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六十七章,什么都不能说

时间:2018-05-31作者:风之孤鸿

    元宝一脸委屈,眼珠儿滴溜溜的转着,这个应该怎么说呢?万一一个没说好,连累到了我师父采薇怎么办?采薇这么好的姑娘,要是被大毛这般凶残的人给祸害了,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我是采薇最重要的人,采薇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半……半年前。”元宝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宗政述,琢磨着语言,慢慢的说道:“采薇见我病得很严重,又无父无母,觉得我可怜,就给我治病,还收留我。”

    宗政述那双眸子锐利无比,盯着元宝那张稚气未脱的小圆脸,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透。

    元宝哆嗦了一下,“我说的都是真的!”绝对没有一句假话,天地良心……

    当然比起坑爹,毛毛坑儿子的技能也不甘示弱。

    “你们是在哪里认识的?”宗政述那目光如炬,手中的小刀轻轻的敲在元宝的头顶,明明淡漠却威胁力十足。

    元宝咬牙,我尼玛!拿刀吓老子!

    “青州。”元宝见宗政述一脸怀疑的目光,又紧急的飙了一句琴川口音:“真的是青州,骗你是王八蛋!”

    “你说什么?”宗政述明显愣了愣,感觉后来那句带口音的话没听明白,却不像是好句。

    元宝撇嘴,眼眶潋滟盈盈,“我要是骗你,我就是王八蛋!”

    宗政述剑眉一拧,明显有些不悦,但还是稳了稳情绪,缓缓而道:“小小年纪,什么时候学得这些油腔滑调?”

    元宝眨了眨眼,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我刚刚也没说什么?

    “东南亭院的那颗琼树今年开花了吗?”宗政述突然问道。

    “没有啊。”元宝脱口而出,愣了一秒,然后张嘴号啕大哭:“哇……”大毛太狡猾了,太狡猾了,我采薇娘亲怎么办啊。

    宗政述见他只是哭,却没什么眼泪,坐在了元宝的对面,眸光如深潭,复杂不明。不知为何有种情绪如破堤的洪水般呼啸而来,连呼吸都有些困难,扯着他身上的伤口,更加的痛了。

    他努力在回想自己府里的儿子到底长什么样子,圆滚滚的,像颗汤圆,常年一副病态,眼底毫无生气,偶尔见他一面,会流露出崇拜的神情,很正的一颗苗,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长成了一颗歪脖子树。

    他长长一叹,回头见元宝还在嗷,心底顿时一阵烦躁,吼道:“闭嘴!”

    元宝一惊,睨了他一眼,又想继续。

    “再哭就把你头砍了。”宗政述语气冷冽至极,太烦人了。

    元宝顿时禁了声,心底愤愤的把宗政述给恨上了,你凭本事单身,就好好单着呗,不要打扰我和我采薇娘亲了好吗?

    我们是我们!你是你!

    宗政述将开元宝的穴道,摆了摆手,说道:“你出去吧。”

    元宝一边轻轻的嘤嘤着,一边径直的往外走,我得赶紧叫上采薇跟着跑路啊,这里太危险了,太可怕了。

    刚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沉冷的声音:“源芢。”

    元宝全身顿时一僵,如坠冰窟,哎呀呀……他咬着牙,硬是撑着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僵硬的哭嚷着,掀开了帐篷门走了出去。

    寒风刮在脸上,如刀子一般,元宝眼眶里的泪唰唰的流着,刚刚还是假哭,这回却是真哭了,我爹认出了我,特么!居然认出了我,还叫了我的名字,还诓了我,有这么坑自己的儿子的吗?简直不像是亲生了,回头我一定要去问问府里的老嬷嬷,我爹到底是不是一个假爹。

    言绪正好走过来,言绪指了指那个哭得眼泪鼻涕都结成冰垂挂在脸上的埋汰孩子,问秦飞:“这孩子是那个女医的?”

    秦飞摸着脑袋,“是啊。”

    “那他怎么哭成这样?”言绪见这小子半大不小的,眼眶红通通的,十分的狼狈。

    秦飞摇头,这个我不太清楚,应该是被大将军给吓的吧。

    元宝一脸怒容的瞪着秦飞,眸底有犀利的冷光。

    “男孩子哭什么哭,丢死人了!”秦飞被他盯得烦,一声冷哼。

    元宝指着秦飞身边的言绪问道:“这位玉树临风的大叔是谁?”看起来应该和我爹的关系不错,职位也应该不低。

    “我是言绪。”言绪脸上有淡淡的笑,这小子还挺有眼光,既诚实又有眼光的孩子,他太喜欢了。

    秦飞脸色一怔,觉得元宝这小子实在是心机,明明哭花了脸,还能准确的运用形容词来拍马屁。

    “豫州军的军师。”言绪又加了一句。

    元宝那声音嗡嗡的,说道:“你不是得了绝症要死了吗?怎么还活生生的?”

    言绪那眼底有冷冽的寒意,缓缓而道:“你听谁说的?”

    “他!”元宝指着秦飞,撇着嘴,“那张告示上说军师得了绝症,就快死了,请我师父来治的。”

    言绪微微拧眉,但脸上还是一派平和之相,声音却近呼咬牙切齿,“告示上说我得了绝症?”有意思了啊,他瞟了一眼秦飞!谁改了我的告示啊……

    秦飞眼底闪过一道尴尬,不过他再听到元宝说接下来的一句时,顿时有种想摁死元宝的冲动。

    因为元宝突然指着秦飞,说道:“他说军师得了绝症,我和师父过来的时候,问他军师到底得的是什么病,他说是花柳……”

    砰!言绪只觉得脑中控制的情绪瞬间暴炸了!冷冷的瞪着秦飞,“他真是这么说的?”

    “这孩子胡说!”秦飞要拔刀。

    元宝若有所思:“好像也不是这么说的……”

    秦飞目光灼灼的看着元宝,等他接下一句。

    “是暗病,病入膏肓。”元宝觉得这暗病二字形容得比较好。

    言绪抢了一旁士兵的长枪,气呼呼的朝着秦飞攻了过去:“秦飞,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暗病你娘个小蘑菇,侮辱老子的名声,老子今日不杀了你,就不姓言!”

    秦飞一边躲,一边解释:“言军师,你不要听那孩子胡说,我根本就没有说过。”、

    元宝从身上掏出那个揉成一团的告示扔向言绪:“不信你自己看。”

    言绪一手接住元宝扔过来的告示,就这么随意的打开一看,脸色越来越黑,要不命的朝着秦飞刺去:“让你诋毁我,看我不打死你!”

    军师和秦飞将军闹翻了,秦飞将军被军师满营地的追杀,这是整个营地都知道的事情。

    元宝一脸倨傲的仰头,冷哼,让你欺负我,我治不了你,还治不了你身边的人不成?

    “元宝!”一道青色的身影冲过来,一把拉住元宝的手,急冲冲的说道:“我们赶紧走,赶紧走。”

    元宝见是乐采薇,拉着乐采薇就往营外跑,才跑到营门口,又被拦住了。

    乐采薇裹了裹身上的狐披,瞪了一眼守营的士兵,“干嘛呢!我们过来只是治个病,现在要回去了。”

    士兵一脸冷肃:“大将军吩咐了,没有他的手令,任何人等都不能出入营地。”

    之前进来的时候是秦飞带进来的,现在要出去的话,肯定也得秦飞带他们出去。元宝喃喃而道:“早知道我就应该晚点再报复秦飞。”

    乐采薇指着那士兵,咬牙,一跺脚,气呼呼的吼道:“我进来的时候,你怎么没说?现在又说要什么手令?”

    好像一开始就被套路了。

    好说歹说,软硬兼施,士兵硬是不放行。乐采薇握紧了手里的毒药,正要洒出去,元宝突然扯住乐采薇的衣服,朝她使了一个眼皮,然后指了指乐采薇的身后。

    乐采薇一愣,回头,正好看到站在身后不远的宗政述,她瞪了一眼元宝,“我怎么有种出不去的感觉啊。”

    元宝哭丧着一张脸,师父,你可一定要顶住,顶住啊,我感觉大毛知道我们的身份了,只是我不敢告诉你,我怕你到时候把我丢给大毛,不要我了。

    “娘,不管怎么样,我是一定要跟着你的,不管天涯海角,上穷碧落都是要跟着你的。”就算是大毛也不能将我们分离,所以关于大毛发现了我们身份的事情,我一定不能说,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元宝觉得自己心好累啊。

    ------题外话------

    元宝:“我要是骗你,我就是王八蛋!”

    毛毛:“……”我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