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六十八章,你是不是被人威胁了

时间:2018-05-31作者:风之孤鸿

    ..,

    宗政述那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旌旗下,让人感觉有种萧条的感觉,他目光如刀,盯着乐采薇,眸底有着复杂的光芒。

    元宝紧紧地扯着乐采薇的衣服,瞪向宗政述,别总盯着我的采薇看,就算你过来拆穿我们的身份,采薇也不会跟你的,我更加不会跟你。

    “大将军!”元宝那声音稚气却严肃无比,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异常的凝重,“请让我们离开。”强扭的瓜不甜,强留的人留不住!

    乐采薇一脸疑惑的盯着元宝,什么时候小元宝认真起来的样子还挺有威严的呢?

    元宝嘴上说得挺硬,心底却担忧不已,开什么玩笑,要是把话说明白了,采薇肯定不会要他了,他才不要跟着大毛。

    他跟着采薇走南闯北的,虽说日子过得清苦了一点,但却是他感觉最开心的时候,因为每天都会有人关心他,采薇脾气好比较暴躁,却心善,带着他逃亡的日子里还会辛辛苦苦的想办法挣钱给他买药材,有些药材很贵的,她出起钱来的时候,从来没有犹豫过。

    元宝觉得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只有乐采薇了,他不能失去她,哪怕自私也好,他就是不能让大毛把采薇给吓走。

    宗政述突然上前,走到了乐采薇和元宝的面前,眼底有隐忍的光芒,声音沉沉的,寒风凛冽下,让人一种压迫的感觉,“采薇姑娘,军中的事情想必你刚刚也看到了,豫州军营地在桐河的下游,现在是冬天,桐乡村的疫情蔓延得并不算太快,可一到春季,河中冰雪融化,只怕后果会很严重。”

    乐采薇被他身上散发的出来的凛冽气势给压抑住了,她咬牙,目光清透,像映着皎月的清光,说道:“所以你想让我干什么?”

    宗政述似有一声轻叹,目光隐忍却异常的柔和:“我知道采薇姑娘医术不错,想请你帮忙找到治疗疫情的办法。”

    宗政述每对乐采薇说一句话,元宝那心都要快跳几下,这感觉就像坐云宵飞车,太特么刺激了,让他紧张不已,生怕宗政述说出不应该说的。

    乐采薇并不知道宗政述已经知道自己身份的事情。

    宗政述之前只是怀疑元宝,没曾想被他这么一诓,结果还真是令他意外,他虽然没有明确问出元宝关于乐采薇的身份,但他心底却已经肯定得八九不离十。

    可是,以他与乐采薇这段时间接触的了解,觉得乐采薇不可能是那种忍受不了空房寂寞留下和离书拐走他儿子离家出走的女子。

    或许有什么其他的苦衷。

    宗政述不敢冒然就去相认,万一她又逃了怎么办?

    而且元宝如今活蹦乱跳了,就算把他扔了,也能好好的活下去;比起之前在侯府,病殃殃的样子简直到了脱胎换骨的地步,御医曾经说过元宝活不过三个月,如今再看元宝的样子,哪里还有一丝病殃子的样子,活泼得跟一只猴儿似的。

    宗政述见乐采薇脸色犹豫,心底很紧张,他知道他不能要求她做些什么,可是又生怕说错了什么或者让她感觉到什么压力,就会把她给吓走。

    从前不知道她的身份时,他还没这么紧张的感觉,他可以大胆的上前去表示喜欢,不会像此时这般,投鼠忌器。

    乐采薇心底也很复杂的,虽说治病救人是作为一个医者的本份,可是她不能让自己置于这么一个危险的地方,毛毛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万一知道了她的身份,我的脑袋不就要搬家了吗?

    “采薇姑娘,若是军中的疫情蔓延起来,只怕整个大历王朝都会有危险。”宗政述本想说我希望每天都能看到你,只要你愿意帮忙,便能每日都有你在;只不知为何,一说出口,就说成了家国大道理。

    不行啊,我不能呆在这里。乐采薇一脸的为难,低头把弄着腰间的绦带。

    宗政述见乐采薇低头,轻咳了一声,瞟了一眼元宝。

    元宝正抬眸,目光与宗政述对视,宗政述眼底有冷厉的寒光,带着几分威胁之意,元宝一个哆嗦,眸瞳里泛着委屈的华光。

    瞪什么瞪,我帮你劝劝就是了!

    该死的大毛!太卑鄙了,太卑鄙了!

    元宝扯了扯乐采薇的袖摆,说道:“师父,我觉得大将军说得有道理,豫州军守卫着大历王朝的北门,是整个王朝的命脉,若是就此垮了,那时候敌军长驱直入,造生灵涂炭的场面,岂不是会有许多的人死于非命?”

    乐采薇皱眉,若有所思的盯着元宝:“小元宝,你什么时候衍生出的这种大爱无疆的情怀来的?”

    被大毛给逼的呗,元宝苦着一张脸,说道:“尸横遍野,生灵涂炭的场面,师父作为女神医,心地善良,博爱世人,一定不忍心看到那样的事情发生。”

    乐采薇瞪了元宝一眼,“不对啊……小元宝,你是不是被人威胁了?”要不就是吃错药了。

    元宝心下一紧,对啊对啊,我被大毛威胁了啊。宝宝心里苦,但是宝宝知道不能说!

    宗政述心下也是一紧,阴沉沉的目光瞪向元宝,你要是敢说半句,看我怎么收拾你!

    太卑鄙了,坑起儿子来,这般心安理所,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元宝收回瞪向宗政述的目光,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我们不应该坐视不管。”

    乐采薇说道:“要我治病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桐乡村的事情,请宗政将军还是派人好好去查查,看看除了瘟疫以外,还能发现些什么。”

    宗政述倒没仔细的考虑过这一点,他一见采薇心底就开始出现骚乱的情绪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多谢采薇姑娘提醒。”

    “那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乐采药向问道。

    宗政述见她如此的抗拒,垂在身侧的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明日,我派几个军医给姑娘当助手。请姑娘勿必帮我这个忙,我必有重谢。”至于怎么样谢法,不知道采薇姑娘考不考虑接受他的以身相许。

    乐采薇和元宝骑上宗政述给他们的马,逃跑似的离开了豫州军营,快进城的时候,乐采薇看了一眼城门,说道:“元宝,你有没有感觉宗政述有些奇怪?”

    元宝摇头:“没有啊,还是从前那样。”凶残无比得很,比起云纾安大叔来说,有过之而不及。

    “那可能是我想多了。”乐采薇拍了拍胸脯,宗政述不知道她是谁就好,最好一辈子永远也不要知道。

    元宝心底正受着煎熬,感觉自己像一块夹心肉馍,两面都得顾着,他才七岁半,居然要承受他这个年纪段不应该承受的机智,他觉得自己真是好桑心。

    回到云府的时候,云府里突然出现几个陌生的丫环和婆子正在打扫院子,乐采薇随口而道:“安安什么时候想通了,又舍得请人了?”

    归元看到乐采薇回来,眼底有意味深长的光芒,对于乐采薇的问话,他连理都没有理。

    没办法,乐采薇只好去找何小花,小花告诉她,京城里派了贵人过来调查桐乡村的事情,说要住在云府,所以那个贵人提前派了几个丫环婆子过来打扫。

    好像说得何胡氏打扫得不干净似的,何胡氏那特爱干净,洁癖十级以上的患者,可比你们打扫得干净得多了。

    小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们把我娘和我的事情都做了,那我和我娘以后做什么啊?”

    “云纾安会同意让他们暂住这里?”乐采向一脸的怀疑,这完全不像云纾安的作风,云纾安喜欢安静,若大的云府也只有小花一个丫环,其他的都是一些安静的站在暗处的随从们,不可能让几个丫环婆子吵吵嚷嚷的呆在这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