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五十四章,你是风儿,我是沙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云纾安的马车从丁怀玉的身边经过,丁怀玉伸着脖子想看看云纾安身边那丫环在不在车内,可是车帘都紧闭着,什么也看不到。

    他想起柳玉盏交代给他的事情,要杀了那个丫环,可现在连丫环的面都看不到!

    云纾安那黑心毒蛇不好惹的,要不……还是等那丫环落单的时候再动手吧。

    天色渐暗,云纾安、柳元瑾和丁怀玉在城中宵禁之前进了城。

    云梦城与豫州城关不过相隔十几里,城内的气氛有些压抑,最近这些日子已经封了城,只许出不能入了,若不是因为柳元瑾和云纾安有朝廷的官印,只怕也进不来。

    丁怀玉那双桃花眸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仰首挺胸的走到柳元瑾的身边:“柳二,你看你一身血,狼狈得不及,真是弱鸡!”

    柳元瑾一愣,眯眸看他,眼底有森森的寒意,不紧不慢的说道:“丁大娘子,如果不是因为看到丁太师府上的令牌,我都不认识你!”

    丁怀玉龇牙咧嘴的笑,肿得像两片香肠的嘴唇看着挺有喜感,说话的时候声音从唇缝里钻出来,还夹带着有些流口水!因为他没毁容前,面容阴柔说话声也阴柔,便有了这么一个绰号。不过此时他并不介意柳元瑾中伤他!

    柳元瑾在京城里很有风头,京城里上至八十岁老太太,下至三岁女娃娃都对他着迷,只要他一上街,就跟名人一样,围得水泄不通,个个都爱往他那马车里扔瓜果肚兜手帕腰带香囊等女子贴身之物。

    丁怀玉觉得自己与柳元瑾还是有挺大区别的,他可没柳元瑾那般风骚,能让女人们都围着转;丁怀玉通常看上哪家姑娘了,就直接上。

    “柳二,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可你却是实实在在的欠了我的人情,若是以后我让你干什么,你还得我这个人情。”丁怀玉仰首,姿态骄傲无比。

    柳元瑾低头,面容冷肃,默默擦拭手里的剑,剑上的血气还在,飞雪落在剑刃上,白雪与血气相映,有种绝美般的嗜血,他声音清冽如泉:“丁大娘子,我跟你说,自从知道我大哥的死与黄郡守有关之后,我心里就有团火,想把所有算计过我大哥死的人全部都砍了!”

    他抬头望向丁怀玉的时候,眼底有着浓浓的杀意。

    丁怀玉只觉得一股寒意袭来,柳元瑾那剑刃闪过一道凌厉的寒芒,他无乎咬碎了一口钢牙,气呼呼的别过脸。

    一行人大老远的就看见云梦城的县令冯通达站在风雪中笑脸相迎。

    柳元瑾一脸的冷意,之前在城外还拦截他,现在又是搞什么幺鸡?

    “呵呵……”冯通达那虚伪的长笑声大老远的就传来了,他拦住了云纾安的马车,一副云梦城主人的姿态,上前抱揖道:“见过云大人,柳大人……”以及……

    冯通达脸上的笑意停顿了一下,据说那位看起来身姿绰绰,却长得巨丑的是丁太师家的大公子?

    云纾安有自己专门的府院,此时听到车外冯通达那虚伪至极的笑声,眸色渐冷,声音阴沉:“冯知府,费心了!”

    差不多就行了,再笑就虚伪得过头了。

    冯通达那张老脸还是一片笑意,“呵呵……云大人真是客气了……”

    坐在一旁的乐采薇嘀咕:“呵呵你妈匹,老子呵呵你一脸,呵呵你全家,大冷的天挡在半路,还让不让人回家了?冻死老子了!”

    云纾安抬眸看了乐采薇一眼,“很冻?”看来那冯通达也是活腻了!

    乐采薇水眸里泛着无助兮兮的光芒,“赶了一天路,刚刚还受了惊吓。”所以安安,我跟着你风里、雨里、雪里、浪里的,你是不是应该给我涨点工钱?

    云纾安那阴郁的目光清清沉沉的,道:“那就回家。”不知为何,他说回家这两个字的时候,让人感觉格外的温和。

    冯通达还在呵呵呵的笑,归元手中的马鞭一扬,马车飞冲而去,若不是冯通达身边的护卫反应快,一把将冯通达给推开了,只怕他就被那扬起的马蹄给踢挂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冯通达那笑容还在脸上,只不过变成了惨笑,都说曾经的云侯府世子残暴嗜杀,阴晴不定的,没曾想还真是如此,他奶奶的,翔都被他吓出来了。

    丁怀玉嚯嚯嚯的大笑,真有趣啊!

    柳元瑾抿唇,上马去扶冯通达:“冯知府,您没错吧?”刚刚马蹄那一脚,怎么没把你踢死,让你给躲过去了啊?

    冯通达被柳元瑾扶着,顿时让他感受到冰天雪地里一抹温暖,他满含感激,钦差就是钦差,心地贼好,不像某些公子和前世子什么的,简直是狼心狗肺,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早知如此,就应该在城外将他们给灭了!

    柳元瑾道:“今日天色已晚,本官才刚刚进城……”

    “住下官府上,住下官府上……”冯通达瞧着柳元瑾那俊脸上的笑甚是友善,赶紧开口。

    柳元瑾:“那怎么好麻烦冯知府……”

    “不麻烦,不麻烦……”冯通达赶紧说道,揉着被摔疼的老腰,转脸看到丁怀玉那张肿脸,正扯着扭曲的笑,又道:“若丁大公子不嫌弃,下官也命人打扫出一间院子。”

    丁怀玉摆手,衣袖生风,肆意风流:“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爷便勉强同意了吧。”

    冯通达嘴角抽了抽:妈蛋!真不客气!

    柳元瑾住冯知府府上,为的是捉拿前应城郡守黄兹,冯通达不可能不知,却还是愿意让他住进来,无非是因为丁怀玉也跟着一起,丁怀玉作为丁太师长子,不算是个草包,手段也有。

    云纾安的新府院在豫山山脚,山脚有一汪温泉,正好从府院经过,之前熟地已经命人将府院打扫干净,收拾了主院和主院旁边的小院子出来。

    因有温泉的关系,乐采薇只觉得庭院里温暖无比,这才是她应该住的地方嘛!

    元宝抱着院中一颗开花梅花的大树,乐呵呵道:“师父快看,漂不漂亮?香不香,回头我给你摘些来做香膏好不好?让师父成为云梦城最美最有魅力的女人!”

    云纾安那双阴冷的眸子扫过元宝,心情有些不悦,声音清清冷冷的对采薇道:“你想住哪间院子。”

    乐采薇指着那个叫做微月的院子道:“这个吧。”看起来和我挺有缘。

    “可以!”云纾安言道,回头瞟了一眼熟地,还不将爷的东西拿过来。

    熟地抬眸目光复杂的看着云纾安,主子,您不知道微月院是主院吗?旁边有那么多个小院子也收拾出来了啊,又不是在圣殊院,您和采薇根本没必要住一个院子。

    元宝跟上乐采薇,刚刚迈入微月院,云纾安那冰冷凌厉的声音响起:“归元,带他去天净院!”

    那是护卫们住的院子,寝室挺大的,床铺是连在一起的,茅房是共用的,澡堂也是公共的!很接地气,很适合元宝这种熊孩子!

    归元疾步上前拎住元宝的领子,往北院的方向走。

    元宝嚷嚷道:“放开我,放开我!师父,我不要跟你分开,一分一秒都不能分开,山无棱,天地崩破,我也不要与你分开,生生世世都不要分开,跟着你才会让我觉得拥有全世界,我是风儿,我是沙……”

    归元一把捂住元宝的嘴,吼道:“小元宝,你再哔哔,小心主子把你舌头给砍了。”没看见主子的脸色越来越黑了吗?那是要杀人饮血的节奏啊。

    ------题外话------

    ------题外话------

    安安:采薇很会选住处!

    熟地:有点怀疑主子到底还是不是原来那个主子!

    归元:我觉得主子可能到了发情期。

    元宝:师父是我的,身体是我的,心是我的,人是我的,什么都是我的!

    安安:这孩子这么可爱,不打死可惜了!

    毛毛:最近问了军中最有知识的军师言诸!军师说那个字绝对不是尤字!我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