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三十章,不要脸想法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阿嚏——”好冷!

    乐采薇还在瑟瑟发抖,突然被一双手臂将她搂过来,她顿时落到一个滚烫的怀抱里,一动,便听到了宗政述抽气之声,气得眉毛都要飞起来了,“你……你是猪啊?叫你不要乱动的,你非得动,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气死老子了……气死了……”

    宗政述见她只是骂人,并没有在他怀里乱动,沉笑出声。

    “笑你娘个小蘑菇了!”乐采薇吼道,真想回头抽他两耳瓜子,仗着自己壮得像头大猩猩,就这么糟践我辛辛苦苦配的药!

    宗政述从背后抱着她,这姑娘都冷成这个样子了,还死要面子,骂归骂,倒是有心,怕动作在大,弄伤了他。

    他将下巴轻轻的搁在她单薄纤细的肩膀上,“我伤口有些疼,不知道怎么纾解……”让我抱抱,试试止止痛!

    “不可能啊,我配的药绝不可能……”乐采薇脱口而出,回头瞪他,猛然一僵。

    两人的脸靠得极近,呼吸可闻,他只要稍稍往前靠近一丁点儿,就能撞到她那殷红的小唇,那红艳欲滴的颜色,像樱桃,是诱惑人的。

    要不要去品尝,这是他脑子里一瞬间闪过的问题,然后马上就有了答案。

    必须尝尝!

    “啪!”

    他还不曾付诸行动呢,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乐采薇已经将头转了回去,摸着刚刚打人的那个手掌,那一脸的胡子扎手,她这青葱似的手指啊,这像豆腐般的手心啊……

    还有……

    她刚刚被他身上那凌厉霸道的气息给迷昏了神,差点就觉得他挺不错的!太可怕了!

    没想到这只毛毛不仅手段残暴,杀人如麻,还非常的攻于心计啊。

    宗政述见她揉着自己手,神色还有些慌张,以为她是害怕,心下便小心翼翼起来,“别怕,我不生气!”

    真不生气,你不要跟自己的手指头过不去。

    乐采薇正咬着手指头,心情一片纠结,突然听了他这么一句,顿时全身一僵!

    他这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吗?

    待会儿会杀了她吗?她漂亮的小脑袋,多么可爱,多么聪明的小脑袋,他会像切白菜萝卜一样给切下来吗?

    太可怕了。

    乐采薇内流满面,我身上能放倒人的药之前都用完了,止血和创伤的药也全都敷他身上了,剩下些丰胸丹、虚弱丸有个毛用啊,

    一颗眼泪滴在他的手背,宗政述顿时被烫得缩了缩手,急得气息都有些紊乱了:“你别哭,我真不生气。”

    乐采薇:我怎么知道你没生气啊,你切人脑袋的时候,忒他娘的淡定了。

    “采薇姑娘……”

    “采薇……”

    “薇薇……”

    乐采薇:“……”我只是看到前面有一只狼正盯着我们而已,你这么喊我喊得这般煽情是几个意思?!

    夜色下,一双泛着森森绿光的眼睛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许是先来探路的,目光狠戾嗜血!

    乐采薇颤抖着不停的往火堆里添着柴,愤怒的声音都打颤了:“有……有狼……”

    宗政述那眼神比狼还凶狠,他不动声色的将乐采薇挡在身后,“别怕,它暂时不会靠近火堆,我去把它杀了,别让它召唤其他的狼过来。”

    乐采薇揪着他肩膀上的一小块衣服,真是五味混杂,这叫什么,黑吃黑,还是当凶狠对上凶狠。

    你们打你们的,可别殃及我这条小池鱼。

    宗政述悄然无声的去摸到身上的匕首,摸了一个空……

    宗政述回头,一双冷眸望向乐采薇:“……”

    乐采薇双眸映着面前的火光,潋滟生辉,这么凶凶的看我干啥?

    难道你是个卧底,跟那群狼是同伙?

    “我的匕首。”他声音在这寒风凛冽的夜风,显得格外的低沉。

    乐采薇颤颤微微的指了指旁边,她刚刚用来劈棍子来着,超级好用。

    宗政述看着被随意的扔在一堆干柴边的匕首,不由得露出几分趣味的笑意来,那匕首乃天外陨铁所制,原是白泽的,珍惜得不得了,昨天和他比武输给了他,白泽当时心疼得差点儿掉眼泪,把匕首给他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好好对待,可没想到被采薇用来劈柴了。

    乐采薇当时只觉得那匕首不错,应该值不少钱,所以才用来劈柴的嘛,反正又不是自己的东西,而且那匕首劈起柴来特别的顺手。

    宗政述已经将匕首抓在了手里,背对着乐采薇,手掌伸到后面,轻轻的拍了拍她,“你饿了吗?”

    乐采薇嗯了一声,鼻音还带得蛮重。

    “等会就有肉吃了。”说着,便站了起来,朝狼群慢慢的走去。

    乐采薇一双清幽幽的水眸瞠得老大,他不想活了,找死去了!那我用在他身上的伤药岂不是白用了。

    宗政述走了几步,回头,突然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

    乐采薇在心底已经哼唱起了大悲咒:从前有个二傻叫宗政毛毛,想吃狼肉自己动手,当凶狠对上凶狠,当肉儿对上肉儿,到底是毛毛吃了狼还是狼吃了毛毛……啊哈喂……阿弥托佛……

    一声低啸,那头狼突然朝着宗政述扑过去。

    乐采薇吓得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我靠,毛毛要被狼吃了!

    宗政述那身影比起狼的速度来也不差,在那头狼扑过来的时候,手中的匕首已经深深的插入了狼的喉骨里。

    那头狼挣扎了两下,扯着嗓子在临死之前发出一声长凄厉的长啸。

    宗政述将匕首从狼的身上拔下来,正要动手开膛,身后乐采薇那清软的声音传过来,“把刀给我,我来!”

    别把狼皮弄烂了,不然不值钱了。

    宗政述将他那把匕首递给了乐采薇,乐采薇白了他一眼,将他推开些,开始动手。

    狼刚刚死,血和肉都还是温的,眼前的姑娘面色沉静,手上的匕首翻飞,很快便将整张狼皮给剖下来,然后是肉和骨头分离,整个过程不过两刻钟。

    宗政述还沉醉于她剥皮拆骨分尸的那优美手法里不能自拔,她的手指真好看,一根根的细长均匀,真想一根根的含嘴里,细细的品尝着。

    乐采薇哪里知道此时的宗政毛毛起了这种**裸的不要脸想法,她拣了两块比较嫩的肉递给宗政述,“给!”

    宗政述还在发呆!

    乐采薇一声轻哧,拿上肉自己去烤了。

    烤好了,宗政述还在盯着自己,两眼放着光。乐采薇摸了摸包里的银针,咬着牙,走到了他的身边,手中寒光一闪,一针将他给扎晕了。

    “我尼玛!”乐采薇气呼呼的正想抬脚去踢,突然又停了下来,指着晕倒在宗政述,气呼呼的吼道:“你眼大,你有神,盯着老子想吃人啊,刺激啊……杀死头狼了不起啊,以为自己超帅巨**是不是!老子就看不惯你这装逼的傻缺样?神气个什么劲?你以为你天下无敌还是怎么滴?别以为救我了就了不起了,我又没叫你救,我还救了你呢,浪费我的药还浪费的我感情……”

    ------题外话------

    被乐采薇扎晕宗政毛毛:我做一个梦,梦里的场景跟上回采薇姑娘所说的医书描绘的一样,主角是我和她。

    元宝一脸忧怨:我娘不要我了……

    云柿子:买个菜半夜还没回来,不知跑哪里去了,回头一定要打断她的腿!

    柳元瑾:宗政述送采薇回家的时候,春风楼出了点大事……

    作者:求收藏,求关注,求互动,求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