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七十章,呔!放开我师父

时间:2018-05-31作者:风之孤鸿

    这个说来话来,乐采薇笑眯眯的说道:“也不是什么很难寻的药材。”就是比较贵,你要是能给你个百八十来万两的,我就能找到了。

    云纾安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却从她的眼底看到了不应该出现的财迷亮光,便道:“是什么?”

    “明天你给我两个人,陪我去翁山找吧。”乐采薇想了想,又道:“你也可以给我点钱,我自己去请两个人。”

    云纾安脸色阴沉,“翁山?我若是不给你人,你打算和谁去?”

    乐采薇摆了摆手,“安安,你别闹,好好休息就好了,我保证三日后就给你治。”治好之后,我就得走了,我最近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自己给自己算了一卦,是大凶之兆!

    云纾安盯着她那张清艳绝绝的脸,眼底有疑惑的光芒,许是刚刚喝了药的缘故,全身有些无力,他强撑着精神,说道:“明日让熟地带两个人跟你一起。”

    “好咧!”乐采薇将那空碗端起来,“那公子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云纾安的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眼皮已经在打架了,心底明明烦躁不已,还想交代一些什么,却怎么都觉得力不从心。

    离开云纾安的房间,元宝已经在乐采薇的屋里呆着了。

    元宝自从军中回来就一直有些发呆,乐采薇见他数他自己荷包里的几个铜钱,一边数,一边皱眉。

    “干嘛呢?”乐采薇走过去,将他那十几个铜钱扒拉在一起,给他装入了小荷包里。

    元宝欲言又止,犹豫了许久,咬牙道:“娘,要不我们还是回青州吧。”逃得远远的,让大毛找不着咱们。

    乐采薇瞪了他一眼,“不是我们,是我!我回青州!你爹已经找到了,你就跟着他吧。”别跟着我了,养个孩子还挺费神的。

    元宝听乐采薇这么一说,小嘴一撇,眼眶有亮晶晶的水光,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被大毛给吓着了,不带我走了。

    元宝心底顿时对宗政述升起了浓浓的怨恨,一脸的委屈和无助:“可是……”可是我不愿意!非常的不愿意。

    乐采薇语重心长:“小元宝啊,血浓于水,你不应该对自己的父亲如此的绝情的,乖乖的回到他身边去,记得千万别说是我带你出府的,也别再说我是你娘的话,我觉得我还挺年纪的,再嫁人的话,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不太好嫁,你也得替我考虑考虑不是?”

    元宝紧紧的抱着乐采薇的手臂,急道:“那我以后不叫你娘,不管任何时候都叫你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我一定要跟着你,不然我会活不下去的。”

    “元宝,你今天这是怎么啦?这世界谁离了谁也不可能活不下去的,再说了,平日里你不是一直都想着要找你爹的吗?”现在找着了,反而要走,小孩子啊,就是心志不坚定,一会儿天,一会儿地的。

    “哇……”元宝突然大哭了起来,仿佛压抑了许久的情绪,如破堤的洪水,“你要是不要我了,我怎么办啊?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薄情,我们在一起这么久的感情,我把你当成我的一切,你把我当成什么啊?”

    乐采薇抚额,一个两个的尽不省心。

    “你说,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元宝泪眼婆娑。

    “有过吧。”乐采薇扔了一块抹布给他,“赶紧擦擦眼泪,丑死。”

    元宝摇头,“师父,你别跟大毛在一起,以后也别跟他在一起,我不要你当我娘了,你就当我师父,等我长大些了,我就能保护你,一辈子都护着你。”

    乐采薇心下有些恼,元宝还哭哭啼啼的,她气极,一把将元宝给拎了起来,吼道:“哭什么哭,烦都被你烦死了,你这样子还跟着我,不是给我添堵吗?还说保护我,遇到一点儿小事就知道哭哭哭,我迟早会被你气死!”

    元宝顿时收声,鼻子不一抽一抽的收不住势,他嗡嗡的说道:“你不喜欢我哭,我以后不哭就是了,我以后努力的变成你最喜欢的样子。”

    乐采薇无奈的摇头,说道:“好吧,好吧,你别哭就行了。”

    元宝马上露出笑嘻嘻的表情来,紧紧的抱着乐采薇的手臂,小脑袋像只小狗似的,在她的臂间蹭着。

    乐采薇觉得今日元宝那情绪得有些过了,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生怕她知道了一般,可是见他这个样子,又觉得他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对他见面不识而伤心。

    她后来也没有想这么多,第二天早上就带着几个人出了府。

    云纾安精神好点的时候,听归元说采薇一早就出门了,脸色阴沉无比。

    “主子,昨天采薇好像在打听府里来人的事情。”归元言道,一脸恭敬瞅了一眼云纾安。

    “也没什么好瞒她的。”云纾安说道,他做事从来不遮遮掩掩,非常坦荡的。

    归元觉得有道理,昨天元宝套他话的时候,他就如实说了,只是……归元又道:“真的要全部都让采薇知道吗?”

    云纾安那阴厉的眸子朝归元望过来。

    归元感觉浑身一股凉气从脚底透到头顶,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胸口,缓缓的低下了头,我就知道有些话还是不能说的,还好昨天元宝套我话的时候,我保留了一些。

    喝过药的云纾安那情绪一旦有大的起伏,精神有会有些萎靡,仿佛挺累一般。这种药效能持续三天以上。

    “主子,您没事吧。”归元担忧道。

    “出去吧。”云纾安说道,只要一喝采薇的药,他的情绪就必须心平气和,一旦有暴戾的情绪发作之后,就会特别的没精神。

    不过,他一直相信采薇不会害他。

    宗政述好不容易才在城外等到了乐采薇,正一脸欣喜的打马上前,却见乐采薇朝他微微一行礼,面上疏离无比。

    他又望向元宝。

    元宝依在乐采薇的身边,面无表情,仿佛不认识他一般。

    宗政述皱眉:好小子,你再给老子装,看老子回头不收拾你!关键时候一点用都没有!你这样子,老子怎么给你找个娘回来?怎么才能一家团聚?

    元宝被宗政述那警告的目光给吓了一跳,捂着胸口,一张圆脸皱如苦瓜。赶紧缩到了乐采薇的身后,眼底还有一抹冷光。

    秦飞那目光微闪,手中的刀梢突然戳向了宗政述那匹赤焰的屁股。

    赤焰受痛,一扬前蹄,疯狂的朝着乐采薇奔袭而去。

    乐采薇双眸一瞠,全身僵在那里,那战马的铁蹄迎头而下,眼见着避开不及,战马被勒住,马蹄沿着一侧落了下来。

    一只大掌突然拎起了她的肩膀,她身体顿时离地腾空,落到了宗政述的马上,一只手臂的搂住了她的腰,男人的身体紧贴着她的背,隔着厚厚的衣服,乐采薇都能感觉到那宽阔胸膛里的炙热心跳。

    元宝见乐采薇被宗政述给抢了,吼道:“放开我师父!”

    熟地身边的两个伙伴也纷纷的拔剑,一脸冷意的盯着宗政述。

    ------题外话------

    安安:我在采薇面前一直都是坦坦荡荡的,从来没有任何隐瞒。不像毛凶残,表里不一,一心想着算计采薇。

    归元:这一点我完全可以作证。

    熟地:我……也作证。

    云府众侍卫:我们都可以作证。

    毛毛:我是官配男主,就算计了采薇,也会被人形容腹黑罢了,不像云暴戾,瞒着采薇做了这么多暴戾的事情。

    白泽:大将军说得对

    秦飞:1

    言绪:1

    所有豫州将士:所有。

    元宝:我是采薇的小元宝,采薇是我的全世界;你们算个老几?

    柳二:潜水中,出来冒个泡,咕噜咕噜……我是才是男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