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二十三章,谁他妈要去放马?!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当然灭人家满门是不可能的,毕竟人家刑部的钦差还在这里,宗政述再怎么嚣张也不可能杀人全家,不过让人生不如死倒是挺容易的。

    郁公子回客栈的路上遭了贼,导致他没钱交房租,被客栈的伙计胖揍了一顿,要把他卖去倌所,若不是包心莲把自己的耳环拿出来抵押了债,只怕会更惨!

    出了这样的事情,这让郁公子更加坚定的要娶乐采薇了,乐家的祖先在前朝曾经是大官,后来辞官从商,还是个皇商;有钱啊,有后台啊,郁南尘他老爹曾经说过,娶了乐采薇,就相当于娶了一座金山在家里。

    郁南尘与包心莲暗通款曲被郁老爷发现,郁老爷气得脸都扭曲了,提出若是郁南尘娶不到乐采薇,就得不到家产;

    后来乐采薇嫁去了京城,郁老爷就让郁南尘娶乐家另一个女儿,郁南尘哪里能乐意?乐采薇在乐家的辈分大,回头见到乐采薇要叫姑姑那还是小事,主要是乐采薇的侄女,今年四十六岁,丈夫刚死,是个寡妇,生了游手好闲的儿子都比他还大好伐。

    后来郁老爷打听到乐采薇被和离了,便让郁南尘去接乐采薇回青州,打算重新和乐家谈论两家的亲事,娶个下堂的总比娶个年纪大的寡妇要好,郁南尘当然乐意,于是乎一边带着情妇游山玩水,一边去接乐采薇。

    当然这些事情乐采薇是不知的,乐家对于儿女的成长,一直都是放养的状态,她那财迷的性子也是家族遗传,当初那媒人只说嫁给京城权贵当继室,彩礼不少,乐采薇她娘就是听了那彩礼的数目才跑过来问乐采薇的,谁知乐采薇就同意了。

    不过,乐采薇一直蜜汁自信自己的魅力,人见人爱乃天生技能。

    云纾安回府没多久,来调查侯府的柳元瑾和宗政述便带着一群官兵过来了。

    云侯夫人正和几个姨娘打叶子牌,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猛然听到管家汇报外面来了军队,当场就被吓住了。

    云纾安坐在院中,不声不响的喝着茶,冷眼看着那些搜查的官兵们前屋后院的翻天覆地,阴沉的眼底一片平静。

    元宝被柳元瑾拉去看热闹了。

    乐采薇坐在世子旁边磕瓜子,她边磕,连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原以为云纾安凶残是表面上的,原来不止如此,这残废心机城府实在是太深了,好一招借刀杀人啊。

    云侯府这些年里,一直由云侯的继室掌管,整个云侯府除了圣殊院,其他都是云侯夫人的人,里面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黑幕谁又知道?

    云纾安不好搜云侯夫人和大公子,可作为官方的柳元瑾却能。

    好招啊!好阴险!

    云纾安见她面前的瓜子没了,顺手抓了一把放在她的面前。

    乐采薇一愣,见云纾安接着喝茶,撇了撇嘴,吃人不吐骨头的世子动手了,整个云侯府怕是天翻地覆了,幸好她没怎么得罪过他。

    顶多就是给他冶病的时候,做了些手脚让他多痛苦一些罢了,但她绝对没有坏心,她还唱歌给他听,让他转移疼痛注意力呢。

    柳元瑾把云纾安给他的清单全部都核查了一遍,没发现失踪的军晌,但不排除柳元非之死也云侯没有关系,云侯收监调查是逃不了的。

    当然柳元瑾还额外的查出一些与案件没多大关系的事情,比如:

    云侯夫人偷偷的收了不少的私房钱藏在自己的卧房里;

    云侯那些姨娘的房里发现了别的男子所写的艳诗;

    云大公子有一条内裤在云侯新娶的姨娘房里发现了;

    下人房里,园丁和管家娘子光着身子缩在被子里探讨生命哲学;

    荒废的枯井里发现了几具无人认领的尸骨;

    云侯夫人床底下有一个暗阁,里面装着各种滑胎药,绝子丹,还有麝香,还有一本转移侯府财产的账本……

    云侯惊得四肢冰凉,不顾形象的瘫坐在院里,仰头四十五度角望着天。

    云侯夫人啪的一下,跪下了,“老爷,自姐姐死后,妾身一直尽身尽力为侯府操劳一切,这些东西,一定是有人要陷害妾身的啊。您一定要相信妾身,妾身所做一切都是为了老爷,为了侯府的将来啊。”

    云世子顺道拉了几个下人来审了审,最后还发现了一些秘辛,原来云侯的原配夫人就是云侯夫人害死的,云侯的那些通房侍妾还有姨娘们,云大公子会时常代替云侯,去给她们送温暖献爱心。

    一桩桩,一件件,皆是内宅丑闻!

    云侯气得从地上跳了起来,抓了把刀子要杀大公子:“逆子!”

    云侯夫人赶紧来拦他,“老爷,不要啊,少安可是您的亲生儿子啊。”

    云侯盯着云大公子,双眼通红:“你他妈有毛病吧,我的女人需要你去送什么温暖?!那我那些女人怀的孩子,算我的还是算你的?!”

    云大公子吓得连连躲避:“当然算您的,算您的啊,哎哟喂……”

    云侯:“……”

    气得全身都抖到不行,今天非杀了你这逆子不可!

    云侯夫人哭求道:“老爷您别恼,那些姨娘自进门妾身都给她们喝了绝子汤的,怀不上孩子,就算怀上的,也生不下来!”

    乐采薇被一颗瓜子给呛到了,云世子递了一杯茶给她,她一口喝尽,还咳嗽得不行。哎呀妈呀,今天这事儿有点刺激啊。

    宗政述盯着云侯的脑袋看了许久,碧绿碧绿的,有点像塞外大片大片的青青草原。还好他府里没有什么妾室,自己又常年不在家,不然头顶上也能放马了!

    柳元瑾直接气得脸都绿了,云纾安那残废居然借刀杀人,还装一脸的无辜,你说可恶不可恶嘛?

    他和豫州官场所有的官员都成了云纾安手里的棋子,你说气不气人嘛!

    乐采薇惊愕得嘴巴都没合拢,默默道:“这些劲爆的消息,那些婆子和丫环为什么都没跟我说过。”亏得我每次都打折卖丰胸丹给她们!

    为免伤人,官兵将云侯给押住了,云侯气得又哭又闹。

    来侯府调查的时候,柳云瑾可是把豫州官场的同僚都带过来了,他家搞出这么丑的事情,整个豫州同僚都看着呢,丢人丢到天际去了。

    乐采薇走到云侯的身边,安慰道:“侯爷,您想开些嘛,如果您以后不当侯爷了,拥有这么一大片草原,至少还可以去放马,其实也没必要这么难过的嘛。”

    云侯一屁股跪坐在地上撕扯着袍子,谁他妈要去放马?!谁他妈要去放马?

    放马好累的说,马粪好脏的说!

    元宝抱着一大摞书本跑了过来,一脸的雀跃:“师父师父,我发现了几本绝版医书,图文并茂,生动至极!。”

    乐采薇眼睛一亮,“拿来我看。”

    元宝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啃泥,手中大摞的“医书”从手中飞出,落到了宗政述的脚边。

    宗政述低身去捡,元宝当场懵了。

    我尼玛!乐采薇也懵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