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八十四章,我不养畜生!

时间:2018-05-31作者:风之孤鸿

    郁南尘发现自己不举的事情是在他病好之后,包心莲卖身替他冶病,他病好拿钱去花楼试“枪”,结果枪头都提不起来。

    当然这事郁南尘怀疑是自己病后的后遗症,一连试了好几回都没成功,他又怀疑是被采薇下了药,可事实上那阵子他连采薇的面都没有见到。

    包心莲相信郁南尘的花言巧语,一心栽入他所设的温柔陷阱里,而郁南尘只想赶紧将乐采薇给娶回家从而继承家产。

    郁家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都相继娶了妻,剩下个郁南尘,郁老爹本就是想让他娶乐采薇与乐家成了亲家,那可真是一步登天。

    哪怕后来乐采薇被和离了,他们了没有放弃过。

    乐采薇见包心莲哭得凄凄惨惨,一心一意的要跟渣男在一起,她被包心吵得脑子有些涨痛,吼道:“闭嘴,再哭就把你毒成丑八怪!”

    包心莲吓得闭了嘴,瞠着一双楚楚可人的秋眸看她。

    “你们赶紧滚出豫州吧。”乐采薇说道。

    “可是我……”包心莲小心翼翼的望向她,一个锦袋朝她迎面砸过来,听到了一串碎银撞动的响起。

    乐采薇冷道:“带上郁南尘赶紧给老子滚!以后别再出现在老子的面前,否则老子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

    包心莲捡起那包银子,眼泪汪汪的看着乐采薇。

    乐采薇咬牙捂着胸口,妈呀,破财了,好心痛有没有?要不是因为小时候她离家出走饿极了碰上包心莲,人家给她买了个包子,从而成了闺蜜,不然谁会认识这种绿茶婊?

    “滚!”乐采薇最是见不得她那副楚楚可人的样子,我见犹怜的,可她就是挺讨厌的。

    乐采薇咬着牙,一定要有气度,有风度,明明是他们对不起我,我也不能在他们面前表现得太生气,否则他们还以为我有多在乎呢。

    包心莲拿了乐采薇扔过来的钱袋,一脸感激的看着乐采薇,“采薇,是我对不起你,下辈子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乐采薇抬手:“别,我不养畜生!这辈子不养,下辈子也不养!”

    包心莲神色一僵,看了一眼乐采薇,轻轻的福了福身,转身离开。

    等到包心莲差不多离开云府的时候,乐采薇从屋里冲出来,一把抓住归元,“快快,去帮我把我刚刚给她的钱袋偷偷给拿回来。”

    “你不是给她了吗?”归元白了她一眼,刚刚还大度慷慨呢。

    乐采薇扯着归元的衣服,一脸的委屈无助:“归元,你看我这么穷,我怎么可能拿钱给她嘛。”

    “怪你要面子啰。”归元一声轻哧,死要面子活受罪。

    乐采薇急得不行,“那我也不能让他们看轻了啊,我就是让那白莲花觉得我以怨抱德,让她心底内疚啊。他们让我心里不痛快,我也不能让他们心里痛快。”

    归元甩开乐采薇的手,“我不去!”

    乐采薇那神色僵了僵,看了一眼云纾安的屋,“那我去跟安安说一声,请他帮忙?”我指使不动你,难道不能让安安指使你?

    归元见她眼底的阴光,咬牙切齿道:“我去帮你拿回来。”

    真是的!威胁我,居然威胁我?仗着主子喜欢你,你这么无法无天真的好吗?是主子喜欢你,又不是我喜欢你。

    包心莲走出云府没多久,钱袋就被偷了……

    郁南尘被采薇给揍了,看到看到原本卖身青楼的包心莲神色慌张过来拉着他就往北边跑,一路都被追截,两人被围截走投无路只好朝着大漠的方向跑,躲在了一个商队里面,两人一直过了北越到达波斯才将那些追他们的人摆脱掉,然后他们就不知道怎么回家了,钱也没有,连个马车的都雇不了,后来郁南尘被一个胡人女子看中,非要招他婿,又是一场爱恨情仇的大戏。

    元宝跟着丁怀玉和胡商的商队去了趟楼兰,背了一个挺大的包袱,元宝兴高采烈的冲到乐采薇的面前,将包袱献宝似的塞到了她的手里,“师父,这些都是我给你挑的,我见那些异域的女子都穿戴这种。”

    乐采薇解开包袱,一大一小盯着包袱里的东西两眼放着光。

    “这件蓝色的很漂亮,我见楼兰公主就是穿这样同款的。”元宝拿起衣服放在乐采薇面前比划了一下。

    那是一件露脐的装,流苏处系着铃铛,穿在身上会有铃铛叮叮当当的声音。

    乐采薇摸着那露脐装的胡服,若有所思:“这些不知道贵不贵?”

    “二十两银子的进价。”元宝言道,他那微挑的眉宇泛着骄傲的光芒,“师父,你放心,等我以后自己挣钱了。我天天给你买新衣裳,还有漂亮的首饰,让你每天早中晚都换一套,让所有的女人都羡慕你。”

    如此贴心的孩子,别说是继子,就算是亲生儿子也不一定会有如此孝心啊,乐采薇心底顿时升起一股自豪感,我亲手养的小胖砸越来越有男神范了。

    “师父,你快去试试,试试。”元宝将那衣服往乐采薇怀里推。

    乐采薇若有所思:“试试也行?”回头穿够了再转卖掉。

    乐采薇换完衣服出来,元宝那眼睛瞪得老圆了,连连点头:“哇,我师父穿这些就是比别人穿得漂亮!”

    “是吗?”乐采薇双手插腰,露腰的那部分是垂下来的流苏铃铛,轻灵灵的铃铛声随着动作响起。“合适倒是挺合适的,就是穿出去可能会冷。”

    元宝又拿出一条狐狸毛的大麾出来:“披上穿上就不冷了。”

    乐采薇托着下巴,这外族的女装也实在奇怪,裙子挺长,衣袖也挺长,就是非得露胸露腰的。

    “要不我们穿到街上走一圈,看看效果吧。”元宝那托下巴的动作与乐采薇一致的整齐。

    一大一小对视了一眼,觉得可行,然后就上了街。

    豫州军营此时发生了一点事,白泽满脸焦急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宗政述。军医正在给他清洗伤口包扎。

    一个三十来岁,穿着一身邪青色衣袍眉目冷峻的男人正在一旁,露出凝重之色。

    军医的手有些颤抖,好不容易才替宗政述包扎好,回头战战兢兢道:“军师,大将军这回的伤比上回严重多了。”

    言绪皱眉。

    白泽见此,也是一脸的紧张,说道:“那有多严重?”

    军医手在抖,手上全是血,战战兢兢道:“旧伤还未全愈,又添新伤,这又在外受了风伤,旧伤复发……”

    躺在床上的宗政述脸色苍白难看,目光却异常的凌厉逼人:“军营里的军医不能治,那就在附近城里张贴重金悬赏告示。”

    言绪一愣,言道:“若是这样的话,被敌人知道了,怕是会……”

    宗政述摆了摆手,声音沉沉:“按我说的去办吧。”瘟疫已经蔓延到云梦城了,怕是很快就会到军中,宫中应该派人过来了。

    当然还有其他的原因,宗政述肯定不会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