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五十五章,看够了吗?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乐采薇抚额,小元宝啊,小元宝啊,你没事不好好练武力等级,专练情话等级有什么用啊?

    乐采薇将元宝的包袱塞归元的手里,然后进了微月院。

    院里有一个小丫环站在门口,见着乐采薇,小心翼翼道:“见过姑娘,奴婢姓何,我爹给我取名小花。”

    说着,便上前来替乐采薇拿包袱,一边说道:“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姑娘有什么要求尽管和奴婢说,奴婢马上去办!”

    乐采薇站在房门口,盯着小花的身影,若有所思:我也是打工的,居然还能配个奴婢伺侯吗?工钱是云纾安给吗?不会是从我的工钱里拿钱出来养吧?

    门外有熟地的声音:“采薇,主子让你把药熬好过去。”

    小花正收拾着东西,抬头见乐采薇盯着她看,目光有些灼热,她小脸微微的红了,“姑娘还有什么吩咐吗?需要奴婢去帮姑娘熬药吗?”

    乐采薇摆了摆手,熬药这种事,还是不要假手他人了,万一熬坏了,回头云纾安那脚好不了,她都浪费青春来陪,更重要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到诊金。

    不多时,乐采薇端着药走进了云纾安的房间,熟地面无表情的站在他的身边,看到乐采薇,退了下去。

    乐采薇将药碗往云纾安的面前一放,“吃吧。”

    云纾安端起药碗低头喝,没有任何的质疑。

    乐采薇觉得最近这云纾安有些太过于听话了,便道:“万一我给你的是毒药呢?你说你傻不傻?”

    云纾安放喝光的药碗放回桌上,目光幽沉,不是傻,是信任。

    他指尖轻轻的敲击在桌面上,声音冷沉沉的:“我若是死了,归元会把你杀了,给我陪葬!”

    所以这是在威胁我啰?乐采薇恨恨哼了一声,咬牙道:“我要毒死你,能让人知道吗?”

    云纾安唇角勾勒出深深的弧度,一双郁沉的眼睛望向乐采薇,缓缓而道:“采薇,你刚刚是否理解错了我的意思?”

    乐采薇皱眉,一脸的茫然。

    又听云纾安接着说道:“我若是死了,不管是什么原因而死,都会找你作为陪葬!”

    这就不仅仅是威胁了,简直是变态好吗?乐采薇撇嘴,忿忿不平,但还是语重心长道:“公子啊,你看我好端端的一社会良好美少女,为什么要想不开,给你殉葬啊?你若是怕以后死了,黄泉路上孤单,我给你多烧几个纸扎的美女不就好了。”

    云纾安眯眸,阴郁的眸底有道寒戾之光,“在我生前没治好我的腿,难道不应该以死相赔吗?”

    还有这种说法,乐采薇觉得自己好像被套路了,“公子啊,你不能这么无理取闹啊,人嘛,还是要讲道理的。”

    当然跟云纾安讲道理是不可能的!在他的眼里,他觉得是道理便是道理,如果他觉得不是道理,就算是天王老子都不会跟你讲道理。

    云纾安那药性开始慢慢的发挥效力了,神色晕沉起来,不过头脑却还是十分清醒,他一把抓住乐采薇的手腕。

    不知为何明明精神萎靡,手掌却十分有力。

    乐采薇一声惊呼,使劲的甩着他的手,“公子啊,你干什么呢?没事抓我手干嘛?我会叫非礼的!”

    云纾安:“……”

    男子慢慢的松开了她的手腕,似是发出了一声轻声的叹息。

    乐采薇赶紧收拾药碗往门外走,走到门口气呼呼的瞪了一眼云纾安,有毛病啊!神经兮兮的,是不是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吃了别的妖艳贱货给的药啊?神经都有问题了!看来得赶紧再给云纾安清毒,动手术了,很快就过年了,争取的年后把他的腿治好。

    第二天一大早,柳元瑾就过来拜访了,归元作为三好护卫,一直非常得主子信任,柳元瑾肯定是进不去的。

    柳元瑾瞟了一眼归元,“我又没说要拜访云纾安,他咋这么自恋呢?”我来找采薇的。

    那就更加不能让你进去了!

    归元和熟地一脸冷气,挡在前面,柳瑞带着柳卫们冲过来,若是论明面上的武力,两方实力是差不多的。

    打架肯定是不合适的,但是抬扛还是不错的。

    于是归元开始对着柳卫破口国骂。

    柳元瑾趁机跑去找采薇了,他在路上遇上一个叫何小花的丫环,很快就找到了采薇所住的院子。

    元宝正在微月院门口探头,柳元瑾过来的时候,他微愣,上前拉住柳元瑾的手臂,说道:“柳元瑾,你可过来了,你快救救我师父吧,她好像被云纾安给囚禁了,那个残废要独自占有我师父。”

    柳元瑾一听,脸色变成严肃起来,“你怎么知道?”

    元宝那双清澈如夜空中的星星般,闪烁着明亮的光芒,他撇嘴唇,声音委屈至极:“我一个时辰前就来这里了,师父一直在云纾安的房间里呆着。”

    孤男寡女独自在房间里呆了一个时辰了,若不是知道云纾安残废不行,否则柳元瑾肯定相信该发生都会发现了!

    乐采薇正趴在屏风处,偷看正在药浴的云纾安,那药浴的气味与以往不同,有淡淡的香气,有定心怡神的作用,云纾安当时还觉得乐采薇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方子。

    乐采薇擦了一把口水,眯着一双色迷迷的眸子盯着云纾安那光洁如玉的胸膛,锁骨真是精致啊,胸肌不错哎。

    云纾安喝了她的药,晕晕沉沉的靠在那里,双臂搭在桶边,肱二头肌也不错哎,热气萦绕下,隐约能见那诱人的两点。

    “嘶~”忒色情了,乐采薇一边觉得羞愧,一边又情不自禁收不回目光,真是茅盾至极。

    “采薇。”有懒沉沉的声音,云纾安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乐采薇一愣,赶紧捂住了嘴,将自己隐藏在屏风后面。

    云纾安懒懒的抬眸,阴郁的眸子盯着屏风上映出来的身影,“看够了吗?”

    哎哟喂,被发现了,乐采薇赶紧退回房中,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公子,你在叫我吗?”

    云纾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没有拆穿她那小小的心机,他在这里泡了一个时辰了,她就偷看了一个时辰,“让归元过来!”

    乐采薇哦了一声,依依不舍的走到门口,又看了一眼那块画着山水湖泊的屏风,阴约的听到有水声入耳,有点撩拔心底淡淡的痒,便收回目光,开门出去。

    元宝看到乐采薇从云纾安的房里出来,欣喜的挥着手:“师父,您最爱的元宝在这里!”

    柳元瑾一把掌拍在元宝的脑袋上,“忒他妈不要脸了!”

    元宝愤愤的瞪了他一眼,“有本事你也这么对我师父吼一声试试?”看云纾安会不会扒了你的皮!

    等到乐采薇走过来,柳元瑾一双凤眸盛满了温和无比的笑,“采薇,我们去城外骑马吧。”

    乐采薇本想拒绝,见元宝瞠着一双如星辰般的眸子看着她,她想了想,去城外挖出草药回来也不错,再过几天元宝也得煮煮去去毒气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