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四十三章,可能被绿了!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那倒地地上的黑衣人嘴里发出咕咕的声音,云纾安声音阴冷,一双阴郁的眸子淡淡的瞟了那黑衣人一眼,“舌头拔了,不是还有手吗?”

    手也能写。

    乐采薇那个心累啊,你把人家打成这个鬼样子,出气多进气少,你还指望他能写?

    云纾安缓缓而道:“拿笔墨给他写,若是再如此硬气,就把手砍了,用脚写,脚若是写不出来,就把脚给砍了,用嘴叼着写,再不行就把头砍了。”

    乐采薇一脸黑线,公子啊,你这么残暴是不行的,外面还有一个刑部的柳元瑾和一个军部的宗政述,就算你关起门来,也难免会走漏风声的。

    那黑衣人明显没料到眼前的这个残废会如此的残暴不仁,身体起伏得更加厉害了。

    “他若没力气拿笔,那里有盅老参炖人舌。”云纾安瞟了一眼身边的侍卫,那侍卫赶紧将那盅汤给拿过来,特别贴心的掰开人家的嘴喂给人家吃。

    乐采薇抚额,拿起桌边的筷子吃饭,却又听云纾安说了一句写完扔到大街喂狗。

    云纾安脑子有毛病,身体和心理都有缺陷,但心机和城府贼吧拉的深,算计起人来的时候,简直让人生不如死。

    最后那黑衣人强撑着写了丁怀玉三个字之后,便晕死了过去。

    大街上,柳云瑾正笑意盈盈的拉着一个卖菜的大妈唠嗑:“这位仙女姐姐,看您眉清目秀,体态婀娜,想来年轻的时候定是一个大美女。”

    大妈听一个俊朗无俦的青年叫她姑娘,顿时觉得两眼都冒着初恋的酸腐气,笑得满脸的褶子都打着卷儿了,“这小公子可真会说话,大妈我都六十多岁了,还叫姐姐,怕是要叫奶奶了。”

    柳云瑾那张俊脸青紫痕着迹犹在,凤眸澈亮澈亮的,带着邪魅动人:“是吗?我看您不过二十五六,本想着这么漂亮的姑娘叫个姐姐都怕人家会觉得我叫老了。”

    大妈乐得合不拢嘴,拉着柳元瑾又唠了好一会儿,东家长,西家短的,这官驿小镇大多数居民姓花,所以名为花镇,花镇上有些什么人,都叫什么,又发生了一些什么有趣的事情,事无巨细,一一知晓,细细谈之。

    柳元瑾脸上扬着明媚的风流公子般微笑,认真的听着,他目光突然瞟到一个红色的身影,他微笑的表情突然僵了僵。

    尤氏想出门逛个街,秦飞只能跟着,而且这个尤氏见着什么好看衣服首饰都会挑半天,若不是因为是侯爷夫人,只怕秦飞早就不管了,他突然看到一袭月青色锦锈的柳元瑾正和一个穿着暗红色花褂子的老太娘在聊天,便走了过去,打了声招呼:“柳二爷。”

    柳元瑾摆了摆手,目光瞟了一眼正那小摊上挑选首饰的尤氏。尤氏盯着首饰两眼放着光,柳元瑾勾唇,一看就是不见过世面的,这小官驿镇上的东西有什么好挑的。

    尤氏挑了一对发簪,一个男款,一个女款,等着秦飞出钱。

    “那位夫人是什么人物,出门竟然还带着保镖?”花大娘盯着尤氏那身影,苍老的眼底有着精光。

    柳元瑾一拂袖,浅笑晏晏:“大将军的继室夫人。”

    花大娘眯着眼睛,笑呵呵的说道:“原来是大将军的夫人啊,这怎么跑豫州来了呢?刚刚生完孩子就跑这么远,这大将军也真是的,一点也不关心一下自己夫人的身体。”

    柳元瑾眼前闪过一道绿光,“大美女啊,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可是花镇有名的接生婆,偶尔也做做媒婆的工作,你看那夫人胸这么大,屁股也大,走路的姿势一看就知道是嫁过人生过孩子的,你还别不信,我识人的本领在我们镇我说第二,没人了说第一。”花大娘拍着胸脯,信誓旦旦。

    柳元瑾在旁边的小摊上摸了一朵绢花垂到花大娘的头发上,“大美女,我今天还有事要办,下回再找你聊啊,这个算是我送你的见面礼,你戴上之后,漂亮得不得了。”

    花大娘老脸微红,少女心噌的一下被挑拔,她活这么久,还从来没有人给她送过花,特别是一个这么俊俏无双的小公子,花大娘笑成了一朵绢花,乐呵呵的说道:“那个小哥哥啊,你慢走啊,下回约啊。”

    柳元瑾大步往驿馆里跑,原本昨日他与宗政述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他是不想再与他说话了,可今日这事,太震奋人心了……

    柳元瑾那狂笑的嘴咧得收不拢了,哎呀妈呀,大八卦啊,赶紧回去告诉采薇啊,这两天采薇对我一直不理不睬的,都慌死我了都。

    “采薇!采薇!”柳元瑾一进楼,整个楼都能听到他那清冽如泉的声音。

    白泽下楼正好撞上柳元瑾,柳元瑾理都没理会,疯狂得都什么似的,白泽看了一眼身边的宗政述,宗政述此时紧皱着眉头,眼底冷厉得很。

    柳元瑾直接推门而入,“采薇,出大事啦!”

    乐采薇正伏在桌前写药方,一抬头,见到了如风一般的柳元瑾,她抬眸,声音清清冷冷的:“你被狗追?”

    柳元瑾一撩袍子,往乐采薇面前一坐,那双凤眸漾着春日般的光芒,脑袋伸向乐采薇,神神秘秘道:“宗政述可能被绿了!”

    乐采薇拿笔的手停住,若有所思的盯着柳元瑾,毛毛绿没绿这种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

    柳元瑾拉了一把凳子,靠近了一些,说道:“我听说他新娶的继室夫人都生过孩子了,我们去调查一下。”他见乐采薇呆愣在那里,端起乐采薇面前的茶壶倒杯。

    柳元瑾怎么知道的?乐采薇突然拍开柳元瑾手中装满水的茶杯,茶杯落地,茶水飞溅,那茶水倒地上,发出滋滋的声音,还早着白烟。

    柳元瑾那张脸都白了,“采薇,这……这茶里有毒!?”

    乐采薇淡淡的说道:“放了二两砒霜。”

    “你放这个干啥啊?”吓得他脸都绿了,差点就被毒死了,好好的没事往茶杯里放什么砒霜,这万一出了事,你说吓人不吓人嘛。

    “我没事放那个?砒霜不要钱啊,你当凉茶啊?”乐采薇白了他一眼,见他脸色还有些惊惶未定,说道:“有人放进去的。”

    “谁?谁这么心狠手辣?”柳元瑾愤愤而道,谁这么找死,居然在采薇面前下毒,不知道采薇是他们的的祖宗吗?

    乐采薇托着下巴,若有所思:“不太清楚啊,或许可以去查查这楼里住着的人,看看有没有线索。”

    柳元瑾一拍桌子,“那好,我现在就派人搜查。”顺带查一查那个尤氏的事情,有了这个借口,还真是可以光明正大的搜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