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六十一章,喏,你送给冯知府的鸟儿!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心悦一个人到底应该是怎么样?

    那就是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她。给她最好的一切。不管她做什么,哪怕是杀人放火,他都会在身后给她收拾烂摊子。

    冯通达办宴,请了云梦城各大小官员,冯知府这人还挺接会来事,请了城中最好的舞姬来助兴。

    舞姬们跳着跳着就往各官员的怀里钻,柳元瑾手里抱着一只花猫,正在给猫顺毛,抬眸瞟了一眼跪坐在云纾安身边的乐采薇。

    乐采薇手里拎着一只鸟笼,那只鹦鹉整场都没有吭一声,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感觉到柳元瑾和乐采薇两人的眉目传情,云纾安眼底有化不开的冷意,很不舒服,尤其吧,看到那露出水蛇腰的舞姬离他越来越近,他突然有种极其血腥的冲动,那就是把人家的腰从中砍断,看看肠流满地的场面。

    乐采薇怀疑这只鹦鹉被下了哑药,买回来的时候明明挺会嚷嚷的,现在却安静得不行,不知是谁对鹦鹉下手,真是丧心病狂啊,连只鸟都不放过。

    其实吧,鹦鹉只是惧怕云纾安那要将它撕成碎片的眼神,以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冬气息。

    一个舞姬扭着水蛇腰慢慢的靠近云纾安,乐采薇皱眉,低喃了一句:“你大爷!”胸大腰细了不起啊?安安发病的时候,整死的可比这些要漂亮得多。

    鹦鹉那尖锐的声音也说了一句:“你大爷!”

    顿时气氛有些尴尬,鹦鹉嚷完这句,闭嘴了。

    乐采薇扫视了在场的各位,慢慢的低下了头,然后将鸟笼缓缓的放在了云纾安的手边。喏,你送给冯知府的鸟儿!

    云纾安目光阴阴的,扫了一眼那只鹦鹉,那舞姬衣袖生香,越靠越近,呛得鹦鹉在笼子里扑闪着翅膀乱窜,硬没敢发出一点儿的声音。

    舞姬刚刚靠近云纾安,就被云纾安一眼给瞪了回去。

    冯通达呵呵呵……笑得十分的呵呵哒。本想若那个舞姬也算胆儿肥,能拿下云纾安,就是个人才,了不起,结果连近身都不敢。

    柳元瑾身边也有一个舞姬要倒向他,刚靠近了,结果“喵!”的一声尖叫,柳元瑾那手里的花猫被脂粉的香气给呛着了,腾的一下从柳元瑾的怀中窜起,尖锐的爪子堪堪从舞姬的下腭划过,划出一条深深的血痕,差点儿直接毁了舞姬的脸蛋,舞姬吓得失声惊叫。

    花猫在席间四下乱窜,然后跳上窗户跑了,柳元瑾急呼:“哎,我的猫。”跟着猫儿的身影从窗户窜了出去。

    冯通达在柳元瑾买猫回来的时候就听柳元瑾说陵老王妃很喜欢狸花猫,特别是像这种带橘色花的,京城里找不到,从胡商手里好不容易才买到的。

    冯通达一愣赶紧命人跟上柳元瑾去追猫了。

    气氛这么一搅,那些舞姬们被冯通达给弄了下去。

    安纾安瞟了一眼鸟笼,归元赶紧将鸟笼提了起来,一脸恭敬的送到了冯通达的面前,“冯大人,我家主子初来乍到,备了份薄礼,感谢冯大人为我冢主子接风洗尘。”鸟儿给你,没事让它陪你说说话,养得好,它能把你气死,给你送终;养得不好……你爱咋咋地。

    冯通达脸上一抹僵硬,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一身阴郁寒气的云纾安,很不理解云纾安送他鸟儿的意义,送这么薄的礼,你也拿得出手?你不看看其他官员送的,全部都是高级礼品,随便拿出一件都价值不菲。

    可人家冯知府只敢在心下腹诽,却不敢表露,只是呵呵呵呵,“云大人真是有心了,让下官受宠若惊,这哪是薄礼,简直意义非凡的重礼。”

    对于冯通达的拍马屁,云纾安连鸟都没鸟他,虽说云纾安的官位比他高了半阶,但作为云梦城的地头蛇,冯通达那关系可畏是错纵复杂,以前也有京派的官员在他手里栽跟头,被他弄死的。

    归元:“我家主子向来为人和善,冯知府您接受了便是,不必太客气。”

    冯通达听了归元这话有些喘,这是和善?您怕是对和善两个字有什么误会?

    不过云纾安待身边那丫环倒是挺和善,不仅没架子,还让她在身边伺侯着,那丫环坐在他身边堂而皇之的吃菜。

    哎哟,好精致可人的丫环,原来云纾安喜欢这调调啊,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弄那些风骚勾人的舞姬了。

    乐采薇感觉到有人在看她,一抬眸,看到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看她,她下意识的放下筷子,望向云纾安:“公子,你觉不觉得他们都盯着我看,是垂涎我的美貌?”

    归元一个踉跄,采薇这弯转得有点急。

    云纾安脸色阴寒,扫视了一眼在场各位,敢垂涎我家采薇?全部都不想要眼珠子了吗?

    在场的各位急急收回目光,冯知府向来呵呵,响亮的呵呵声又响起了,手指伸过去逗笼中的鸟儿:“呵呵……这只鹦鹉长得还挺可爱。”

    鹦鹉突然嚷了一句:去你大爷!

    冯知府懵了,拎着鸟笼的手一松,鸟笼滚到了地上,鹦鹉趁机窜了出来,朝着窗口飞了。鸟儿飞了……

    冯知府呆了,这可是向来以残暴著称的云纾安送的礼,办这场宴本想先给他留个好印象,再慢慢的整治他,结果云纾安送的鸟儿飞了……

    大家集体惊了,冯知府这场宴弄巧成拙了,云纾安性子阴晴不定,怕是极少给谁送过礼,冯知府居然把鸟儿给弄飞了。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去追回来。”冯知府冲身边的人喝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云纾安。

    云纾安很平静的坐在那里,连看都没有看他。

    冯通达的府院很热闹。

    乐采薇吃得差不多了,看到宴会场就云纾安还呆在这里,“外面鸡飞狗跳的,我们也去瞧瞧?”

    “嗯。”云纾安应了一声,看了一眼她面前的小碟,基本也空了,想来她应该吃饱了。

    归元赶紧过来推轮椅,然后一脸幽怨的瞪了一眼采薇,大家都去看冯知府追鸟儿了,就主子看在你还在吃,都没发话。

    归元和小元宝呆得久了,也特喜欢看热闹,从前他不这样的,从前他是一个很安静冷漠的侍卫,因为自家主子身边不允许有任何他看不顺眼的存在。

    自从采薇来了之后,主子身边的气氛果然活跃了不少,归元那压抑的性格也从此放飞了。

    冯通达一脸焦急的嚷嚷着:“赶紧给我抓住,来几个会飞的护院。快啊……”

    归元在一旁感叹:“冯知府家的护院真了不起,这轻功出神入化了都。”一个知府居然养了这么厉害的护卫,而且还是好几个,若不是受过专门训练,说出来谁会信?归元默默的将冯府的护卫功底摸了个透,想着万一撕破了脸,以主子的兵力能不能完全碾压。

    突然冯府的管家急呼呼的跑了过来,在冯通达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冯通达那脸色顿时一僵,回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云纾安,见云纾安压根没看他,他心下稍稍松了一口气,对管家言道:“走,去看看。”

    冯知府一走,归元赶紧道:“主子?”

    乐采薇伸手过来推轮椅,语气有些兴奋:“还问什么主子啊?赶紧去看看去,这么多人,说不一定发现了什么秘密呢?”

    归元无奈的瞪她!要你说?主子难道不知道吗?手拿开,轮椅不要你推,这是我家主子,我是亲侍卫,你只是一个临时工。

    ------题外话------

    云纾安:采薇和柳元瑾暗中搞事,没告诉我。

    归元:他们肯定有奸情。

    元宝:不可能!我后娘向来只跟人傻钱多长得帅的有奸情。

    归元:你好像说的是主子。

    元宝:是我爹!

    归元:他只是傻,又没什么钱,长得也不怎么样。

    毛毛:作者不让我出场,不让我出场,不让我出场,我作为一个男主,戏份都没一个侍卫多,我不服,不服,不服!

    元宝:冯知府家发生这么有意思的事,作者也没让我在场,我也不服,不服,不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