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四十六章,像一道折射的绿光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丁怀玉从身上掏出一张字条,“这……这……”

    柳玉盏将字条抽过来,紧紧的攥在手心,狠狠道:“若是被本公主知道是谁要陷害本公主,本公主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柳玉盏那阴厉的声音惊得正在马车上停歇的乌鸦都惊得飞了,她冷冷而道:“我不回京城,表哥,你送我回官驿。”

    无论如何,这事都不能就这么完了,她要回去带兵过来,将金狼寨给平了!

    官驿客房内。

    尤氏坐在椅子上,一脸惊惶看着一帮官兵在搜查自己的房子,她紧张绞着手指,抬头看到一脸冷峻的宗政述。

    宗政述一双深墨般的眸子呆呆的看着倚在门边啃包子的乐采薇,他紧握着拳,强忍着心底的翻滚的情绪。

    她是不是生气了?怎么这些天都不跟我说话?我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跟她解释一下?

    小元宝举起拳头冲着宗政述挥着,看什么看?就算我师父美得很,就不是给你看的,你看你那个丑八怪去。

    “嘤嘤嘤……”尤氏抬袖,低低哭泣。

    老大夫进来了,要给尤氏把脉,尤氏哭着不同意,弄得大夫很是尴尬,一双苍老的眼睛望向站在屋里气场最强的那个男人。

    宗政述冷道:“闭嘴!”

    没一件省心事,他最是烦女人哭哭啼啼的了,一哭就十分的恼火,柳二还在那笑,看来是揍得不够。

    尤氏一噎,抽泣声嘎然停止,一脸惊惶的看着宗政述,好凶,好有男人味,站在那里一派禁欲之感,好喜欢有没有?

    乐采薇和柳元瑾倚在门口看好戏,有趣啊有趣。

    元宝见她吃完了包子,抬起了自己手臂,乐采薇就在元宝抬起的袖子擦了擦手,然后一脸微笑的摸了摸元宝那狗腿般笑意的脸蛋儿。

    大夫给尤氏把着脉,原本平淡的目光突然闪了闪,望向尤氏,正要开口说话,尤氏又低低的哭了起来,甚至抽手不愿意让老大夫把脉了。

    老大夫摸着胡子,脸色有些奇怪,顿了顿,言道:“这位夫人你这之前血亏,身子有些虚,妇人……”产后应休养,不宜长途跋涉……咦,咋哭了捏,老夫还没说完呢。

    “嘤嘤嘤……”尤氏摇头,只知道不停的哭,打断了大夫的话,我不听,我不听,你别说了。

    宗政述一阵烦躁,拂袖,转身出屋,走到门口看了一眼乐采薇,嘴唇微微动了动,还是忍住什么话都没有说,便走了。

    元宝冲着宗政述那高大挺拔的背影做鬼脸。

    下午,官驿大堂有丝竹声响起,云纾安刚喝了乐采薇的药,精神有些萎靡,坐在大堂神色殃殃,大堂临时搭建的台子上有戏曲班子在唱着小曲。

    戏曲班子是归元从外面请来的,他听乐采薇说主子最近情绪起伏不佳,定是因为长途漫漫,劳累所致,再此下去,说不定又要忍不住杀人放火了,或许可以听一些轻缓的小曲来纾解一下情绪。

    归元觉得采薇的建议十分的有道理,当即就派人找了一个江湖卖艺的班子过来,而且主子也挺配合,归元觉得自己很伟大,是位成功的护卫首领。

    官驿里还住了一些其他的商人,听说有免费的小曲听,倒也欣喜,都围在大堂里捧场。

    元宝捧着一个小木箱,走到一个中年商人的面前,稚声稚气,“这位老爷,补药买不买?五两一颗,买两颗可以免费点曲,您若是去青楼楚馆点曲,没个上百两听不上的。”

    元宝见中年商人没有赶开他,扬起可爱的微笑,很熟络的坐在了中年商人的身边,一脸友好的笑,低压声音:“这是肾虚丸,这是丰胸丹,这是闺房助兴膏……”

    那个中年商人买了两颗药,点了一曲游子吟。丝竹悦耳,卖唱的女子声音娇转如黄莺,美妙得很。

    划得来,中年商人又买了好几颗药,听了几曲。

    归元看了一眼身边闭目养神的云纾安,果见自家主子那脸色纾缓,便道:“采薇说请个戏班能挣钱,还真是。”

    那些药丸成本最贵的也不过半两银子而已,到时候结了戏曲班子的钱,能挣很多,有个如此有经商头脑的丫环在身边呆着,不愁主子以后没钱花。

    其他的商人也纷纷开始买药听曲。

    云纾安半阖着双眸,神色恙恙,瞟了一眼一旁的乐采薇,见她兴致满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突然锣鼓声响起,戏班的班长清咳一声,大声言道:“下面这首曲子是一位姓柳的公子送给宗政大将军,曲名叫做《绿光》。”

    丝竹声欢快,还有两男一女在跳舞,明明舞姿优美,让起来辗转悱恻,可却让看者觉得哪里怪怪的,其中一男舞者头上系着碧绿碧绿的头巾,舞动起来的时候,头巾飘荡,看起来像一道折射的绿光。

    白泽正在喝酒,猛然一听,哎呀,不得了,居然还有人给侯爷点曲。

    宗政述站在二楼栏杆处,眼神犀利幽深,柳元瑾推了推他的手臂,一脸玩事不恭:“述哥,怎么样,不错吧,我可是很费心的!”

    宗政述白了他一眼,转身回屋,秦飞赶紧跟了上去。

    刚进房间,窗台处响起翅膀扑腾的声音,秦飞赶紧走过去将窗户打开,一只黑鹰飞了进来,秦飞沉道,“是前线送过来的战报。”

    宗政述接过秦飞递过来的竹简,打开一看,脸色顿时变了变,沉道:“通知下去,即刻回营。”

    秦飞见宗政述如此严肃的表情,顿时警惕起来,“那属下马上就去通知。”

    外面的丝竹声还在继续,宗政述手中拿着一把匕首,那把匕首他曾经用它来杀过狼,为了保护她。刚刚看她呆在云纾安的身边,甚是乖巧恬静,既然要马上回营,不知是否应该留下个信物,或者跟她道个别?

    他突然听到轻盈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是隔壁开门的声音,隔壁房间是云纾安所住的房间,而刚刚的脚步声明明是女子走路的声音,宗政述走到窗户处,斜睨了一眼隔壁房间的窗户,从容一跃,便扒着的窗沿,轻巧的翻了过去,推开窗户,跳入了室内。

    乐采薇手里拿着个草药包,正打算去给云纾安煎药,结果就看到了英姿飒爽的宗政述跳窗进来的身影,她秀眉一拧,指着宗政述正要说话,只觉一阵风起,宗政述已经靠近了她,一个旋转,将她按在桌边,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题外话------

    作者:我给你的设定是铁血冷酷禁欲系的。

    毛毛:我知道啊。

    作者:我给你的设定是冷峻严肃的。

    毛毛:我知道啊。

    作者:我给你的设定是……

    毛毛:我知道啊。

    作者:那你还……

    毛毛:我知道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