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四十一章,傻冒!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这是弄啥哟?搞得气氛里这么这么紧张。

    柳元瑾呵呵的笑着,轻轻的推开过来帮他拿东西的柳瑞,喃喃道:“这是要打架斗殴的节奏啊,我是旁观呢,还是选择站一队呢?”

    柳瑞不卑不亢的开口:“我觉得二公子您还是旁观好,您这样子可能折磨不起了,再破点相,您就可以从京城四公子中除名了。”脸青一块紫一块,半双熊猫眼,嘴唇也有淤血,若不是宗政大将军手下留点情,只怕都能把你满口牙打掉。

    柳元瑾摸着被揍得青紫的脸,忿忿不已,好在他也打了宗政述好几拳,大毛仗着自己年纪大,功夫高就欺负他这个俊秀惊艳,风流无双的好青年,他肯定是妒忌我俊美无俦的美貌。

    元宝缩在归元的身后,冲着柳玉盏哼道:“贱民,你一个族谱都是贱民!小爷我血统高贵得很!比你这个娘娘腔的丑八怪不知要高贵多少倍!”

    柳玉盏气得双眸泛着红,瞪着元宝。也有些不敢多说话,最近她这声音变得十分的诡异,好像越发的婉转了,她只能尽力的压低声线,但不能多说话,一多说就会让人觉得娘娘腔。

    宗政述指尖一用力,柳玉盏那把剑就这么生生被他折断了。

    噌!元宝只觉得一股凉意直冲脑门,瞬间闭了嘴,清澈如泓的一汪瞳子瞠得很大,哇咧?武力值太强!徒手断白刃啊!归元,你能应付不?要不我还是不激怒他们了,免得你打不过,给残废大叔丢脸。

    乐采薇见识过宗政毛毛杀狼的那股狠劲,并没觉得有多意外,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宗政述那望向乐采薇时,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朝她说道:“采薇姑娘,是我管教手下不严,多有冒犯,在这里我向姑娘赔罪。”

    这是想息事宁人,还是特意纵容?

    白泽下意识的捂着刚刚被乐采薇打过的脸,感觉自家侯爷居然开发了一项重色轻友的技能,他这巴掌肯定是挨定了。

    “白泽!”宗政述瞟向一旁正捂脸的白泽。

    果然!是重色轻战友,小心没朋友!

    白泽悻悻的叹了一口气,站在乐采薇的面前,一脸严肃道:“采薇姑娘,在下白泽,刚刚冒犯了姑娘,向您赔罪,还有这位……小公子,我也向您陪罪。”

    柳玉盏气得全身都在颤抖,心下一急,那尖利的嗓音就出来了,“大将军!你怎么跟一帮贱民赔罪?也不怕折煞了他们!”

    宗政述若有所思的朝柳玉盏望过来,他那双冷厉的眸子里锋芒湛湛,“喻副将!你逾越了!”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而且……

    采薇姑娘生气了,大毛表示很捉急。

    云纾安眸色低垂,不紧不慢的说道:“虽说云侯府没了,我却不知靖阳李氏和青州轻衣侯在各位的眼底竟是贱民的身份,宗政将军身边这位副将口口声声的说我们是贱民,不知他又有多高贵,出自哪里?”

    靖阳李氏!青州轻衣侯!

    磳!磳!两个重磅,两个低调得不能再低调的世族,虽从未有任何子孙入仕,却是影响整个天下的世家。

    宗政述和柳元瑾一愣,两人都挺震惊,目光复杂的看着云纾安。

    靖阳李氏自前朝以来,就一直掌握着兵器制造和兵器研究的技术,不管是在哪里都受到敬重,天下大部分兵器的制造和图纸都出自他们之手,各国争先奉承之。

    而轻衣侯,则直通南北各国商道,只要是打着青衣标识的车或者船,不管黑白道都得礼让三分,前朝就被封为皇商封了轻衣侯,世家称号待之,一直沿用,国库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税收皆得靠他们运的货物,遇上天灾**什么的,还得请人家站出来说句话才会有商户募捐。

    虽未涉及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却又影响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怕是连各国皇帝都要高看人家几分。

    乐采薇皱眉,惊愕地望向云纾安,眼底有着深深的防备,我尼玛,明明特低调,被你这么一说,简直能**炸天!

    柳玉盏恼道:“什么李氏,什么轻衣,从未听说过……”

    “住口!”宗政述那声音明显怒了,他目光如狼,眼底有着浓浓的冷冽,瞪向柳玉盏!

    柳玉盏一愣,虽说她心里倾慕于他,心下还是很惧他的,只得咬牙站在一旁,等上有机会再来对付云纾安身边那个贱婢!

    云纾安冷眼旁观,看着在场各人那一张张变幻莫测的脸,顿觉得一阵心烦,特想杀人,不然分个尸也行,冷道:“归元,我们走。”

    人多不好动手,等他们落了单,再一个个打闷棍!神不知,鬼不觉!

    归元一脸恭敬:“是,主子。”

    柳玉盏低头,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双眸已经气得充血,靖阳李氏、轻衣侯算个什东西?我堂堂一国公主,还怕几个不知名的世族子弟不成?你们等着,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归元缓缓的将剑一收,对宗政述道:“宗政将军,我家主子眼里最是揉不成沙子,您身边的副将如此诋毁我家采薇,这件您不光道个歉就没事了的。”

    他身后的元宝沉沉的点头,愤愤的瞪着宗政述,“对!不光道歉,还得赔钱!”

    散开的时候,元宝盯着宗政述手里的骨灰罐子,愤愤的哼了一句:“傻冒!”

    傍晚,元宝兴冲冲的从外面回来,拉着正在配药的乐采薇,“母……”亲……

    乐采薇瞪了他一眼!

    他咧嘴而笑的动作僵了僵,眼底有抹委屈,扯着身上一条邪青色绣着两尾锦鲤的腰带穗子,“师父,你看,我的新腰带,漂亮吧?刚刚归元带我去街上买的,我还买了好多东西。”

    “归元给你买的?”乐采薇停下手中的动作,一脸疑惑的盯着元宝。归元那个死抠死抠的直男癌晚期,还能给元宝买东西?

    元宝见乐采薇质问的眼神,赶紧敛了表露出来的欣喜之意,懊恼不已:“其实我是不要的,可他非要买给我,我推辞过的,真的!”

    说着,元宝又赶紧拿出一个花色的布包,将里面的东西全部都倒了出来,“这些都是我给你挑的。”

    倒出一堆手镯耳环项链发簪还有胭脂黛粉之类的,虽说不算很精致,乐采薇却知那是上品。

    “我靠!你哪来这么多钱?”乐采薇顿时警惕了,赶紧翻自己的小包,将里面的钱一个一个的拿出来数了三遍,发现没少,松了一口气。

    但是……

    这堆东西费不少的钱,小元宝有钱不孝敬她,居然买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真是败家子,败家子啊。

    元宝撇着嘴,将一支镶着金线的玉簪递到乐采薇,“我没有拿你的钱,这些都是云纾安的钱买的。”

    “他?”

    “大毛送了两张虎皮还有一些钱过来向您赔罪,云纾安就让归元收下了。”然后就带着他去集市买东西了。

    “毛毛给我的钱,他凭什么收?就给我买些这个玩意儿就打发我了?”乐采薇怒了,手中的草药一丢,气呼呼的出门去找云纾安。

    才走到门口,撞上了一身戎装的白泽和秦飞护送着一个穿着红裙的女子。

    ------题外话------

    大家必定猜出来了,青州的轻衣侯是走镖的,俗称物流公司,全天下物流。靖阳李氏是打铁的,俗称全天下兵器工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