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二十二章,采薇姑娘,在下宗政述!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乐采薇灰溜溜在跟着云纾安出屋,刚一出来,迎面一队铁甲,血煞之气晃眼,不止门口,整个楼都被铁甲给围住了,街上也出现了不少的军队在巡逻,说是为了配合钦差大人办案。

    元宝一直紧紧的抓着乐采薇的衣袖,生怕乐采薇把他丢给那只毛猩猩。元宝内心是强烈的否认过了,那不是他亲爹,他亲爹那张脸可俊着呢,没这么多毛。

    云纾安已经上了马车,归元正掀着帘着,等着慢了两步的乐采薇。

    “等等。”沉冷的声音如长刀出鞘般凌厉。

    然后乐采薇便看到了一个高出自己许多的粗壮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我擦咧!乐采薇吓得一哆嗦,吓得差点儿当场跪在地上!

    宗政述一把扶住她的肩膀,江南女子娇小可人,哪怕是冬日穿着厚厚的棉衣也显得格外的单薄,宗政述一双大掌就把她整个肩膀都握住还有余,顿时感叹:这姑娘手感真舒服,隔着存棉衣都能感觉到她锁骨的精致,身上还有淡如海棠的气息,让人心神有些不宁。

    转念他又想,肯定是在边关呆得久了,见母猪都觉得如此倾城秀气,更别提眼前这个身娇体软的姑娘了。

    乐采薇猛然一抬眸,便瞅到了宗政述那双虎眸里能够吞人的目光,吓得声音都哆嗦了:“毛大爷,饶命啊,我只是一个弱女子,什么也不知道啊,真的什么了不知道。”

    我当初拐你儿子的时候,也没到你这么凶残可怕啊,早知如此,我就带着和离书离府就是了,绝不打击报复的!

    一旁的元宝也惶惶开口:“毛大爷,求求您饶了我师父,她虽然贪财了一点,报复心强了一点,偶尔作死了一点,但是心地善良,从来不害人,还经常救人,偶尔也扶老大娘过马路,帮老大爷推推牛车。”

    宗政述: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啥时候改了姓啊?

    乐采薇求生本能驱使她挣脱了宗政述的大掌,抓着一旁的马耳朵才站稳。

    宗政述那张突换的正经脸完全掩盖了刚刚有些色色的表情,再加上他一脸的胡子,可能压根都不用掩盖。男人双拳一抱,对乐采薇说道:“宗政述多谢姑娘此次帮忙,日后若有事要在下办,只需吩咐一声,必将全力以赴。”

    不敢!不敢!

    “毛大爷,您太客气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乐采薇呵呵的笑着,实在不敢用拒绝的表情来拒绝他。

    宗政述一愣,许是自己刚刚说话语速太快,这位姑娘没有听清我的名字,于是又重复了一句:“在下宗政述,说到做到!”

    “毛大爷,真不用客气。”乐采薇开始有拒绝的情绪了,赶紧走啊,老子还想多活几年呢。

    宗政述:“……”

    我可能语速还是有些过快,她还是没有清我的名字……

    元宝过来拉着乐采薇,一脸警惕的盯着宗政述,不许你欺负我师父!

    元宝道:“我师父做了好事,从来不求报答,你若真要报答,给钱就行。”

    乐采薇瞪着元宝,小胖砸,老子待你不薄,你不用这么坑老子吧。若不是有老子,你下回你与老爹见面,就是在你的坟头了!

    元宝被乐采薇这么一瞪,登时委屈,不是说过你不接受任何的报恩方式吗?能用钱解决的事情,最好用钱解决吗?

    宗政述一听,匆忙往身上摸,然后一愣,“出来匆忙,不曾带现钱。”

    连换件衣服,收拾自己的时间都没有,还能带钱?

    然后他摸到了身上的一支断箭头,塞到乐采薇的手里,说道:“我上回突袭敌营时,被这只箭射伤过,前天将从身体里取出来的,这箭头乃精钢所制,送与姑娘作为信物,以后拿上这个,可来我军中收钱。”

    除了他自己,这是身上唯一一件可能值钱的东西了。

    我不要啊,乐采薇见宗政述递过来的箭头,后退了一步,谁要你这东西?还在你身体里呆过,多晦气啊,这人什么毛病啊,什么思维?居然送这东西给她。

    “那个,毛大爷,我真的举手之劳。”乐采薇飞速的转身,朝马车车厢跑去。

    元宝急着抓着她的腰带跟着跑,师父,你等等我啊!那只猩猩追上来了,要吃了我。

    乐采薇被元宝拽着,差点儿没爬上马车,一只大掌托了一把她的屁股,她猛然回头,看到宗政述那张毛脸,恼及推了他一把,一个踉跄,自己倒是趴在了车头。

    宗政述纹丝没动,他朝着乐采薇抱揖:“采薇姑娘,在下宗政述!”不姓毛!

    元宝自己爬了上去,见乐采薇已经钻入了车内,也急跟着钻了进去。

    宗政述很疑惑,他什么时候这么不招人待见了?不过刚托她屁股的手感还不错,让他又有了色色的想法。

    乐采薇抹了一把汗,坐在了云纾安的身边,气喘吁吁,太可怕了,我一定要回家找妈妈!

    云纾安目光阴冷的朝乐采薇扫过来,只是皱了皱眉,倒也没有说什么。

    “怎么还不走?”乐采薇缓了一口气,回头看向车帘外。

    归元那不卑不亢的声音传入:“主子,有一名姓郁的公子说认识采薇要见她。”

    “本事没多少,狐朋狗友倒不少。”云纾安冷冷的开口。长相也没什么出奇,招蜂引蝶这本事挺大!

    其实乐采薇就是那性子,跟狗都能聊个人生哲学啥的。

    “不见!”乐采薇一口回绝,死渣男,还有脸说要见老子,老子没给你下药,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他说是采薇的心上人。”归元那声音有些幸灾乐祸。

    倒不是针对乐采薇,而是针对郁南尘,眼前这公子长得人模狗样的,一看就是个纸老虎,软脚虾,不知采薇眼光如此之差。

    “死渣男!”

    乐采薇和元宝同时出口。

    “回府。”云纾安瞟了一眼乐采薇,见乐采薇和元宝同时抓着小几上的点心在啃,想起之前两人去吃了趟鸿门宴。

    以她那喜占便宜的性子,蹭个宴居然没吃饱,也是奇怪了。

    归元一扬马鞭,马蹄差点儿将拦在前面的郁南尘给踢飞,郁南尘一脸狼狈的倒在路边,冲着远行而去的马车大呼:“采薇,你快回来……”

    柳元瑾正好下楼,与宗政述同时看到这样的一幕。

    郁南尘身边的包心莲扶着他,两人目中暧昧奸情,包心莲嘤嘤而泣,声音娇柔造作:“嘤嘤嘤……南尘,你怎么样了?伤到哪里了没有?你为她付出真心,没曾想她居然如此薄情寡义,不将你放在眼里……”

    郁南尘目光停留在包心莲的眼泪上,安慰道:“莲儿莫哭,不管采薇如何对我,我对她的心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那你对我的心呢?我什么都给了你。”包心莲嘤嘤嘤的抹着眼泪。

    郁南尘:“采薇是妻,你是妾。”

    包心莲:“为何我是妾,她是妻?”

    郁南尘:“让她做妾,我怕。”怕她灭我满门!

    ……

    柳元瑾、宗政述:妈的!渣男!

    宗政述对身边的一个属下招了招手,“白泽,本侯不太喜欢那对男女。”

    白泽将军跟着宗政述好些年了,第一次听宗政述说不喜欢某个人,顿时一阵懵,弱弱问道:“要灭他们满门吗?”

    柳元瑾:你们不要当着刑部大臣的面,在这里谈论这么血腥的事情好不好?犯法的好吗?

    ------题外话------

    云世子:好几章没露脸,一露脸就给我招惹这么多情敌!

    乐采薇:不关我事,问作者。

    作者已盖上棺材盖,装死中……

    柳元瑾:采薇,我等会就来找你。

    宗政述:采薇姑娘,在下宗政述,宗政述的宗,宗政述的政,宗政述的述。

    郁南尘:采薇,你快回来,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