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六十五章,你这样卑鄙了啊

时间:2018-05-31作者:风之孤鸿

    “娘啊,救命!”元宝失声大叫,这人诈尸了,太可怕了。

    乐采薇本想一走了之,可一想到反正也走不了,只好掉头走过来拉元宝。

    元宝嚷嚷着:“他还摸我腿,嘤嘤。”

    被中的人突然坐了起来,一把掀开被子,露出一张冷厉俊朗的脸,目光如狼般锐利带着几分冷戾之气。

    乐采薇感觉那是蓄势待发的狼,很快就要扑上来,她愣愣的瞪着眼,这……这个人好眼熟,长得真像毛毛。

    元宝也呆住了,嘴巴张着都忘记合拢了,这……这个人挺眼熟,长得真像我爹!

    许久,宗政述才松开了元宝的腿,他之前以为自己这么一抓就抓到了采薇姑娘的手臂,刚开始还觉得有些奇怪,采薇姑娘这手臂肉肉的,软软的,还挺粗,可没曾想居然是这个小子的。

    元宝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整个身体都扑在地上,正想哇哇大哭,突然瞥到宗政述寒意凛凛的目光,顿时咬了牙,撇嘴硬撑着没哭出来。

    “采薇姑娘。”半晌,那声音有些沉哑,如大漠的风卷起沙砺划过地面。

    宗政述很激动,快一个月没见到她了,那种相思的痛苦,没有人能够理解,他气呼有些沉,刚刚以为抓的是她的时候,他脑子里有种要把她拖入被中的冲动。

    乐采薇清了清嗓子,一双水眸里有着睿智的清光,“宗政大将军,你这样……卑鄙了啊。”太卑鄙了,早知道是来医你,别说一千两,就算是十万两我也不会过来。

    宗政述那脸色苍白,嘴唇干燥没有一丝的血色,即便是病弱的野兽,依旧兽性凛人,元宝赶紧跑过来抱着乐采薇的大腿,然后一脸倨傲的瞠着他。

    卑鄙!太卑鄙了!把我和我娘亲骗在这里来,还以为是给军师治病呢,早知道是你就不来了。

    宗政述瞟了一眼元宝,皱眉,只觉得这小子有些碍眼,他声音沉沉,朝帐外喊道:“秦飞。”

    秦飞大步走入,朝宗政述颌首,一脸恭敬的言道:“大将军!”

    宗政述那目光像淬了碎玻璃渣子,扎得人不舒服,“先把他请下去,我有事跟采薇姑娘说。”

    秦飞面无表情的上来拉元宝,“小公子,跟我走吧。”

    元宝抱紧了乐采薇的大腿,嚷嚷着大叫:“娘啊!不要扔我一个人,我会被坏人吃掉的啊。”

    秦飞一脸认真:“军中粮草尚算充足,暂时不用烹人来填腹。”再说了,你一个小孩子能有多少肉可以吃?

    “大毛,你不能这样对我,你可知道我是……”元宝那话说到一半,被乐采薇瞪了一眼,他赶紧改口道:“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秦飞很粗鲁的将元宝给拎了起来,元宝挣扎着,秦飞手中的长刀突然横在元宝的脖子上。

    元宝正嚷得起劲,瞬间就闭嘴了,然后露出一副冷傲的表情,轻轻的松开了乐采薇,站直身体,瞟了一眼宗政述,道:“你既然有话要跟我娘亲说,那我就先出去一下。”又看了一眼乐采薇,语气认真的而慎重道:“娘亲,我在外面等你,恩?”

    乐采薇摆了摆手,滚吧,滚吧,我就知道关键时候你最没用。

    等到元宝一离开,宗政述那沉暗的声音响起,“他为何叫你娘亲?”

    乐采薇抬头看他,猛然从他的眼底看到了一抹凌厉的清光,咬牙,低低的说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他从小没娘,见我对他好,就一心想叫我娘。”

    “你跟我说过?”宗政述一脸的疑惑,那双眸子目光如炬。

    糟糕了!乐采薇心下一悸,我他妈是跟安安说过,没跟毛毛说过,她突然扬唇,漂亮的脸颊两侧梨涡浅现,呵呵的笑着:“说过啊,是你不记得了吧,元宝他挺可怜的,无父无母,若不是遇到我,他差点就死了。”

    宗政述仔细的回忆着采薇跟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却总是想不起来说过元宝叫她娘的事,他突然一声痛呼,捂着胸口。

    乐采薇条件反射性的看他,“你怎……怎么啦?”

    宗政述痛苦的倒了下来,“没,没事。”就是想你想到心痛。

    乐采薇赶紧过去扶他,“你等会我帮你看看。”看到他胸口处的绑带渗着血,乐采薇抿唇慢慢的将带血的绷带解开。

    宗政述那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脸,从他的角度看到乐采薇正低着头垂在他的胸口,发顶有淡淡的香气,很是怡人,让他心种热血的冲动。

    乐采薇看到那狰狞的伤口,顿时倒松了一口凉气,这么深的伤口,毛毛是怎么挺过来的。

    “采薇……”

    头顶的传来温热的气息声,带着暗哑性感无比的磁性,让乐采薇的心顿时一颤。

    我去啊,我不仅是个颜控,还是一个声控啊,这声音太撩拔人心了。

    “其实我一点也不痛。”宗政述见她目中潋滟,他仿佛从她的眼底看到了心疼的光芒。

    其实他从前的那些夫人每每见到他身上的伤痕都会表现得十分的害怕,眼底还有嫌弃的光,可一点也不像她这般柔和的看着他。

    “你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乐采薇见他旧伤还没好全,又加了几道新伤。

    “当然是为了国家和百姓。”其实有些伤嘛有一段时间了,可没了表现出凄惨来,他又将其撕裂开了。

    乐采薇咬牙,想想他对妻儿的态度,心底莫名升起一股无名之火,语气也没刚刚那么好了,冷冷的说道:“那你的妻儿呢?”你放在什么位置上?

    “采薇姑娘,有些事情你不懂。”如果你愿意让我说给你听,我就说给你听。

    乐采薇瞟了他一眼,细细的给他整理伤口,不懂就不懂,反正我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

    宗政述见她动作手法既娴熟又轻柔,比军营里的那些糙汉子军医简直温柔得不要太多,便道:“采薇姑娘是哪里人士?”

    我靠,他干嘛这么问我?难道是发现了什么吗?乐采薇手下一顿,又继续给他整理伤口:“青州。”

    宗政述眼底有若有所思的光芒,声音带着几分磁性的味道:“青州的姑娘不错。”我正好喜欢青州的姑娘。

    乐采薇将擦拭完伤口的毛巾扔在一旁,又听宗政述问道:“采薇姑娘的医术不错,不知道师从何人?”

    “江湖小门派,没什么特别的。”乐采薇站了起来,说道:“我去写个药方,你让人抓药。”

    宗政述见她走到案前拿起笔墨纸张,帐外的阳光透过缝隙洒在了她的脸上,能看到她脸上细细的绒毛。

    “不知采薇姑娘年方几何?可有婚配?”宗政述盯着她那紧抿着的红唇发着愣,真是诱人,像熟透的樱桃似的,要是能尝一下……

    乐采薇手中的狼毫刚蘸上墨,突然皱眉,感觉毛毛好像在查人户籍似的。有些怪怪的,“关你……”屁事!

    她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这个嘛……”

    “看来是我唐突了,不方便说便不说了吧。”回头让人去查查也是一样的。

    乐采薇将药方写好,站了起来,拎着纸张吹了吹,说道:“我去让人抓药,你先等等。”

    “好。”宗政述回答,见她离开,从被中拿出一张画,将画展开,画上是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子,眉目不算倾城,但也清丽无双,他盯着画像,一脸的纠结,采薇姑娘比这画上的女子漂亮多了!

    转念又想,许是他太异想天开了,怎么会觉得采薇姑娘和这画上的女子有几分相似呢?这画是京中定北侯府继室夫人的画像。直接的去问采薇姑娘,她肯定不会说,而他又不会逼迫着她说,伤害她或者做令她不高兴的事情,他都不愿意去做。

    不过……

    宗政述的眼底闪过一抹阴光,采薇姑娘身边不是还有一个小孩子吗?回头严刑拷问一下他,不就可以了吗?

    帐外的元宝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战,喃喃而道:“这里好冷啊。”我想回去,云纾安的府邸温暖如春,而不似这里这般寒风吹得全身都要冻僵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