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五十五章,自以为很帅系列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柳元瑾有出城令牌,出城倒是很容易,三人刚刚出了城,便碰上站在路口,穿着一身拉风花袍的丁怀玉。

    丁怀玉头戴大红玉冠,身上是一件绣着牡丹大花的锦袍,轻轻的摇着手中的折扇,正眯着一双发肿的眼睛朝出城口张望。

    丁大娘子见柳元瑾三人踏马而来,寒风瑟瑟下,他倔强的伸出了手臂,大声呼唤:“柳二,你看我衣服好看不?”

    柳元瑾差点儿没有勒住马,那马蹄从丁大娘子的肿脸擦风而过:“我去尼玛,丁大娘子,你说你是不是找死?以后别叫香飘十里了,叫血溅十里!”

    丁大娘子双眸瞠着,小脸一片煞白,片刻恼道:“柳二,你要谋害爷,还给爷背个这么黑的锅!”

    柳元瑾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来,指着丁大娘子:“柳元瑾,这货是谁,他拦在大路上,是不是见小爷长得俊美可爱,心生妒忌,想谋害小爷?”

    “小小年纪如此自恋,不怕遭雷避?”丁怀玉不屑的轻笑。

    “小爷这是自知知明,小爷就是萌,能萌你一脸血,不像你,连个自知知明都没有,你看你这丑逼样子,最多能溅人一身血。”元宝愤愤的开口,嘴巴厉害得不行。

    乐采薇已经追了上来,她整个脑袋都藏在厚厚的裘披里面,只露出一双清澈如明日般的秋眸。瞟了一眼丁怀玉,大冷的天,穿得这么风骚,还摇着个扇子,这货是精神有毛病吧?

    丁怀玉那双森森的眸子盯着柳元瑾身边那个坐在马背上的藏青色身影,小姑娘那双眼睛贼无辜又清亮,有种让人想保护的冲动。

    柳元瑾皱眉,丁大娘子又想要干嘛啊?他声音清冷,还着无比疏远的口气:“丁大娘子,我还有事,你要寻死找其他人的马撞!说不一定还能赔副棺材!”

    丁怀玉呸了一声,扯到脸上的伤,嘶了一声,说道:“柳二,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你是不是要去桐乡村调查?我跟你讲,你之前那里吃了那么大的亏,亏得我替你解了围,如果你再要去,没我是不行的。”

    柳玉盏失联了,丁怀玉在想,柳玉盏那老娘们性格阴晴不定的,手段毒辣,二十岁了还没嫁出去,估计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若不是因为是皇后之女,哪里能得到她这般任性,这么大年纪了还不嫁?若是其他妃子所生,只怕早就许了朝中官员或者直接用来和亲了。

    柳玉盏失联也好,至少不用再看那老娘们阴狠的脸了。

    丁怀玉那目光停留在乐采薇的身上,哪怕看不到她的全脸,都让他觉得心神荡漾无比,虽不说那女子倾国倾城吧,但比起柳玉盏不知道要顺眼多少。

    “柳二,怎么也不跟爷介绍介绍你的朋友啊?大家一起也交个朋友,以后好有个照应吧。”丁怀玉乐呵呵的。

    元宝一脸认真的拒绝:“我们没有你这么丑的朋友!”

    丁怀玉一听,脸色顿时黑了,眼底闪过一道阴沉的杀意,“这位小公子真真是可爱死了。”可爱?回头让你死了,死!了!

    元宝仰首挺胸,一派气势凛然,“我是你大爷!”

    丁怀玉呵呵呵的笑,“果然童言无忌,跟柳二你小时候一样,不会是你儿子吧。”哈哈……这孩子肯定是喜当爹得来的!

    元宝正要发火,却听寒风中乐采薇清婉的声音传来,“还走不走?”天这么冷,要不是为了采草药,我宁可呆府里偷窥云纾安洗澡换衣服。

    丁怀玉听着那清婉的声音,顿时觉得整个心底都舒服,自从来这豫州,就没见过如此让他觉得熨贴的女子,跟那些青楼楚倌的庸脂俗粉完全不一样,更与柳玉盏那歹毒贱货也是一样的。

    这样的女子嘛,就应该把她纳入府里,日日给他来玩弄。

    “姑娘,在下丁怀玉,其实我们之前见过的,我乃当朝丁太师之子,皇后的亲外甥,皇帝是我姑父,当朝太子是我表兄……”丁怀玉将所有能体现他高逼格身份的头衔像一只花孔雀求偶一般全部摆弄了出来。

    乐采薇皱眉,愤愤的开口:“这货到底是他妈的谁?”完全没有听明白话吗?叫他不要挡路,他偏偏挡在前面。

    丁怀玉那表情僵在那里,“那个……”呃,这姑娘居然没有被我的身份吓到,果然是心思单纯,如此纯洁的小白花,真想狠狠的占有,然后日日玩弄,再弃之如蔽。

    柳元瑾淡淡的挥了挥手,说道:“不是什么重要的货,采薇,我们走!”

    乐采薇懒懒的抬眸,寒风下,只露出一双清亮锐利的眸子瞟了一眼丁怀玉。

    那些自以为长得帅系列的货色就是这副模样。

    马蹄一扬,丁怀玉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绝尘而去,气得鼻子眼睛嘴巴都挤得错了位,“丁福,他们……他们太嚣张了,一点儿也不给爷面子!”

    丁福恭恭敬敬道:“大公子,林海说公主已经失去联系十个时辰了!怕是出什么问题,您还是赶紧把公主找到吧。”

    丁怀玉狠狠的瞪了一眼丁福,“怕什么,万一她跑去找宗政述献身了呢?”我要去找她,她一生气吃苦头的还是他。

    丁福垂眸,想到公主这性格太毒辣了,说不定还真是做出这样的事。

    天又开始下雪了。

    云府内,云纾安正在批阅最近朝廷发布下来的公文,突然抬头,郁沉的眸底弥漫着浓浓的墨色,“采薇呢?”

    归元想起之前和柳卫们骂仗的场景,柳元瑾居然偷摸着带着采薇和元宝出府了,他垂着眸子,一双眼睛盯着自己的脚,我不知道啊,我真不知道啊,我只是跟柳府那帮杀千刀的骂了半个时辰而已,然后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熟地见归元装傻,本也想低头不说话,结果云纾安那双阴郁的眸子如刀一般扫向他,他咬了咬牙,低低的说道:“采薇出府了。”

    “她一个人?”云纾安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明显有些起伏,她才来云梦城,对城中的一切都不熟悉,采薇怎么能一个人到底乱跑?

    “不是一个人。”归元说道。

    熟地猛然抬头看他,刚才不说,你又说?

    “带了几个护卫?”云纾安那清沉的声音缓缓的开口。

    归元低头接着看自己鞋子,好像鞋尖有些磨坏了,哎,又要买新鞋了,这个月的工钱又没发下来,存的钱全部都买书了。

    熟地愤愤的瞪了一眼归元,现在又问了,你怎么又不说了?

    “嗯?”云纾安突然抬眸,目光锐利如刀。

    熟地正也抬眸,视线相撞,吓得他心下一沉,“跟柳二公子一起去的,安全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其他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云纾安那双阴郁的眸底闪过一道嗜血的寒光,他放下手中的公文,心底起伏不定,内心那股残暴的冲动又升起来了。

    她怎么又跟柳元瑾混一块儿去了,柳元瑾那无耻混混会把她带坏的,早知如此,还不如直接打断了她的腿,将她永远的留在身边!

    云纾安的脑子里刚刚冒出要打断采薇腿的血腥想法,顿时又脸色一沉,她这么有恃无恐,分明就是知道他不会伤害到她!

    他自然不会伤害她,一分都不会!但是伤害别人就不一定了!

    “归元!”云纾安深吸了一口气。

    归元赶紧言道:“主子放心,奴才马上就去找采薇回来伺候主子。”一个丫环,整日里不爱干活也就罢了,怎么还经常旷工跑出去玩啊?看把主子给操心的……

    归元说完,一阵风似的逃离了现场,留下气氛压抑的熟地,熟地动了动嘴唇,突然眼睛一亮,说道:“主子,柴房里关了一人,一直没弄清楚是谁,主子要不要亲自去审一下?”缓解缓解一下狂躁的情绪!

    ------题外话------

    丁大娘子:我拥有这么多牛叉叉的标签,为何是个配配角?

    元宝:呵呵……我也有很多的标签,也不过是个男二而已。

    作者:欢迎大家留言!

    毛毛:大家再不给我说句话,我可能会沦回男配配配……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