掉了一个头,对秦飞道:“我与采薇姑娘先走,你们随后跟上。”

    乐采薇那脸色很难看,但还是咬牙强忍着冷静了下来,她此时被宗政述禁锢在怀里,不敢动弹,而且宗政述这粗汉甩了马一鞭子,战马似箭般飞了出去。

    冷风灌入口,寒冽无比,乐采薇气得浑身冒出一团无名火,使劲的掐着宗政述放在她腰间的手臂上。

    突然眼睛被遮,宗政述已经将身上的麾披裹住了身前的女子,他那沉冽洪亮的声音在寒风中响起:“采薇,塞外路程遥远,风沙很冷,我没想到你会来这里。”

    自从知道的采薇和元宝的身份之后,宗政述激动得一整晚都没有睡觉,脑子里想过许许多多的事情,最后总结出采薇之所以来豫州,一定是过来找他的,情深义重,千里寻夫。

    他不相信采薇会因为受不了空房寂寞,报复他新婚之夜离开京城,从而拐走他儿子的人。

    宗政述从前娶过不少的继室,都不明不白的死了,他心里明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乐平公主那性子阴狠无常,跟她肯定是脱不了关系的。在事情没有闹清楚之间,他不能冒失。

    乐采薇呼吸之间全是他的气息,霸道且凌厉。

    “你刚说什么?”耳边风声太大,她没听明白。

    宗政述低头,看到了她那张娇艳如花的脸蛋,小脸红通通的,一双秋水般的眸瞳映着清澈如潭的光芒,睫毛轻颤,有淡淡的阴影映在眼睑当中,小巧的鼻子,殷红的小嘴,精致的下巴,越看他的心越是沉沦了下去,仿若寒冰化成一滩水。

    他慢慢靠近,情不自禁的想要亲亲她的小嘴。

    乐采薇下意识侧开,却听到他那洪亮的声音在呼啸的风声中犹为的清晰:“采薇姑娘,你放心,你的深情我定不会辜负。”

    乐采薇心下一惊,没有感动,也没有被撩拨,反而感觉心底浮现起浓浓的危险感,这个感觉太难受了,太闷了。

    许久,乐采薇没有说话,宗政述也未开口,两人都默契的沉默着,耳边呼啸的风声刮过,皆是安静异常。

    从桐乡村出来,宗政述问她,她偶尔会回一句。

    “患者一部分是疫病,一部分是中毒。”寒风拂面,吹起女子额前的发丝,凌乱却美丽。

    “有没有办法治?”宗政述那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迷惑,伸手过来拂过她凌乱的刘海。

    粗糙的指腹滑过她的肌肤,乐采薇后退一步,咬牙,很有礼貌的笑了笑,“有些棘手。”

    宗政述语气沉沉:“前些日子我派人看守村子,守卫的士兵跟从此跟过的柳元瑾起了冲突。”顿了顿,宗政述那双锐利的眸子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寒光,缓缓道:“是有人要对付豫州军,便想出用瘟疫的方法,在上游下毒,这条河的源头在桐乡村以南的大山里,水流会沿着河道一直流到豫州军营中。若是军中疫情一起,就会军心惶惶,敌军便可趁机而入。”

    “奸细吗?”乐采薇若有所思。

    “军中奸细我每年都要挖出几个。”宗政述那冷峻的脸上有着寒冽的光。

    “你陪我去翁山采药。”乐采薇看了他一眼。

    宗政述一听,便朝乐采薇伸出手,“走吧。”

    乐采薇秀眉一拧,目光流转,有着拒绝的意味,这个毛毛怎么也没问问我采药到底是因为瘟疫的还是因为中毒的?

    秦飞已经将宗政述的马牵了过来,宗政述见乐采薇一脸的拒绝,一跃上马,又霸道的将她拎上了马背。

    元宝跟在乐采薇和宗政述的身边,被老爹宗政述气得牙都断了,他撇着嘴,吐出一颗牙,愤愤的瞪着宗政述马背上的身影。

    熟地见元宝满嘴有血,便道:“掉牙?”

    元宝眼底有水光,一张嘴,说道就漏风,张嘴给熟地看,言道:“又掉了两颗。”

    元宝捏着那颗断牙,一脸的痛心,“要不是为了我师父,我肯定不会被大毛威胁成这个样子。”

    翁山地势险峻,乐采薇看着飞崖走壁给她采药的宗政述,啧啧啧的感叹:果然是英姿飒爽,动作灵活。

    而且乐采薇这人一直都挺招人喜欢的,宗政述爬上最高的悬崖的时候,她还会由衷的夸他一句:宗政将军,你好厉害。

    “对,就是那个。”乐采薇指着最高处那一株开着白花的植物,冰天雪地,那株植物在寒风冰雪下,显得异常的青翠无比。

    将药采下来,宗政述放到乐采薇旁边的药篓里,便问道:“这些够了吗?”

    “够了够了!我们赶紧回去吧。”乐采薇赶紧将药篓拿在手里。云纾安的药找齐了,可以给他动手治脚了。

    而宗政述并不知道这些药到底是干什么的?

    乐采薇看到宗政述眼底疑问的目光,赶紧说道:“我先拿这些草药回去试试看能不能配出解药出来。”

    “多久?”宗政述看她目光明亮无比,眼底一片清亮,不像说假话的,便也信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