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三十八章,那谁啊?看着眼熟(三更求收)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乐采薇皱眉,“这就奇怪了,我早上绣好明明放这里的啊。”都已经绣完成了,只要整理整理一下边角的缝就可以拿给元宝了。

    她将包袱翻了个底朝天,连根腰带线都没看到,悻悻的坐在云纾安的旁边发了呆。

    许久才嗡嗡道:“我花了一两银子买的布和针线。”

    原来是心疼钱,云纾安道:“一两银子能买条新的。”何必自己绣?

    “我就是想着给小元宝一点爱心嘛。”乐采薇整个人都趴在小木桌上,眼神都殃殃的,什么时候就丢了呢?

    “难道有小偷!”她惊道,坐直了身体。

    云纾安那嘴唇颤了颤,哪有小偷会偷那坨屎一样的东西?

    然后她一惊一乍跳下马车,找到归元,非说有贼,让他给她找小偷。

    云纾安听着外面闹得喧哗,从坐垫底下抽了一条绣得十分抽象的藏青色锦锻条,指尖捏着那团绣线里还藏着一根断了的针,他一脸嫌弃,“真丑!”

    这东西系在腰间上,真是太丢人了,这种丢人的东西,他是不会允许出现在自己的队伍里任何一人的腰上的。

    这边乐采薇缠着归元找小偷,另一边,元宝已经跑了过来,脸色不太好,一张小胖脸整个都臭了。

    乐采薇一把将他逮住,说道:“小元宝,我问你,我今早绣好的腰带是不是你自己拿了?”

    元宝焉焉的答道:“没有啊。”

    乐采薇急了,“那去哪儿了?肯定遭贼了。”

    归元淡淡的说道:“那么丑的东西还有人偷,那贼是不是有自虐倾向啊。”还让我们找,找个毛啊找?

    “归元!”马车内,云纾安那阴沉的声音传来,似乎还带着几分冷意。

    归元悻悻的摸了摸鼻子,走过去,一脸恭敬:“主子,您有何吩咐?”

    元宝拉着乐采薇,说道:“师父,那条腰带等会再找,你先跟我去那边看看。”

    乐采薇见元宝的脸色不对,小胖砸眼眶红红的,蹩着一张嘴,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怎么啦?”

    “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元宝那声音都带着几分鼻音,明显委屈啊。

    一处矮一点的山坡,宗政述坐在那里,白泽和秦飞站在他的身边,他的面前摆着的是一个白色的瓷**,瓷**盖子上还系着红色的布条。

    一个穿着暗红色衣裙的女子战战兢兢的跪坐在面前,她一张清秀的小脸苍白如纸,手指不停的绞着腰间垂下来的腰绦。

    乐采薇和元宝走到那里的时候,柳元瑾将他们拉到了一旁,说道:“你们来干什么?”

    “看热闹啊。”乐采薇随口说道,被元宝硬拉过来,他又不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看了一眼坐在那里一身寒煞之气的宗政述。

    宗政述黑发微微有些凌乱,剑眉入鬓,锐利的黑眸,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胡子出城的时候刮了,这两日又冒出来了些,明显不像从前那般一脸毛了,皮肤也透着一股塞北寒风吹蚀过的冷麦色。

    他端坐于那里,宛若黑夜中的鹰,雪夜里的狼,气势凛冽幽寒、煞气逼人。

    “那谁啊?看着眼熟!”乐采薇指着宗政述,没见过啊,长得还挺……养眼啊,糙帅糙帅的。

    元宝叭答叭答的掉着眼泪,我爹啊,真是我爹啊!母亲啊,你要不要把口水先擦擦,收敛收敛自己那花痴的眼神?

    元宝蹩着小唇,顾不得宗政述,指着那个跪坐的女人,说道:“还有她……她……”

    “她怎么啦?”乐采薇那暴脾气,最烦的是磨磨蹭蹭,半天连个屁都放不出来的。

    元宝眼眶红红的,急得直跺脚。好生气,好委屈,好难过。

    柳元瑾见他如此,叹了一口气,望向宗政述的时候,眼底露出同情的光芒来,说道:“宗政将军的继室找着了。”

    乐采薇眼皮跳了一下,她压下心底的慌乱,我靠,找着了吗?怎么找着的?牛逼啊!恭喜啊!要点赞啊!

    柳元瑾又道:“就是那名女子,居说因受不了空房寂寞,要报复宗政将军,出府的时候就把他儿子也拐走了,宗政家的小少爷本就体弱多病,哪里经得起这折腾,三月前便没了,秦飞将军找到他那继室的时候,也把小少爷的骨灰一起给带回来了。”

    元宝叭答叭答的眼泪直流,我就这么死了?就这么死了!死了还装在一个那么丑的罐子里,我死得好冤枉啊……

    “元宝怎么啦?”柳元瑾疑惑,怎么哭得眼泪鼻涕一把。

    “不用管他,他玻璃心,见着可怜的人都掉泪。”乐采薇眸光闪了闪,将眼泪掉得厉害的元宝拉在怀里抚摸安慰,又问柳元瑾:“那他打算处置他那个继室?”

    柳元瑾长长一叹,目光柔和的看着乐采薇,说道:“毕竟是自己娶的继室,以前那些个都活不长,就看现在这样能活多久了,其实以宗政述那个性,就算不喜欢,也会给足她应有一切,她也是自己作死,走就走,干嘛还把他儿子给拐走啊,他那儿子本就活不长,若是在府里死了,最多处死几个照顾不周的奴才给小少爷陪葬,这如今是在那女人手里死的,你说他也不能真的把自己的妻子给杀了。”

    乐采薇听柳元瑾这么一说,觉得哪里不太对,“他继室是受不了空房寂寞拐带继子跑了的?”

    “对啊,这事大家都知道啊。”柳元瑾一脸的同情。

    我不知道啊?

    乐采薇咬着牙,又问道:“不是和离吗?”

    “那个女人倒是写了一封和离书给他,不过那和离书好像不生效吧,只是那女人的一面之词而已。”柳元瑾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的,好好的侯府夫人不当,非要离家出走,这下好了,把继子弄死了。”

    乐采薇深吸了一口气,发现信息量有点大啊,那和离书明明盖有皇后的凤印,官方认证的好吗?绝对有效啊,那毛毛收到的和离书是手写的吗?没盖章吗?那我算是和他和离了没有呢?这事我还回去理理,必须得回去理理。

    元宝哭丧着脸,紧紧的抱着乐采薇的腰,委屈至极,他也要回去理理,这事啊,真是诡异,不知道背后有什么阴谋,他怎么说死就死了呢?我爹连调查都不调查一下就相信我死了吗?我是亲生的吗?

    乐采薇想着事情,心神不宁,往回走的时候,也没料到元宝还拖着她,踩到了一根结了冰晶的树枝,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柳元瑾匆忙扶住了她。

    一回头,看到宗政述那双锐利的寒眸已经朝她望过来,乐采薇推开柳元瑾,冲着宗政述的方向,冷哼道:“麻痹,渣男!”

    转身便走。

    “哼!渣男!”元宝也瞪了一眼宗政述,急急的扯着她的衣服,也跟着走了。

    宗政述站了起来,朝乐采薇离开的方向走了几步,突然又犹豫!

    寒风瑟瑟,吹在脸上硬生生的疼,呼出的气息都化成了白雾,他双眸底的冷意本在见到乐采薇的时候柔和了不少,可此时眼底却是深不见底的纠结。

    ------题外话------

    公告:三更了啊,每次字数还挺多的,我努力吧,看在我努力的份上,看文记得收藏哦。

    另:欢迎大家踊跃留言哦,留言都有奖励的哦。晚上10点半左右会发100个红包,大家记得领,没领到的就在评论处留言,一样的可以得潇湘币的奖励哦。

    各位小仙女们,行动起来吧。

    哦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