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二十九章,这山里有狼哎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马车突然撞上一块巨石,车轱辘飞了出去,车子依照惯性还在往前飞驰着,乐采薇捂脸,这下真完了,万一挂了,可千万不能毁了我千娇百媚的小脸,要死也不能死得太难看啊。

    “采薇姑娘!”一个清沉的声音响起。

    乐采薇看到一个邪青色的身影已经跑到了车边,脚下生风,气息沉稳,与破了的马车并行,林中的荆棘刮在他脸上,他全然不觉,朝她伸出双臂。

    乐采薇怎么了没想到来救他的神仙是宗政毛毛,这不是她理想中的神仙的模样好伐,这分明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区别、买家秀和卖家秀的区别好伐……

    “跳!快跳!”前面就是斜坡了,滚下去肯定完蛋,宗政述挺着急的,见她还在发愣,以为她害怕,又加快了几步,“别怕,我能接住你。”

    乐采薇的心底有两个小人还在争论不休,这到底是跳还是不跳,不跳铁定是死,跳嘛,也是生不如死!

    她还在犹豫的时候,一双大手扯住了她的裙摆,撕拉一声,裙子被扯掉,宗政述看着手中迎风飘荡的半截裙摆,懵了!

    乐采薇一声惊呼,我就知道他就是上天派来整我的,她气呼呼的噔着他,张牙舞爪的朝着宗政述一扑,一阵天晕地转之后,乐采薇趴在一直温热的胸膛上,寒风呼呼的吹,胸膛起伏,能听到强而凌厉的心跳声。

    砰!砰!砰……

    乐采薇揉了揉被转昏的脑袋,突然闻到一股血腥之气,低头定睛一看,吓得她赶紧弹跳开,指着宗政述道:“你!你……”你他妈的智障、脑残、流氓、土匪、王八蛋、暴力份子、社会垃圾……

    “你没事吧?”

    她的声音咬牙切齿。

    宗政述皱着眉,从地上坐了下来,身上的衣服被划破,脸上和身上多处被荆棘划出了血痕,更重要的是,之前肩膀上的箭伤,伤口好像裂开了,痛得半个胳膊都没知觉了。

    此时乐采薇正坐在他的身侧,头发有些凌乱,一张清丽无双的小脸正一脸苍白的盯着自己,他摇头:“还好。”

    “既然没事,还不赶紧起来。”天已经黑了,乐采薇心底更加生气了,气呼呼的站了起来,朝着上坡的方向走。

    她还要去雇个马车跑路呢,太晚不知道的关门了没有?还得重新去买路上吃的馒头,真的是神烦,最近这日子很背啊,回去一定要请大师给算一卦。

    身后响起一声沉闷的哼声,宗政述刚站起来,一个晃神,便觉得头昏眼花的。

    树林里传来几声狼啸声,他有些担心,正想提醒她,谁知乐采薇又掉转了回来。

    她去而复返,瞠着一双明媚的水眸看着他,“毛毛,我们一起走吧。”

    哇塞,狼叫!有狼哎,这山里有狼哎……

    不知道这塞北的狼跟江南的狼一样不?是不是也一样咬人啊?

    万一是一样的,狼都是成群结队的,她身上带的药可能不够对付那么多狼的。

    宗政毛毛这么凶残,比狼凶残多了,到时候迷倒他,放他当狼的诱饵吸引狼的注意力,她再趁机逃跑!

    嗯,看宗政毛毛这般舍已为人的眼神,定会同意的,那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寒风呼呼的刮过来,乐采薇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战,扬起那张清丽的脸,双眸轻轻的弯起,像天边初升的新月牙儿。

    眼前除了她那狡黠明媚的笑,还有寒风刮过树林带起的瑟瑟之声,宗政述靠着一旁的树,一双幽深的虎眸璀璨如雪山新升起的太阳般晃眼。

    乐采薇轻咳一声,收回自己的情绪,过来挽他的胳膊,刚刚挽上他的胳膊,乐采薇便感觉身侧一个重物像一座大山压了下来。

    宗政述那傻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她顿时傻眼了!

    这……

    这是连药都不用浪费,自己倒了?多么的善解人意,果然如此舍已为人,真乃大丈夫也!

    乐采薇使劲的推着压在她身上的重物,气急败坏:“快起开!刚想着你善解人意,你倒好,当诱饵还得拉我一个垫背,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呢?”

    倏然,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乐采薇双手粘呼呼的,定睛一看,正是一手血,她简单要疯了,你弄脏我的衣服了啊,路上被人看到,还不以为她杀了人?这我还怎么跑路?

    远处的狼吠声起此彼伏,乐采薇叫苦不迭,好不容易从宗政述的身下爬起来,看了一眼天色,不知道能不能在天完全黑下来离开这里,实在不行能找颗大树爬上去等到了白天再说。

    乐采薇站在那里,神色挣扎。

    脑子里有个两个小人在碎碎念:

    一个说:赶紧把他身上值钱的东西掏了跑路啊,他要是知道你拐带了他儿子,你还有活路吗?不如就让人被狼吃了吧。

    另一个说:好歹是小元宝他爹啊,医者仁心啊。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家死吧?

    转身背对着宗政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心地怎么这么善良呢?人美心善说的就是我。”

    寒风啸啸,眼前浮现一堆火光,火堆边隐若坐着一个身影,正在添柴。

    啪!的一声,炸开了一个火星。

    乐采薇回眸,吓得手中的木棍的掉在了地上。

    宗政述一双幽深凛冽的眸子正灼灼的盯着她,像夜里的狼,锋芒逼人。

    “看什么看?!”乐采薇恼了,抓起地上的木棍就朝着他砸去,“再看就把你眼珠子给扣了喂鸟!”

    宗政述上次突袭敌营,被围攻时,身上大小伤遍布,其中最重的是背上那刀伤和肩膀上的箭伤,箭头前些天才取出来,之前那么一撞,伤口又裂开了,当时箭上还涂有毒,后来军医好不容易才将毒给清理掉。背上的刀伤深得见了骨,估计着也裂开了。

    不过他感觉到伤口已经包扎得好好的,伤口处清清凉凉的,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疼,药的味道也香香醇醇的,完全不像那些粗糙的军医所用的手法和处方。

    “采薇姑娘……”你把你的外套给了我,你不冷吗?

    乐采薇喝道:“闭嘴,别乱动!你想找死啊?”身上那么深的伤,装得跟个没事人似的!你说你装什么逼?!

    老子那么辛苦给你治伤,药那么贵!你就不能安分着点!

    嘚嘚嘚……好冷啊,牙齿都打着颤了!

    乐采薇朝火堆靠近了一些,加了一些木柴,缩在那里,一脸的后悔,我脑子肯定是刚刚在马车上颠簸的时候,颠簸没了。

    不然为什么会为了维持人美心善的人设,自讨苦吃?

    现在又冷又饿,远处还有狼……

    ------题外话------

    柳二二还在因为还了采薇钱,还能不能跟采薇交朋友的事情纠结不已:采薇我们还是不是好朋友?

    白泽:侯爷怎么也走了?

    易容过的公主:我一定要杀了那个小贱人!

    宗政毛毛:采薇姑娘,你且等等我,我送你回家!

    乐采薇吓得面如土色:回家?回哪个家,回老家吗?送我回老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