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三十四章,老子不!约!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柳玉盏派了个小兵将信送到了云侯府后门的一个看门小厮手里,便离开了。

    乐采薇收到信的时候,里面只有一句话,就是约她城西十里巷茶楼见面。

    她坐在灶前添柴,一声轻哧!

    老子……不!约!

    随手把那封信扔进了火里。

    锅里炖的是狼肉,刘大妈正在那里剁肉骨头,咬着牙,拧着一脸的褶子,咔咔一刀接着一刀,乐采薇生怕她把自己的爪子给一齐剁进去。

    刘大妈眯着苍老的眼睛,叹了一口气,说道:“年纪大了,剁个骨头都剁不动了。”

    乐采薇脸黑了,您老拿个刀背能剁断个骨头你试试?

    自昨夜大伙儿吃了刘大妈的面条之后,上吐下泄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归元觉得肯定是昨夜大伙挨着饿进山里打野,天寒地冻了的受了风寒才会如此,这事全赖采薇。

    因乐采薇会医术,归元为了省钱,也没有去外面请大夫了,喝了几碗草药水,好了许多。

    云纾安吃了乐采薇给的药,脸色好了一些,坐在书房内脸色阴沉的写着什么,元宝站在一旁磨着砚,瞅了一眼,赶紧收回了目光。

    云纾安放下狼豪笔,平静的看着元宝,一双幽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渲染着浓浓化不开的冷意。

    元宝撇嘴,飞挑的眉宇拧成一团,眸底无辜如一汪清泉,波光粼粼。

    “说吧。”云纾安开口。

    元宝后退一步,一脸警惕的看着他,采薇娘说云世子这人深不可测,是条蛰伏的毒蛇,比大毛猩猩还要可怕。

    心机太深,咱玩不过,一定要顺着,躲着!

    “从京城而来。”他看着元宝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语气淡淡的,就像盯着一只毫无反抗力的猎物,明明慵懒不屑,却威胁力十足。

    元宝低头,搓着指尖的墨印,酝酿了一下情绪,吱吱唔唔:“我们……从京城而来,一路吃了很多的苦,师父一个弱女子带着一个体弱多病的我,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师父长得漂亮,经常会被恶霸土匪盯上,我们每次都死里逃生,纵然生活如此虐待我们,可我们还是很积极乐观的,从来没有想过要报复社会,我师父还经常治病救人,悬壶济世,人人都夸她是绝世好神医……”

    情绪酝酿得不错,元宝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了起来:“她真的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姑娘,对我一个毫无关系的人都倾心相待,世子你可不能听了外面那些胡言乱语,就怀疑我师父的人品……”虽说她脾气不太好,经常揍他,可他就是喜欢她揍他。

    云纾安皱眉,他本就怀疑元宝和乐采薇的身份,想着去问乐采薇,不如问元宝,小孩子至少没那么多心计。

    没曾想这小孩子竟是一个戏精!

    “与定北侯府没关系?”

    元宝瞠目,眉目里透着完全的吃惊,坚定的摇头:“没有关系!绝对没有!”

    “琴川乐氏在前朝就是皇商,她为何不回家,跑这里?”这是云纾安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如果不是千里寻夫,又怎么会跑到北边来?

    元宝低头,一脸委屈:“我们第一次远行,走错方向了!”然后就到这里来了。

    云纾安眼底光芒让人看不透,将桌写好的东西卷好递给归元,“快马加鞭送去京城。”

    归元上前接过。

    云纾安又从那叠宣纸下面拿出另外一道书函,说道:“这个也派个人送去青州。”

    归元看到上面的字,微愣,很快恢复常态,不卑不亢的退了出去。

    乐采薇端着一锅肉粥走了进来,将粥放在云纾安的面前,见元宝朝她使眼色,她转身朝门外走,元宝跟了上去。

    “师父。”元宝紧张兮兮的拉着乐采薇走到一颗大树下,说道:“出大事了。”

    “怎么?你失恋啦?”乐采薇白了他一眼。这一路带着这么一个拖油**小胖砸,她什么大事没经历过?

    元宝一噎,你不是教导我不要早恋,一旦发现就直接揍死吗?

    当年乐采薇和郁南尘就是在五岁的时候见了一面,就对上眼,早恋了,结果长大后,人家就劈腿她闺蜜了!

    元宝咳嗽了一声,说道:“云残残好像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这事倒是有点严重了,乐采薇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小元宝啊,我们还是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啊,残残那城府和那双搅动风云的手实在太可怕了!”

    元宝惶恐的抓住乐采薇的衣袖,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小奶狗模样。“什么时候走?往哪里走?要多带些钱吗?云残残大叔会放我们走吗?你说过我们会一直在起的话还算数吗?你还是很爱我的对不对?”

    乐采薇恼了,冲他恼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你最近又偷看了什么内容的小黄书?”

    元宝嘟嚷道:“梦里,你说过的……”

    梦里乐采薇待他可温柔了……

    乐采薇伸了手指使劲的戳着元宝的脑袋,一边戳一边骂:“那你就做你的梦去啊。”

    元宝好委屈,好难受,抱着乐采薇的腰:“我不管,我就是跟定你了。你不能扔下我,你不愿意当我母亲,就当我师父,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我带着你干嘛?你看你身不能抬,手不提的,遇到危险连个打手都算不上。”乐采薇一脸的嫌弃。

    元宝整个脑袋都埋在乐采薇的身上,“我去学,我跟归元学,我一定能保护你的,我会变强,以后会照顾你,一直照顾你。”

    有时候,乐采薇想,元宝这狗皮膏药的属性到底是出生自带的呢?还是怎么来的呢?

    宗政述等了几天没收到乐采薇的回音,心里像有蚂蚁一样爬着挠着,又不能直接去找她,怕是唐突了。

    其实吧他就是觉得采薇姑娘那药不错,想让她亲自送些过来。

    柳元瑾一脸颓废的坐在他的面前喝着酒,说道:“云纾安那王八羔子,居然主动上奏请罪除去蕃侯之位,并将云侯府所有的财产上交国库,皇上允准了,给了他一个豫州虞部郎中的职位。”

    “一个负责山林的。”宗政述说道。

    柳元瑾那双凤眸微挑,说道:“整个豫州有多少山林,绿林匪道又有多少?你说他那些年呆在京中为质,回了豫州又成了残废,呆在侯府后院阴沉沉的杀人取乐,如今却成了虞部郎中,你说他有什么底气接手?”

    自古江湖和朝廷井水不犯河水,就算偶有冲突,也是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各退一步,而云纾安若是真的接手这个职位,必然要黑白两道通吃才行。

    “江湖有一情报组织名听风阁……”宗政述慢悠悠的说道,瞟了一眼柳元瑾。

    ------题外话------

    吃瓜路人:这个小元宝和毛毛一样,都喜欢做梦。

    作者:

    今天有活动,收藏评论有奖励,还有双更或者多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