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六十章,等你回来。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柳元瑾见她目中带着几分嗔怒,脸色也有些微妙,皱眉道:“采薇,是不是云纾安欺负你了?你跟爷说,爷找人干他!”

    乐采薇白了他一眼,双手环胸,一脸冷淡的开口:“那你去啊。”赶紧去,麻利着去干他!快点!

    “……”柳元瑾被呛着了,尴尬的笑了笑,“这个先不急,等我捉到黄兹了,云纾安也蹦达不了多高。”

    主要是家里还给他压力呢,要是分出兵力去干云纾安,家里头会翻了天的。

    “白痴!”乐采薇冷哼,转身便走。其实吧,云纾安的事情,她归结于他有病,有神经病!不然绝不会突然变得这么冷静又平和。

    而神经病这种,不太好治啊……不太好治……

    当然乐采薇并不知道云纾安此时正背着她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柳玉盏身上的鞭伤每日上的是最好的药,每天也吃得挺不错,何胡氏每日都会给她炖吃鸡,虽比不上在宫里当公主的时候,但比起军营里吃糙面馒头要好太多了,那些变声的药丸她一直随身带在身上,这些天吃得好,补了身体又补了脑子,明显发现了一个事实,变声药丸的失效了!对!失效了!

    不仅失效了,而且关于女性的某些特征真是越来越明显,而且更加的突挺了,想起前些日子白泽盯着她的胸口看了许久,眼底满含妒忌的说她的胸肌练得真不错,柳玉盏就有种想撕了白泽的冲动。

    白泽有阵子感觉自己的胸肌也曾经特别的发达,后来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真正胸肌练得特别发达的上喻展副将,白泽心底异常的妒忌,异常的!

    柳玉盏被归元领到了云纾安的面前,一见云纾安,柳玉盏身体条件反射的对云纾安生出几分悚意来,她咬牙,目光冷凝,努力展示出皇家公主的威严,冷冷道:“云纾安,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离开?”

    云纾安只是淡淡的瞟了她一眼,明明毫不经意,却让人感觉冷阴凌厉,“离开?你打算去哪里?回军营吗?你觉得你这个样子,那群男人看不出来?”

    柳玉盏低头,这些天穿的是女装,裹胸的,真是呼之欲出,别说男人,就算是女人见了都得多看几眼,而且这衣服还是穿了何胡氏的,何胡氏长得挺有福相,虽说穿一个平民的衣服她十分的嫌弃,但何胡氏是个精致的人,衣服洗得干干净净不说,而且还熏了香,布料是普通的棉布,却比丝绸锦锻穿着更舒服一些。

    “乐平公主,我自有办法让你回归身份。”云纾安郁沉的眼底有抹让人看不透的冷光,缓缓而道:“桐乡村的疫情越来越严重了,想来京城派过来负责此事的已经在路上了。”

    “那宗政述那边怎么办?我还是他的副将喻展!”柳玉盏疑道,她是被宗政述安排来桐乡村控制疫情的,随行的还有一个军医,但是那个军医发现了她女子的身份,被她悄无声息的杀了。

    “那天柳元瑾和豫州军发生了冲突,喻展死了!乐平公主,你那点小心思,连柳元瑾都骗不过!”更别提宗政述了,宗政述这么多年稳居高位,并不傻!云纾安说道。

    柳玉盏只觉得这个人实在可怕,她不过是想挑起陵王府与宗政述的矛盾,让宗政述内外受敌,到时候她再站出来维护他,定会让他对她有好感。

    熟地突然进来,将一封信函交到了云纾安的手中,云纾安打开,目光停留在那封信函上,眸底的阴郁越来越深,如一汪深潭般给将人给陷入进去。

    许久,云纾安放信函放下,望向柳玉盏,声音清冷异常,“你会下棋吗?”

    柳玉盏没料到云纾安猛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下意识的回答,“会。”

    作为一个公主,自然琴棋书画都会有教,而且柳玉盏又是一个个性十分要强的公主,什么都要做得最好,谁要是比她厉害,她就想尽办法除了他!当初的京城第一才女阮碧玉就是被她骗了**于她父皇的。

    “下一盘如何?”云纾安那双阴晴不定的眸子有着复杂的光芒,“如若你赢了,让你从柴房里搬出来。”

    柳玉盏一听,深觉柴房其实挺不错的,干干净净,空气清新,当然能换个更好的环境更好。

    结果一连三盘柳玉盏走不到五步就输了!

    云纾安的脸色很难看。

    柳玉盏那脸色更难看。

    “你又输了。”云纾安的阴冷异常,眼底有嗜血的红光闪过,一旁的归元赶紧将旁边的鞭子递给他。

    柳玉盏吓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退出老远,颤颤抖抖道:“云……云爷,你别冲动,本公……本公主其实不会下棋!”

    云纾安一声冷笑,“所以呢?我是赢了一个不会下棋的?”这种被践踏自尊的事情,你以为我脾气很好是不是?

    柳玉盏吓得直冒冷汗,连连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其实我棋艺很好,连我父皇都比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厉害,我真的是尽力了,不是听说他棋艺不如阮碧玉吗?竟是传言不可信!

    “乐平公主这是说我比皇上还要厉害,这种大逆不道的黑锅我可背不起!这万一被传了出去,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灭口呢?”云纾安冷道。

    柳玉盏的腿都开始软了,带着几分哭腔道:“云公子,云大爷,我求求你了……”别再整我了行不?我再也不惹你了行不?我下回见到你绕着走行不?

    云纾安一脸冷漠的看着柳玉盏那伏低求饶的模样,握紧了手中的鞭子,“采薇是我的人,以后你若伤采薇一根汗毛,我跺你双手双足,把你养在酒坛子里,你看如何?”

    柳玉盏握紧了拳头,心下惊惶不已,“我以后绝不会伤她一根汗毛,半根都不会,我发誓!”

    云纾安听此,嘴角有抹微勾的弧度,摆了摆手道:“归元,送乐平公主去云梦城官驿,派几个人保护!”

    归元走过来,面无表情道:“公主,请随我来。”虽然你没赢得过我家主子,但是我家主子向来宽容……呃……向来“宽容”大度!

    对采薇极其的大度,非常的大度!采薇简直是受宠若惊。

    她和柳元瑾在集市上买小动物,乐采薇选来选去选了一只会说话的鹦鹉,会说“你大爷!”的鹦鹉,柳元瑾选来选去先了一只会飞檐走壁的花猫。

    冯通达宴请云梦城的大小官员来府里吃梅花酿,说是交流交流感情,为新上任的云纾安接风洗尘。

    云纾安看到乐采薇拎着一个笼子,笼子一只花鸟,见谁都叫:“你大爷!你大爷……”进府见人就叫。

    乐采薇将笼子给归元,“元宝回来了吗?”

    归元被一只鸟骂了,心情顿时不好,没好气的说道:“出去玩,还没回。”

    乐采薇走到云纾安的身边,伸手摸了摸他放在腿上的手,说道:“外面这么冷,干嘛不进屋里?”

    “等你回来。”云纾安瞟了一眼那只鹦鹉。

    鹦鹉突然禁了声!

    乐采薇指着归元手里的鹦鹉道:“明天你去冯通达府上吗?作为新上任的官员,是不是应该送个礼?我给你挑好了!”

    云纾安嘴角有抹轻微的弧度,采薇出门原来是替我去挑礼了,果然是一个很好的贤内助,“嗯,不错!很特别!”

    “你觉得冯知府会喜欢吗?”乐采薇若有所思道。

    “会喜欢!”他若是不喜欢,我整死他!云纾安的声音轻轻的,眼底却有几分凌厉的戾气。

    ------题外话------

    某只鹦鹉:你大爷!

    归元:你大爷!

    某只鹦鹉:你大爷!

    归元:你大爷!

    某只鹦鹉:你大爷!

    归元:你大爷!

    某只鹦鹉:你大爷!

    归元:你大爷!

    ……

    若干回合之后。

    归元声音都哑了,垂头丧气的蹲在一旁生气。

    某只鹦鹉:傻逼,跟老子玩,整不死你!

    归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