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四十五章,绑票绑了个死妖人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柳元瑾道:“你俩一人一句双簧呢?”刚刚我还想着怎么让那女人露出马脚,现在倒是有借口了。

    于是柳二爷冲楼下的白泽和秦飞道:“你们夫人都摔成这样了,还不快去请个大夫过来好好看看。”

    一听请大夫,原本痛苦不堪的尤氏突然一静,不能请大夫,大夫一把脉,就瞒不住了。她掩着眼泪,目光切切的看着宗政述,“侯爷,妾只是崴了一下脚,并无什么大碍,休息两天就好了,不用浪费钱请大夫了。”

    “白泽,请个大夫。”宗政述下楼,弯腰将尤氏提起往臂间一扛,大步上楼往房间的方向走。不管怎么样,大庭广众下弄成这样,大家的面子都不好看,很是丢脸。

    元宝拦住宗政述,指着宗政述扛着的女人,气呼呼的吼道:“渣男!放开那个女人!”

    宗政述一把将小元宝拎开,脸色冷冷的,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

    尤氏本以为可以来个公主抱什么,结果却是个腋下夹狗崽子的姿势,这尴尬程度……

    这个宗政述实在是太不解风情了。

    柳元瑾看那尤氏的表情,扶着栏杆笑弯了腰:“述哥,你乃真汉子。”

    就你这抱女人的方式,活该你克妻,就算不克妻,也能被你这不解风情的扛狗的姿势给气死。

    宗政述瞪了一眼还想冲过来拦的元宝,元宝一哆嗦,脸上有些惧色,卧槽,瞪我?师父这人瞪我……

    乐采薇走过来,将元宝护在怀里,冲宗政述咆哮,“瞪什么瞪?!你眼睛好大是伐?吓着我家元宝,我让你陪精神损失费!”

    元宝被乐采薇护在怀里,那股惧意马上就被得瑟和嚣张替代,愤愤的指着宗政述道:“就是,就是!大庭广众,你家没教你男女授受不清。特别是不要搂搂抱抱吗?我还是小孩子,被我看到,对我影响不好。”

    正在认真的读书的归元突然抬眸瞟了一眼正气凛然的元宝,低头翻看了一眼书封,《寡妇和她的男人们》,这是他从元宝那借来读的,小元宝懂得好多啊。

    哎呀,读书怎么能分神呢?太不专心了,赶紧回归思绪,认真。

    宗政述改拎着着尤氏的腰带,像拎包袱一般,凛冽的眸底黝黑不见底,“采薇姑娘,小孩子不管教,以后会出大事。”

    刚刚尤氏摔倒,明明是元宝故意为之。不知为何,元宝一直对他很有敌意,尤其是对他身边的尤氏。

    “你是说我没管教好?”乐采薇恼了,眼底有着浓浓的怒火,“你有孩子吗?有带过他吗?有有教过吗?你知道怎么教吗?我看你就算有孩子,也没有教过吧?既然你没教过孩子,凭什么在这里指责我教得不好?”

    “就是,就是!”元宝冲他吼:“我师父出身名门,我被她教得好得很,比起一些心怀叵测一心想着算计人的丑八怪要好太多,也比那些吃多了猪油被蒙了心的智障好太多。”

    尤氏嘤嘤嘤地哭,这种扛狗的姿势实在很不雅的好不好?我不是麻袋好不好?你们打算这架要吵多久?我喘不过气来好吗?

    柳元瑾将最后一口包子塞嘴里,接过柳瑞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走过来,说道:“宗政将军,令夫人回来得正好,本官正在搜查嫌犯,就差令夫人的房间没有搜查了,宗政将军想来不会防碍钦差执行公务吧?”

    尤氏摇头,不能搜。

    宗政述剑眉拧着,这柳二自从把他揍一顿吃了亏之后,就想方设法的要找回面子,真是幼稚,他沉沉的开口:“请便。”

    然后拎着尤氏进了屋,元宝气得直跺脚,指着宗政述,使劲的扯着乐采薇的衣袖,大毛居然还拎着那个丑八怪,还拎着她,还拎着她……

    “来人!”柳元瑾俊脸严肃,指着尤氏所住处的房间,说道:“进去搜。”

    柳金带着五六个人进去了。

    那边柳木一脸严肃的跑了过来,将一个大红花的包袱递到了柳元瑾的面前,“二公子,这是从一个房客的房间里搜出来的,那房客不在房间里。”

    柳木打开,里面是一些女人用的衣物首饰,价格不菲,贵族之物。

    柳元瑾若有所思,这官驿来了什么人,以他那热爱八卦的性子,一进来的时候就打听得一清二楚,就连镇上有些什么人今天都打探清楚了。

    他将包袱系好,言道:“先收着。”这么诡异,回头得好好查查。

    不过乐采薇倒是觉得那包袱有些熟悉,她好像还翻过呢,就是那个什么公主的。

    柳玉盏很坑,上个茅房就被人打了闷棍,抢了她的钱,抢了她的刀,还揍了她,以及她的人。

    死士林海赶巧过来汇报情况,也一同被打了闷棍!

    柳玉盏被关在一个山寨的铁牢里,那个山寨叫金狼帮,她身边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死士,她那张**脸脏污不堪,出行前穿的是便装,胸口用束胸带束得很紧,此时觉得胸口涨痛,勒得心口发慌。

    林海颤颤微微的哼出声,抬头便看到了柳玉盏,他顿时爬了起来,跪在柳玉盏的面前:“公主。”

    柳玉盏气得双眸通红,但又无可奈何,一脚踢在林海的身上,林海受痛,滚趴在地。

    一个刀疤大汉走了进来,打开牢门,将柳玉盏和林海像拎小鸡似的给拎了出来。

    “你干什么?大胆,你可知我是谁?还不快放了我。”柳玉盏尖叫,该死的臭男人,拿开你的脏手,本公主金枝玉叶,不是尔等贱民给触碰的,等回了京城,本公主定要诛你九族。

    刀疤大汉一脸嫌弃看着柳玉盏那张脸,皱眉道:“长得好看的娘娘腔叫玉倌人,给钱还能让人快活呢。长得丑的娘娘腔叫死妖人!贱卖都没人要!妈的,绑票绑了个死妖人!恶心!”

    外面冰天雪地的,铁牢里也冷嗖嗖的,柳玉盏之前反抗激烈的时候被土匪给揍了,全身都疼着呢,难受得要死要死的。

    刀疤大汉走到山下,把两人往一辆马车面前一丢,说道:“把钱拿过来。”

    车夫递给刀疤大汉一个钱袋,刀疤大汉接过钱袋翻开看了一眼,冷冷一哼,转身便走了。

    柳玉盏一上马车,气恼的将脸上的面皮一揭,那张清绝的脸上青紫一片,她愤愤而道:“本公主要屠了这山寨。”

    丁怀玉那被蜜蜂蛰成猪头的脸抽了抽,眼睛肿得只留一条缝,嘴唇也肿挂了两根香肠,说话的时候,声音从香肠缝里飘出来:“嫖妹(表妹),嘶,表(别)恼,跟我回了京,窝让窝爹派人把这里夷为平地。”

    柳玉盏那双阴厉的眸底闪过一丝疑惑的光芒,便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题外话------

    柳二:大家都觉得男主应该是安安或者毛毛,我就搞不懂了,我长相没问题,性格乐观开朗,身边关系干净,也没什么野蝴蝶围绕,三观正常,身世不错,家庭优渥,为什么我不能当男主?

    元宝:你的条件我也能满足。

    安安:他们说我性格不好。

    乐采薇:不要听他们胡说,他们不一定都跟你一样有病。

    毛毛:他们说我身边野蝴蝶太多。

    乐采薇:他们没说错啊。

    作者:欢迎大家多留言,多跟我说说话,不然呆小黑屋里认真更稿的我,很心慌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