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六十九章,今天没吃药啊

时间:2018-05-31作者:风之孤鸿

    总之这事不太对劲,乐采薇瞟了一眼元宝,“小元宝,到时候见机行事哈。”

    元宝那双清澈的眸子飞扬起来,连连点头:“必须的!”不知道是哪位人物居然给让云纾安给这么大的面子,元宝也是觉得不可思议,回头去套套归元的话。

    云纾安听说乐采薇去了豫州军营,脸色阴沉得将那只挂在院子树上笼中的黄鹂鸟脖子给拧了。拧完之后,他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冲动,怕被采薇知道自己很凶残的。

    这只鸟儿是采薇怕自己闷,专门买来给唱歌给他听的。

    熟地一脸平静的站在云纾安的面前,手里拧着一只黑猫,那只黑猫在熟地的手里拎了一个来时辰了,垂着头脑袋,一脸的生无可恋。

    乐采薇进来的时候,顿时就感觉到空气中的气氛十分的诡异,桌上放着一只笼子,笼子里一只粉色的黄鹂鸟已经身首异处了。

    云纾安一脸阴沉沉的盯着熟地手中拎着的猫,光芒中带着仇视。

    黑猫一脸的无辜,它明明在巷子里当流浪猫当得好好的,饿了就翻个垃圾桶,饱了就趴树杈上睡觉,猫生完美,可没想到天降横祸。

    “这是怎么啦?”乐采薇小心翼翼的开口,把气氛搞得怪阴森的。

    熟地目中闪过一道微妙的光芒,语气不卑不亢:“不知道哪里来了一只猫,把姑娘养的鸟儿给咬死了。”

    乐采薇一听,脸色微微一变,赶紧去看那只身首异处的鸟儿,她时常也验尸断案,对于伤口到底是怎么样造成的,一眼便能看出。

    “被猫咬死了?”乐采薇眼底有怀疑的光芒,望向云纾安。

    云纾安那神色很平静,完全没有什么紧张愧疚感,阴郁的目光望向乐采薇:“下回让归元去买一只猫不咬的鸟。”这只死了就算了,不要再追究了。

    一追究起来,就会被发现他残忍、嗜血、依旧狂躁无比的事情了

    熟地将猫举到了乐采薇的面前,说道:“姑娘,就是这只猫。”为了抓只合适的猫当替罪羊,我跑了多少野猫巷子,谁又知道啊。

    乐采薇看了一眼那只死鸟,又看了一眼这只半生不死的猫,这种搭配?怎么看都觉得有些牵强呢?就感觉人家明明渴,需要喝水,你却给人家一个干馒头。

    云纾安垂眸,眼底有闪烁的冷光,紧抿着红唇,便道:“把猫处理了!”

    黑猫“喵~”了一声,声音虚弱,幽怨无比;关本喵什么事,本喵是无辜的。

    “算了。”乐采薇若有所思的盯着熟地,清澈的眸底有抹质问的光芒,你们这是在玩什么?测试老子智商?还是测试老子情商?

    熟地觉得自己很无辜,我只是一个从犯,罪魁祸首明明是主子,但是宝宝不能说。

    “再去买一只鸟就好了,把猫给放了吧。”你们差不多就得了,不要把我当傻子,乐采薇走过去将熟地手中拎着的猫给抱了过来,放窗台上一放。

    那原本还奄奄一息的黑猫顿时惊窜而起,长喵一声,疯狂的跑了。

    乐采薇拍了拍手,瞪了一眼熟地。

    熟地低垂着眸子,别瞪我,我也是被迫的!

    “采薇。”云纾安适时开口,声音沉冽冽的,却能感觉到有几分柔和。

    熟地赶紧识相的退了下去,主子阴晴不定,采薇一回来,总算能平静一些了。

    “你今天去哪儿了?”云纾安那目光灼灼,脸色不太好看,强忍住心底的狂躁之意。

    乐采薇倒了一杯茶递给他,笑眯眯的说道:“去串门了,人家留我吃饭,我没吃。”我怕我一吃了就回不来了,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是想着要回来的。

    而且你明明知道我去哪儿了,还在这里问,这不是成心的吗?

    云纾安见她这般嬉皮笑脸的模样,想到她见宗政述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如此,顿时心底的愤怒的小火苗像被人泼了油,挥开了乐采薇递过来的茶杯。

    “砰!”乐采薇手中的茶杯一滑,茶水洒了她一身,茶杯落到了地上。乐采薇咬牙切齿:“靠,我的新衣服!”

    她身上披着狐裘,她将狐裘给解开,里面是一件锭蓝色的胡裙,正是元宝跟着丁怀玉跑去关外胡商那里买的那套。

    腰露了出来,有铃铛的小流苏挂在腰处,能看到肌肤如雪,盈盈不握的小腰,还有性感诱人肚脐。

    云纾安那脸色顿时如腊月寒霜般寒冽无比,她就是穿成这样去了豫州军营找宗政述的?!

    其实乐采薇只是把那件衣服穿在了里面,外面还套了一件狐裘,那件露脐装也只是上衣很短,露出腰肢而已,其他地方都很严密的。

    云纾安一把掀了桌子,一把抓住乐采薇的手腕将她扯了过来,目中危险嗜血,声音沉冷:“谁让你穿成这样的?”

    乐采薇被他突如其来的嗜血气息给怔住了,手腕被他抓得生痛,好像要断了一般,她皱眉,“云梦城里许多女子都是这么穿的。”我也很随朝流,觉得很正常。

    “把衣服换了,以后不准穿成这样,若是不听,我……”我会忍不住!

    他喉结动了动,感觉有腥腻之味从鼻腔溢出,一把推开乐采薇,转了个身背对着她,吼道:“滚出去!”

    乐采薇被他这么一推,差点就撞上子柜子,她咬牙,喃喃而道:“今天没吃药啊。”不然怎么会虐杀了一只这么可爱的小鸟。

    “把衣服换了,以后再也不许这样穿了。”云纾安冷喝道,抬手摸了摸鼻子,没错!流鼻血了,居然流鼻血了。

    乐采薇冷哼,披上狐裘便离开了,看来还是给云纾安的药里放点镇定的药材一起熬吧,不然实在是太难招架了。她回屋将衣服换回了原来的。

    夜晚的时候熬了一碗药送了过去。

    云纾安端着乐尔薇递过来的药碗,盯着她看了许久,那目中的光芒复杂不明。

    喝啊!乐采薇皱眉,脸色有几分忿怒,“快喝,药快凉了!”

    云纾安没有说话,端药低头喝,很快便喝完了,这才缓缓而道:“我的腿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治好?”这药都喝了两个月了,越喝越没精神。

    “你脚筋断了,若想站起来,必须将脚筋给接好,我还没找到一味药材,等找到了就可以了。”乐采薇说道。

    “是什么药?”云纾安觉得只要有他在,没什么事情打听不出来的。

    ------题外话------

    毛毛:采薇姑娘里面穿着这么性感吗?

    安安:关你屁事!

    元宝:其实是丁怀玉非要给我钱买这件衣服的,他说是胡人公主才能穿的公主服,不敢是谁穿了超漂亮,巨性感。

    采薇:我觉得也挺好不错的,因为贵!

    毛毛和安安某天知道那衣服是丁怀玉的出的钱之后

    毛毛感觉丁大少爷最近有些飘啊~

    安安时时刻刻想把丁怀玉四肢砍了装酒坛子里,但……

    安安一脸隐忍:我不能这样,我是一个三好青年,当好人,行好路,做好事,一定不能让采薇这般狂躁……

    元宝:我一直在承受我这个年龄段不应该承受的机智和才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