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二十五章,要不我把她绑到您帐里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好咧!”乐采薇腾地站了起来,双手往棉衣袖子里一缩,头也不回的走了。

    冻死老子了,她得去厨房烧个火烤烤,太特么冷了。

    厨房的窗外探出一个头来,正是曾经和元宝一起刷马的小健,小健朝乐采薇招手,“采薇姐。”

    乐采薇哆哆嗦嗦的走过去,“搞啥子呢?”

    小健说道:“我听外面的人说云侯府完了,你赶紧离开这里吧,下人们都走了,管家也带着家属跑路了!”

    还真是树倒猢狲散,曾经荣耀应城的云侯府就在不到半天,就这么没了……

    哦……还剩下一个残废世子还在“垂死挣扎”,乐采薇不禁感叹,最美不过夕阳红哦,温馨又从容……

    小健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函出来,说道:“这个是今天那个抄侯爷家的大人给你的,我见他抄了黄郡守的家,里面的金银珠宝拉了几百两马车都没拉得完,黄郡守完蛋是铁定了的,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金银珠宝,比我们乡几个村子合起来,春天种田堆在广场的猪圈大粪还多出好几倍呢。”

    乐采薇捏着那封信,心底有些美,肯定是银票!柳元瑾还钱给我了,便朝他挥了挥手,“行啦,谢谢你啊。”

    柳元瑾给的信里除了一张银票以外,还有一张纸,约她晚上春风楼见面聚个餐,把剩下的钱给她。

    乐采薇将银票小心翼翼的收好,想想至于吃饭还是算了,万一遇到宗政述那只凶残的毛毛,可不好过了。

    还是到了那里拿了钱就走,妥当些。

    又想着回头把云纾安的腿筋接好,就回青州了,然后开个连锁义庄或者棺材铺啥的,有钱又有铺,顺便还雇几个美男当伙计,不做生意的时候,还可以天天看着养眼,想想都幸福得要死要死的!

    “采薇,主子让你上街买菜做饭。”归元走过来,扔了一锭银子给她。

    乐采薇正在幻想自己以后美好的人生,回神的时候,那锭银子掉在了她脚边的灰里,她一愣:“归元,你表情,这动作,有点狂啊,我不是大丫环吗?只要伺候伺候你家主子就可以了吗?干嘛还要我做饭?”

    “府里的婆子和丫环全部都跑了,只剩下圣殊院我们一堆男的,你不做谁做?”归元扶了扶腰间挂着的剑,一脸的理所当然。

    就连老夫人也带着一帮丫环婆子还有私房钱回娘家避祸去了。

    侯府总算在云侯的手里作没了,主子挺高兴的。

    我尼玛!乐采薇双手缩于袖中,水眸映着拒绝的光芒。

    “都走了?那我工钱呢?”我都干了快一个月了,大丫环的标准好歹也有个五两多吧。

    “主子会给。”归元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好像他也有三个月没拿出到工钱了,不好意思问主子要。

    乐采薇扬眉,双眸眯成了月牙儿,捡上那颗灰银子,屁巅屁巅的跑去买菜了,刚走出府门,便闻到被跟踪的味道。

    一回头,空荡荡的巷子里除了被寒风卷起的几片烂树叶,什么也没有。

    应城发生大事,大街小巷人人谈论之,乐采薇还没到菜市场,便看到黄郡守被押着走过来。

    “我去!”乐采薇赶紧拿出袖挡脸,如果见到柳元瑾会去打个招呼的,可如果是宗政毛毛就算了。

    可纵使我们的采薇姑娘再怎么挡着脸,宗政述那双凶厉的眸子还是能在人群中第一眼看到她。

    “采薇姑娘!”声音洪如大钟。

    乐采薇咬牙,大步往前走,老子没听到,没听到。

    “采薇姑娘,在下宗政述。”

    “不认识!”绝对不认识,你肯定认错人了,乐采薇急步往前走,走着走着,开始跑了起来。

    宗政述一脸疑惑,“才见过的!”还有过亲密接触,他犹记得那手感……软软的,柔柔的……让人心痒痒的。她怎么就不认识了呢?难道自己在人群中的识别度这么低吗?

    乐采薇推开人群急急往前跑,回头看时,没看到宗政述追上来,这才拍着胸脯喘着气,哎呀妈啊,太吓人了,结果脑袋撞到了一片冰凉的金属声。

    一个穿着黑色铠甲五官凌厉的男子,正一脸平静的看着她。

    宗政述三两步追了上来,那男子让出位置站在了宗政述的身后,一脸恭敬:“侯爷!”

    乐采薇心里那句卖**已经重复了好几次了。

    “采薇姑娘,在下宗政述!”宗政述声音诚诚。

    乐采薇强扯着微笑:“你好,毛……毛……”。

    毛毛?

    是亲切的昵称吗?

    宗政述神色一愣,伸手递给乐采薇一个纸包:“天寒,风太大,我正好买了个烤红薯,还是暖的。”见到了你,我愿意把烤红薯给你,你愿意把手给我吗?

    乐采薇摇头,我不!

    白泽眼神凌厉危险,一只手握在刀柄上,看架式是要拔刀威胁。

    乐采薇咬牙,算了,接过烤红薯:“谢谢。”

    白泽握刀的手这才放了下来,一脸探究的盯着乐采薇,长相还行,就是不知道命够不够硬?

    侯爷空窗好些年了,娶一个死一个,娶一个死一个的,克妻名声整个京城皆知,都没人敢嫁给他了,好不容易娶了个外地的,结果还受不了空房寂寞留下封和离书跑了。

    军营里的那些女人他也看不上,公主倒是死皮赖脸倒贴,可那是丁皇后生的,丁太师与侯爷可是死对头,别说侯爷看不上公主,就算是看上了,皇帝也不会同意!

    宗政述看着乐采薇离去的背影,真是小巧玲珑,不知道抱在怀里是如何感觉?

    “侯爷,要不我把她绑到您帐里?”白泽一直自认自己是领导身边最称心得意的手下,虽说在军营里那些女人是主动钻帐里的,但这是他家侯家第一次给姑娘买烤红薯,这姑娘一看就属于含蓄的那种,帮了侯爷又不好意思要侯爷以身相许。

    所以,作为一个得力的部下,白泽因为宗政述亲自给一个姑娘买红薯的事,在脑中脑补了一场恩怨情仇的大戏。

    “先不急。”我总得洗洗干净,换身衣服,刮个胡子,梳个好看的发型啥的,不能跟手下那帮士兵一样,见着个母的就拖帐里直接脱裤子上。

    情调还是要有的!

    再说了,那是一个有趣的姑娘,是会男女推拿术的姑娘,须得认真对待才是。

    先不急是什么意思?

    白泽将军挠着脑袋,想了半天,难怪要去找长宁寺和尚看个日子再绑?又不是成亲,搞这么隆重?

    见宗政述走了,白泽赶紧追上去:“侯爷,丁大公子来豫州了,带着皇上的圣旨来的,说是协助柳大人。”

    宗政述脸色有些难看,上回军中出了奸细就是因为丁太师的门徒,本来可以抓来对付丁太师的,结果那奸细还畏罪自杀了。

    这豫州官场老树盘根,大部分跟丁太师有关,现在釜底抽薪,丁太师怕是又要把手重要伸过来了。

    乐采薇提着一篮子菜往回走,一辆马车从她的身边经过,突然她一愣,马车车轱辘上雕刻的图案挺眼熟啊,像是上回差点把她撞沟里的那辆!

    我日!简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工夫,此时不报复更待何时?

    ------题外话------

    作者:你们是保卫国家的军人,不是土匪!不能有这种随便将人绑帐里的想法。

    白泽将军:有什么不对吗?

    宗政毛毛:没什么不对!

    乐采薇:我咋觉得后颈嫩个凉嗖嗖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